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恨将行 3093 2019.12.17 23:18

  三人大吃一顿,地上也一片狼藉,阿左吃的好胀,对顽童老夫子说:“师傅,吃的太饱了,都困了。”

  “要睡你就先睡一觉,时候也不早了。”顽童老夫子说。

  阿左早就迷糊,听到顽童老夫子的同意就靠在背包上睡了。

  而天上,仍然是正阳当空照,顽童老夫子就地打坐。

  猎户在旁边注意着顽童老夫子二人的动静。

  “哼,在这里,永远没有黑夜,不知道的人不停下睡觉,都会被活活耗死。”猎户心里想,嘴角也露出狡黠的弧度。

  话说自己也都有点困了,按真正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夜里三点多了。要不是为了夺走阿左,自己也没必要这样,但解封的诱惑实在太大,一定要把阿左抢过来。

  在不远处,就有猎户一个设置的幻境,猎户完全可以逃走,到了自己的幻境,顽童老夫子也不是他的对手。

  猎户看看顽童老夫子,像是睡着了,阿左也躺地上睡了。

  “好机会!”猎户终于等到时机,决定趁顽童老夫子打盹的时候,带上阿左偷偷往自己的幻境跑。到时候解释说顽童老夫子临时有事,让阿左跟着自己,那这傻小子就能为他所用了。

  说干就干,猎户先在脚上散出意力,好等会快速施展身法。猎户弓腰蹑脚爬到阿左身边,刚把手伸出去,顽童老夫子的手就出现在猎户的眼前。

  猎户吓得赶紧跳起身躲避,往后跳了三米多,而此时,顽童老夫子也已经站起来,脸色阴沉,眼睛里散着淡黄色的意力,盯着猎户。

  猎户也心里发怵,事情已经败露,谈和可能不太现实,但打起来,猎户只有逃的份,不远就有自己的幻境,要是顽童老夫子完全撕破脸皮,离开还是有相当把握。

  但顽童老夫子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对猎户说:“我只要你带路,你却想着拐走我徒弟?”

  猎户听顽童老夫子的语气还算缓和,也回答:“你误会了,野猪林就是要这样绕出去的。”

  “我是说,你想带走我徒弟?”顽童老夫子说。

  “没有,我就是看看阿左那里还有没有吃的啦。”

  “是嘛?那你走吧。”顽童老夫子本想将猎户彻底除掉,但又怕这里吸收意力的环境,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让他离开也行。

  “啊,这不行,说好了要带你们出去的,我猎户说到做到。”猎户当然不想走,这阿左还没骗到手呢。

  “让你走你不走,那你,就别想走了!”顽童老夫子一下意力暴涨,猎户的眼睛都被黄色的意力亮的闪眼。

  见猎户不死心,顽童老夫子知道让猎户离开也会是个祸患,就直接开意力想速战速决,毕竟这里会吸收意力,不能耗太久。

  一脚蹬地上,顽童老夫子弹射出去,双手成爪,直抓猎户的咽喉。

  到身边,猎户一晃,只留下个虚影,顽童老夫子扑了个空。

  “老头,别把我逼急了,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猎户见顽童老夫子下死手,自己刚才尽全力也是勉强躲过,恼怒的说。

  “我说,你不走,就不要走了!”顽童老夫子拿起地上的二齿钉耙,挥动起来,顿时周围大风跟着节奏,随二齿钉耙的挥动路线游走。

  在顽童老夫子身后,一个若隐若现的钉耙出现,有近十米高度,顽童老夫子在蓄力,打出意力钉耙的惊天一式。

  而猎户也知道顽童老夫子在蓄力一个强大的招数,但自己身上没有任何兵器,近战又不敌,只好施展出身法,拿上自己的弓,然后赶紧往自己的幻境跑。

  “想走!晚了!”顽童老夫子将身后的十米钉耙直接盖向猎户,顿时猎户只感觉身体被四面八方的风撕扯着,身体被压制,身法也迟缓,猎户只好硬顶着反过身,迎着强压拉开弓弦,对准盖过来的十米钉耙就是一箭,钉耙的前部瞬间被箭炸开一个大洞,猎户也刚好从这个洞中透过去,逃过一劫,但周围的快风配合强压产生的风刀,仍在猎户身上划了几十道小口子。

  十米钉耙盖在地上,“砰”的一声巨响,地面都凹陷下去,四周的树也都被风刀斩的断枝断根,漫天灰尘里带着落叶扬起来,猎户躺在凹下去的坑里,衣服已经被血染红。

  虽然勉强躲过钉耙,但余威仍是触目惊心,猎户被吓的哆嗦,冷汗在后背上直冒,这老头竟然有如此的实力。

  而顽童老夫子也已经收起了意力,拿着钉耙去检查猎户的情况,就算勉强躲过,也必重伤无疑。在顽童老夫子浑厚的意力加成下,这招的攻击力是相当的恐怖。

  顽童老夫子跳下坑,看见猎户靠在边上,说:“你还真是命大。”

  “托你的福,我还没死。”猎户散出意力赶紧疗伤,也一边站起来,说,“老头,你这风化形的能力,让我想起一个人呀!”

