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恨将行 3355 2020.01.03 23:34

  阿左从房间里出来,身上已经穿好了一套衣服,是一套红色的运动服,一边整理,一边走向猎户。

  “哎呀,小子眼光倒不错,我藏在最里面的好衣服都让你找到了。”猎户站起来,看着穿新衣的阿左说。

  “只有这件衣服我穿的上,其它衣服都小了点。”阿左说。

  猎户再看看阿左,的确是比自己高壮,自己也得有一米六几,阿左应该有一米七多了。

  “你穿着好看就送你啦,别说师傅我什么都没送过你。”猎户说,“你最好先去洗个澡,不然跟这新衣服很不搭。”

  阿左也早想先洗个澡,就听了猎户的话。

  “跟我来,我也去洗个澡,这几天也真是累死了。”猎户领着阿左往屋后走,一片竹林里,有一个冒着气的温泉。

  “这不会也是假的吧?”阿左问。

  “什么也是假的!你爱洗不洗。”猎户拍拍自己的衣襟说。

  “我就是问问。”阿左弱弱的说。

  猎户先脱下衣服,走进了温泉,阿左待在岸上,迟迟没有动。

  “下来呀,你磨蹭什么?”猎户回头对阿左说。

  “你洗完我再洗。”

  “还怕我有毒呀!”

  “我不习惯两个人洗澡。”阿左支支吾吾的说,眼睛也往一边看。

  ”你个傻小子,快下来,这温泉是真的,对你的伤势也有好处,以后我们相处的日子多了,你的一些习惯最好是改了。”

  阿左还没有动,猎户走上岸,迅速把阿左的衣服扒光,直接抛进了温泉,阿左毫无防备,一时间不知所措,被猎户给偷袭了。

  “你个傻小子,这么大的人还害羞个什么劲。”

  阿左整个身子泡在温泉里,伤口立刻就有点反应,一种痒痒的感觉,像是在以触觉能感受到的速度在愈合,那是一种让身体完全放松心情迅速平静的舒适。

  “怎么样呀,傻小子,我这温泉有没有点什么特别呀!”猎户泡在温泉里,只露出头,很得意的问阿左。

  阿左也把头伸出水面呼气,坐在猎户身边,说:“太舒服了。”

  “我就是因为这个温泉才把房子建在这里,这温泉对外伤的疗养有奇效,你应该感觉到了吧。”

  “嗯,我胸口的伤感觉好多了。”阿左拿手捧起水,把自己的脸洗干净。

  猎户也拿起旁边的毛巾擦身体,两人洗了十几分钟,之后坐在温泉里,猎户对阿左说:“阿左,我的幻境你想不想学?”

  “幻境都是假的,我对这些不感兴趣。”

  猎户抿起嘴笑了笑,心里倒是羡慕起阿左的直白,也高兴阿左不对自己留心眼,又对阿左说:“那我的箭法你想学吗?”

  “箭法可以,你的箭法这么厉害,我一定要学。”阿左开心的对猎户说。

  “你个傻小子,我幻境也厉害你不是也不学吗?”

  “我对幻境没兴趣嘛,幻境害得我们这么苦,我才不要学这些幻境。”

  “你这样想就不好了,那以后有使用幻境的高手伤害你师傅怎么办?而且我们马上就要去闯幻境,你要是对幻境一无所知,那你该怎么打败它?”

  阿左又低头想了想,说:“那我可以学学,不过我还是更喜欢箭法。”

  猎户也不再劝阿左,一些功夫的学习的确也看人,只可惜自己苦了二十年的幻境修为没有后继之人。

  “师傅,你不是说送我一把弓吗?我等会洗完澡你就教我射箭吧。”

  猎户看着阿左笑着说:“你怎么跟你那老头师傅一样了,这些东西记得这么清楚,战斗的记忆就都忘了。”

  “我也是刚刚想起来。”阿左也跟着傻笑。

  “那走吧,我现在就开始教你射箭。”猎户站起来,把水擦了擦,光着身子进了房间,拿了衣服穿上,阿左也赶紧穿上岸上的衣服,跟上猎户。

  房间里,猎户拿了双鞋递给阿左说:“先将就着穿。”又拿了两把弓,背上箭袋,带着阿左打开大门往外面走。

  两人站在草地上,当然草地是假的,猎户给阿左一把弓,说:“这把弓最重了,威力也是最大,很适合你,以后就是你的装备了。”

  阿左很激动的接过弓,弓体朴素黝黑,上面刻了些花纹增加摩擦力,弓弦粗壮结实,一看就是一把好弓。

  “以后随身携带,睡觉也要抱着,不能随便丢掉,那些弓碎人亡的誓言就不必了,但人在弓就要在还是要做到。”猎户严肃的对阿左说。

  “嗯。”阿左点点头说。

  “好,我们开始训练,你的力量足够,我现在就直接教你如何正确拉弓,瞄准。”猎户走到阿左后面说,“你先拉一弓试一试,别上箭。”

  阿左右手持弓,左手拉住弓弦往后拉满。

  猎户又转到左边,差点忘了这小子是左撇子。

  猎户拿手拍住阿左的身体,说:“身体要站直,肩膀要放松,不要缩脖子,那样太猥琐,也不要抬胸,你也不性感。”

