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虚实之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离别(二)

虚实之线 临风风铃 4380 2020.03.26 14:59

  夜晚,得知佑生明天就要离开启源城,奎勇几人吃完饭都没出门,毕竟也算相识一场,多少要聚聚。难得的是,陆无为竟然也早回来了,浑身带着脂粉味。

  “你们要是不嫌弃就住这吧,只是老夫没法再给你们做饭了,”佑生爷爷感慨道,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还是要去镇南城杨家,不过多了近二十年悠闲的生活,也算如愿,剩下的就是祈愿佑生的武者之路能顺顺利利。

  “去那买个好点的宅子吧,说不定哪天有闲心了借住几日,”陆无为说完拿出一张晶卡,“这就当做招待费用,那群蠢货还不知道要在这呆多久,这房子需要租住一段。”知道佑生爷爷必会推脱,所以直接抛给了佑生,佑生接住后也不矫情,道了声谢就收下。

  “明明是你不愿意走,怎么赖到我们头上的,”慕沙华抗议道。

  陆无为没说什么,只是用看傻瓜一样的眼神看了看他,然后走到院子一旁的躺椅坐下。

  不多时,衣随风跑了进来,说是刚在酒馆忙完。

  “随风,你怎么不去收拾收拾?明天就要一起去了,”佑生爷爷问道。

  “我想了很久,”衣随风喘着气说道:“我还是习惯这小城生活,到那肯定不会适应的,所以还是留在这吧,”说完松了口气,这几句话他在心里反复想了很多遍,这才能完整说出口。

  佑生爷爷感觉诧异,正想再劝说一下,这时佑生走上前拍了拍随风肩膀,说道:“不要紧的,相信你会有自己的机缘,希望不久我们就能再次相聚。”

  “嗯,”衣随风重重点了点头。佑生似乎看出了什么,随风的生机同之前相比有了很大变化,应是自有机缘,随风不说必然有他自己的考虑,当下也不强求。

  佑生家原本贫苦,杂物带得多了反被人耻笑,最值钱的倒是陆无为刚给的晶卡,两人均未见过如此大额之物,还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佑生爷爷收好后贴身存放着,怕有什么闪失还时不时摸一摸。

  奎勇几人都没多少胃口,简单吃了点就在院子里坐着,喝点酒看看夜。院子里那颗树上挂着祈福灯,是为衣离运而点。孤儿无家无靠,佑生想着就把这当做他的家,点上祈福灯给他的下一次人生增加些企盼。

  “真是没有天理了,衣辛衣易那两个混蛋竟然没事,”顾安抱怨道。

  衣随风感慨说道:“是啊,小时候他俩经常借着有点修为在院子里欺负我们这样的,也就有衣舍大哥和佑生哥护着,我才能少挨些打,不过时不时卡要些是免不了的。而且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俩和离运哥自小就不对付,估计从他身上没有拿到过一个子儿吧。我记得大概十岁左右,离运哥不知从哪弄到了一个金币,被他俩知道了,想要去拿走,这自然是不肯的,然后三人就扭打在一起。那时候就是简单的拳脚,可是离运哥也是硬气,被按在地上死活都不松手,那两人气不过拳打脚踢直到院子看守赶到才停下来。那一次也是我见他最狼狈的一次,昏迷了一整日,还在床上躺了几天。”

  “果然是貔貅,一点都不肯出的,”顾安感叹道。

  “离运哥也是精明,见他俩冲自己而来必然没有好事,所以早就把金币偷偷扔到一旁花丛中,然后装着还藏在手心。但没想到的是,在他休养的几日里,院子里正好清理整顿,那些枯枝败叶都被扫走,连带着他的那枚金币。为此,他伤还没好全就跑去城外杂物堆里翻找,搞得浑身酸臭味,结果还没找到,不过翻出一两个银币和其他有些值钱的货物,也算弥补了一些。”

  “唉,”顾安叹了口气,他经历过类似的事情,所以感受深一些。

  眼见场面有点伤感,戴芬妮转移话题问道:“随风,你和佑生家怎么这么好的?”

