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收服鹰雕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恨将行 3389 2020.03.18 13:53

  一路奔袭,此时正是秋高气爽,路边灌木杂草都已经枯黄,凉嗖嗖的风迎面来。猎户本来跋涉出了很多热汗,当时正是高兴,也没太在意。现在听到劲弯被抓,顽童老夫子身受重伤还要去救人,心里也一阵打鼓:劲弯这样的实力都被抓了,顽童老夫子又旧伤未愈,去了不就是白白送死。

  顽童老夫子仍是紧锁眉头,头发散乱,面容憔悴,一路上一言不发,心里正在想着劲弯会在哪里。

  猎户还是说话了。

  “大哥,劲弯大哥的实力大家心里都有数,江湖都知道你们‘两道弯’形如一人,眼下你没在,劲弯大哥暂时也不会有危险的。”

  “劲弯被下诅咒,实力早就被封印,除了一些形力,更没有其它底牌,而且他的妻女都被诅咒连坐,当下不知道要受什么苦,我作为兄弟,现在更不可能坐视不管。”

  “大哥,我们可以暂时安顿一会,一路长途跋涉,伤痕累累,以疲惫之躯应对强敌,我们难以取胜呀。”

  顽童老夫子心里也明白,那些人抓劲弯全是为了防着自己。当年自己要是及时与劲弯一块会和,就会被一起埋伏,就像劲弯一样,中下诅咒,实力全无。

  可苍天有眼,自己刚好耽误了一会,劲弯先受到攻击,自己后来赶到,救下劲弯。此后隐姓埋名,躲在垃圾场里,那些人也在一直找寻。后因为与妖兽的冲突升级,才无心来寻找他俩。

  “现在是来寻我这个肉中刺来了。”顽童老夫子想。

  到小镇郊区外,顽童老夫子过一条河,扑面带来湿润河风,不知怎的,脚下虚软,一头栽在河里。

  “大哥!”猎户大喊,赶紧从后面跑过去抱起顽童老夫子,“大哥!”

  顽童老夫子这一下再也撑不住了,新伤旧痛从体内喷涌而出,脸上一阵惨白,眼睛也睁不开。

  猎户心急如焚,忽然的情况让他一时手足无措,自己对这里可不熟悉呀!

  “对了,我怀里还有些醒脑药草。”

  猎户搜出些药草,塞进顽童老夫子的嘴里,又抱起顽童老夫子,往前面的村庄奔去。

  到村口,一路问人找大夫,还好人们热心肠,带着猎户往不远村子的老中医那里去。

  一阵针灸过后,已经过了半个小时。猎户在大厅里走走停停,这里还是一栋老旧的瓦房,积尘的刻花顶板,老式的烛台案几,光线不足较为灰暗的客厅。

  但猎户心里只想着顽童老夫子的安危。

  门“吱嘎”一下打开,留着长白胡子的老大夫从里面走出来,额头冒出些的汗,表示刚才针灸的辛苦。

  “大夫,我大哥没事吧?”猎户赶紧凑上去问。

  “他的身体素质很好,就是积劳太多,内伤发作,这一下身体吃不消,昏厥过去。”大夫拿毛巾擦擦汗说,“要多注意调息修养,补充营养,不可再与人斗狠打斗。”

  “太好了!真是多谢大夫妙手回春呀!”猎户激动的说。

  “这倒不必,开饭了,一起吃点吧。”大夫笑着对猎户说,一边先起身为猎户带路。

  猎户原本想客气一番,但大夫明显是知道他的心思,先走一步,不给猎户说话机会,保全猎户面子。

  猎户心里感激,跟在大夫后面,到院子里,小木桌上已经准备好了四菜一汤。

  “来吃饭吧。”大夫的妻子说。

  “多谢嫂子了,一起吃吧。”

  “好,你先坐下,我去把饭取来。”

  三人吃完,大夫和猎户在院子里走动消食。食物大多都是猎户吃完的,狼吐虎咽的样子,猎户也不知道怎么就忍不住,现在想起来还一阵后悔。

  “壮士身材高大,饭量惊人,背挂长弓,性情豪气,在当今可是难得呀!”大夫说。

  “我也是饿坏了,才没忍住吃相难看,真是不好意思了。”

  “壮士不要多想,看你这身打扮,像是山野之人呀!”大夫说。

  “不瞒您说,我从小身在深林打猎为生,大夫要是不介意,可以叫我猎户。”

  “嗯。如果我猜的没错,壮士是从野猪林里出来的吧。”

  猎户大惊,野猪林可不是谁都知道的地方,莫非这大夫也是个高手!

