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恨将行 3236 2020.01.09 22:43

  一波风暴过后,猎户和阿左才睁开眼,猎户的两座小茅屋都化为乌有,以前的幻境也碎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幻境。

  “完了。”猎户叹息着说。

  “怎么啦?师傅,我们现在都这么强了,一等打起来我一定不会给你丢脸的。”阿左说。

  “你看看四周和脚下。”猎户对阿左说。

  阿左看着周围,一片空荡荡,刚才还看到的竹子也消失不见了,脚下是黑色的,但不是土地的质感,身体像是被悬空在空气中,天上是一片亮白,和地上的黑色一对比,显得更加刺眼。

  “师傅,这是什么幻境?”阿左搞不懂,问着猎户。

  “这些幻境都是突破七觉的存在,以我现在的幻境修为,也看不透这幻境的虚实。”猎户心里早就吊起了心和胆,生怕自己一疏忽就被偷袭了。

  阿左和猎户背对着背守着四周,幻境里平静的不行,和刚才过来时的那种狂暴截然不同,这样的情况更是让两人的紧张无限扩大。

  “不能这样下去,我们这样坚持不了多久,光是这样守着就会耗掉我们的精神力。”猎户心里想着。“来的时候气势汹汹,现在又不动手?难道还在顾忌什么?还是说已经动手了!”

  猎户转身看看阿左,阿左脸蛋有点红,额头上的细绒发也被汗打湿,眼睛打开的很大,全神贯注的盯住前方。

  “没事?这幻境搞的什么鬼?”猎户刚要转过头,天上的光就忽然像炸开了一样,猎户和阿左的脑子里一瞬间都是一片空白,只剩下连续不断的光从四面八方冲进脑子里,之后又以极快的速度冲出去。

  光又收起来,眼帘里,阿左已经倒在地上,只剩下猎户满头大汗的在弯腰喘着粗气,眼睛瞪得老大,嘴巴也吓得张开。

  “太可怕了!视觉也能有这样的破坏力!视觉领悟到极致就是这样吗?对精神的伤害根本猝不及防,而且像阿左这样修为低的人,根本就是无法防御。”

  猎户没时间也没精力去检查阿左的伤势,猎户自己现在脑子都还是“嗡嗡”的,气息很不稳定,他心里也明白,这才是刚开始,自己一定要先活下去,才能救阿左。

  猎户把手里的双箭收起来,盘坐在地上,开出自己的精神力来对抗周围的光芒。

  精神力一开,周围就变样了,那些亮白的光芒原来都是精神力化的铁骑重甲兵,遍布整个幻境的上空,会飞的铁骑重甲兵!

  原来要用精神力才能看到幻境里的对手,但这精神力化的千军万马是不是也太夸张了!这是要多么强的精神力领悟才能达到这个程度。

  猎户被这个幻境接二连三的刷新了三观,自己的幻境跟这些比起来,简直就是搭积木跟摩天大楼比。

  猎户用精神力观察着四周,铁骑重甲兵排列有序,一副严阵以待的姿态,随时准备下一波冲锋。

  猎户的精神力平时主要是辅助射箭,提高精准度,还有使用幻境时能加快速度,平时根本没有说刻意去修炼精神力,现在释放的精神力也只能是简单的包裹大脑做些被动防御,要想精神力化形,那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没等猎户缓过神,铁骑重甲兵又冲锋了,从天上踏马过来,“轰隆”作响,猎户后背都凉了半截,看着冲过来的铁骑重甲兵,只能硬着头皮收缩精神力防御了,还不知道能不能防得住。

  只见是光芒洪流又穿进到猎户脑子里,猎户的精神力就像一层薄冰一样,根本无法抵挡这样的冲击,精神力的防御瞬间土崩瓦解,猎户只感觉脑子里“叽”的一声长鸣,眼睛被精神力冲的睁的铜铃大小,瞳孔却在慢慢缩小,双耳里,已经有些血流了出来,一波冲击过后,猎户打坐着垂下了头,没有了动静。

  只两次冲锋,就直接解决了战斗,这个结果是猎户没想到的,本以为自己和阿左的实力都有所提升,可以打个难解难分,却被两招打趴。

  猎户还没死,只是昏迷了过去,脑子里断了片,进入了自己的精神世界,算是一种浴火状态吧,醒过来,精神力自然大增,没醒过来,就只能做一辈子植物人了。

  幻境里,阵柱灵开始检查两人的情况,阵柱灵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白皙女子,它凭空踏步过来,身形像是位移一样移动,还没等阵柱灵到阿左身边,阿左先醒了过来。

  阵柱灵像是很害羞一样,赶紧隐匿起身形。

  阿左爬起来,拿手拍拍脑袋,再摇晃几下。

  “刚才怎么了?忽然就睡着了?”阿左自言自语的说。

  看见猎户坐在地上,阿左拿手碰着猎户的肩膀,说:“师傅,你怎么样了?”

  猎户的身体被摇晃一下,直接就倒在地上,吓得阿左赶紧去扶,把猎户扶住,之后看到猎户的七窍都流了血,阿左一下脑子又“嗡嗡”的响起来。

  “师傅!”阿左大叫,“师傅!”