  衣随风有些不好意思了,说:“小时候爱哭闹,也没多少能耐,院子里没多少人愿意和我一起玩,只有佑生哥对我最好,爷爷有做好吃的都会拿些给我,所以就像跟屁虫一样粘着他了。”

  “随风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可没说得那么不堪,要成为强者首先要心坚,不然再好的天赋也是无用,我的生念虽然连入门都不算,但能感到你是我见过最坚定之人,缺的只是一个机缘。”

  衣随风没有说什么,只是抹了抹眼泪,他知道自己已经有了这个机缘,后面的路就看怎么走了,虽然未知,但不茫然。

  “生念?是什么东西,”慕沙华主要修念的,一听到还有这种念赋,顿时大感好奇。

  佑生解释了一番,他了解的也不多,主要还是色觉这块,因为没有系统修行过,老道神神叨叨的话语早就忘得一干二净,只能说下小时候的经历。

  那是盛夏时分,他大约十岁左右,和随风在院子里玩耍,两人不知怎么的惊扰到刀蝉,一种带着锋利前肢的昆虫,速度奇快,普通人对上都要掉些血肉,更何况小孩,每年城里都有几个孩童命丧于此。刀蝉藏身于灌木丛中,只是时不时发出几声蝉鸣,听着让人烦躁。他只能凭借色觉感受到刀蝉方位,那虫像是爆发最后的生命力,色相前所未有的绚烂。昆虫终究还是耐不住,朝他疾飞过来,那时候才刚刚习武,断然躲避不及。幸好衣随风挡在身前护住了他,而刀蝉的两个前肢也深深扎入随风胸口,这时他才反应过来抠住刀蝉躯壳,用力把它捏碎。随风伤口深到心口,血流不止,幸亏医治及时还渡了些血才救活过来。也因为这一出,他才发现之前无法控制的色觉变得能掌控了,可以随自己本心看或不看。

  “红外感应啊,”慕沙华叫道,这种顶级侦查能力消耗小还难防备,比起他的念场高端太多。念场使用起来受限较多,需要一直处于开机状态,颇为耗能,而且修行界已经有很多种应对之法,如再习得其他办法交叉使用效果肯定要好。

  “老大,你这有什么修行秘籍能习得此术的?”慕沙华变脸也是极快,前两日看着不对眼的陆无为,此时立马拔高到需奉承拍马的地位。

  陆无为之前一直静静躺着,现在难得有他出场的时候,话语自然多了些:“有,很多,十种档次的秘籍,1紫晶币起售,10倍递增,最高多少呢?”说着掰着指头算了下,“也才10亿紫晶币,小钱,你要选那款?”

  “自然最贵那款,”慕沙华说道,债多了不压身,他一向没有多少欠钱的感觉的。

  “果然识货,高端货基本上傻子都能练成,”陆无为说道,也没考虑对方到底还不还得起的,从怀里掏出一本典籍。也不知他怀里怎么藏东西的,乱七八糟的都能掏出来,和叮当猫一样。

  “先给你验个货,看好了,可别像白痴一样花了钱买了抄录的,”陆无为翻开书的扉页,赫然盖了个紫金印记,两个古拙的字,大体能识别出是阴阳二字。印记正看暗金色内敛,翻一页过去看背面则是亮金。

  “这是阴阳真人篆刻的印记,据说输入生之力会有异相,我没有练过,需要你研习之后自己去辨识了。”

  “盗版怎么了,不还是一样能练成,花大价钱买正版的才是蠢货吧,”顾安被暗讽白痴不乐意了。

  陆无为抖了抖手上的典籍,说:“没接触过正版货的贫民,看好了,这才是原装出品,灵丝织成的典籍,念识交感可以获得修行感悟,市面上的低端货怎么配拿来做比较,”对顾安摆出一脸的不屑。

  “老大,别抖坏了,心疼,”慕沙华赶忙跑过去拿过修行秘籍,已然把它当做自己的东西,陆无为竟然未加阻拦,任由他取走。

  “顾小弟,也不亏待你,看一刻钟一亿紫晶币如何,”慕沙华转身就考虑如何回本。

  “你倒要小心了,那混蛋可没这么好心,”顾安不坏好意说道,嘴臭的后果就是又被陆无为教训一顿。

  “嘿嘿,”着急修行的慕沙华没理会这些,拿到手就开始翻阅起来。

  “这第一句就深得我心,‘唯元阳、元阴未泄者可修行此念’,K哥,不好意思了,看来只有我和戴姐可以修行,”慕沙华已经把顾安给忘记了。

  可是慕沙华看下去脸色越来越差,草草翻一遍就说要退货。

  “一经售出概不退货,”陆无为还是那态度。

  戴芬妮拿过来翻阅一遍,掩口一笑,说:“世上竟然还有这样奇特的功法,”然后大致述说了一下。

  原来这本《阴阳合生经》是比较独特的修行典籍,修行者先要壮大自己的元阳或元阴,等达到感应阴阳的时候就进入下一段的修行,也就是阴阳交感,这时候需要吸纳另一种元气补足阴阳,实现阴阳交感后即可阴阳双生。至于生念则是在最后提及,炼至高深处修行者的体质会发生变化,波及念珠,自然而然产生生念。

