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恨将行 3042 2020.02.19 22:19

  阿左把筷子放下,像是吃饱了一样。

  “这是哪?”阿左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这里是我的幻境。”沙漏时流说。

  “刚才我师傅就在这的。”

  “那是我给你的平行记忆,它实际发生了,但不在你身边发生,我只是让你切身感受到这记忆的真实性而已。”

  “是幻境吗?”

  “可以这么理解,但这些事情都是真实的。”沙漏时流很平静。

  “我不吃了,跟你切磋完,我就可以去找我师傅了吧?”阿左问。

  “当然,首先你要先打赢我。”

  “那来吧。”

  阿左站起来,这才观察了一下周围,是一个深宅大院,自己刚才是在宽敞的大理石地的院子里吃饭。

  “你的幻境好气派,我师傅以前的幻境也是这样的。”

  阿左四处走动,拿手摸着亭台柱子,是真的,不比猎户的幻境,这里的东西是实打实的真东西。

  “这只是我的一片记忆,真实存在,但又不在身边。”沙漏时流站起来,桌碗筷凳都在像翻书一样快速整个消失掉。

  “听不懂,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吃饱了吗?”沙漏时流问。

  “吃饱了。”

  “那暂且可以算是真的了。”

  阿左不想再问这么个问题了,毕竟心里还担心着师傅的安危,问沙漏时流,说:“我们就在这打吗?”

  “可以。”沙漏时流没有一丝慌张,平静的像是在自个玩一样。

  阿左先把赤水流召唤出来,之后还是老问题,能感觉到意力,就是无法使用出来。

  因为上次在海洋之心里的领悟——海纳百川,阿左这才有些头绪,开始吸收周围的能量,无论什么都来者不拒,先把厄体打开再说。

  沙漏时流仍站在原地,阿左是永远不可能过他这一关的,他的任务也不是挡住阿左,他的任务是要进一步确认,厄体是怎么样的?有什么效果?是否可以为友?

  阿左猛然的朝各个方向吸收能量,沙漏时流只感觉自己的生命力被剥下来一部分,朝着阿左飞去。

  第一次有如此大动作,沙漏时流吓得往后退几步,右手捂住胸口,大口喘气。

  在朝夕幻境外,素焰女帝也很震惊,沙漏时流可从来没有这样大动作过,一直都是平淡如水,就连打架都是轻轻拂袖和招手。

  “这小子以前这样吸收能量的时候只是吸收了我的蓝焰,没有说把我怎么样吧?”素焰女帝疑惑。

  沙漏时流这边,心里也确定了诸妖王的一个问题的答案,厄体对人是厄运,会伤害人类。

  而沙漏时流就是一个人类,原名就叫刘年。因为种种原因,拜在诸妖王身边作侍卫,诸妖王对他关照有加,在人类世界时就经常受诸妖王的帮助。

  阿左也把厄体打开,手里成式,直接把妖力野猪化出来,奔向沙漏时流。

  沙漏时流站直身子,挥一挥手,阿左就回到了垃圾场。

  妖力野猪也在身边,阿左闻到了熟悉的腐臭味,前面不远,是秃子在拿着二齿钉耙翻开垃圾。

  “这是怎么回事?幻境也太真了吧。”阿左转头观察周围。

  一只鸟停在一堆垃圾上,在垃圾里翻找着什么。

  “这只鸟马上会飞到旁边的松树枝上,先往左看,又往右瞅瞅。”

  阿左脑子里马上闪现这么一个画面,像是自己经历过一样,自己只是又一次的知晓了。

  果然,那只鸟从垃圾堆上飞到旁边的松树枝上,先往左看,又往右瞅瞅。

  “这就是刘年说的平行记忆吗?”阿左心里疑惑,“这是我的记忆。”

  秃子在那边叫着阿左的名字,阿左应一声。

  之后脑子里又出现一连串的画面。

  “秃子师傅会说‘我把麻袋扔过来了’,之后麻袋会被扔过来,我会看着麻袋飞到天上,之后看到阳光很刺眼。麻袋落地,会砸在一个方便面的盒子上,里面臭掉的汤汁会溅在自己的眼角上。”

  之后一切如阿左所想的一样。

  秃子大喊:“我把麻袋扔过来了。”

  之后麻袋扔上天,阿左看着天上的麻袋,就被阳光刺眼,麻袋应声落地,砸在方便面盒子上,有汤汁溅在自己的眼角上,盒子坏掉,阿左闻到又辣又酸臭的气味。

  “我这是怎么了?”阿左想着。

  “喂,阿左,你过来!”秃子喊道。

  “哦,我来了!”阿左回答。

  妖力野猪也跟着阿左一块走,秃子先看到的妖力野猪,赶紧叫阿左。

  “快走!你后面有东西!”

