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风清扬外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回 一路玩闹顺利到达,惊喜不断家的感觉

风清扬外传 梦里有江湖 5076 2020.06.30 22:30

  吸取上一次教训,这次轻车简行,简单到只有他和徐达虎俩个人俩匹马,至于后追上来的云淡希他可管不了。

  比如他问,“你怎么跟来了。”她说“跟着你好玩。”这般还让他说什么呢?

  再比如他说“跟着我有危险,随时可能被杀掉。”她眨着眼睛说“你能保护好我。”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真有危险会不管她吗?答案是肯定的。他只是觉得她太聪明,聪明到让他觉得自己笨,如果他也变的聪明,那这种感觉会不会就没有了,他努力让自己聪明。

  方法很简单,就是找徐达虎聊天,“你捡马粪捡的真干净。”

  徐达虎漏出杀人般的目光。

  “真的很干净。”没皮没脸的说。

  徐达虎身子萎靡下去,道“说吧,反正我也打不过你。”

  他漏出胜利的笑容,从此以后,只要被云淡希奚落了,他就找徐达虎,“你捡的真干净。”

  终于徐达虎受不了,他要找云淡希谈谈。

  谈完后,徐达虎特别开心,甚至期待着杨清风来说。

  “徐大哥。”杨清风催着马过来,满脸的颓废。

  徐达虎期待的看着他,“快说。”

  杨清风感觉不对,没说话,走开了。

  又过几日,杨清风叫住徐达虎,带着哭腔道“你捡马粪捡的真干净。”

  徐达虎等好几天了,他激动的道“你用竹筒喝过粥。”

  杨清风差点从马上掉下来,压低声音道“你怎么知道的?”

  徐达虎看向云淡希。

  杨清风觉得后背发凉,转过头看见云淡希手里拿着一根竹筒,对着天空观瞧。

  杨清风觉得这女人简直神了,好像没有她不知道的事。

  他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云淡希指了指,道“竹筒内壁有残留米痕。”

  杨清风急忙解释道“我双肩受伤,昏迷不醒,柳姑娘才不得不用此下策。”

  云淡希道“昏迷几天?”

  杨清风想了想,道“大概……俩三天。”

  云淡希不再理他。

  徐达虎神秘兮兮道“竹屋里只有你和柳姑娘俩个人吗?”

  杨清风点点头。

  徐达虎不怀好意的一笑道“你得把柳姑娘娶了。”

  杨清风不解,道“为什么?”

  徐达虎道“你虽然昏迷,但是出恭还是正常的。”

  杨清风惊讶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徐达虎道“你在固安县,就是我帮你换的衣裤。”

  杨清风望着云淡希的背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同时又对柳姑娘的歉意增了几分。

  聪明的女人不会没完没了的生气,她对杨清风道“让我看看你的伤。”

  杨清风左右看了看过往的行人,道“这是官道!好多人。”

  云淡希道“那你晚上来我房间。”

  杨清风道“那怎么行……”

  云淡希道“那就这里。”

  杨清风无奈的解开了衣服,漏出右边的肩头,四个窟窿虽已愈合,但看着还是很触目惊心。

  泪珠在云淡希眼眶打转,轻声道“另一侧。”

  杨清风又勉强的把左肩漏一下,立刻穿回去。

  云淡希摧动着马跑到他看不到的地方哭了一大通。

  一路上打打闹闹,却增进了许多感情,徐达虎在称谓上的变化尤为明显,闲谈之时称之为“风兄弟。”严肃之时称呼“风统领。”说起江湖上的事,叫“风掌门。”杨清风也不勉强他叫什么,总之俩人不在生疏。

  他和云淡希更是感情倍增,少了庙堂和江湖上的是是非非,让杨清风觉得聪明点也挺好。俩人有时候背着徐达虎偷偷的把手牵在一起。

  唯一让杨清风不快的就是自己身无分文,一路上都是云淡希结账。他觉得自己应该挣点钱才行。

  这个念头被云淡希狠狠的奚落了一番。

  她道“此等身外之物何须在意。”

  徐达虎告诉他,华山派掌门会有很多钱,可是他一个铜板都没见到。还说三营统领也会有很多月奉,他还是没见到。最后告诉他武林盟主钱会更多,也许罢,他期待着。

  云淡希见他每日都和徐达虎谈钱,问道“你要钱做什么?”

