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恨将行 2615 2020.02.21 22:47

  朝夕幻境外,素焰女帝起身离开,回到自己修炼的地方,要是在静心湖底的小洞天,因为是诸妖王侍卫的缘由,要住的近一点。

  平时与诸妖王见面的机会多,自然受诸妖王指点的时候也多,这可是所有想成为阵柱灵的妖兽的一致心愿,素焰女帝也不例外。

  沙漏时流带着阿左进入了诸妖王的别墅,沙漏时流和诸妖王住一块,同一栋别墅里。

  据说沙漏时流与诸妖王患难与共过,拜过把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沙漏时流一直是与诸妖王贴身生活。

  进门,阿左一身破烂衣服和乱糟糟打结的发型就给换了,一身清爽的红色运动套装,发型直接留寸头,脚下穿一双蓝白相间的运动鞋。

  沙漏时流也变了着装,只是身上的面具还是不变的。

  “这太神奇了!”阿左在外面就看到这房子,相当气派。

  现在一进门,就换了一身行头,这样的事阿左从来没遇见过。这人都不用自己穿衣服了?走走就换衣服。

  “坐吧。”是一个小孩的声音。

  沙漏时流还是不改一身严肃,很公关的招手请阿左坐到诸妖王对面的沙发上。

  阿左还没缓过劲,这的桌子椅子怎么都跟床一样大?还有这就是沙发吗?还是床?有枕头,应该是床吧?

  阿左左顾右盼,一时把自己要来问诸妖王的问题都给忘脑后了。

  “你叫阿左。”诸妖王说。

  阿左抬头看向对面的正在玩玩具挖掘机的小孩,这还有小孩?

  “这就是我王,名号诸妖王。”沙漏时流很公关的跟阿左说。

  “刘年,你不用这样,随便点。”诸妖王说。

  “一是一,二是二,你现在是我的王,我就要以臣子的姿态面对你,这是规矩。”沙漏时流说。

  “那随你吧。”诸妖王王很久以前就和沙漏时流说过,沙漏时流一直不听。

  “说回来,你是叫阿左吧。”诸妖王说。

  阿左看看沙漏时流,沙漏时流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样子,再看看诸妖王。

  “这个流口水的小屁孩是这个阵柱灵的王?”阿左心里满是问号。

  “这就是我王,诸妖王。”沙漏时流看阿左一脸为难,跟阿左说。

  “啊,你的王可真可爱。”阿左一时紧张的说话都秃噜了。

  “我当然可爱了,人家可是男孩子。”诸妖王用童声撒娇一样的说。

  阿左看着面前的小孩,都想上去摸摸他的肉乎乎的小脸蛋,但心里还是拘谨,没有做出过多出格的动作。

  “那阿左,你愿意在我这里成为我的第八个阵柱灵吗?”诸妖王直入主题。

  “啊?我呀?我不行,我……”阿左看着面前的小孩说,“我要问问我师傅。”

  “你师傅肯定会同意的,你要是做我的阵柱灵,我可以收你为徒弟,以后我就是你师傅。”诸妖王说。

  “不行,我师傅他伤的很严重……,而且我现在想回到师傅身边……”阿左支支吾吾的说。

  “那好吧,你在我这里待上几天,我就把你师傅的伤都治好,怎么样?”诸妖王说。

  “你能给我师傅治病!”阿左看着面前流口水的三岁小屁孩,心里还是满满疑惑。

  “这个你大可放心,那你愿意在这里住几天了?”

