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恨将行 3275 2020.01.14 22:16

  “缠得正好。”顽童老夫子心里说。

  顽童老夫子正想着怎么近树根的身,现在被缠住,自己也刚好和先前一样,直接进入树干里,从内往外动手。

  顽童老夫子压缩风里的迅捷套在自己身上,身体就像子弹一样窜了出去,藤蔓在顽童老夫子的铠甲上腐蚀了一圈圈印子,顽童老夫子自己看着都心惊胆跳。

  “才这么一会,腐蚀的也太快了吧!”

  顽童老夫子用意力把黄金铠甲修补好,接下来要只身进入树根,里面肯定比藤蔓的腐蚀还要强,也不知道能不能进去。

  顽童老夫子加速冲向树根,身体触碰到树根时就像是拿手放进水里的感觉,没有那种枯老树根厚实褶皱的触觉。

  “这么容易就让我进去吗?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顽童老夫子进入到树根里,这里和树干里的环境也有些不一样,比树干里多了些上下通的线,液体的黏稠度比树干里要稀,温度也不高。

  “先下手为强!”

  顽童老夫子知道研究这里的环境还不如先下手,自己得手后赶紧出去就行了。

  大风极速转动,寒流在树根旁边一个个出现,围绕着树根落霜粒,树根也动手了,在顽童老夫子身边的那些线开始慢慢被拉直,液体也跟着往上下两端流。

  顽童老夫子还不知道树根要打什么主意,只是稳定着外面的寒流,慢慢控制住树根本体。

  危险悄然而至,树根的线被拉直伸长到一定程度,一下像橡皮筋一样缩起来,液体也被带着飞快的往中间压,而中间就是顽童老夫子。

  顽童老夫子被上下的液体压住的猝不及防。太快了!树根这样的攻击方式就像液压机一样,用线的回弹力带动液体产生巨大的压力。

  顽童老夫子的身体都被压的收缩,嘴里已经吐出口血来,脑子一下断了电一样,进入了一段无意识状态。身上的黄金铠甲也裂了无数缝隙,在随时崩掉的边缘。

  “叽”的一声长鸣在顽童老夫子响着,顽童老夫子竭力把一口气吸进去,脑袋也跟着扬起来,睁开眼睛,喘着粗气,回过了神。

  “还有这样的进攻方式,液压!压得人都要窒息了。”

  液体又慢慢散开,线被继续拉直,准备下一次的进攻。顽童老夫子这才得以轻松片刻,压力一解,顽童老夫子就脱力的往下落,全身都被压的酸疼。自己的黄金铠甲连一次压力都吃不消,可见这液压的恐怖压力。

  但现在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此时已经到了冰封的节骨眼上,要是撤掉意力来防御,就前功尽弃了,现在只能相信进攻是最好的防守。

  顽童老夫子修复好黄金铠甲,在自己周围勉强的裹了一层清风卸力壁,之后发动全部意力开启所有寒流。

  树根也在准备自己的最后一击,线拉到了最直,液体也完全被吸收到上下两边,顽童老夫子身边已经完全是空的。“嘣”的一声,线极速收缩,上下边的液体带着浑厚的压力流向顽童老夫子。

  顽童老夫子的寒流已经冻住了树根的外部,开始将内部的液体凝结,但因为液体的压力太强,稍稍凝固的一些冰层就马上被破开,顽童老夫子也没有了办法,把所剩无几的意力附上黄金铠甲,做最后的防守。

  顽童老夫子收起大腿抱住,脑袋靠在膝盖上,尽量把自己的防御凑一块。

  压力从上下两边铺天盖地的过来,顽童老夫子能清楚的听到自己背部的铠甲“咔嚓”慢慢裂开的声音。压力还在增强,顽童老夫子无法动弹,呼吸也被限制,周围的风都被压的散出去,这里在慢慢变成一个真空的高压力环境。

  “快点冻住它呀!”

  顽童老夫子在心里焦急的等待着寒流把液体冷冻住,好为自己解困。

  顽童老夫子又耳鸣起来,眼睛也慢慢模糊,意识在消散,五脏六腑挤压的难受,顽童老夫子只剩下破裂的黄金铠甲和对生的渴望来抵御压力。

  液体因为顽童老夫子的誓死抵抗,流速降了下来,这给了寒流可趁之机,寒流慢慢从上下两边开始结冰,断了液体的后续作用力,之后快速向中间蔓延。终于,液体被全部冻住。

  因为液体结冰体积增大,在最后的一点压力下,液体直接把树根本体直接挤爆,“轰”的一声,树根炸开,幻境消失,顽童老夫子身负重伤,失去意识,被冲击力甩出,身体落在河里,仰面的浮在水上,顺着水流流走。

