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古今传奇 京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我在现场

京兆 木一书生 2083 2019.11.23 23:57

  墓室之中,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几乎所有人呼吸一滞,像是完全没有料到,杨景行会使出这种匪夷所思的招数。

  在场众人,也唯有齐彬见过这堵凭空垒起,还泛着红光的高墙,所以才时不时的丢出一句话来,给杨景行加点状态。

  虽然只是给这防火墙添了两层砖,却也聊胜于无,毕竟关键时刻,还得看上层。

  “你这是什么招式?”

  阿伟看着眼前的防火墙,神情惊异,一脸不可置信。

  这阿伟也不过三十来岁,左脸戴着半拉面具,这面具造型凶戾,倒有些似曾相识,也不知是哪来的。

  防火墙围着棺材垒了一圈,躲在里面的杨景行思考着下一步,听见问话,胡乱诌道:“你想学啊?抱歉,只教姑娘。”

  “嘿!在理!移动厕所啊,对姑娘来说太实用了。”齐彬时刻不忘加状态。

  什么叫移动厕所!

  现在是讨论这种话题的时候吗?

  杨景行闻言郁闷不已,要不是这段时间对齐彬的了解,知道他是一个高学历海龟富二代,还真以为是哪个猥琐的迪奥丝。

  “时间快到了!拆了它!”唐长安焦急地看了看表,见阿伟在防火墙前无从下手,冲着网管喊道。

  谁知网管正准备跳起发难,困在墓室门口的老郭突然左右一晃,撞开了身旁的两个黑衣大汉。

  然后双臂用力,挣开了绳索,一个冲刺,伸出带着铁手套的双手,向阿伟拍去。

  阿伟像是早就有所防备,毕竟是多年的搭档,彼此太过了解,只见他并未回头,那半张面具露出的嘴角向上一提,冷哼一笑,向后伸出手,曲掌虚空一握,拇指向手心一点。

  “暂停!”

  只见老郭直接定在半空,犹如天外飞仙,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却无法动弹,但眼神中仍能看出一丝愤怒,一丝失望,一丝愧疚。

  “阿伟,你竟然买到了播放器!”齐彬见状,不再捧哏,惊诧道。

  阿伟看向齐彬,笑道:“你倒是懂行,被困在那破地方很无聊吧?”

  齐彬是否无聊,不得而知,但防火墙里的杨景行,确实是有些无聊。

  有完没完?

  还要不要攻我?

  我扫雷都点开了,你们却在那聊天!

  居然还整出了什么播放器,你倒是快播啊!

  杨景行实在站得有些累,索性坐在棺材里,双手搭在棺口两侧,懒散地靠着。

  “快点!”唐长安再次催促道。

  网管立马上前,一拳轰向防火墙,可一接触,发现这墙竟然纹丝不动,反而直接把网管震飞出去,滚到了墓室外面,直接昏死过去。

  “阿伟!别管这墙,只要在里面就行,你开始吧!”唐长安看了看表,此时已快到零点,呼吸急促,对阿伟说道。

  阿伟闻言,一脚踢开还定在半空的老郭,走到案几前,打开上面的陶罐,里面竟然装着半罐骨灰,随后身体不断扭动,嘴里还念念有词。

  “嘿!这人还会跳大神!”齐彬突然高声叫道。

  这一嗓子直接惊醒了快要睡过去的杨景行,他还以为齐彬这是在给自己捧哏,只觉得身上有一股力量,正在将他的意识往外推。

  “阿伟!住手!”老郭突然扑过来大喊道。

  原来齐彬那句捧哏不是给杨景行,而是给了陷入定身状态的老郭,一句捧哏,立马行动自如,老郭虽然之前无法动弹,但发生的一切都尽在眼里。

  也看出了阿伟如今的动作,竟然真的是已经消失几千年的招魂之法!

  杨景行此时已经满头大汗,他感觉像是有人在侵占他的大脑。

  墓室里,突然一阵阴风无端而起,嗖嗖地刮着,吹断了接着LED的线缆,也吹灭了摆在地上的油灯,让陷入黑暗的众人顿时惊惧不已。

  而唐长安,却是一副发疯般的狂喜,眼神中透着一股狂热,和一丝,温情。

  【噔!警告!系统即将重新安装!】

  杨景行眼前突然弹出对话框。

  不!

  杀毒软件呢?

  快出来!

  【叮!系统遭到黑客入侵,已启动防护引擎。】

  【叮!已为您阻止入侵,并关入隔离区。】

  只是杨景行并未听到最后两条提示音,就已经痛得昏睡过去,安静地躺在棺材里。

  正在施展招魂的阿伟跳到一半,一口鲜血喷出,有的打在防火墙上,有的直接灌进面前的瓦罐里。

  “啊!为什么?为什么会失败?”阿伟大喊一句,颓然地坐在地上,眼神空洞。

  唐长安刚才的狂热还没退去,此时却不明所以,见阿伟停了动作,心里咯噔一下,问到:“什么失败?”

  “哼!这种害人之法,你从哪里学的?”老郭已经制住阿伟,让唐长安的人颇为顾忌,不敢上前。

  “老郭,算了吧。”阿伟面色苍白,有气无力地答道。

  此时,陷入昏迷的杨景行,感觉自己站在了一座监狱门前,茫然地踏步向前,左右两排牢房空空如也。

  可当他走到最后,发现左手边的牢房里,竟然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你是谁?”杨景行问道。

  老人微笑着,平静地说道:“唐晋。”

  “唐晋?唐长安他爸?”

  “是,孩子,很抱歉,这不是我的意愿。”

  “是吗?可你还是来了。”

  “我也不知道能去哪。”

  “至少不应该是我这儿。”

  杨景行看着眼前的老人,突然有些明白唐长安为什么会如此处心积虑布置这一切。

  夺舍啊!

  太阴损了!

  他虽然气愤,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唐晋。

  当成病毒给杀了?还是放了?

  正当杨景行跟唐晋神魂交流的时候,外面早已经打得不可开交。

  阿伟已经被老郭一个手刀打晕,齐彬也被老郭从黑衣大汉手中救出,此时不断地给老郭捧哏,加着状态。

  唐长安带来的人早已全部躺在地上,只是网管已经醒来,和老郭进行着最终对决。无法点起火焰的老郭显然略有逊色,要不是齐彬的加成,险些落败。

  失魂落魄的唐长安无视周围,上前捧着陶罐,看着里面属于他父亲的骨灰,流下了两股眼泪。

  “他已经走了。”

  杨景行不知何时已经转醒,撤下了防火墙,看着对面的唐长安。

  “我知道。”唐长安无力答道。

  “我在现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