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太虚域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青林域主

太虚域主 萧元卿 5520 2020.05.24 07:56

  拜过祖先,守庙人又领着任情往后边房间走,任情有些迟疑,他娘还留在正堂里,见他看过来,就说:“大郎跟着叔祖去吧,那边是祖先灵位,娘是女子,不能去的。”

  “情哥儿过来吧,我领你去认认你祖父的牌位。”门是锁着的,守庙人拿了钥匙打开,里面阴森森的,不过很干净整洁,任情迈进去一看,心里就是一惊,有点吓着了。

  “怕什么?这里的都是我们的祖先。”守庙人显然对于这种情况已经很有经验了,毕竟不管谁看到满屋子的牌位心里都有点发毛。

  “嗯,我不怕。”任情一惊之下被守庙人安慰,也马上回过神来,跟着守庙人到了屋子里,只见里面做了好几排神龛,便连三边墙边上都是的,密密麻麻,新的旧的,都是青色和黄色的牌位。

  守庙人到了中央最前面的神龛前上了一炷香,领着任情往旁边去,边走边解说道:“中间神龛上的牌位是我们任家的嫡脉,墙上的是亲近的旁支,出了五服的,不在这里,在左边的房子里。这么多年,也有迁出去的旁支,天远地远的,和我们这边就没联系了,要不然我们这小家庙都安置不了。

  “来,这是你祖父的牌位!”

  任情就见这牌位上写着先考任公讳宏府君生西之莲位。

  守庙人也给上了一炷香,“还不给你祖父磕头!”任情于是忙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四个头,嘴里还说着:“孙儿任情给祖父磕头!”

  这都是在家里就教过的,十分慎重,人三鬼四,不能错,态度也不能不恭谨,也不是谈什么科学或迷信的时候,因为任音她们这些任家女性想要进来磕头都不可得,这时候的人将女性看作半个外人,灵位所在是祠堂重地,哪怕是任音这样的独女都从不允许进入,进去的都是男丁。

  任情年岁小,这里阴气重,世人相信小孩子阳气弱容易招邪,所以,还是头一次来拜灵位。守庙人又指导他擦拭灵位,上香烧纸,做完了,守庙人还絮絮叨叨着叮嘱亡人要保佑阳世的亲人,当然这个亲人主要说的就是任情。

  任情严肃着小脸,努力庄严肃穆,他对于祖父任宏自然是没有什么感情,都没见过呢,也不相信什么祖先保佑之类的鬼话,这时候却是努力的融入这里的习俗,从昏暗的窗纸透过来的光照在他的侧脸上,在这阴森肃穆的庙堂,显得他的肌肤格外灵秀剔透,眉眼精致华美,如同白玉雕琢的摩合罗娃娃,他确实是如当初任音想的一样的容貌出色的孩子,挑了父亲容貌的优点,融入母亲的秀美,将来或会比父亲更加俊美。

  “谢谢叔祖。”任音急步迎过来,对守庙人道谢,然后又问:“大郎这孩子听不听话,没给添麻烦吧?”

  “没有,情哥儿很沉稳,将来一定是个当得住事的男子汉。”守庙人也不吝夸奖。

  任情马上绷不住脸上的表情,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任音:“娘!”

  然后任音摸了摸他的脑袋,也鼓励道:“做的好,大郎长大了。”

  母子两个又谢过守庙人,离了祠堂,因为春光晴好,万物生长,这一天还顺便要到山上摘些野菜野笋去换换口味,任情就是冲着这个才更兴致勃勃,要知道,野菜野笋,以前都只听说过,还从来没自己去摘过。

  路上又遇到任和一家,不过刚刚已经寒暄了,招呼一声,大家都没有耽误彼此的时间,任情就跟着母亲往侧边山上走。

  这山上也时常有任家村的村民来往,采野果野菜,就踩出了几条羊肠小径,弯弯曲曲,这座山也不是林深草密,因为离村庄不远,大一点粗一点的杂树都被村民砍掉做柴火,只有挺拔的可以做栋梁做家具的被刻意留存下来,等着它们长大得用,所以,哪里有野菜野笋,非常容易发现。