  “你治好我师傅,我就在这住几天,不过时间到了,我就要走,你不能拦我。”阿左说。

  “那是自然。”诸妖王说,“那我们开始吧,为表诚意,我先给你师傅治伤。”

  诸妖王把玩具放开,两只小小的肉乎乎的胖手比划着些。

  沙漏时流把猎户那里的平行记忆传入阿左脑子里,阿左一下身体就到了温泉边。

  诸妖王远程控制,温泉里的水冒泡,很快的开出一朵巨型的不知名的水花,把顽童老夫子捧在其中。

  猎户听到这里的动静,赶紧跑过来。

  “不可能?这谁能在不破坏我幻境的情况下潜入这里的。我没有感觉到一点动静。”

  到温泉边,看顽童老夫子被举到天上去,心里着急,但又不敢轻举妄动。

  “我在这温泉边生活了十几年,怎么不知道温泉底还有这么一个玩意?难道又是上次那个女的带着一只鸟的阵柱灵?”猎户心里疯狂的想着种种原因。

  顽童老夫子那边,在水花里,恢复的能量能更快更直接的进入顽童老夫子的体内,在顽童老夫子旁边,又有两只大手在动作着,那是诸妖王的手。

  “师傅!我在这!”阿左跑过去,大声的叫着猎户。

  “是我,阿左呀!是我,师傅!”阿左一脸高兴的跑到猎户身边,这是在阿左自己的记忆里。

  猎户答应了,一把抱住阿左,又放开检查阿左的身体说:“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找人来给我顽童师傅治伤来了。”

  “就是那个!”猎户边说边指着捧着顽童老夫子的巨型水花。

  “是呀,就是他。”

  “阿左你是哪里认识的人?你不是被阵柱灵抓走了吗?”猎户心存疑虑,问阿左。

  “阵柱灵带我找的,好像叫诸妖王,他说可以给顽童师傅的伤治好。”

  “谁?诸妖王!”猎户把阿左拉住护在身后,精神力大开,四周没有任何气息,连温泉里冒出的水花和大手都没有任何气息。

  “诸妖王可是这野猪林的主人呀!它都亲自出马,今天恐怕凶多吉少了。”猎户心里想。

  但很快,顽童老夫子的身体在快速恢复,温泉水是直接在顽童老夫子的皮肤外部沿着顽童老夫子的奇经八脉运作,引导着能量快速充实顽童老夫子的身体,把各个的暗伤都清理掉。

  猎户还在犹豫,自己不能飞天,巨型水花又长这么高,自己要想探查情况就只能射箭了,但射箭又太危险,万一碰到顽童老夫子就完蛋了。

  本来猎户是打算用精神力探查,但试了试发现自己的精神力根本无法探查到,像是有什么东西隔绝了一样。精神力进不去,那画面就无法传输到猎户脑子里,所以现在猎户也到了一个两难的地步。

  还好诸妖王的动作快,没一会就把顽童老夫子的伤治好了,水花散掉,顽童老夫子从半空中落下来。此时的顽童老夫子已经苏醒,浑身充满了力量,没有半点受伤的颓废感。

  猎户把手往后想拉住阿左,却发现阿左已经不在了。阿左从平行记忆里退了出来,是沙漏时流这样做的。

  而在现实的地点,猎户也感觉自己在一刹那活在了记忆里,有阿左,有诸妖王,还有痊愈的顽童老夫子。

  这是沙漏时流的功夫,两个不同地区的人在同一时间里,沙漏时流让他们在各自的记忆里聚在一块,对话、事件都是真实发生的。发生完之后,这些就会成为他们各自的记忆。

  “好了,你师傅的伤痊愈了。”诸妖王又玩起了玩具,很轻松的说。

  “就好了吗?我好像做了一个梦一样。”阿左说。

  “那是真的,我把你的思绪带到了那个地点,让你与你师傅的思绪处在了同一地区,让你们双方有更切实的记忆。”沙漏时流很耐心的解释。

  “我师傅的伤好了就行。”阿左说。

  “你的要求我已经做到了,接下来该你了,之后几天,你都要住在这里。”诸妖王说。

  “只是住在这里吗?要我干什么吗?扫地洗碗?打扫卫生?”阿左说。

  “扫地洗碗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你很擅长吗?”诸妖王问。

  “我在家也经常做的,和师傅一起练功时,也是我洗碗的。”阿左说。

  “那好,你先留在这洗碗吧。”诸妖王说。

  “那我要住多久呀?我师傅找不到我会担心的,他说了要带我回家。”阿左问。

  “你放心,不会太久,我平时也会指点些功夫给你学,怎么样?”

  “那好吧。”阿左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