  “哦,你知道这么多?”顽童老夫子眼里又多出些杀意来。

  “在多年前,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有幸见到了一次大战,在大战结束,一个人用驭风的能力化出一把十米大刀,抵挡了两个占卜师,最后带着一个人扬长而去。”猎户微笑看着顽童老夫子,“之后这两人都被通缉,我想其中一个就是你吧,两道弯之一的风弯。”

  顽童老夫子笑起来,的确,那就是他和秃子,以前两人也是叱咤小镇的人物,顽童老夫子能驭风使风跟着转弯成任何形状,称风弯。秃子打出的力道能随自己的想法在别人体内横冲直撞,称劲弯。两人又经常待一块,被人们叫做两道弯。

  “你这样明目张胆的说出来,真不怕被灭口吗?”顽童老夫子一步一步慢慢走进猎户。

  “灭口?哈哈哈,老头,你看看这周围,接下来你我都将灰飞烟灭了。”猎户疯狂的笑了起来。

  顽童老夫子看着脚下,泥土是鲜红色的!蹲下一摸,很湿润,仔细看着地面,竟有像鲜血一样的液体冒出来,顽童老夫子的鞋子都有点被黏住。

  “这里可是野猪林,你这一击,怕是将诸妖王的守卫打醒了。”猎户说,“我一直都是听说,今天真的见到了这奇观,竟然要和你一块死在这。”

  “你走吧,我不杀你了。”顽童老夫子跳出陷坑,去找阿左。

  “不杀我?”猎户先是感到诧异,而后又迅速明了,“你是想多个帮手帮你挡住诸妖王守卫吧,告诉你,没有用的,在这个野猪林幻境里,本来就强的守卫实力都会得到极大的提升,不用再做无谓的挣扎。”

  “你想活下去吗?想解开封印吗?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吗?”顽童老夫子问。

  “你都知道了!我身上的诅咒!”猎户惊讶的看着顽童老夫子。

  “这很好猜的,但凡要抢阿左的人都是身上有诅咒,而阿左就是解封诅咒的钥匙。”

  “那你不怕我把你的行踪说出去?”

  “呵,我们马上就要共同面临死亡,还在乎这些东西?我搏一搏也只是想把阿左送出去,我作为一个师傅,不能白送了徒弟的性命。”

  “要是你让那小子拜我为师,我可以帮你拖延一下守卫。”

  “只是拖延?”顽童老夫子小声说。

  “你说什么?”猎户说。

  “我说你都要死了,还收什么徒弟。”

  “我这一身本事没人传承,要是我死了不是就亏大发了。”

  “我看你就是看上了阿左能帮你解诅咒,你要拜我徒弟为师才对呢。”顽童老夫子说,心里也乐,刚才即兴演一出戏,欲擒故纵,让猎户出招帮自己。猎户在这待了十几年,比自己熟悉地形,肯定有办法对付守卫。

  “我呸!你个老头到死还想占我便宜,那样我不就成你徒孙啦!”

  “逗你玩呢!你先上来商量商量怎么对付守卫吧。”

  “还商量?这鲜红色液体全冒出,守卫就出来了。”

  “那你想办法呀!你拜师仪式都还没弄呢。”

  猎户跳上来,说:“我自然有主意。”一边摘了路边的草药嚼碎敷在伤口上。

  “走,去阿左那里拿药,快快快。”顽童老夫子拉着猎户就走。

  “你现在倒是先急了,不是还商量吗?”

  顽童老夫子看见阿左还在睡,上去摇阿左肩膀,直骂:“你个傻小子,快起来,这么大动静都吵不醒你。”

  阿左睁开眼,深吸一口,看着顽童老夫子说:“怎么了?”

  “快起来,给你介绍个师傅。”顽童老夫子拉起阿左。

  猎户也赶紧阻止,说:“老头,别废话了,赶紧带着人走,去我的幻境里躲躲,别耽误时间。”

  天上乌云也渐渐聚集,山林里的风也刮的胡乱起来,空气里带着点血腥的气味,十分刺鼻。

  “快走。”猎户催着。

  顽童老夫子拉起阿左,就跟着猎户走,的确,顽童老夫子已经感受到这四周的凛冽杀气,之后怕是免不了一场恶战。

  阿左却还是什么都不知道,被顽童老夫子带着飞快的穿行,心里还生出些激动来。

  真如顽童老夫子说的一样,傻子就是好。但阿左不知道,这一战之后,世界什么都不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