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恨将行 3347 2019.12.09 21:22

  夏天的清晨亮的很早,几只鸟儿已经在垃圾场寻起了早餐,叽叽喳喳的叫醒了阿左,阿左起身,伸个懒腰,刚出的太阳还算温和,不是太热,但也足够刺眼,阿左眯着眼睛站起来,去找顽童老夫子。

  顽童老夫子已经起来,在垃圾堆里使着二齿钉耙,看见阿左走过来,说:“睡得怎么样?”

  “很舒服,这里真好。”阿左说。

  “唉,你先别急着奉承,我这黑眼圈看到没有?你睡了我的地方,搞得我没地方睡,你说说该怎么办?”顽童老夫子把头凑过去,一手指着自己的眼睛。

  阿左顿时为难,只好支吾的说:“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顽童老夫子缩回身子,不耐烦的将二齿钉耙扔给阿左,说:“算啦,来,你试试用它挖垃圾。”顽童老夫子说完,拿手指了指前面的一堆垃圾。

  阿左摇晃的接住二齿钉耙,听顽童老夫子的吩咐,举起来直接挖向垃圾堆,一下挖下去,阿左把住钉耙把,却拿不出来。原来是挖的太深,钉耙的齿被缠住了。阿左急得,仰头双手拔,顽童老夫子看阿左这样,生怕阿左把钉耙弄坏了,赶紧起身一掌拍在阿左的两手上,阿左吃疼赶紧放开了手。

  “臭小子,你这是要毁了我这二齿钉耙,你当是锄地吗?”顽童老夫子气着说,“好好看好好学,这二齿钉耙该怎么用。”说完从垃圾堆上跳下来,脚尖稍稍踢起钉耙的前端,右手直接摆出二齿钉耙,手腕稍稍一扭,钉耙在顽童老夫子的手掌里飞快的转起来。

  “哇!”阿左张开嘴巴惊呼。

  顽童老夫子轻哼一声,说:“还有更厉害的呢!”

  顽童老夫子身体往后跳开几步,双手拿住二齿钉耙,往后拉开与肩平行,身子往下稍蹲,一聚神,将二齿钉耙旋着冲向垃圾堆,只见钉耙周围好似有气旋一般,垃圾呼啦啦的吹散开,垃圾堆也被突出一道明显痕迹,被分开成两堆。

  “厉害呀!”阿左激动的说。

  顽童老夫子一脸神气,将钉耙撑在地上,头也靠在钉耙上说:“这招叫游龙出洞。”

  说完把钉耙扔给阿左,“好好练啊!别偷懒。”顽童老夫子说。

  “游龙钻洞吧,大清早在这装。”秃子在旁边给顽童老夫子泼冷水。

  “你行你来,酸葡萄。”顽童老夫子皱着脸说,“阿左,你练你的,这秃子缺少社会的毒打,你练好了就跟他好好较量较量。”

  “那不好吧,他也这么厉害,我可赢不了。”阿左挠挠头说。

  “没出息,那你学这功夫干嘛,趁早滚蛋好了。”顽童老夫子气急败坏,怪阿左长了秃子志气。

  “我就想学点本事。”

  “学学学,你的脾气就该和我学学,婆婆妈妈,傻了吧唧。说出去我顽童老夫子收了你这个徒弟倒丢了我的脸面。”顽童老夫子气着说。

  “那还是不学为好,学了就跟你一样,越老越跟只猴一样。”秃子笑着说。

  顽童老夫子跳过去,要跟秃子理论,秃子看着顽童老夫子说:“吃早餐。”

  顽童老夫子收起一脸嫌弃,堆上笑脸,“听你的,你说什么是什么。”秃子笑笑往自己的棚子里走去。

  “喂,把垃圾里的瓶瓶罐罐,纸张铁皮都捡出来扔那竹筐里。”顽童老夫子对阿左叫着,“拿钉耙翻,不准用手啊,先练着,我去看看吃的好了没。”

  阿左握住钉耙,心里也兴奋,拿起钉耙翻,也有时学顽童老夫子一样,但这钉耙总是转不起来,一转就掉地上。阿左想想,还是先学着怎么把住钉耙吧。

  “吃早饭啦。”秃子在棚子里叫着。

  阿左放下钉耙,往棚子里走去。

  “哎呀,一吃饭就不傻了。”顽童老夫子笑着对阿左说。

  秃子拿碗粥给顽童老夫子,说:“吃饭就你最精了,还讲别人。”

  “哎,今天这么少,你的那份呢,我看看,是不是私藏啦。”顽童老夫子踮起脚看向里面的炉子。

  “爱吃不吃,你回来也不知道带

  点吃回来,现在还想多吃,没门。”

  阿左在旁边接过一碗粥,顽童老夫子还是坐不住,到处走。秃子走到阿左旁边,和阿左一起蹲在地上喝,对阿左说:“你家人呢?”

  阿左看看秃子,说:“我奶奶在家,她说她要走了,叫我出来学本事。”

  “你爸妈呢?”