  阿左听着猎户的话,把要求都努力做好。

  “哎呀,手怎么抖了,没这么大力气就不要拉满弓嘛,来放下,再试一试。”猎户说。

  阿左放下手臂,再次拉弓,这次拉了半弓多一点。

  “用力不要太猛,要平和,头不要歪,弓要和地面垂直,握稳,不要抖。”猎户在旁边纠正着阿左的姿势。

  阿左很快就累了,手臂酸了起来,手又不由自主的抖起来。

  猎户这下就严厉了许多,他知道在学功夫上不能有半点马虎,一点小失误都会前功尽弃,或是练的畸形功夫,宁愿学的慢,也不急着走歪道。

  “阿左,记住,身端体直,用力平和,现在你就每天先练着拉弓姿势,累了就放下来再调整姿势,每天至少两小时。”

  “你要是不想练了,就直说,反正你师傅也没事,你要是想去找你师傅呢,就好好练,到时候也能好好帮到你师傅。”

  阿左也不是吃不了苦的人,虽然学的慢,但人还是很耐劳,再一想起顽童老夫子,心里更是斗志满满。

  猎户看阿左一脸认真,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心里也高兴,想:幻境不喜欢先不学也行,如果这小子连感兴趣的射箭也学不好,那幻境也就甭学了。

  猎户也走到一边打坐,调养气息,自己的诅咒因为阿左开意力战斗而被吸收了很多封印,现在把气血安顿一下,看看自己的极限射箭是多少。

  时间过得很快,对阿左来说却每一秒都是艰难,一个小时过去,阿左已经开出了意力拉弓,连自己身上的赤色铠甲都召唤了出来。

  夕阳西下,猎户睁开了眼睛,脸上也欣喜的笑开颜,把意力都散发出来,意之甲迅速凝聚,一下站起来,跺跺脚,从草地里蹦出来三个箭靶,猎户拉弓上弦三支箭,直接同时命中,箭靶应声炸毁。

  “好呀!”阿左看到后大呼。

  猎户还在测试,又在天上幻化出三只小鸟,再次三箭搭上,一并射出,三只小鸟再次应声消散。

  “六箭了,还没到极限!”猎户心里大惊,再次拉上一弓,有点勉强了,封印的那种虚脱感开始从脑子里蔓延出来。

  猎户把弓放下,把身上的意力也散去,极限是七箭,那也比三箭好太多,只要将封印全部解除,那这些普通箭就能随便射了,意力化箭也能突破到起码九箭。

  “师傅,你突破了吗?”阿左走过来问。

  “嗯,我突破了点。”猎户抬起头看着阿左说,“哦,铠甲也召唤出来了,看来拉弓练的不错呀!”

  “我就是想着怎么坚持下去,就把意力给胡乱用出来了。”

  “你要找好这种感觉,趁练箭的同时好好控制好意力,记住用你用出意力时的情绪,那对你有帮助的。”

  “嗯。”阿左说,“师傅,这里的天黑的真快。”

  “这里才是真正的时间,我们以前待的野猪林那是一日全晴七日全夜,然后就七日全晴一日全夜这样循环。”

  “怪不得我在外面感觉怪怪的,还是师傅这里好,有太阳。”

  “那天上的也不是太阳,是一颗大玻璃珠,我一次在晚上看到的,只是照射了些月光,这颗珠子就发了很大的光,我就把它放到天上制作了我这个幻境的太阳。”

  “这样呀,那这幻境倒还有些用。”

  没有没用的武功,只有不懂的修行者。”猎户说,“你先练着,我去做晚饭。”

  “嗯,你一说我也有些饿了。”阿左傻笑的说。

  “你呀,刚吃完就饿了,你好好练,我等会多做点。”猎户说完就拿上弓开心的往家里走,厄体果然名不虚传,只是这几天就让自己解封这么多,实力提升了一倍多,自己压抑十几年的实力终于能完全展现了,等封印完全解除,那就可以永远离开这是非之地了。

  猎户吹着口哨架了火,搭上锅,炸几块肥肉出油,再放进青菜,炒了一大盘。五花肉切块,炒炒倒些酱油,一盘红烧肉出来。猪耳朵洗净切丝,加点红辣椒再出一盘菜。猪排切块洗净,直接上锅炖。

  猎户心情大好,这个小家多了阿左,一下子好像多了太多温暖,是在一起的那种亲人相互牵挂的感觉。

  猎户离家二十年,外面早已物是人非,自己孤零零的深山简居,只与一些到山林走动的打猎人或是砍柴人有过一些交流,但也很少,每次都是拿些野味求人带些油盐米酱醋茶,还有衣物鞋袜,蔬菜种子。别人问起也是说自己腿脚不方便,出不了山,大多人都答应了又没了消息,也让猎户有苦说不出。

  在猎户的心里,阿左从一个解封工具到让自己牵挂的人,从一个傀儡徒弟到现在不可缺少的徒弟。阿左的真实和情义触动了猎户的心,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

  猎户把菜做好,煮上一锅饭。也将近一个小时了,猎户右手比划几下,一只白鸽幻化出来,猎户说一声:“阿左回来吃饭了。”

  白鸽朝外面飞去,化成音波告诉了阿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