  任情一下子就摘到好几根高矮胖瘦不同的蕨菜,有的高高的,上面的叶子舒展着,嫩嫩的,看起来就应该很好吃,有的叶子还不成形,紧紧的包在一起,等手里拿不住了,就放到带来的竹篮里。

  任音连忙叫住兴致勃勃的儿子:“大郎,等等,这样叶子展开了的不要摘,这些都老了,不好吃。”说着,把几根长长的叶子也嫩嫩的蕨菜挑了出来,“你掐一掐,这根部都老得要掐不断了,吃的话都是渣滓。”

  又拿起一根胖胖的叶子还抱在一起的蕨菜,“这才是好的蕨菜,又肥又嫩,好吃。”

  任情燥得脸庞微红,连连点头受教,这是十分浅显的生活经验,只是任情还真的没有做过,因为讲究君子远庖厨,摘菜择菜这样的活计奶奶和娘是决计不肯他插手的,不过说穿了也就十分容易理解,任情于是就只摘那些肥嫩的,就这样,不一会母子两个也采到不少的蕨菜和野笋,这些野菜基本上一天一个样,疯长,所以才经得住村民们的采摘,不过,这也是风调雨顺的好处,村民们吃的饱穿得暖,这才只把野菜当成调剂。

  又看见前方斜坡上有一从竹子,任情和娘打了个招呼,去找竹笋。这样一丛一丛的竹子里,长出脑袋尖尖的野笋,任情往竹丛下一探,却摸到一个毛绒热乎的东西,刚刚看到的野笋却没探到……

  心下一个诧异,摸出一看,是一只有着长长尾翎的鸟儿,毛色青翠发亮,十分美丽,见到任情,也不怕人,还亲昵的把脑袋往任情手里蹭。

  “你如何又回来了?羽毛这么亮丽,这里人多,小心被抓住了。”任情四顾周围,见四下无人,才握着小鸟儿小声训斥,小鸟却不怕他,啾啾的叫着,这声音在任情耳朵里却似乎像个三五岁的小孩子:“才不会呢,我跑得可快了!”

  “快来,和我来!”小鸟从任情的手里挣扎出来,拍拍翅膀,从任情手里飞起来,却不想,翅膀才一扑扇,就失去平衡一头栽倒在地上,任情愕然之后,不由笑起来:“这么长时间还是不会飞,胆小鬼!”

  这只小鸟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是任情小的时候家里养的一群小鸡崽里的一只,长得十分缓慢,渐渐竟和鸡截然不同了,一身羽毛青色浓郁,光彩夺目,还有长长的三根尾羽,轻灵可爱。但是,它的羽毛太漂亮了,在阳光下就像会发光一样,见过的人都赞不绝口,任情就担心它的安全。

  这个时候有一种叫点翠的首饰工艺,用的就是漂亮的翠鸟羽毛。怀璧其罪!

  所以五年前,任情就把它赶到山林里去了,但这只小鸟似乎智商很高,还有些灵异之处,几年里时常回来探望任情,任情自己也是转世重生之人,因而也不怕小鸟的怪异之处。

  只是或许和小鸡一起长大,这小鸟竟不知道怎么飞,甚至连鸡都不如,鸡还能飞个树杈什么的,小鸟连个半米的高度就不敢飞下来,一只恐高的鸟,真是给鸟类丢脸,任情不知道嘲笑过它多少次了。

  晕头转向中回过神来,小鸟抖抖羽毛,甩掉身上的杂草碎屑,听到小主人的笑声,不由羞恼起来,浑身毛都炸了,啾啾啾的愤怒的叫起来。

  只是叫了几声,这声音就变了,变得有些旋律起来,像是唱一首曲子,伴着曲子,小鸟左旋右转,腾挪跳跃,又歌又舞,任情“咦”了一声,还不知道小鸟还有这个技能,于是兴致勃勃的观看。

  任情并不是一个有音乐修养的人,前世看过无数的歌舞会,只会看个热闹,如何好哪里好完全没有想法,但是,小鸟的歌舞就给他自然空灵,浑然天成之感,越看越喜欢……

  看着看着,竟似乎眼花了……

  参天大树,丝丝垂落的菟丝子,幽幽的青苔,树下芳草萋萋,红的白的黄的,各色野花如繁星点缀在道路两旁,好一派密林山野风光。任情却没心情欣赏,因为刚刚他还在看小鸟歌舞,眨眼间却到这样一个地方,虽然如童话森林一般,任情一时间却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脏惊惧的砰砰砰跳动。

