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恨将行 3338 2019.12.16 23:04

  一路走走停停,顽童老夫子的肚子都饿的“咕咕”作响,太阳一直当空照,顽童老夫子回想着路程算算,也走了这么长了,怎么这时辰还是正午。

  “又是幻境?这猎户肯定还不死心,好呀!我就跟你好好玩玩。”顽童老夫子心里想着。

  之后又招呼,说:“坐下歇歇,傻小子把干粮和水拿来。”

  阿左靠在边上拿干粮,猎户也盯着背包里的食物,早上吃的几口东西根本就不抗饿,再说现在都晚上了。

  没错,就是晚上,这里也的确是幻境,但这不是猎户施展的,而是野猪林特有,猎户都是时时刻刻记着时辰来分清昼夜。

  顽童老夫子一把把猎户挡住,把猎户往旁边推,说:“粮食不够,你先饿着。”

  猎户当然不愿意,但又不敢怒,笑着对顽童老夫子说:“就给一点,我胃口小,一点点就饱了。”

  “不行,我说你先饿着,你就饿着。”顽童老夫子指着猎户胸口说。

  一边走向阿左,带着阿左到旁边吃,顽童老夫子也怕阿左心软中了猎户的苦肉计,那自己的计划可怎么执行下去。

  就是要饿着猎户的肚子,让他自己受不了,不打自招,然后带自己出去。顽童老夫子想。

  猎户只能看着顽童老夫子师徒吃的津津有味,顽童老夫子还故意走到猎户身边转悠,大口的撕着烤鱼,连骨头都嚼烂了咽下去。

  这馋的猎户都想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咽下去。一顿小餐之后,三人又走起来,期间顽童老夫子又招呼着吃饭,少吃多餐,这对猎户来说就是折磨。

  路上,猎户打量着身边的植物,这里应该有棵梨树的呀,左右看看,果然在左边有棵梨树,还结了不少果子。

  “那有棵梨树,大哥我去摘给你吃。”猎户对顽童老夫子说,一边手脚已经出去了,但没跑多远,就被顽童老夫子扯住腰间的藤蔓拉住。

  “哎,你急什么,这事不要你动手。”顽童老夫子说,“阿左,你去摘几个来尝尝。”

  “好!”阿左也高兴,终于有新的东西吃了。

  阿左爬上树,摘上几个,递给顽童老夫子,顽童老夫子吃一口,说:“太涩了,你个傻小子,拿二齿钉耙打上面的,上面的才好吃。”

  阿左听顽童老夫子的吩咐,拿起二齿钉耙就去打,但阿左没有爬树,而是学着顽童老夫子的孤龙一掷,在树下起着式,把二齿钉耙用力一扔,二齿钉耙飞快的升起,将碰到的树杈都生生带断。

  开头是美好的,结局却总是一地鸡毛。二齿钉耙慢下来就卡树杈里了,阿左捡着地上的梨,望着树上的二齿钉耙,对顽童老夫子说:“师傅,这二齿钉耙卡住了。”

  顽童老夫子也无奈,说:“你先把梨拿来。”

  阿左试探着想把二齿钉耙弄下来,腾出左手,“嘭”的一下打在树干上,树干竟已经吃不消,树上的梨和叶子也都像雨点一样落下来,一些老枝干也被震落。

  阿左再来一拳,梨树“喳”的一声被打裂掉,梨树已经朝一边斜倒,只被些树干和根系连着没倒地。

  “小子的力气又进步了。”顽童老夫子看着阿左,“这小子也领悟了什么吗?在这山林走两天就有这么大进步。”

  “师傅,我把二齿钉耙拿下来了。”阿左朝顽童老夫子边跑边说。

  “你个小子,力气倒是挺蛮的。”顽童老夫子说,“树也倒了,那就不摘了。”

  猎户一听就急了,赶紧凑到顽童老夫子身边说:“别呀,大哥,这树顶的梨又大又甜,水分还多,你一定要尝尝。”

  “我尝尝,还是你想尝尝?”顽童老夫子对猎户说。

  “我只要一颗梨就好了。”

  “那不行,我不习惯跟陌生人一块吃东西。”

  “大哥,我们也都待一块这么长时间了,我是你小弟呢。”

  “我可没你这样的小弟,再说我们认识才多久,三天?”顽童老夫子盯着猎户的眼睛说。

  猎户心里也发毛,难道顽童老夫子知道了这里关于时间的禁锢,那接下来的计划就不好办了,有戒备的顽童老夫子,猎户没有把握能困住顽童老夫子,带走阿左。

  猎户也立刻反应,转换着话题说:“大哥,我看见前面有一群野猪,我给你射几只来。”

  顽童老夫子散开精神力,果然有野猪。

  “那好,给你个机会,要是没打中,我就打中你。”

  “你放心,大哥,这个我在行。”

  顽童老夫子吃着阿左给的梨,招呼阿左拿猎户的弓给猎户。

  “没有箭,你用意力化箭吧。”

  猎户拿上弓,精气神立刻就提了上来,左手持弓,右手拉弦,化出来一支箭,通体黑色,伴有淡黑烟飘绕。

  “果然是个拉弓的行家。”顽童老夫子看着猎户的一招一式,心里暗想,“当天他的意力是灰色的,右手上的是黑色,一个人可以修炼多功法,但意力是独有的,不可能有多种颜色,刚才右手化的箭是黑色的,这猎户的右手或有蹊跷。”

  只见猎户没有刻意瞄准,只是一箭随意射出,不远处就听见有野猪惨叫。

  “射中了吗?”阿左问,“我怎么没看到野猪。”

  顽童老夫子对猎户说:“箭射的不错呀!”