  杨清风道“买宅子。”

  云淡希道“买宅子做什么?”

  杨清风道“安家。”

  云淡希道“我也没家。”

  杨清风想了想,道“我有了你便有了。”

  云淡希深深的点了点头。

  此后数日,云淡希每日追问他对家的感觉,精细到桌椅摆放的方位。

  一日清晨,徐达虎慌忙跑进屋,把还在梦中的杨清风喊醒。

  杨清风睡眼惺忪道“怎么了?”

  徐达虎压低声音,道“楼下有狗。”

  杨清风道“终于来了。”一路上顺利的反常,苦思不得起因,原来在这里等着。突然他飞快的来到隔壁云淡希的房间,轻扣房门,无人应答。又轻唤几声云淡希的名字,屋里一点动静没有,他心顿时紧张起来,顾不了那么多,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徐达虎也跟了进来。

  见屋内无人,瞬间无数个念头涌现,他喃喃道“糟糕。”

  徐达虎关好房门,见杨清风如此神情,道“莫慌,依我看云姑娘只是出门了。”

  杨清风道“这么早能去哪里。”便向外走去。

  徐达虎拦住他,道“咱们房间紧邻,若云姑娘遇害,不会这般无声无息。”

  杨清风冷静了一些,道“她会去哪里?”

  徐达虎略微思索,急道“不好。”

  杨清风忙道“什么不好?”

  徐达虎道“若她这时回来必被那鹰犬认出。”

  杨清风道“那鹰犬怎会识她?”

  徐达虎道“怎会不识,就是小镇上那俩男一女。”

  杨清风紧张的心缓和下来,道“原来是他们。”

  徐达虎道“他们不认识你,你去街上等云姑娘,我在隐蔽处盯住他们,等他们离去,便通知你们。”

  杨清风拍了拍紧张的徐达虎道“紧张什么,走,下楼。”

  见徐达虎疑惑的眼神,他解释道“他们是柳家庄的人。”

  二人边说话边走下楼梯。

  由于是早晨,客栈内吃饭的人并不多,故杨清风一眼便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三人。

  那三人同样看到了他,四人皆略带尴尬的神情。

  杨清风主动抱拳打招呼。

  三人也纷纷回礼。

  杨清风看到那女人脸上的疤痕,深鞠一躬,真诚的道了个歉。

  女人道“刀剑无眼,出手无情,乃属正常,也无过错。”

  这女人甚是开通,只铁爪男人冷哼一声,明显对此事带有不悦。

  短刀男人谦和道“得知杨掌门驾到,小姐便命我三人到此迎接。”

  杨清风还处在歉意中,并没有在意那个“杨”字。故道了声辛苦。

  可是在二楼有一个人可听的清楚,她像抓住兔子耳朵那般欣喜,向下道“几日不见,便成了掌门,杨统领有些手段。”故意把“杨”字说的很重。

  杨清风不用抬头便知是柳珍儿,这声音熟悉的像是用利刃刻在心头,想抹是抹不掉的,就好像那些暧昧的夜晚,不可能被忘记一般。

  他对柳珍儿的感情很复杂,他也曾想过,如果没有遇到云淡希,他一定会喜欢她,但只是如果,他心里已有了云淡希。

  眼下得先解释那个“杨”,他知道柳珍儿是那种醋意很浓的女人,不然不会让他讲无数遍自己和云淡希的事,也不会找人扮成云淡希,虽然中间有其他人误传消息,但有此行为,便让杨清风对她产生了排斥感。

  杨清风假装淡定的抬起头,看到柳珍儿一身紫裙,发饰考究,一看就是精心打扮过的,加上她精致的五官,尤其是正欣喜的表情,他觉得柳珍儿是真的好看。邱凝雨是英气,冷酷的美。云淡希是睿智,玲珑的美,柳珍儿是真的长得美。