  这是哪里?他四处张望,可是这里面除了一条小路通往远方,昭示这里是有人来过的之外,没有一丝一缕动物的声息,静悄悄的,仿佛是一个被生命遗忘的死寂之地,各种鬼怪的传说在他脑海里流转。

  柔软的菟丝子纠缠着树木,好像厉鬼的长发,小路两边空隙处仿佛鬼怪们张开的噬人的大嘴,路的前方会是什么在等着自己……任情只觉得自己血液都一瞬间热了,后背汗涔涔的下,走一步,都听不到脚步声……

  他忍不住双手交握,过大的力气让手指骨头生疼,也唤回了一点清明:不是做梦!

  任情深呼吸几回,勉力镇住心神,他其实不是一个胆大的人,毫无靠山的人自然胆也小,可是逼在一定程度,却不得不胆大起来,任情前世一个人读书,一个人睡,一个人面对世界的善和恶,绝不是可以轻易被吓倒的。

  他还稚嫩的脸上就显出沉稳淡定来,又走了几步,没发现突然跑出来的山精野鬼,就真的连眼神也沉静下来了。

  循着小路走了一会,就看到前边有一个湖泊和以及湖泊中央一棵高耸入云的大树。湖泊里波光荡漾,湖水清澈,湖面倒映着天光云影……

  任情一抬头,看见天空中漂浮着棵棵大树,大的亭亭如盖,像个浮空岛屿一般,还有无数小的,错杂的交织在其中。仔细一瞧,也不都是树,还有藤蔓荆棘,花木果树,各种各样,多的如同繁星一样,都围绕在那棵入云的大树周围。

  这棵大树显然是重要事物了!

  任情循着湖边的草地走,然后发现这个波光粼粼的湖泊,只是一个影像,想要掬起一捧水来,可手上并没有水。任情皱起眉头来,他扯了扯脚下的青草,是真实的手感,扯断后还能闻到草腥味。

  为什么水是虚假的,但草却是真实的?任情疑惑了,只是他对这些神神怪怪的事情,也就听个传说的水平,连个可以照本宣科的例子都没有,因此也只能继续迷糊着。

  将湖泊的事情丢在一边,走到大树前,这棵大树足有三四人合抱那么粗,树干笔直,外皮呈现银白色,和一般的树是粗糙的竖纹不同,这棵树树干上的纹路看起来和鱼鳞极像;枝叶重重叠叠,碧绿莹润,分外可爱,任情忍不住摸了一下,却扑簌簌落下漫天黄叶,刚才满树青翠,竟然一瞬间全部变成了枯叶……

  “啾啾!”没了树叶遮挡,小鸟在树上一览无遗,它叫了两声,然后从树干上啄出一块绿色的宝石。这块宝石一离开树干,那银白色带着鱼鳞纹的枝干也在顷刻间化为烟尘。

  小鸟惊恐极了,翅膀乱扇,脖子却使劲扬起,将眼睛对准天空,极力遗忘自己正在空中快速下降的事实。

  任情莞尔一笑,轻轻一伸手,正好将它接在手心里。

  “你带我来这里,是要告诉我什么?”

  在任情手掌上跳了跳,小鸟察觉到自己再次踏在了实物上,这才缓缓的低下头来张望,发现还不在地面,连忙将翅膀收拢,整只鸟除了尾羽不留一丝羽毛在手掌外了,才将衔在嘴里的绿宝石放在任情手上:“给你,这个给你!”

  这块宝石约有一指长,呈叶片状,浓绿欲滴,又晶莹剔透,灵气逼人,任情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是珍稀宝石,价值不菲。任情看着这颗宝石浮想联翩了:如果卖掉宝石,不知道可以得多大一笔银子……可以住大房子,买几个仆人来服侍奶奶和娘……

  但是又想到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他偶然得到爱心人士赠送的一辆玩具小汽车,十分喜欢,但是,院里其他孩子也喜欢,这个小汽车就变成了公共的玩具,再没落到他手里来过一次,就是他抗议这是送给他一个人的,院里的阿姨也没有给他出过头,他们只是淡淡的说:“哎,这个孩子有点不合群呢,玩具就是要一起玩才好。”

  他们老弱妇孺,娘和奶奶连梳妆盒里留下的几件金首饰都不敢戴,就是明白自己保不住。而这样的宝石,如果被外人知道,恐会惹来祸端!

