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恨将行 3382 2019.12.13 19:28

  在河滩,顽童老夫子跟阿左一起搭了一个简易的竹棚过了一夜,因为要多抓几条鱼备着赶路,所以就停留了下来。

  这次顽童老夫子长了心眼,在周围的地方都检查几遍,意力覆上眼睛,检查四处有没有幻境,并在竹棚旁边搭上三堆火,防蚊虫猛兽。

  “晚上自己注意点,记住一定不准哭。”顽童老夫子对阿左说。

  阿左答应着,手里把烤鱼都包到塑料袋,装进背包,又将水瓶灌满水,一切就绪,阿左抱着背包就往竹棚里睡了。

  顽童老夫子心里还是担心,自己一个人坐在竹棚上,准备放哨。

  “人傻就是好,不用管这么多破事。”顽童老夫子心里也羡慕着阿左。

  夜里还是很凉,河风总从江面上吹过来,顽童老夫子也被带着水汽的风吹的直打冷颤。顽童老夫子裹紧了衣服,看向月亮,就像一个玉盘一样,月光印在江面,随着流水摇曳着,水中的倒影也波光粼粼,使得这月光更是阴森刺骨。

  “镜水散月。”顽童老夫子呢喃着,不由得释放了意力,顽童老夫子一下进入了一种领悟状态,周围的一草一木,一分一秒都在顽童老夫子里的脑子里慢动作的进行,风也在顽童老夫子身边静下来,意力开始往太阳穴聚集,金色的意力也越来越明显,就像是一盏钨丝灯一样,顽童老夫子入定着进入了修行。

  夜色继续,还有些萤火虫在竹林里闪动,草丛里的虫子也叽叽的叫两声,河里的流水碰到些大石头,咕噜的有节奏的响着。这个夜里,所有的东西,都在成就着顽童老夫子。

  第二天早上,顽童老夫子醒来,神清气爽,直接就跃到半空,飞身上了竹林头。

  “哈哈!”顽童老夫子大笑一声,将精神力散开,加之意力增幅,在顽童老夫子脑子里,时间都慢下许多,清晨的竹叶露闪着光,枝头叫的鸟羽毛分了叉,远处的山头上,有棵树在冒青尖。一切事物都十分的明朗,一目了然。

  顽童老夫子经昨天一夜,领悟了镜水散月,在精神力上有所突破,能像月光散在水面扩大阴冷一样,顽童老夫子能借周围事物扩大精神力覆盖。

  顽童老夫子赶紧试着找找湖泊的位置。

  “原来走远了,我说怎么一直走都没看到。”顽童老夫子找到了湖泊,在自己的西南方向,再走上一上午,一定可以到。

  “师傅!师傅!”阿左在棚子边着急的找着顽童老夫子。

  顽童老夫子跳下去,落在阿左身边,说:“一大早叫魂呀,你师傅我还没死。”

  阿左回头看着顽童老夫子,如释重负的说:“我以为你不见了呢。”

  “哎,别哭啊,你哭我才要走了。”顽童老夫子指着阿左说,“拿鱼出来,吃完我们要赶路了。”

  “嗯。”阿左钻进竹棚,拿出背包里的鱼,递给顽童老夫子。

  一顿简单吃过,顽童老夫子带着阿左往西南方向走去。一路上顽童老夫子心情舒畅,一点也没受太阳炎热的干扰,倒是阿左不停的擦汗,喝水。顽童老夫子看着他埋怨着说:“你少喝点,路上没有河,没水喝了怎么吃干粮。”

  顽童老夫子早上突破完精神力,到现在还没有散去那种提神醒脑的感觉,也正是这样,顽童老夫子一路才轻松。

  过一个山林,这片山林树木较高较大,十分阴凉,阿左先坐下歇会,顽童老夫子在旁边的树上跳来跳去,直接散开精神力,顽童老夫子现在可以完全掌握方圆一里的所有变化,如果使用意力,将会扩散的更广。

  突然顽童老夫子往右边看去,在精神力下,探测到了那边有只灰野兔,还一动不动。

  顽童老夫子几步过去,牢牢锁定着灰野兔的位置,“没有野猪,抓只野兔也行。”顽童老夫子心里想着。

  到旁边,野兔扑腾几下,又不能走动,顽童老夫子看着野兔脚下,被夹子夹住了,怪不得一动不动,还想靠毛皮伪装,还好我精神力突破,要不然就让你跑了,你跑了我拿什么给秃子秀野味呢。

  顽童老夫子刚要伸手抓住野兔,精神力范围内,一道凛冽的杀气极速的飞向顽童老夫子,在顽童老夫子警惕的缩手,后倒的瞬间,一支箭就擦着顽童老夫子的眼前射进了树干里。

  箭长约一米,木质,箭尾带白羽,箭身充满了浑厚的杀气,常人若靠近箭身就会呼吸急促,还好顽童老夫子躲得快,这支箭已然半支透进了树里面,在树的另一边,也被炸开了一个大洞。

  “阿左!小心周围,拿好钉耙警戒。”顽童老夫子赶紧往阿左身边靠,也一边注意着四周,生怕再来一支箭,伤了阿左。

  从自己的精神力范围内射来的,这箭射了一里开外,普通人怎么有这样的力量,定是个高手无疑。顽童老夫子分析着当局。

  “怎么了?师傅,怎么回事?”阿左紧张的握住钉耙,低头弯腰转头对顽童老夫子说。

  顽童老夫子还没回答,又一支箭射过来,扬起一阵狂风,地上的叶子都被散开成一条道。

  顽童老夫子推开阿左,双手和气,聚集意力,一把抓住飞来的箭,但箭还没有停,直接将顽童老夫子带着飞出去。

  而另一边,又一支箭飞过来,直指阿左心脏。顽童老夫子大喊:“用钉耙打掉它!”