  这一犹豫,在旁人眼里就是“看呆了”,而且呆的时间够久,久到云淡希都回来了……

  她进门的前一刻还是欢蹦乱跳的小姑娘,进门后变成了十足的怨妇。

  她手里拿着一支卷轴,那卷轴里有他们俩人的名字,风云二字。她想让他给“家”取后俩个字,然后找工匠做一个大大的牌匾挂在宅门上,从此他们便有了真正的家。

  自从杨清风告诉她想要一个家的那时起,她就暗中派人寻找,杨清风尽管做梦,她来圆。

  他梦中有池塘,她便命人寻有池塘的宅院。他梦里有山,她便命人找靠近山且有池塘的宅院。他梦里有桃花,她便命人在院子里种桃树。杨清风嘴里说出的每一个细节,她都做到了。

  为了这个家,她耗费了太多精力,如今只剩下最后府名的问题了,她希望杨清风也参与进来,她写了前边风云俩个字,却没想到……风可能要变……这让她如何不伤心。

  柳珍儿见云淡希进来,故意道“杨大哥,你干嘛这么看着人家嘛。”

  杨清风缓过神来,客气的道“柳姑娘今天好漂亮。”他是心里想着就说出来了,也是因为有过那么一段亲密的经历,故说出此话也并不觉得什么。

  但这句话听在云淡希耳朵里,不亚于一柄利斧,无情的劈着她的心。心碎的声音尖锐刺耳,回荡在客栈的每一个角落,杨清风被回音震飞了七魂六魄,他楞楞的看着云淡希充血的眼睛,看着她一点一点撕碎了他们连着的“心”。风和云被撕成俩半,扔在地上。

  云走了,风把它们从地上捡起来,试图拼回原样,可风和云中间有了裂缝,松手既离,那么的危如垒卵。

  云被风吹走,风在后边追着云。

  溪水自顾自的流淌,它好奇的看着岸上的风和云,它们议论纷纷,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终于,风停云止,他追上了她,也许是她想让他追上。总之,他们紧紧的抱在一起,风道着歉,云把自己变成雨水,肆意的挥洒。

  风需要做点能让云分散的事,他亲了她,果然,雷声没了,雨点小了,两只眼睛惊恐的瞪大,而后缓缓闭起。

  大树摇晃着树叶飒飒作响,为杨清风鼓掌。鸟儿渣渣的羞臊着他们。小溪的脸发热,烫的鱼儿跃出水面。

  云淡希道“你得重新发誓,以后你就叫风清扬。”

  杨清风严肃道“我发誓,我用我最爱的东西发誓,以后就叫风清扬。”

  云淡希疑惑道“你最爱的东西?那是什么?”

  杨清风坏坏的一笑道“你啊。”然后跑开了。

  云淡希愣了一下,娇嗔道“你才是东西。”追了过去。

  杨清风转回身子,道“那你不是东西咯?”

  云淡希怒容更胜,道“你才不是东西。”她抽出软鞭,向杨清风甩去。

  杨清风弯腰躲过道“你来真的啊你。”

  云淡希道“谁让你耍我。”又是一鞭。

  杨清风假装狼狈不堪,道“不闹了,认输了。”

  云淡希知道自己伤不到他,故又出一鞭,她心里的怨气就在此刻发泄了出来。

  杨清风见她没完没了,眼珠一转,当鞭快要碰到他的时候,身体用力向后飞去,重重的甩在地上,捂着胸口作痛苦状。

  云淡希吓个半死,扔掉鞭跑过去,欲将他衣服脱掉检查伤势,她以为胸口那个伤口又扯裂了。

  他看着紧张的云淡希,哈哈一笑,“上当了吧。”

  俩个人玩的累了,躺在溪边的草地上望着天空。

  云淡希道“你的剑呢?”

  “忘客栈了。”杨清风懒洋洋道。

  云淡希道“这可不行,如果此刻遇到危险,怎么办?”