  这样一冷静,就又想到,在人类社会中宝石自然有极高的价值,但对于一只小鸟来说,宝石是什么,恐怕还比不上一条能吃的虫子?

  那么,这块宝石有什么奇特的吗?

  任情一手把小鸟抱在怀里,一手将宝石对着光看,宝石光泽度高,对着光看更是色彩华美,除了宝石的光彩,任情看不出其它,再问小鸟,它智商虽超出一般,却也才三岁孩童一样,只知道这是好东西,喜欢任情于是把好东西给他,这逻辑没错。

  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于是决定把宝石收起来拿回去找个箱子藏起来。

  “嘶!”冷不丁,小鸟居然狠狠的啄了他一口,血迹迅速沾满了手指,也沾到了手上的宝石。十指连心,任情手上一阵剧痛,宝石就从手上掉了下去……

  宝石落在地上,悄无声息,任情没发现上面的血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沁进宝石里,然后,宝石上有流光一闪……

  于是等他从疼痛中回过神来,想要和小鸟算算这突然袭击的事情,就发现自己似乎又到了一个新地方。

  “吾造化了一株神树,等神树长大,便可以化作青龙,成为神灵!”中年人气质如松似柏,语气沉郁,坐在他对面的男子,一身白衣,银冠束发,亦是俊美过人。

  “哦,这样成长型的生灵,对灵力要求不会那么高,看来青林兄还可以以之再冲击天人合境界。”

  “唉,这如何容易?摇光小友,吾命不久矣,如果当初第一次冲击天人合境界就用这样慢慢升级的方式或许还能成功,但现在……”青林苦笑一声,“植物类生灵开智不易,就是吾极力赋予它灵性,等它能够独立修炼,掌握吾的法则,都不知道何年何月去了。”他们说的话明明不是潞南郡的口音,任情却可以听懂。

  白衣青年脸上就现出一种莫测的表情来,看起来有些痛苦悲伤,青林就拍拍年轻人的肩膀:“天人合境界自古以来都没几个人达到,老夫……”

  青林说到这里,画面渐渐模糊起来,声音也同时消退了,然后,就好像电影镜头快进一样,有时任情会见到几个人影,听到一些声音,但都一闪而过。

  任情面对这样的情况本应该惊慌的,可是他发现他没有一点担心的情绪,似乎他潜意识里就相信这个地方不会有东西会伤害自己,不仅如此,他心里对那个中年人还泛起亲切感,就和见到她娘的感觉差不多。

  什么鬼?任情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他怎么会有这种不科学的感觉?虽然现在就是在一个不科学的地方,难道是三观要彻底崩溃了所以连危机意识都没有了?这样鬼鬼怪怪的地方,他什么时候心大的和看电影一样了?

  真是不到那一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人,我自己都佩服我自己了!

  “……泽儿,这是为父耗尽心血的神树,你将来到了蕴灵阶,要继续蕴养它,它包含了为父领悟的法则,只要你继续蕴养下去,就有很大希望凭借它进阶令主。不过你切记,这棵树的事一定要保密,你谁都不要说!”中年男子虽然肌肤依然红润光泽,却一头青丝尽皆染上暮雪,而他领着的小孩子看起来还和任情差不多大,听着老父的话,便规规矩矩的点头应是。

  这一幕转瞬逝去,不久,又见那中年男子跌迦而坐,他须发已经全白了,满身暮气,右手抚摸着什么,叹息一声:“生如过客,死做归途……想我任青林困在域主五千载,不到天人合一,终为尘土……”叹罢,溘然长逝,身体化作烟尘。

  “任青林……”任情一惊,突然之间抓到了什么。

  任家家庙正堂里熏黑的神像,书房里写着怡园小解的奇怪的修道书,传说中可造化生灵的祖辈,古怪的亲切感……

  神像下刻的X林X主,细细一对,可不就是青林域主,任青林,恰是任家先祖。

  轰隆隆,是世界观彻底碎裂的震动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