  “过奖啦,大哥你还是比我厉害。”

  “不知道你反手射的怎么样?你左手试试,射那着最小的,我要吃嫩的。”

  “行,大哥你待会分我点吃的就好。”

  “野猪是你射的,当然有你的份。”顽童老夫子说。

  “好,有大哥这句话就好。”猎户右手张弓,左手拉开,一支灰色的箭显现出来。

  “果然。”顽童老夫子笑了笑。

  一箭射出,野猪队伍里最小的野猪已经被射在树上。

  “好了,大哥我们去吃肉吧。”

  顽童老夫子点点头,对阿左说:“拿好东西跟上,带你吃肉去。”

  “好嘞。”阿左匆忙拿上东西,小跑着跟上。

  大概四百米,在地上和树上分别有一只野猪,已经断了气。

  “四百米箭无虚发,在这么茂密的山林定位目标一击命中。”顽童老夫子心里想,“上次是一里开外,也将近射伤自己,这猎户要是能多射几只箭,远战简直可怕。”

  猎户问顽童老夫子拿了飞镖,很熟练的把野猪剥皮,清理内脏,大野猪解块烤,小野猪烤全只。

  “太好了,又有肉吃了。”阿左把背包扔地上,看着猎户飞快的处理野猪。

  顽童老夫子待在树上看看周围,也是这几天吓得,没事顽童老夫子就往高处跑,查查情况,最怕幻境,自己又没什么好对付,只能时刻保持警惕。

  下面,猎户也有事没事和阿左搭话。

  “这野猪肉又嫩又有味,烤的它外焦里嫩,不放盐都好吃。”猎户对阿左说。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刚才看你的武功不错呀,树都让你打倒了。”

  “没有,我功夫很差的。”阿左蹲在火堆边腼腆的说。

  “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阿左。”

  “阿左,好名字,名字越简单,那这个人就越厉害。”

  “是嘛?我以前没听说过。”阿左看着猎户。

  “那你是走动的少,名字简单的人都厉害,什么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这些可都是名人。”猎户扒着火说。

  “你都认识他们吗?他们武功也很厉害吧?”

  “我们当然认识,我们都比过武。”

  “这么厉害,你赢了吗?”

  “我们打了个难舍难分,算是平手吧。”

  “我要是像你们那样厉害就好了。”

  “你也厉害,力气又大,还跟了一个好师傅。”猎户说,“你师傅我都打不过。”

  “是呀,我师傅可厉害了。”

  “我想你师傅的名字肯定也简单,他那么厉害。”猎户探着阿左的口风,想多得到些关于顽童老夫子的信息。

  “我师傅的名字也不简单,还挺长的。”

  “叫什么呀?”

  “叫顽童老夫子,挺长的吧,但我师傅武功还是很厉害。”

  顽童老夫子,没听说过呀,难道我待在山林的十几年,外面就出了这么多高手,这人年纪也不小,一副老头模样,武功又高,年轻时肯定不是无名之辈,但也没有谁叫顽童老夫子。

  猎户心里思索着,迟迟得不到解答。

  这时,顽童老夫子已经从树上下来,拍着猎户的肩膀说:“问完了?”

  猎户一个精灵,吓了一跳,赶紧打圆场,说:“走神了,火都要灭了。”

  “你问完了的话,那该我问你了。”顽童老夫子坐在火堆边,左边挨着阿左,右边靠着猎户。

  “大哥你这是什么话,有什么话尽管说,我肯定有问必答。”

  “你有心事。”

  猎户一下有点懵,这问题本身就有问题,但又屈于实力,也好好的答:“没有,我这几天过得最开心了。”

  “你诅咒缠身,还敢说没有心事。”

  “诅咒我也解不了,这日子也是这样一天天过来的,都习惯了。”

  “就没想过解开吗?”

  “有,但又没办法,现在的生活也挺好。”

  “你现在不是找到了方法,还在解封诅咒吗?”顽童老夫子平时嘻嘻哈哈,一严肃起来,眼睛里的肃杀之气竟可怕至极。

  猎户被盯的直冒冷汗,这老头都知道了?那他这是想跟我摊牌?还是在诈我?他们还要靠我带路出野猪林,暂时不敢对我怎么样。

  猎户心里想明白了,也不惧了,装着一副惊讶的样子说:“大哥你说有解除诅咒的方法?你知道吗?你教教我吧。”

  顽童老夫子一下又变脸,嘻嘻哈哈的模样又在顽童老夫子脸上展开,说:“逗你玩呢,来吃肉。”

  “好好,大哥你先吃,这只烤小猪我把骨头都剃了。”

  “你也吃,吃饱了才有力气赶路。”顽童老夫子说。

  阿左也在旁边抓起一只猪脚啃起来,果然跟猎户说的那样,外焦里嫩,好吃的很。

  而顽童老夫子心里,已经盘算好了下一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