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恨将行 3628 2020.02.03 23:08

    海洋之心被火烈鸟释放出来,一来为了配合素焰女帝的领悟,二来也防止阿左和妖力野猪醒来挣脱蓝焰网。当然凭阿左现在的状态是不可能有这实力了,妖力野猪更不要说,刚刚被阿左化出来,只能当个武器用,没有阿左心神控制,就是一空壳。

  火烈鸟有着素焰女帝身上精益求精的优点,小心驶得万年船总是没错。

  火烈鸟是素焰女帝在深林湖泊领悟时的产物,别人领悟都是实力提升,就素焰女帝得了一只小鸟。素焰女帝生平好静,冷若冰霜,不爱与外界打交道,一生只追求更高的境界。

  而忽然得到一只小鸟,素焰女帝的心一下就被融化了,小鸟出生就会飞,羽毛蓬松金黄,像一只小鸡一样,素焰女帝很高兴的带着火烈鸟回到自己的修炼地。

  在往后一段日子里,火烈鸟长得飞快,飞行速度和力量爆发也逐渐展露出来,令素焰女帝大为感叹。

  因为长期与素焰女帝一起修炼,也习得一身蓝焰本领,长大后的羽毛也变成蓝色。更惊奇的是,只要素焰女帝突破,火烈鸟的尾巴就长出条长尾来,像是孔雀的毛,一共长了九条。

  素焰女帝也根据火烈鸟的特性,把“小鸡”这个名字改成“火烈鸟”,表示火属性爆发型的巨鸟。

  海洋之心里,阿左和素焰女帝都在一种领悟状态里。很平静,只剩下风有时会掀起一小阵焰火,把蓝焰吹的细长拔高,或是像烛火一样左右小小摆动。

  时间流逝,素焰女帝先从领悟中醒过来,把海洋之心里的蓝焰疯狂的吸收过来,又像是海洋之心里的蓝焰主动跑到素焰女帝身边一样,十分兴奋。

  围绕在素焰女帝身边转圈,不是很快,像是在舞蹈着一样。一边的火烈鸟也因为素焰女帝的领悟,身体也发生了变化。

  火烈鸟感觉到自己每一寸皮肤,每一根羽毛,每一滴能量的动态,是一种洞悉全身上下的清晰明了。火烈鸟动了动,翅膀竟然能折起来,身体像是能机械化一样。

  连着素焰女帝的心神,火烈鸟随素焰女帝的想法变成一套铠甲套在素焰女帝的身上。素焰女帝站起来,穿上这身铠甲,背后多出一双翅膀。

  素焰女帝把翅膀摆动,试试这领悟后的实力,身形快了很多,脑子里还有火烈鸟飞行的思维技巧,让素焰女帝驾驭翅膀起来十分熟练。

  素焰女帝把身上的铠甲部分散掉,只留下身后的翅膀,把铠甲碎片组合成一把长剑。

  “真是神奇!”素焰女帝的脸色难得有些变化,一脸的惊奇。

  素焰女帝把自己的本体铠甲召唤出来,翅膀没有受到影响,那这铠甲碎片就可以随意变化成任何武器了!

  “这是神兵!”素焰女帝摩挲着手里的长剑,蓝色剑身,长二尺,宽二寸,柄长三寸,十分趁手。

  这次素焰女帝因为阿左海纳百川的融合自己的蓝焰,使自己顿生感悟,才和火烈鸟的配合更进一步。

  想到这,素焰女帝才抬头看向阿左,此时的阿左仍在领悟状态里,素焰女帝没有急着动手,她想看看领悟后的阿左又能带来什么惊喜。

  在湖泊边,顽童老夫子终于把气息调整平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树林。

  “真的到镜心湖了!”顽童老夫子激动的看着周围。

  天空还是放晴,顽童老夫子站起来,伸个懒腰,肚子就“咕咕”的叫起来。

  受伤的时候一点都感觉不到饿,身体一恢复些,马上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先找点吃的吧。”顽童老夫子想着,把精神力覆盖这片树林,找到了一棵梨树,“梨子好,解渴有能填肚子。”

  顽童老夫子一下就有劲了,朝梨树方向跑去,不远,就在湖泊旁边,也多亏精神力的提升,能入微的观察事物。要是跟以前一样,那可是要找半天。

  “哈哈!梨子我来啦!”顽童老夫子跳上梨树,摘下一个,用手摩擦两下就放进了嘴里。

  “嗯,汁多肉甜,天上蟠桃,人间梨子呀!”顽童老夫子高兴坏了,直到吃的打饱嗝才停下。

  顽童老夫子躺在树杈上,想起阿左来。

  “阿左有猎户护着,打不过也应该躲得过吧,猎户需要阿左解封,暂时不会伤到阿左性命。就怕这猎户乱来,让阿左乱开厄体。”顽童老夫子想着,又想起秃子来。

  “不知道秃子怎么样了?我和阿左进到这里快半个月了吧,也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秃子可千万别进来找呀!”