  至于慕沙华排斥的地方,在于男子吸纳元阴之气后会渐渐变的中性,至阴阳交感之境甚至会多了女性的器官,到阴阳双生时可男可女,完全突破他的接受范围。

  “傻瓜,这很适合你啊,这种脑洞大开的神技只有你这样的非常人能习得,”顾安调侃着。

  “如果我学会第一个就夺了你的处男身,”慕沙华毫无廉耻答道,接着问陆无为:“老大,最便宜的秘籍给一个吧,我要参照一下。”

  “1个紫晶币的那种连书都不要的,我口述给你听就是,”陆无为今天异乎寻常的配合,“方法就是死而后生,修行者找到五绝之地,不吃不喝没有灵气不见生色没有触觉,三七二十一,四九三十六还是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死境存生,据说能感应到自己的生机,最后再迸发生念。”

  “这就没有像佑生那么简单的?”慕沙华问道。

  “他就差不多用这个方法的,你以为简单啊。他可是先附异灵,生中困死,死灵蕴生,通觉色相,刀蝉念死,相引生机,可谓一念生一念死,要有生念,必有念亡。当然,前提是要有通往生念的相,也就是门,在门打开的一瞬钻进去。”经陆无为大致介绍了一下,几人才知道安佑生的生念从何而来。先是封灵珑,这种算是生灵的东西被植入佑生体内,结果没死变成了不知什么的存在,和佑生融为一体后才让佑生感知到色觉。遁入色相但还不算接触生念,这时需要刀蝉,按陆无为的解释,这种蝉整天天叫着叫着有很小概率能感知声觉,也就是音相,好巧不巧佑生就碰到一只,可是这蝉只有短短几日可活,唯有感悟生念才能延续生机,所以就需想要杀了佑生,只有佑生死了,他才能凭借佑生的相灭而引入生念。

  “好玄奥啊,看来此生无缘生念了,”戴芬妮没有慕沙华那么偏执,所以能放得下。

  顾安觉得奇怪,为什么陆无为饶那么大圈子把佑生身上的隐秘给解释了一下,难道是放不下颜面而不肯主动说,非要找个话引?但根据过往的接触感觉不是,难道那本《阴阳合生经》隐藏了什么大秘密不成。

  “陆爷,您知道的真多,”安佑生吹捧道。

  “还好了,世上论见识我说第二,没有谁敢排第一的。”

  “如果说见识的话,”佑生表情有些犹豫,“我之前认识一道长倒是让我佩服万分,仅观其写的《心之国》一书,就犹如见识一个世界,还有很多其他著作因当时囊中羞涩,未能拜读。”接触到现在,佑生也在怀疑当时的道长是陆无为,所以找些话语试探一下,老实人有心机的时候也能装的很深沉。

  “沽名钓誉之辈罢了,哪能和我比较,这书在外面烂大街的,十有八九是抄袭而来,非说自己写的,”陆无为表现的不屑一顾,“是不是还有什么《创世纪》、《月下海》什么的,其他地方的通俗读物罢了。”

  “《月下海》倒没有,只看到《海的女儿》,”安佑生见慕沙华几人不明所以,又把《心之国》说了一遍,然后问陆无为:“陆爷,要不你把《创世纪》和《月下海》也说说吧,让我们见识一下。”小时候那道人每次摆摊卖得东西都不一样,书就摆出来过一次,那次佑生正好要去仁济院玩耍,还给随风带了饭团,没料到饭团直接被这道人给抢走吃掉。作为补偿,佑生可在他的摊位上挑选一本书,结果想了半天,他就挑选了那本《心之国》,以后再见时一直未见其他书,所以觉得是个遗憾。

  “今晚夜已深,睡了睡了,至于那些书,始终只是文字,自己见识一番不是更好,”陆无为说着模棱两可的话回房了。

  此夜浓了,后会应有期。明朝聚时几人在?杯酒送离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