  “啊?”阿左看着旁边的妖力野猪,对秃子说,“没事,这是我的招数,意力化形的野猪。”

  秃子半信半疑,飞身来到阿左身边,拉住阿左往后靠,自己挡在阿左前面。

  “你先走,我来盯着它。”秃子神情凝重。

  “真的没事,这就是我的招数。”阿左从后面走出来,摸着妖力野猪的脚说,“我这就把它弄掉。”

  妖力野猪快速的消失,秃子这才松下一口气,对阿左说:“你没事吧!”

  “没事,我好好的。”阿左说。

  “走,我带你去吃饭。”秃子拉着阿左说。

  阿左来到秃子的草棚,坐在简易的小长板凳上,是熟悉的味道和场景,阿左拿了一个缺口碗,秃子在灶台边忙活着。

  阿左看着秃子,脑子里又出现了一连串画面。

  “秃子师傅会先洗手,在衣服上擦干净,找了一把饭勺,把小锅端下来,招呼自己把碗端过去盛粥。秃子师傅的左手大拇指会扣在碗的缺口里,舀粥时会洒点在碗的边缘,秃子师傅会用饭勺接住放回碗里。”

  灶台边,果然一样的场景再现。

  秃子洗把手,在身上擦干,弯腰找一个饭勺,把锅端下来,对阿左说:“把碗递过来。”

  阿左把碗递过去,秃子的左手大拇指扣在碗的缺口里,拿饭勺舀粥,粥不小心掉碗边上,秃子用饭勺把边上的粥接住放回碗里。

  “拿好。”秃子对阿左说。

  阿左心里却是百思不得其解,自己中幻境了?

  阿左把粥“咕噜咕噜”喝下去,是真的,那些粥的清甜味,错不了。

  “那这是怎么回事?”阿左皱起眉头想。

  “没叫你师傅吗?顽童不吃饭倒是新鲜事。”秃子喝口粥,看着外面说。

  “师傅他还在深林里呢,我们都被困在野猪林里,里面到处是幻境。”阿左放下碗,看着猎户说。

  “你说什么?顽童老夫子不是回来了吗?怎么又回去了!”秃子说。

  “没有,顽童师傅他受伤了,还没有醒过来,不知道情况怎么样。”阿左说。

  “你在说什么?阿左你是不是中邪了?”秃子从灶台边过来,把住阿左的脉查看。

  “师傅,我是在跟一个阵柱灵在切磋,之后就到这里来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阿左看着秃子说。

  “走,我们去找顽童。”秃子拉着阿左的手往外走。

  “去哪里?”阿左下意识的问。

  “去深林,去野猪林,去幻境里面找。”秃子说。

  阿左也责怪自己怎么问了一句‘去哪里?’,自己不是就要去找顽童师傅和猎户师傅吗?

  在朝夕幻境里,从素焰女帝的视角看,阿左的妖力野猪在化出来后,又早早的被自己弄掉了,之后就呆在原地,弯着腰,时不时动弹几下。

  沙漏时流站在原地,手里光芒四射,是在控制着阿左的记忆,让阿左回到自己的记忆里去再生活一遍,这也难怪阿左总觉得一些事情是自己能直接预测到。

  沙漏时流也在找着阿左的记忆,找一些关于厄体的记忆,和当时的所有平行记忆,沙漏时流全都在脑子里过一遍。

  “这沙漏时流果然是可怕,上次直接封印时间,自己也都中招,把开着厄体的阿左生生定住。现在又兵不血刃,瓦解掉开出厄体的傻小子,定格时间,搜索记忆,让别人在一段情感的记忆里生活。真不愧是人类,果然是与众不同。”素焰女帝在心里评价着沙漏时流。

  素焰女帝很少与其它妖兽来往,自己在早年间也是凭着自己的实力在妖兽界打出一片天地,自己女帝的称号也是这样被叫出来的。

  先是叫的蓝焰女帝,之后在一次交手中,素焰女帝头一次实验自己提练出来的素焰,对面的妖兽的妖力直接被点燃,生命也像是被橡皮擦擦掉铅笔痕迹一样消失的迅速。此战后,素焰女帝的名号就出来了。

  素焰女帝能对别人有这样的评价,也算是少见了,毕竟能让她服的,也就这么几个。

  沙漏时流还在聚精会神的寻找着,先是从阿左的师傅入手,看能不能得到些有用的线索。现在只知道阿左还有一个师傅,叫秃子。

  “没有厄体的消息吗?”沙漏时流加快速度,翻找着阿左的记忆和当时相同时间的其它平行记忆。

  “要不就直接把阿左放到他第一次开出厄体的那段记忆里吧,也不行,每一次开出厄体的记忆,都让阿左去再过一遍,稳当一点。”沙漏时流心里想着。

  阿左也从垃圾场的记忆里退出,进入了另一段自己的记忆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