  顽童老夫子再想着怎么去找阿左呢?毫无头绪,自己身受重伤,在这里都怕又被阵柱灵盯上,出去更是难缠。

  “阿左,现在你只能坚持住了,师傅把伤稍稍稳定,就来找你。”

  顽童老夫子跳下梨树,刚才还发现了些治伤的药草,就长在一个温泉边上,顽童老夫子决定去摘点过来疗伤。

  温泉里的猎户,迷迷糊糊的睡了许久,身体浮在水面,只露出眼鼻。

  “不小心中了上次那个小黑个子的桂花迷香了。”猎户在水里扑腾几下,拍拍脑袋说。

  猎户在水里舒展着身体,一股自由舒适的热流从脚底传到天灵盖,猎户把意力一下疯狂的释放出来,那是一种相当放松的感觉。

  “伤势好多了。”

  猎户往岸上靠,一用意力就觉得饿了,想去找点东西吃。

  “戒骄戒躁,戒骄戒躁!食物可不多了。”猎户心里想。

  忽然,身下的温泉水变成了蓝色,温度也急剧上升,猎户一下吓得失色,赶紧抓住岸边的石块往上爬。

  温泉里的水开始着火,像是一泉的酒精被点燃了一样,只不同的是冒蓝火。

  “这是怎么回事?我待了二十年也没见过这温泉有这变化!难道又是哪个阵柱灵找上门了!”猎户警惕的注意四周,身上的灰烬铠甲套上,意力也都随时待发。

  温泉里的水散出来更高的温度,升腾起了蓝雾,变化成一个血盆大口,猎户刚要轻身拉开距离,身体就不由自主的朝血盆大口靠过去。

  猎户的后背和额头一下全在冒汗,心跳加速,手也不自主的发抖。

  “无法挣脱!无法抵触!意力也被定住了一样!”尽管温度极高,猎户还是全身吓得打起寒颤。

  “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吗?”

  猎户的身体被一点点雾化,吸进血盆大口中,但猎户却没有感觉到一点疼痛。

  很快,猎户就被完全雾化,吸进温泉,温泉又重归平静,一切就像没发生一样。

  猎户的脑袋还是很清醒,身体在一个水流隧道里穿行。

  “我没事!”猎户刚想着,身体就好像探出了水面。

  “我去!”

  猎户听见这一声后,脑袋就被狠狠的揍了一拳,整个身体都透进水里。

  “哎呦!我才去呢!”猎户从水里跳出来,刚站在岸上。

  一股风锁链就缠上了猎户,猎户被这熟悉的技能点醒,抬头看着一边的人,大声说。

  “大哥!”

  另一边,正是一脸疑惑的顽童老夫子,他刚好在这个温泉边采药,被从温泉里冒出来的猎户吓了一跳。

  “是你?猎狗!”顽童老夫子往猎户身边走去,风锁链却没有放松。

  “是我呀,大哥,你快给我松开吧!”

  “你怎么从温泉里出来啦?阿左呢?”顽童老夫子警觉的说。

  猎户看见顽童老夫子一脸凶相,也知道自己要露点实力才能安全点。猎户意力散出,把风锁链慢慢的消融掉。

  “几日不见,实力见长呀!”顽童老夫子看猎户现在能轻松破掉风锁链,笑着说,“我再问一遍,阿左呢?”

  “见笑了,都是一些机缘巧合了。”猎户说。

  “我再问一遍,阿左呢?”顽童老夫子已经把意力扩散开,杀意纷腾。

  “大哥,你别急!我们慢慢说。”猎户看顽童老夫子的实力也提升了一大截,也不敢轻举妄动,赶紧服软,顽童老夫子也将意力淡化,毕竟扩散意力也挺累的。

  “阿左他被阵柱灵抓了去了,我现在也是到处在找。”

  “阿左被抓了!你个做师傅的逃了?”

  “什么叫我逃了!我跟阿左共同患过这么多难,我什么时候逃过。”

  “真是没用,连个阵柱灵都斗不过,还收徒,我当初就不该把阿左交给你。”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一下来了两个阵柱灵,你挡的住!其中一个都化出了人形,实力非凡,阿左就是被他抓走的。”

  “你怎么没被抓?”顽童老夫子问。

  “我猜,应该是阿左的厄体吸引了它,当时我昏迷了,也真的动不了。”

  “它们怎么知道的阿左有厄体,阿左的厄体被打开过了吗!”

  “阿左当时应该是有个瓶颈,突破的时候浑身黑气,还会吸收我的生命力,当时我也是受到了影响,导致我战斗不顺畅,没能及时帮到阿左。”

  “吸收生命力!你的诅咒解封了吗?”

  “嗯,诅咒全解了。”

  “完了,全完了。”顽童老夫子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

  “怎么回事?”猎户问。

  顽童老夫子把彻底意力散掉,说:“厄体就像是一头野兽一样,一旦开荤,就一发不可收拾,杀生是修行大忌,阿左怕要为祸人间,性命难保了。”

  “也没杀生,我还好好的。”

  “吸收生命力也是一样,喝了血的野兽也会迷上杀生快感。”

  “那怎么办!你当初带阿左进来修炼没有想过这个情况吗?”猎户着急的说。

  “我当初进来就是想带阿左来镜心湖,得一心法,借厄体的先天优势,修行正当武学。”

  “这也太敷衍了吧,这厄体在身,一练准是成妖。”

  “你以前见过厄体吗?”

  “没有,都是在老人那里听到的。”

  “我在阿左以前,见过一个后天厄体,以人身修炼妖力,习的开天辟地的力量,他也没有失去人性。”顽童老夫子说,“再说阿左身上还有一个很强的诅咒,在镇压着厄体,理应是很难完整的开出厄体。”

  “阿左浑身黑气的时候还是很厉害的,实力有明显提升,但也不像是野兽那样失去理智,至少我是这样觉得。”猎户说。

  “说这么多也没用,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找到阿左。”顽童老夫子看着猎户说。

  猎户与顽童老夫子的眼神对上,说:“我也在找呢。还有,阿左战斗时会吸收我们的生命力,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隔绝呀?”

  “吸的是你的又不是我的。”顽童老夫子笑着说。

  “哦哟哟!你这就不地道了,你到时候也被吸了生命力你就知道痛苦了。”猎户说。

  “放心,我算过命,能活一百岁,随便吸都行。”顽童老夫子笑着说。

  猎户明了顽童老夫子心里已经有计划了,跟着顽童老夫子一块大笑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