  “从小没见过,村里的小孩说被我害死了。我奶奶告诉我不是我害的,只要不哭,我就是个好孩子。”

  “你奶奶真好。”

  “嗯,我想我奶奶了。”阿左停下喝粥,看着地上。

  秃头警惕的盯着阿左的眼睛,发现不妙,赶紧叫住阿左:“阿左呀,你不要哭,我会好好教你本事的。”

  “阿左,你要相信我。”秃头放下粥,双手抓住阿左的肩膀,将阿左扶起来。

  阿左也被突如其来的力量震到,也不再胡思乱想,看着秃子。

  秃子也盯着阿左的眼睛,看到没有泪花打转,也放下心。手也松开来,右手拍拍阿左的肩膀,说:“你放心,在这里一定让你学好本事。”

  阿左轻轻的“嗯”了一声,秃头蹲下身拿起粥,往棚子里走去。秃头心里也一阵发怵,要是惹哭了厄体,那就不好过了。按理讲这样的应该是练武奇才,怎么一个早上还学不会把钉耙。秃头满头疑惑,又不得而解,只好作罢,低头喝粥。

  吃完饭就开始了今天的工作——捡垃圾。秃头包圆了这个垃圾场所有的清理工作,捡到的瓶瓶罐罐也归自己,从以前这垃圾场还没翻新就开始干了,这里的管事也很放心秃头,就一直让秃头干下去,自己到别处做生意。

  垃圾车也陆陆续续开进来,把城镇里的垃圾都倒成一堆。秃头领着阿左把新堆的垃圾翻开找回收废品。阿左跟在秃头旁边,从没见秃头耍一些游龙出洞的招式,心里也十分疑惑,问秃头:“师傅,你没有什么厉害的招式吗?”

  “厉害的招式,像顽童老翁那样的才是厉害的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阿左紧张的说。

  “你不用紧张,我现在就让你看看。”秃头没有怪罪阿左,只是领着阿左到一边,一个装满纸张的人头高的麻袋,秃头右手成爪,一把抓住麻袋,将麻袋举起,之后又放下。对阿左说:“听说你力气可以,你试试。”

  阿左放下钉耙,左手也抓住麻袋,一咬牙,把麻袋直挺挺的提了起来。

  “还行。”秃头笑着说,又接过麻袋,身子转个圈,连着麻袋一块转,之后一脱手,麻袋直接飞出去,最后整整齐齐落在一堆装纸皮麻袋旁边。

  “厉害。”阿左说。

  秃子拍拍手,说:“生活里的所有小事做到极致,都自成一派,自成功夫,你自己要好好领悟。”

  之后秃子又施展双手,还是爪状,在垃圾堆里迅速翻过,垃圾没有什么大动,但里面的回收废品都被秃子抓在手里。

  “看到了吗?出手要快,要准,要做到恰到好处。”

  阿左也被这一手惊住,心里更是佩服,与顽童老夫子的不同,秃子的武功没这么绚丽,但却细腻无声,无所不在。

  “好了,你记住这些就好,先把这些学会,我再教你其它功夫。”秃子拿起钉耙,走向垃圾堆,翻着垃圾。阿左也跟上,在旁边翻着垃圾。

  顽童老夫子吃完饭就出去了,说去找铁匠再打一把二齿钉耙,秃头笑着说:“这次出去,别再把腰折了。”

  “一大早晦气,就不能说点好的。”

  “你越骂才越来运,你以为我愿意。”

  “你就是嘴贱,还找这么多借口,不说这么多了,先走了。”顽童老夫子边走边说。

  “记得带点粮食回来。”秃头在后面叫。

  “放心,饿不到你。”

  到下午,顽童老夫子回到垃圾场,看阿左一把把麻袋提起放到一边码好,直接问:“臭小子,怎么不练钉耙啦?偷懒啊!”

  “没有,我现在也练秃头师傅的功夫,钉耙我也一直在练呢。”阿左笑着说。

  “你个臭小子,跟我顶嘴时说话这么利索,我不是师傅啦!”顽童老夫子气冲冲的说。

  “喂,你个顽童老翁,不要到外面受了气到我徒弟身上撒啊!”秃头走过来说。

  “好呀!我才走了一上午,你个老秃子就抢人啊,昨天不是还不乐意吗?今天就翻脸啦。”顽童老夫子说,“来,阿左你来耍几招你秃师傅的招式我看看。”

  阿左左手提着麻袋,非常重,阿左吃着力,想扔起来,但没了后劲,只好又放下。

  “这教的什么呀!我还以为怎么样呢。”顽童老夫子笑着说,“阿左你还是学钉耙靠谱,你秃头师傅那套你学不来。”

  秃头也回骂:“顽童老翁,你要不服就再比比,你能胜过我吗?”

  “就你那点功夫就不要拿出来出丑了。”顽童老夫子笑着。

  阿左还没放弃,心里总有一种感觉,自己可以做到。阿左沉一口气,左手抓住麻袋,学着秃头转起来,一发狠,将麻袋高高的抛起。

  “好了,好了!我做到了,你们看。”阿左指着天上的麻袋。

  秃头和顽童老夫子看向麻袋,眼里也是不可思议,麻袋迅速掉下,只听“嗷”的一声,竟砸中了一只在边缘翻垃圾的野猪,秃子拍拍头想,白高兴了,就是蛮力劲上来了,根本没把握这招的关键。顽童老夫子却高兴的跳起来,拿起旁边的钉耙就飞跑过去,直接一招游龙出洞,将受伤的野猪一把拍在地上,再将钉耙勾住野猪,一个转身将野猪高举起来再重重拍在地上,野猪也一下失去了意识。

  “今天晚上吃猪肉啦!”顽童老夫子踩在野猪身上说。

  “好耶!”阿左也跑过去看看情况。

  “看到没有,这就是钉耙的实战效果,野猪都要打趴下。”顽童老夫子得意的说,“走,烧毛下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