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恨将行 3499 2020.01.04 23:45

  阿左走进院子,猎户已经摆好了饭菜了。

  猎户招呼阿左,说:“过来吃饭。”

  阿左在门外面就闻到了香味,肚子里的馋虫早就给勾出来了,听到猎户招呼,赶紧就放下弓坐到石桌边。

  “弓背上。”猎户提醒阿左。

  “哦,对。”阿左把弓拿起背在背上,再坐下来吃饭。

  “多吃点,不要剩。”猎户夹起一块红烧肉说。

  “嗯。”阿左早就开始狼吐虎咽了,“师傅,你那传话的白鸽是什么功夫呀?”

  “幻境呀,在我的幻境里,什么都能变。”猎户见阿左还不怎么理解,右手再一画,幻化出一只麻雀来,在猎户身边飞动,之后又停在猎户的肩膀上。

  “幻境还能这么用呀?”阿左惊讶的说。

  “你以为幻境是什么呀!”

  “以前的那些幻境不都是伤人的东西吗?”

  “那就是你理解错了,那还有用功夫伤天害理的人,然道能说功夫有错吗?”猎户反问。

  阿左点点头,说:“也对,还好师傅你提醒我。”

  “哈哈,师傅的修为也是还行的,教你还凑合,你个傻小子以后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就直接问我。”猎户得意的说。

  “嗯嗯。”阿左低头夹菜,喝着骨头汤,大嚼着猪耳朵,“这耳朵真好吃。”

  “好吃吧,就是少了些食材,不然还能做的更好吃。”猎户也夹起猪耳朵嚼起来。

  两人吃好喝好,清理好碗筷,猎户问阿左:“你那个铠甲的召唤熟悉了没有?”

  “我再试试。”阿左说。

  “记得用情绪。”

  阿左屏气凝神,心里想着前几天的战斗,又想起顽童老夫子的失踪,情绪就迅速波动,意力也散出来,赤色铠甲被召唤了出来,覆在阿左身上,红色的海水水在铠甲上快速流动。

  “嗯,挺好的。”猎户忍不住摸了摸,铠甲跟水的触感一样,一下就把手放进去了,但却不能放到最里面,越往里越是有一种压力把手往外推。温度不烫,和当时的海水不一样,这是什么铠甲?这样的特性?

  “你有没有给你的铠甲起个名字呀?”猎户问。

  “没有,我没读过书,要不师傅你帮我取吧。”阿左笑着说。

  猎户沉思片刻,说:“要不叫赤水流吧,你看红色的水形成铠甲在你的身上流动,这挺贴切的。”

  “好啊,好啊,这名字一听就响亮。”阿左高兴的说,“以后我的铠甲就叫赤水流了。对了,师傅你的铠甲叫什么名字呀?”

  “我的呀,叫灰烬。”猎户说。

  “我知道,是因为你的铠甲是灰色的。”

  猎户没有急着回答,这灰烬铠甲是自己被诅咒后领悟的,但却是一个畸形,诅咒的右手的铠甲是黑色的,在右手小臂上有一个黑色盾甲,虽能短时间提升猎户实力,但却控制住了猎户的出箭数量。最让猎户恼火的是,这个诅咒把自己永远困在野猪林,心里永远是厌恶身上的诅咒,尽管它变相的增强了自己的爆发实力。猎户当时对这样生活相当失意,在领悟铠甲时就取名为灰烬,求自生自灭的意思。

  “好了,先不说这些,现在还有些时间,我来试试你的二齿钉耙功夫。”猎户说。

  “我现在没二齿钉耙。”

  “这个不用你操心。”猎户在手里结个手印,再慢慢伸开双手,一把灰色的二齿钉耙竖立着慢慢被凝聚。猎户停下手,握住二齿钉耙,递给阿左说:“拿好,记得用意力遍布二齿钉耙全身,这是我的意力凝聚,你要不用意力控制会逐渐消失的。”

  “好。”阿左接过二齿钉耙,重量还行,顺手挥动起来,猎户往边上站了站,看着阿左一个人练着二齿钉耙。

  阿左一招招练,也只能把游龙出动,孤龙一掷打的比较顺畅,入水龙游,龙震四方都一知半解,出手和收手总是迟钝。

  猎户看阿左越练越迷糊,想起阿左在实战中的临场战斗能力,决定亲自和他交手,帮阿左通顺连招。

  “小子!看这里。”猎户已经凝聚好了灰烬铠甲,手里握住两把箭,对阿左说,“现在,我跟你对打,你要小心点了,我可不会留手。”

  猎户说完就冲阿左飞过去,在自己的幻境里,猎户就是这片天地的主宰。

  阿左自然也是不愿意,但猎户是真的下手,阿左只好勉强的应战,转动钉耙挡开猎户的正面速刺。脚步往旁边退上好几步,那好二齿钉耙做好防御姿态。

  猎户又出手了,照样依靠自己的身法优势,对阿左的侧面进攻,箭往阿左的腰肋部突刺,阿左跟不上猎户的出手速度,也看不懂猎户的进攻意图,只能被动防守。

  猎户自然没有下重手,箭也刺到了阿左的腰肋,但令猎户震惊的是,自己的箭居然没有把阿左的赤水流刺穿,被一股压力给推了出来。就算自己留手了,但也不至于连这刚领悟的铠甲都刺不穿吧。