  大夫见猎户满脸疑惑,笑着说:“放心,我没什么恶意,只是闻到你身上的草药味,才如此猜测。”

  药草?猎户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药草,一齐摆在面前的青花石板上。

  大夫看着面前的一堆药草,眼里也冒着光,低身仔细观察。

  “这些药草都是世间罕见呀!年份最低也是百年,品质都是药中极品。”

  猎户脑瓜转动,赶紧说:“我也是随手摘的,不知道有什么用,要是大夫需要,尽管拿去。”

  猎户当然不是大方,现在顽童老夫子和自己都无家可归,身无分文,还要依赖大夫照顾。还有刚才一番谈话,猎户觉得大夫是非凡之辈,这才顺水推舟,做个人情。

  “身外之物,我怎么能拿,你要是不介意,我帮你把药草好好的处理一下吧,你这样揣在口袋里,倒是有些可惜了。”

  “大夫,不瞒你说,我现在身无分文,大哥的安危也全靠您,这些药草就当是医药费了,还请大夫成全。”

  “也行,有这些药草,对病人的恢复也是大有好处。”

  期间顽童老夫子醒来,猎户给他喂了药,再喂了鸡汤,又把现在的事情说了一遍。顽童老夫子见大夫面容和善,现在也暂时只能如此,就同意了先修养一段时间。又叮嘱猎户明天去小镇街头找那些小混混,顺藤摸瓜,找出劲弯位置,但不要恋战,免得节外生枝。

  夜里,大夫叮嘱猎户晚上不要出门,还提了一个尿桶给猎户。

  “这是怎么了?”猎户问。

  “晚上村里有邪祟出没,外面太危险,连鸡鸭猫狗也都呆在房里,壮士还是小心为好。”

  “邪祟?现在这太平盛世,还有邪祟作怪。为报大夫的恩情,我愿意帮村子除掉这个怪物。”

  “壮士不要逞强,这怪物很厉害的。”

  “大夫放心,我从野猪林里出来,也学了些本事,现在正好用来为民除害。”

  “那好,你要什么东西,我尽量帮你准备好。”

  “不用了,关好门窗,好好睡觉就好,我明天早上就把好消息带给你。”

  猎户与大夫摆手示意,走出门,往一块宽敞的空地走去。

  但凡有点实力的妖兽,要不进深林历练以求突破,要不就往人类聚居地钻,去求人类功法,以求突破。这只妖兽只敢在这小郊区的村子闹事,肯定是实力一般,以猎户现在的实力,收拾这种级别的妖兽还是绰绰有余。

  猎户在空地上一挥手,幻境就立刻都架起来,地上全是鸡鸭猫狗,一片叫声打闹,牛羊成群。

  “守株待兔。”猎户笑着躺在地上草坪上说。

  果然,不久之后,一阵妖风袭过,“嗖”的一下,抓起一直羊就不见了。

  “还挺精的呀!只可惜还是不够呀。”猎户闭上眼睛说。

  精神力打开,一头鹰雕出现在五百米外的西北方向。

  “是只大禽呀,还不束手就擒。”猎户在幻境里传音。

  鹰雕吓得一跳,把羊一把丢下,疯狂的往外飞。

  猎户心神一动,幻境里从天落下一只大网牢,把鹰雕扣在地上。

  鹰雕死命挣扎,但大网牢落在地上,很快就有草缠住网牢和鹰雕。鹰雕越陷越深,索性把翅膀抱住自己,全身开始有大量锋芒聚集,让人一看就感觉要被这锋芒给瓦解。

  “好技能!聚力为点,以点破面,可是很适合我的箭术呀!”猎户呢喃着,脑子里很快有了一个想法。

  但眼下还是要先化解鹰雕的技能,猎户不慌不忙,手里再动,网牢的材料就变成了水,等鹰雕把锋芒绽开,全都切割在水牢上。

  以柔克刚,锋芒切水,越切越流,鹰雕顺势展开翅膀以求破牢,但当翅膀碰到水牢时,只感觉这些水有千斤之重,身体被狠狠的压在地上。而地上的草也快速缠绕,把鹰雕困在地上,不能动弹。

  “哈哈!小小家禽,也敢到处惹是生非。”猎户出现在鹰雕面前,笑着说。

  “我可是天空猛禽,鹰雕,你有本事放开我,我一定把你碎尸万段。”

  “哦,你还有什么招。”猎户把鹰雕身上的草藤解开。

  鹰雕当然是不留机会,快速的突向猎户,眼见锋利的嘴喙就要碰到猎户,鹰雕却扑空了。

  “哈哈,在我的幻境里,可不是什么都是真的哦。”猎户的声音响遍整个幻境角落。

  鹰雕这才知道是遇到高手了,赶紧求饶:“我只是在村子里抓些小动物吃,绝对没有伤人,还请你饶过我。”

  妖兽本就寿命短暂,修炼就是为了活命,鹰雕看见这幻境非比寻常,又带着些妖气,决定先求饶,再拜王。

  “是吗?你这么大的猛禽,还要到这里来求口吃的。”

  “我也是无奈,最近人类和妖兽摩擦不断,我拜的王都被除掉,只能在这里落脚,求个生活。”

  人类和妖兽还有摩擦!看来当年的协议还是没有什么效果呀。听顽童老夫子说,诸妖王带阿左去了小镇,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些矛盾升级,带阿左去修炼厄体,用来当它的战斗工具。那阿左岂不是……

  猎户越想越怕,要是阿左成妖,那江湖就要大乱了。

  鹰雕见没有回应,又说:“今天见到您如此厉害,小的愿意拜你为王,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猎户也回过神,说:“你个大禽,说话还这么多成语,拜我为王?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我是诚心的,拜强者为王,都是世间定律,要是你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除掉我。”

  猎户想了想,料它也翻不起什么水花来。

  “好了,你以后就在我的幻境里修炼吧,以你的能力,消本体,化元神应该可以吧。”

  “谢大王栽培。”

  “好了,你要是有机缘,可以在我的幻境里修炼人身,好好努力吧。”

  一番叮嘱后,猎户把幻境缩小放在指甲缝里,往大夫家里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