  猎户在温泉边守着阿左,自己也都睡了一觉醒来,看看阿左,一个大字形的睡姿相当惹眼。

  “傻小子,疗个伤都这么快乐。”猎户笑着说,看到阿左这样舒展身体,心里也轻松了很多,想来阿左恢复的很好,才有这样的表现。

  猎户站起来,天还是暗的,因为上次的打斗,控制光和夜的玻璃珠也不见了,现在只能依照着野猪林的昼夜规律。

  猎户去翻倒塌的茅屋废墟,看看还能不能找到些米油盐,这些东西在这可是价值千金呀!吃完了就没了,很难再弄到。

  猎户翻了半天,只找到了三包半盐,其它的盐都撒了,猎户小心翼翼的把盐凑一块收集起来。油全流了,米是放在木缸里,房屋倒塌时没有影响到,米全部还在。

  “还行,没有油可以用肥肉炸点,只可惜我种的菜,全给连根吹走了。”猎户把能用的东西都聚在一块,架上火,拿着已经变形的锅开始炒肉。

  “多炒点,等阿左醒过来,也能吃到我吃剩的,省的我再炒一份。”

  猎户再去砍一根大竹子,去枝正中劈开,做了两个盛菜盆,把饭和菜分两份装上,一份自己吃,一份盖上保温留给阿左。

  “还是吃饭最舒服!”猎户大口的吃着,一边感叹。

  而在温泉里的阿左也醒过来,在水里扑通了几下,爬上了岸。顺着菜香走到了猎户身边,说:“师傅,还有饭吃吗?”

  “我去!你小子要吓死我呀!”猎户吓了一跳,转身看着阿左说,“走路怎么没声呀你!”

  阿左盯着猎户手里的饭菜直吞口水,都没在意听猎户说了什么。

  “在那边竹子盒里,自己去拿了吃。”猎户看阿左一脸想吃的样子,指了指在锅旁边的竹子盒说。

  阿左赶紧走过去,端起来,打开盖,一股喷香就冒出来。

  “这有筷子,你别拿手抓啊!”猎户递过去一双筷子说。

  “真是太香了!”阿左一边大口吃,一边含糊不清的说。

  “你要说很香是不是?你先吃,吃饱了再夸饭菜香也不迟。”猎户笑着说。

  两人吃完,坐在地上,阿左才开始和猎户聊起来。

  “师傅,你那天用的什么功夫?我以为你死了呢。”

  “我呸!吃完我做的饭就说死说活的,我那是突破了。”猎户说。

  “你当时全都是血,我又不懂怎么疗伤,也不知道你的情况。”

  “是我的幻境突破了,那次被击倒后,意外的让我悟通了七觉,精神力也增强,我一下就把那些小兵解决了。”猎户有些炫耀一样的说。

  “对呀,我记得有很多人的,骑着马,穿着铠甲。”

  “都是垃圾,我七觉幻境一开,全部完完。”

  “七觉幻境?很厉害吗?”

  “厉害吗?”猎户说,手里已经开始施展幻境,一个针对阿左的一个幻境。

  阿左一眨眼间,面前就出现一大桌琳琅满目的食物,烤乳猪,红烧鱼,梅菜扣肉,酱猪蹄,九层大蛋糕……,阿左一闻,阵阵香味引得口水直流,身子随着桌子转着走,铁板烧上的肉片被烧的“滋滋”响,火锅里的汤汁也滚滚冒泡。

  阿左拿手抓了一个猪蹄,大口咬了下去,酱香美味!但吞下去的时候,却像是吃了口空气进去,根本没有吞咽的那种饱腹感。

  “喂,吃够了没有?”猎户叫醒了阿左。

  阿左再一眨眼,眼前又是一片废墟景象。

  “师傅,这怎么啦?我刚才看见有很多好吃的。”

  “那是我的幻境呢。”

  “不会吧,那种感觉就跟真的一样,你以前的幻境可没这种效果。”

  “都说了我突破了,你刚才中的就是我的七觉幻境,怎么样?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这也太真实了吧。”

  “我的七觉幻境有七觉——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静觉,本体觉。这些结合起来,就能全方位更立体的展现幻境,所以就会感觉很真实。”

  “那个猪蹄我咬了一口,真的是太真了。”

  “但你没发现根本什么东西吃不下去吗?”猎户问。

  “是呀,吞下去的时候好像没有东西了。”

  “幻境终究还是假的,虽然有七觉立体展现一个物件,但假的就是假的,它没有这件物件该有的作用,就像你说的猪蹄吃下去时没了,它就是没有猪蹄真实的饱腹。”

  “那你怎么用幻境打败那么多的敌人呀?”

  “因为那些人也是幻境产生的呀,幻境对幻境,那我幻境里的刀枪剑戟对它们就有效了。”

  “我现在也想学幻境了,这样我每天就能像今天一样看到闻到尝到这么多的好吃的了。”

  “你傻呀!学幻境做这些有什么用,你学功夫就是为了跑的快点吗?”

  “我现在学功夫是为了去救我师傅。”

  “又提你那师傅,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你现在这水平,学幻境还是为了吃,怎么救你师傅?”猎户心里莫名的有点怒气,不知什么原因。

  阿左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呆呆的待在原地。

  “算了,算了,帮我收拾一下这里的碗筷和锅,这些米和盐都要放好,要没了就真的吃空气了。”猎户为了打破尴尬,赶紧转换了话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