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恨将行 3304 2019.12.20 22:39

  没等顽童老夫子休息片刻,又出列了一队,六人笔直的走向顽童老夫子。

  走近,组合成一个规则阵型,一个很明显的猎杀阵型。

  前面两个左右站开持盾,中间两个还是握着戟戈,在两侧两人拿着弯刀。

  不像上次那样的推进阵型,这次是对单个或少个敌人的猎杀阵。

  顽童老夫子心里也慌张,刚才一番打斗就出了太多招式,这次的更加难对付,要露出的实力就更多,最可怕的是,自己受地方限制意力被吸收,而那些怪物好像根本不受限制。

  怪物慢慢上来,顽童老夫子呼吸几下,拿起二齿钉耙上去探探这个阵型的虚实。

  试试盾牌能受多少力,顽童老夫子把二齿钉耙撞在盾牌上,一种坚硬厚实的触感通过钉耙迅速传到顽童老夫子的大脑。就好像是转头突然脑袋碰墙上那样,脑子直“嗡嗡”响。

  就在顽童老夫子恍惚刹那,后面的戟戈就直接朝顽童老夫子的肚子刺过去。

  “小心啊!”猎户在后面看到这幕,大声的喊了出来。

  还好顽童老夫子的意力化甲功力不错,抵挡了尖锐部分,只受点震荡,之后顽童老夫子迅速跳开,两侧的弯刀也跟上,一刀劈头,一刀砍腰。

  顽童老夫子拿直二齿钉耙,左右格挡,弯刀怪物没有急着出招,退一步和后面的四个再次组成阵型。

  “果然是难对付许多。”顽童老夫子想,“那就再又身法速度解决吧,偷袭两翼。”

  意力汇入脚掌,顽童老夫子身法飞快,突到右侧,扬起钉耙扣弯刀的脑袋,弯刀不急也不挡,往后退一步,后面的盾牌侧身向前走一步,挡住一击,这时六人已经分开两列,盾,戟戈,弯刀三人成一小队,背对应敌。

  顽童老夫子在一棵树上停下,而这些怪物也开始主动进攻,两支戟戈朝顽童老夫子投过来,顽童老夫子起身跳下,树也被戟戈刺倒。

  “这些怪物也有意力。”顽童老夫子意识到,兵器脱手是大忌,只有修炼意力的人才敢脱手兵器,毕竟可以随时再化出来。

  怪物又冲过来,这次没有以往的谨慎,而是以一种冲锋形态过来,弯刀怪物先到砍向顽童老夫子的肩膀,顽童拿钉耙挡住,但这些怪物的力量也极大,顽童老夫子被隐隐压制住。

  后面的戟戈也过来,又刺向顽童老夫子的肚子,顽童老夫子甩开弯刀,往后跳开几步距离,转动钉耙,再截住刺来的戟戈。盾牌怪物在后面跳起来,旋转着手里的盾牌,直接砸向顽童老夫子,速度极快,又抓住顽童老夫子收钉耙的空隙,这也让顽童老夫子感到了心跳加快。

  如果上场是热身,那这场是真的就刀尖舔血了。这配合哪个人能吃得消,这根本不能打消耗,只要自己稍一出错就会被瞬间锁死,怪物的攻击将在一瞬间集火。

  顽童老夫子勉强挡到一支盾,还有一支盾生生的撞在顽童老夫子的腰肋上,把顽童老夫子撞的连连退。

  “这样打下去输定了。”顽童老夫子跳起身,以现在自己的体力和意力,蓄力单体的招式会更好,对方人数也不多,也不怕命中不了。

  顽童老夫子展开双手,手里的钉耙在背后迅速变大,这次是金色的实体的十米钉耙,不像以往的虚影钉耙,这次的明显融入了更多的意力,威力也会更大。

  怪物当然也不会白白看着顽童老夫子在空中蓄力,戟戈,盾牌都朝顽童老夫子甩过去。

  “猎户!帮我挡住。”顽童老夫子呼喊着。

  “你放心,包在我身上。”猎户也早就发觉,早早赶过来把戟戈盾牌打开。

  猎户冲向六人小阵,在身法上,猎户可比顽童老夫子好多了,而且这里还是自己的幻境,能对自己有很大的增幅,尽管身上带着伤,但也没多大影响。

  短枪出动,猎户高速移动,在空隙处突刺怪物,尤其是弯刀怪物。弯刀怪物在外,又没有厚甲,盾牌也跟不上猎户的速度,不能帮弯刀怪物挡住进攻,导致弯刀怪物被猎户消耗的很惨。

  “走开!”顽童老夫子大吼一声。

  一个十米的二齿钉耙直接盖下来,六个怪物无一幸免。而更想不到的是,顽童老夫子几乎在同时,又打出一个钉耙,是朝向剩下的二十四个怪物的。

  只见漫天的灰尘扬起,巨大的轰鸣声在山林响起,地上又多出两个凹印,足足有三米多深,就像是恐龙一脚踩下留下的脚印。

  灰尘慢慢散去,顽童老夫子和猎户都满怀期待的看着地上的怪物。

  “打赢了?”阿左捂着鼻子看着怪物的位置。

  “还没有。”顽童老夫子说,在视线里,竟然还站着十一个怪物。

  其它的都化成鲜红色液体,但又再一次聚集,形成很多小个子的怪物,猴身猫尾狐狸脸,一咧嘴,就露出四个锋利的尖牙,一脸凶相的把阿左围起。

  而剩下的十一个怪物,也组成一个长形阵,前面两个盾牌,两侧弯刀紧随,后面是两个拿长叉的怪物,应该是用来限制顽童老夫子的二齿钉耙。再后面的两个拿戟戈,在侧身,有两个身穿软甲的怪物拿着短刀,防着猎户突刺,最后一个持长鞭,用于限制或长距离补杀。

