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恨将行 3133 2020.01.05 22:16

  夜里,阿左早就进入梦乡,猎户稍有领悟,却还是感觉有些瓶颈,心里的一点隔阂影响自己进入领悟状态。

  猎户走出房间,一个人出去,在院子里踱步,又打开大门往外面走,一个人站在大草地上,环顾着四周,看着自己制造的幻境世界。

  “这是自己想要的吗?”猎户在心里问自己。

  脚下一望无际的草地,高耸入云的城墙,威严豪气的深家大院,鎏金字体的牌匾,环绕大院的大河,自己当初为什么制造这么一个幻境来作为自己家的排面呢?猎户心里想不通,抬头看着天空,一轮明月照耀着猎户的脸。

  这里除了屋子那边是真的,也就这颗玻璃球是真的了,每十二个小时转半圈,一边吸收光线出阳光,反面吸收光线出月光。

  “到底是什么没有想通呢?”猎户坐下来,有微风吹动着猎户的鬓角,现在已经是初秋,夜里的风也十分凉,猎户被吹的不禁打个寒颤。

  幻境终究还是虚幻的,只能是障眼法,外界的风吹草动都会影响猎户的幻境。失落之余,猎户想起了野猪林里的那个水火一画,那幻境才真的是一个小洞天。

  “倒是傻小子睡得舒服,真是傻人有傻福。”猎户苦笑着想,“傻小子!对了,傻小子嘛,所以睡得香了。”

  “就像是我现在愁容满面,怎么可能会有突破,要放开心灵,感受当下,挣脱束缚,才能领悟突破呀。”

  猎户在不经意间一下开了窍,赶紧打坐,很快就进入了领悟状态。

  在领悟状态里,猎户以第三人称视角看见自己变成了一个孩子,一个穿开裆裤的孩子,正在看其他孩子在跳房子,有人拉着猎户一起跳,猎户走几步,发现自己又长大了,穿着小学的校服,追赶着小商贩买糖吃。

  很快,买到的糖还没吃到嘴里,手里就已经握住了一把弓,背上背有一把箭袋,猎户拉弓上弦,箭还没有射出去,就被人夺掉了弓箭,猎户喊着:“我要学射箭!我要参加奥运会!我要为国争光!”

  但只是听到了许多来自四面八方的嘲笑,有家人的谩骂声,有同学的讥笑声,有被射坏玻璃的邻居的责备声,一片闹哄哄,在猎户脑子里回荡。

  就是那天,猎户偷回弓箭,自己一个人离家出走,想着:我一定要变强,强大到让所有人都不敢嘲笑我。

  猎户一下定住,画面也随即定格,是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我的心法就乱了,导致自己之后二十几年都走错了。

  猎户心里再想,要是回到那天,自己要怎么做?画面开始倒退时间,又回到被人夺走弓箭的时候,回到被所有人嘲笑的时候,猎户收起了歇斯底里,自己一个人走开,拿树枝和橡皮筋自己做了一个简单的弓,拿上小木棍当箭,自己又开始了自己的训练。

  时间又加快起来,猎户长大了,射箭水平提高了许多,遇见了许多志同道合的伙伴,他们互相鼓励,一起交流心得,猎户有幸被一个教练栽培,成为一名运动员,夺得一个又一个冠军……

  猎户收回心神,记忆被一遍遍翻起,感悟万千的脑子里已经悟出了四个字——境由心生。

  夜里一切都平静,原本的大草地变成了一片片田地,高大城墙也像融化一样,摊在地上变成了墙角长着绿色苔藓的小瓦房,河流慢慢缩小,河里时不时露出几个大石头,河两边长着芦苇,有几只白鹭在芦苇下睡得正香。大门和牌匾也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立在猎户院门前的一个风水墙。

  改变的幻境最奇特的是,有了自然的声音,流水潺潺更显得夜的幽静。

  猎户还盘坐着领悟,阿左睡得正香,顽童老夫子那边却遇到了些小麻烦。

  顽童老夫子刚把野猪处理好美美吃了一顿,就遭遇了袭击。

  原本平静的地上落叶,被一阵风撩起,吹向顽童老夫子,顽童老夫子被这叶子吓了一跳,这哪是什么叶子,分明是一个大手掌朝自己抓过来。

  顽童老夫子迅速跳起身,手里还握着一只野猪腿,先躲过一击。拉开三米距离,顽童老夫子才看清这大手掌,完全是由地上的黄金叶组合而成的。

  “好家伙!这破地方到处是黄金叶,要全都动起来,那我就死定了!”顽童老夫子心里骂着,一边赶紧看看周围的叶子的动静,还好没什么事。

  黄金叶手掌一击之后就散开成一坨黄金叶掉在地上,又一阵风吹起。

  “在后面!”顽童老夫子以自己敏锐的精神力和对风的敏感马上找到了下一次攻击的位置。

  果然,在自己的背后,有六根黄金叶锁链缠过来,把各个方向都堵个遍,还好顽童老夫子身法也不错,弯腰转身间,晃过锁链,身形早在百米开外。

  “就这点能耐吗?怕是又和上次那个幻境一样,先拖延试探,消耗我的意力,再出大怪物来对付我。但这次的试探对手是不是有点多呀!”顽童老夫子心里想着,看看周围看不到边际的落地黄金叶,心里已经开始发麻了。