  杨清风蹭的坐起,道“我们回去吧。”

  云淡希笑道“紧张什么,躺下。”

  杨清风躺的不是那么自然了,警惕的望着四周。

  云淡希道“我听说有人可以折枝伤人。”

  杨清风若所思道“折枝伤人……”

  云淡希不打扰他,让他有足够的时间思考。

  良久,她道“你想去我们的家看看吗?”

  杨清风疑惑道“什么我们的家?”

  云淡希站起身,道“跟我走。”

  山脚下,一处宅院突兀的建在那里。它远离村落,四周被柳树环绕,一条羊肠小道曲曲弯弯的通向宅院的大门。

  门楼不阔,院墙不高,但工艺非常精美。

  二人推开门,杨清风慢慢的往里走,他有点紧张,第一次以主人身份进一个院子,而且是一个惊喜不断地院子。

  池塘,假石,桃树,秋千,回廊,应有尽有。

  会客厅,练武场,花房,一应俱全。

  最后几间正房,窗子上贴着喜字,云淡希娇羞道“手下人弄的。”

  屋内,桌子铺红,饰品挂红,床帏系红,红被红褥俩只红枕头并排放在那里。

  杨清风道“这也是手下弄的?”

  云淡希把脸埋进他怀里。

  嗖~砰。一支箭钉在门框之上,云淡希心下一紧,拔出箭,打开箭上的纸条,表情凝重道“快走,”说完拉起杨清风就跑。

  杨清风不明所以道“怎么了?”

  云淡希边跑边道“日月神教要过来了。”

  杨清风道“你怎么知道?”

  云淡希把手里的纸条递给了他,上面四个字“敌至速走。”

  杨清风这才知道,那箭是传信的箭,但为什么是邪教,而不是南廷鹰犬或者其他别的势力。

  看着云淡希紧张的表情,也没来得及多问,跟着她一路跑回客栈。

  徐达虎在一楼喝茶等候,见二人气喘吁吁的进来,知道有事发生,把剑递给杨清风,道“上楼。”

  云淡希道“来不及了,我们即刻便去柳家庄,若去晚了,柳家庄被围,我们再想进去就难了。”

  杨清风知道她聪明,有她在自己基本不用动脑,可他心里一直再想,为什么就那么肯定是邪教,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隐瞒自己。

  能称之为庄肯定很大,但这个庄似乎也太大了,有道是十里为乡,十乡为镇,杨清风估摸着这个庄有一个乡那么大,因为他站在庄墙下看不到尽头。

  墙上有护庄家丁,见有三人叫门,问道“请报上姓名。”

  杨清风道“在下华山风清扬,这位是云淡希姑娘,那位是徐达虎徐大哥,我三人前来参加武林大会。”

  墙上家丁仔细打量了一下,道“你可是杨掌门?”

  杨清风一皱眉,道“我是风清扬。”

  那家丁道“我的名单上只有杨清风,没有风清扬。”

  徐达虎道“哪有那么多废话,赶紧开门,杨清风也好,风清扬也罢,只要是武林中人,就可以进去。”

  那家丁为难道“当今武林动乱,前几次大会皆被破坏,故小心了些,为防邪魔歪道混入才按名册进去,大侠莫怪。”

  徐达虎道“请你家小姐出来,一认既可。”

  那家丁把头低下,然后又抬头道“我已认出那位便是杨清风掌门,只要他点下头便可。”

  云淡希道“柳姑娘出来吧,我知道你在上面,若继续为难便就此离去,瞧你如何与柳庄主交代。”

  云淡希见这家丁逼杨清风承认,她便明白,家丁低头的动作,她确定了柳小姐就在上面。

  柳珍儿慢慢的探出身子,像被揭穿谎言的小孩,欲继续狡辩。

  杨清风道“柳姑娘,我本对你心存感激,切莫做此等无聊事,我和云儿俩情相悦,望姑娘另择佳偶,今后还可兄妹相称,若继续这般胡闹,我们真的走了。”

  柳珍儿气的一跺脚,恶狠狠的瞪了眼云淡希,道“开门!”便一人跑下了庄墙,躲进了闺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