  顽童老夫子也不再藏拙,意之甲在瞬间召唤出来,将手里的箭强行按住,然后倒扣在地上,插进地里。

  但阿左就没这么多的招式了,阿左拿起二齿钉耙扣过去,却是出手速度太慢,箭已经穿了过去,阿左情急之下,用左手去拿箭,之后再用左腋窝夹住箭头,电光火石间,阿左命大躲过一劫,但自己也被箭带出去重重的拍在树干上,左手和肋部也血肉模糊。

  “哪个混蛋!暗箭伤人,出来单挑!”顽童老夫子跳到树林顶部,披着意之甲,散开精神力,迅速的定位了射箭人的位置。

  那射箭人几个呼吸,也已经到树林顶部,和顽童老夫子面对面隔着十米。

  “原来是个使意力的,怪不得死不了。”射箭人面对盛怒的顽童老夫子竟没有一丝慌张,反倒有些狂妄,轻佻的说。

  “就是你干的?来的正好,那就让你好好尝尝我二齿钉耙的滋味。”顽童老夫子说完,在手里用意力化成一把金光闪闪的二齿钉耙,直接朝射箭人扑去。

  本来顽童老夫子是不想暴露太多意力值的,但这个射箭人在他精神力意力加成全开的情况下,自己只能捕捉到其几个身影,心里也知道是个厉害的角色,不能轻敌。

  射箭人也不急,只是站在原地说:“我一天只射三箭,今天射了三箭,就不会再动手了。”

  “那刚刚好,让我来砸碎你的脑袋!”顽童老夫子一下到了射箭人身边,一把劈下,只扑到一个虚影,顽童老夫子心里大惊。

  自己已经意力加成精神力全开,居然还慢了,这个人是真的恐怖。

  另一边,射箭人也不急不慌的说:“你现在可以走,我不为难你。”

  顽童老夫子回过头,说:“今天你是死定了!”

  话音刚落,周围的树木就开始跟影像带画面一样左右摇晃,但有的树又没有反应。

  “又是幻境?”顽童老夫子担心着阿左,赶紧找找阿左的位置。

  而此时的阿左,已经因为伤口的疼痛,大哭了起来。

  射箭人也吓了一跳,这个幻境是自己精心布置的,和周围的一草一木相结合,也能让自己的能力大幅增强,就算是精神力够强的人要看破也是很难,这下竟直接崩塌了。而做到这样的,还是那个连自己箭都接不住还在哭鼻子的小孩。

  顽童老夫子俯冲下去,想去控制住阿左,射箭人也冲过去,想:这孩子肯定有异人之处。两人在树林里交手,在正面干架上,顽童老夫子占了上风,几乎是压制,而射箭人只是躲躲藏藏,在其脚上,散布着灰色的意力,加持着身法,但也没了刚才那样的迅捷。

  “哼,装腔作势,等我控制住傻小子,马上就解决你。”顽童老夫子边想着,一边直接一招孤龙一掷拦住射箭人,自己往阿左身边靠。

  射箭人匆忙抵挡飞快的二齿钉耙,脚步也慢下来,只能看着顽童老夫子走掉。

  顽童老夫子把住阿左的肩膀,大喊一声:“不要哭!”

  “师傅。”阿左抬起头啜泣的说。

  “我怎么交代你的?你奶奶怎么交代你的?不要哭。”顽童老夫子劝着阿左,“听我的话,不要哭。”

  “嗯嗯。”阿左边哭边说,“师傅我手太疼了。”

  顽童老夫子这才注意到阿左的左手,流了一摊血,坏了的部分也在变黑。

  “箭上有毒,这个狗杂种!”顽童老夫子心里直骂射箭人,但还是要先安定阿左,顽童老夫子随手捡了一根树枝,拿给阿左说:“咬住它,这可以让你不怎么痛。”

  阿左咬住树枝,顽童老夫子问他:“是不是不怎么疼了?”

  阿左不知是计,也点点头。

  “你在这不要动,我给你去找药。”顽童老夫子安慰着阿左,一边那拿起旁边的二齿钉耙去找射箭人。

  阿左咬住树枝,也停下了哭泣,不多久就迷糊的睡了过去。

  而另一边,顽童老夫子直接就攻向射箭人,射箭人知道没了幻境,自己根本不是顽童老夫子的对手,直接举起双手,说:“我不打了,你要是想让那小子毒死,就动手。”

  顽童老夫子放下二齿钉耙,说:“把你的弓箭扔掉,解药拿来。”

  射箭人放下弓和空着的箭袋,从口袋里甩过一盒子给顽童老夫子,顽童老夫子一手接住,就在瞬间,顽童老夫子整个人被定住,再回过神,射箭人已经到阿左身边的树下。

  “阿左快跑!”顽童老夫子边踏步冲过去边喊。脑子里以前在一起的画面呼呼的划过,玩世不恭的顽童老夫子这次是真的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