  “这铠甲果然是有些门道。”猎户心想。

  阿左趁猎户分神,左脚后撤,二齿钉耙转动,朝猎户砸去。

  猎户也不慌,身法迅捷,躲过一耙,脚步轻点倒身的往后滑行,又迅速停住跳起,拿起双箭把箭的两端部合并成一把双头枪,挥动的朝阿左砸去。

  阿左横着二齿钉耙,举过头顶,直接硬抗住猎户的一击。

  “嗯,力量还行,只是运用的太蛮,没有技巧。”猎户在心里点评着阿左现阶段的状态。

  阿左也慢慢进入了状态,等猎户收力的那一点细微变化,阿左抓住时机,起手一招游龙出洞撞向猎户,猎户及时反应过来,在空中空踩几步,勉强躲过一击,钉耙到猎户腹部两三厘米处停下了。

  猎户心里还在受惊,身体却感觉到一股拉扯力把自己拉往阿左的方向。

  原来阿左在游龙出洞结束的瞬间就打出了龙游九天,二齿钉耙快速转动,产生风旋黏住猎户。

  猎户把箭分开,将钉耙夹住,风旋也立刻停止,阿左拉扯一下,竟然拉不动,猎户的力量还在他之上。

  “哈哈,小子,还有什么招就赶紧用出来,不然就没机会了。”猎户笑着激将阿左。

  阿左转身,把猎户整个人带钉耙一把抡起翻起来摔在地上,猎户当然不会吃这种亏,早早脱手与阿左拉开了距离。

  “还差很多呀,你就这点能耐吗?根本不够我打呀!”猎户继续激将。

  阿左心里越发急躁,拿起二齿钉耙朝猎户攻过去,猎户运用身法四处走动,还不忘到阿左身边碰碰阿左的脑袋调戏阿左。

  猎户吃定了阿左身法差,被近身无应对措施,疯狂的试探阿左,想更快的训练阿左的临场应战能力,也让阿左尽快发现自己的不足。

  哪知阿左左手握住钉耙立在地上,右手悄悄成爪,猎户不知阿左这样的虚实,决定试试,拿箭刺向阿左的胸膛。

  阿左右手迅速出击,身体也往前冲锋,猎户的箭直直的刺在阿左的赤水流上,阿左的右手也抓住了猎户的灰烬铠甲。

  “竟然正面吃我一击来抓住我,但……”没等猎户心里笑话玩阿左,猎户就感觉到自己的灰烬铠甲有种要自动脱落的震动。“是阿左的爪劲。”

  阿左抓住猎户的铠甲,顺势举起猎户甩到了半空,猎户整个人都翻转起来,在空中处于脱力状态,但也知道阿左肯定会马上会接上下一招,也迅速调整要将自己稳定下来。

  阿左越战越勇,在手里握住二齿钉耙,起式一招孤龙一掷朝猎户投去,猎户也刚好在空中站稳,借助幻境幻化出大片白雾,把两人都笼罩在一块。

  猎户拿起一把箭,投向飞来的二齿钉耙,两只兵器“叮”的一声相碰着掉在地上。

  白雾慢慢散开,猎户已经把箭放在了阿左的咽喉上。

  “小子,打的不错呀!”猎户缓缓收起箭,说,“打的我都差点吃不消。”

  阿左却还在状态里,脸上通红通红。

  “喂,傻小子,你是真的想跟我打呀,点到为止啊,你这明显上头了。”猎户看阿左这样,赶紧拉住阿左的肩膀说。

  这时阿左心里才开始平静,赤水流慢慢散去,看着猎户。

  “你打的很好了,你刚才的那爪劲很特别呀,跟谁学的?”猎户问。

  “跟我秃子师傅学的。”阿左说。

  “秃子师傅?这在人体内转弯的劲力明显就是劲弯的功夫,这小子是拜了两道弯两个师傅呀!”猎户心想。

  “这功夫不错,被人近身时打出来有奇效,你自己好好琢磨吧。”

  “嗯,我要是还有二齿钉耙在手,肯定还能再打的。”阿左说。

  猎户笑着阿左的直接,说:“兵器脱手是大忌,你又不会意力化器,脱手兵器就已经输了。”

  “我当时就想到孤龙一掷是最好的进攻方式了,我也没多想。”阿左低头说。

  “没事,意力化器也可以学嘛,现在我主要给你讲一下你战斗时的优缺点。”猎户看着阿左说,“要仔细听好。”

  “嗯。”阿左认真的点点头。

  “第一,也是刚才说的,没有完全掌握好意力化器前,不要脱手兵器。第二,你身法一窍不通,现在练也不能对实战有什么帮助,最好掌握好你的那个爪功,与人对战能打个出其不意。第三,你力量用的太蛮,要时刻注意打的每一招要用多少力气就可以达到目的,这对你使用意力加成招式也有很大帮助,能最大化的把意力用到刀刃上。第四,就是你的情绪,你能使用意力是因为情绪波动,但你也容易被人影响情绪,这会让你的意力无端外泄,情绪波动太大也会让你的理智慢慢丧失,让你失去判断力,就像刚才打完你还一副要打的样子。”

  猎户慢慢的把刚才所发现的一些情况告诉阿左,阿左也在心里想着自己的不足,心里也很泄气。

  “你不要太担心,平时多注意就能改过来,你看你不是也比以前厉害了这么多,不也都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猎户拍着低着头的阿左的肩膀说。

  “嗯,师傅,我一定好好努力,改掉这些毛病。”

  猎户看着阿左的眼睛,那是一双少年的眼睛,清澈,活力,希望,自信。猎户仿佛看见了小时的自己,又忽而感觉自己的当下有了阳光,把自己的阴霾未来也照的明亮,猎户这才领悟,未来原来是明媚可期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