  阿左摇晃着猎户的身体,又不敢太用力,生怕伤到猎户,阿左的胸口迅速结闷,喉咙处卡着一口气,阿左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生活在一起的一幕幕在阿左脑子里回旋,猎户炒的菜,说的话,一起泡澡的惬意,一起练功的场景,都刺激着阿左的心。

  阿左不顾一切的哭着,忘了奶奶和顽童老夫子的告诫,不顾一切的哭,意力开始不受控制一样在阿左身上飞快流动,赤水流铠甲也被召唤出来,铠甲里红色的水流就像自带了发动机一样,转的非常快,温度也在急剧上升。

  铁骑重甲兵还是排列整齐,丝毫没有受到阿左的影响,又开始了一轮冲锋。

  天上的光又炸开来,阿左眼前又是一片空白,脑子里能很明显的感觉到有东西在里面乱串。

  光芒洪流过后,阿左仍站里原地,把猎户放到一边,眼睛却开始完全变红,开始狂化。

  这不像是受到光芒洪流的影响,眼睛变红是受赤水流铠甲的影响,光芒洪流只会迅速瓦解敌人战斗力,不可能狂化敌人来伤害自己。

  而阿左先前能醒过来,也是因为光芒洪流的特性。光芒洪流的强度取决于被伤害的人的精神纯净度,精神越是肮脏,造成的伤害就越大,而阿左就是一个完全没有半点城府的人,被击昏也是因为脑子被突然袭击而不适应,身体自动采取的保护手段。

  不过这次阿左狂化后,杀心四起,精神力也肮脏起来,这刚好中了铁骑重甲兵的下怀。

  铁骑重甲兵又组织了一次冲锋,阿左不会释放精神力,但因为狂化的原因,让阿左的厄体开始有点不受控制,连封印阿左厄体的诅咒都开始吃不消,赶紧吸收猎户身上的禁锢来加强封印。

  铁骑重甲兵化成光芒洪流冲向阿左,阿左已经渐入狂化,手里握住二齿钉耙四处乱挥。

  光芒洪流在碰到阿左的那一刻,感觉就像撞到了一堵厚实的钢铁城墙,根本不能进入阿左的大脑里,在触碰后又四散的走开。

  原来狂化后,阿左脑子里虽是一片杀心,却也是纯粹的杀心,刚好与光芒洪流形成对立特性,两者居然就这样互相克制了。

  针对精神没有了效果,阵柱灵又转变了打法,幻境的四周开始暗下来,脚下的黑色慢慢变明亮,就像是踩在白色灯管上。

  这次是天黑地亮,从黑色的天空里,慢慢出来一大群黑色铁骑重甲兵,全部落在地上,阿左正找着对手来发泄心里的怒火,看有一群铁骑重甲兵落地,直接拿起二齿钉耙就冲了过去。

  铁骑重甲兵也不慌张,组织了一小队去迎战阿左,其它的在等着队伍全部落下,组成队形进攻。

  阿左手握红色二齿钉耙,低身直接扫断了左边一排的马腿,一共三匹铁甲包裹的战马直接被阿左解决。

  其它铁骑重甲兵冲锋过后,赶紧调转马头,手里握紧长马刀,又朝阿左冲过去。

  阿左正在狂化的兴头上,就像刚吸完毒的那种兴奋,面对冲来的铁骑重甲兵更是不躲不闪,拿起二齿钉耙原地一招龙震四方,地上的幻境都扭曲起来,靠近的铁骑重甲兵更是直接被震的坠马,战马也震的倒地不起。

  打完周围的铁骑重甲兵,阿左还觉不够,拿起二齿钉耙又冲到铁骑重甲兵的大部队,口里大喊着。

  “啊!”

  是一种近乎癫狂的叫喊,一种淋漓尽致的战斗本能。

  阵柱灵自然也知道对付狂化的敌人最好是打消耗和控制。

  布置铁骑重甲兵手里的长马刀化成一柄柄长枪,一下枪如雨下,那样的密集度,连一只苍蝇都躲不掉。

  阿左却丝毫不躲,只双手挡住脸部,赤水流铠甲上红色水流转动的开始沸腾,硬生生的正面接住射中自己的长枪,长枪在阿左的铠甲上摩擦着。

  但不像是铁磨铁的那种金属碰撞,长枪没入赤水流里,但却始终不能刺穿,阿左自身被这股超大的冲击力冲的往后倒。

  赤水流里的水流开始凭借高温慢慢融化长枪,因为阿左现在源源不断的意力释放出来,加速着赤水流里的水流急剧流动升温,现在已经达到了恐怖的1300℃,这也就狂化的厄体才能有这么充足的意力,要是其他修行者,把意力全抽干也达不到这个威力。

  滑动一段距离,阿左停下来,把双手展开,身上的长枪全部都炸裂开散成烟飘散。

  现在的阿左就像一个翻版的火焰巨人一样,高温的赤水流包裹着整个身体,杀气凛冽,独自面对着铁骑重甲兵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