  风大了起来,在自己脚底下和前后都有风,顽童老夫子迅速把黄金铠甲凝聚在身上,驭上风将自己飞向半空中。

  地上的叶子“噗”的一下变成一朵不知名的花形状,黄金叶在花下面化了一条藤蔓撑住花朵往上走,快速的朝顽童老夫子包裹过去,在前面有数十支黄金叶之箭射过来,后面是一只圆形锅铲往自己盖过来。

  “这什么招式,锅铲都成武器了?”顽童老夫子惊叹之余也展现了自己强横的实力,顽童老夫子不走开,化出大弯刀,刀头朝下,直接扎像要包裹自己的花朵。

  花朵吞并顽童老夫子,又迅速土崩瓦解,花朵里刚弹射出来的飞镖也被震的到处都是,顽童老夫子一直往下扎,势如破竹,一直到自己踏在地上,又起身扬刀左劈,锅铲直接破碎。身形站稳,将大刀用力的立在地上,飞过来的黄金叶之箭还没碰到顽童老夫子的铠甲就被震成粉末。

  战斗发生在一瞬间,顽童老夫子全都轻松应对。

  “有机会还是先不要恋战,自己的伤势还没恢复,要是引出来一个大怪物,那就真的麻烦了。”顽童老夫子心里想。

  周围开始到处扬起了风,顽童老夫子的观察着四周的风的动向,在自己正面的风最强烈,左右两边的风多且杂乱,后面和脚下的风隐晦的藏着锋芒。

  “这是一个不错的阵型呀!只可惜对付我,是无效的!”顽童老夫子将脚下的风直接控制住,握在手里,下面的黄金叶立刻没有了动静,顽童老夫子收起大弯刀,双手揉搓着手里的风,在顽童老夫子旁边,立刻就形成了一个蛋一样的防御壁,把顽童老夫子包裹住。

  正面砍过来一把巨大的黄金叶菜刀,左右是密密麻麻的细长水果刀,在后面还是刚才的锁链。

  这是要用范围形攻击限制顽童老夫子身法,用黄金叶菜刀正面顶住,之后配合锁链控制顽童老夫子。

  下面的风被顽童老夫子控制住,露出了一个大破绽,可顽童老夫子没有躲开,他也想试试这些攻击的力量,好预估以后的战斗。

  所有的攻击都打到了顽童老夫子制造的蛋形防御风壁上,冲击力把顽童老夫子整个人连防御壁都打到了地上。

  一片灰尘散去,只看见锁链锁着顽童老夫子制造的蛋形防御壁,顽童老夫子本人却没了踪迹。

  而在不远处,顽童老夫子身形飘逸,在树上穿梭着。

  原来顽童老夫子用了金蝉脱壳之法,以自己的实力和铠甲的强度,这点攻击根本不值一提,制造一个蛋形防御壁一为了探虚实,二是为了脱身。

  顽童老夫子跑出好几里路才停下来,靠在一颗树上,精神力扫探着周围,没有异常。

  “要是我没有受伤,今天就把这幻境给拆了。”顽童老夫子愤愤的想。

  刚才自己试了试控制脚底的风,自己脚底就没有了攻击,这让顽童老夫子战胜这幻境的信心大增。

  要风才能驱动进攻,而我的驭风能力,还有镜水散月的精神力刚好能全面克制它,它的攻击位置和强度都再自己的掌握之中,它还怎么跟我打。

  顽童老夫子坐在树上,心情也好了许多,至少在这个幻境里,自己的压力不是太大,自己倒不如好好养好伤,再破了幻境。外面说不定比这里还危险,这里至少自己还能掌控。

  左右看看,在树的红叶之间,还长了一个个圣女果,要不是自己上树,就把这美食给放过了,在树下叶子太大,又也都是红色,根本看不到其中的圣女果。

  顽童老夫子摘起一些,放在怀里,跳下树,用意力碰出些火花来点燃地上的黄金叶,又驭风制造出一个歪歪扭扭的小锅,因为驭风大多是制造攻击,所以弄个锅一时还是有些难度,又弄点水,把圣女果煮了一遍吃下去。

  圣女果是树上的,就算树没有对自己发动进攻,但顽童老夫子总心里作怕,决定小心为妙。

  “真的是只有野猪是最安全的,下次还是打野猪吧。”顽童老夫子扯着调说着,一边把圣女果一扫而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