  顽童老夫子倒不怕这些阵势,对他来说,一次性解决是最有利的,在这里越拖越没有胜算。但心里放不下的还是阿左,阿左只会点形力,也没有作战经验,只怕被怪物潮直接吞并。

  没等顽童老夫子去跟阿左交代点话,那十一个怪物就向猎户和他发起了进攻,戟戈投射,弯刀怪物封位置袭击,猎户也被长鞭限制,长鞭又快又长,这让猎户的落脚点少了很多,又有两个软甲短刀怪物正面抗住,使得猎户只能被动防守。

  而被小怪物包围的阿左,只能靠自己了。阿左拿着二齿钉耙,盯着前面的怪物眼睛,但这些怪物根本不怕阿左的眼神,只是小心着阿左手里的二齿钉耙。

  阿左先出手了,因为太受不了身边的怪物阴阳怪气的哄叫声,拿起二齿钉耙朝怪物堆里挥动,但怪物也不傻,都灵活的避开,等阿左稍停一下,就又聚起来。

  阿左远远看向顽童老夫子,顽童老夫子也被缠得手忙脚乱,猎户也在跟怪物周旋,没有人能帮自己了,阿左收回眼神,沉下气去想想自己所看到的,所学到的功夫。

  “我进山林就是为了修炼,现在正是修炼的好时机,把学的功夫打出来就好。”阿左想。

  “嘶”的一声,阿左的左肩就被一个怪物用锋利的爪子撕开几道口子,鲜红的血浸湿衣服透出来。

  “啊!”阿左大叫一声,拿起二齿钉耙,随手迅速一招游龙出洞,几个怪物被撞飞出去。

  再顺势挥动二齿钉耙,又撞飞几个怪物,阿左也不再想太多,这次来修炼就是来打败这些东西的,更何况现在两个师傅都深处险境,自己绝不能给他们拖后腿。

  阿左边叫边打,手脚并用,钉耙勾住一个怪物的脖子,翻身甩到半空,这是顽童老夫子当时在垃圾场甩野猪的那招。再跳起来,旋转起二齿钉耙再来一招入水龙游,无形中旋出一股风来,把靠近的几个怪物转起来,阿左抽出钉耙一耙接一耙把怪物拍到地上。周围的小怪物也不敢再轻举妄动,围成圈骚扰着阿左。

  而顽童老夫子这边,顽童老夫子偏近战,但靠近就被盾牌怪物挡住攻击,或是被长叉限制住二齿钉耙,左右弯刀怪物就会迅速偷袭。戟戈也毫不留情,直接突刺顽童老夫子的脸。

  猎户偏突袭和狙杀,但总被长鞭找出落脚点,被控制在攻击边缘,而长鞭却能伤到他,旁边还有软甲短刀怪物紧随左右不断下死手。

  顽童老夫子拿住二齿钉耙,跳到半空,之后钉耙头朝下,从天而降的一招龙震四方,直接朝阵型的中央压去。

  但怪物反应也迅速,配合默契,阵型散开,盾牌怪物接住,戟戈长叉举起刺身体,弯刀左右劈砍。这些都是在一眨眼间完成,顽童老夫子也被这些怪物的配合惊住。这样的临场应变简直就像开挂一样,而且每一个都实力非凡,顽童老夫子的二齿钉耙打在盾牌上,盾牌怪物连腿都没哆嗦一下。

  顽童老夫子反推钉耙把将自己推出去,躲过戟戈长叉,左右两手抓住身边的弯刀怪物的手腕,但意外的是,长鞭怪物竟然也加入了这边的战斗,长鞭缠住顽童老夫子的脖子,长鞭上上倒刺深深的扎进顽童老夫子的皮肤里,很快就留出血来。

  而阿左也看见了这一幕,蹬腿跳起来,在半空使出来孤龙一掷,手里的二齿钉耙箭一样的飞向长鞭怪物,一击命中。长鞭怪物因为要减重来更好的挥动长鞭,身上没有像其它怪物穿着重甲或软甲,只有很平常的甲衣,所以阿左的这招虽然没有意力加成,也是把长鞭怪物打伤在地。

  长鞭脱手就不受力,顽童老夫子一下轻松许多,把两个弯刀怪物甩走。化出来一把二齿钉耙直奔长鞭怪物,想一除了之。

  戟戈怪物,长叉怪物和盾牌怪物都身穿重甲无法跟上,弯刀怪物被顽童老夫子甩开,刚回过神,只有软甲短刀怪物回身挡住顽童老夫子的致命一耙,而无人纠缠的猎户已经拉上了一弓,直接一箭了结了长鞭怪物的性命。

  顽童老夫子见长鞭怪物死了,也赶紧回撤。

  怪物也赶紧集结,猎户站在树上,顽童老夫子握着二齿钉耙正面盯着剩下的十个怪物,阿左赤手空拳与小怪物们僵持。

  空气里泛着一种一触即发的气味,每个人都紧张的盯住对方,而这场战斗还将会更加惨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