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古今传奇 京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地下割手

京兆 木一书生 2302 2019.11.11 20:00

  杨景行欣喜若狂地解锁了手机,然后高举着尝试拨号。

  徐宁见状,摇摇头,看了眼棺材里的一片血痕,说道:“还求个皮球,没信号。”

  “没信号?到底怎么回事?”杨景行放下双手,懊丧道。

  “不会把头砸傻了吧?哎,好兄弟啊!”

  徐宁嘀咕完,见杨景行皱着眉瞪着他,继续解释道:“工地塌方了,咱俩倒霉,掉下来恐怕得有七八米。”

  杨景行哑然,不过倒是想起来,他之前被公司派来工地帮个忙,正好遇上负责挖掘机作业的徐宁。

  两人在基坑旁说话间,忽然一阵轰鸣,接着就一头栽了下去。

  眼见一方土块就要砸中徐宁,杨景行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一把将其推开,自己生生替徐宁挨了一下。

  没等他回忆完,墓室里又是一阵轰隆声响起。

  “快!试着把棺材推过去,我刚看过,应该正好能撑着。”顾不得其他,情急之下,杨景行只能搏一把了。

  他急忙放下油灯,揣起手机,搭上棺材板,与徐宁分立两侧,双脚一前一后,同时发力,推着棺材就向石板撞去。

  嘭!

  一个撞击,石板应声而碎,两人对视一眼,心领神会,迅速将棺材板横转一个直角,上方的土块嗵地一声,瞬间砸了下来。

  两人躲开砸落的碎土,仔细一看,不由大喜过望,那洞口居然还大了一些,完全可以爬过去。

  “你这棺材质量还真好。”徐宁在旁夸赞一声。

  好是好,

  可听起来怎么怪怪的?

  咯噌!

  这棺材显然经不住夸,发出了一声惨叫,杨景行见势不妙,立马拉着徐宁往洞口钻去。

  两人一前一后,小心翼翼地跪爬着,这糟糕的姿势让杨景行在前面略显不安。

  尤其是徐宁,可能是因为害怕,竟然在后面急促地喘息着。

  “你看没看过那部恐怖片?”徐宁突然说道。

  “闭嘴!”杨景行吼道。

  凭借此时两人的状况,他当然知道徐宁说的是哪部影片,堪称蜈蚣之经典。

  只是这墓室有没有蜈蚣他不知道,但要是再不过去,估计就得被压死,再让蛇虫鼠蚁吃干净了。

  好在两人小心翼翼,终于钻了出来,接着赶紧爬起,向前跑了几步。

  一回头,就见那土块瞬间砸了下来,拍平了棺材,也死死地封住了洞口,一切重回黑暗和寂静。

  杨景行瘫坐在地,一阵后怕。大口喘着粗气,吸着空气里的尘土。

  徐宁估计更厉害,因为除了喘气,还发出一阵吸溜口水和擦鼻涕声。

  等两人平复了一下心态,杨景行掏出手机打开灯光,发现面前又是一道石门,而且非常完整,上面刻着奇怪的纹路。

  这门跟身后坍塌的地方相对,中间则是一条两米来宽,同样拱顶的通道,左边被砖土封死,右边漆黑一片,看不到头。

  在石门两侧各有一个壁龛,里面放着油灯,徐宁上前拿起一盏看了看,掏出打火机点燃。

  嘭!

  一枚铜钱从壁龛里蹦了出来,掉在地上。

  两人低头一看,却发现之前地面上,明明只有薄薄一层的细沙,这会儿迅速变厚,已经快要没过了脚面。

  “机关!”杨景行猛得抬起头,惊呼道。

  咯噔瞪!

  突然一阵沉闷的响声从石门之内传来,还伴随着越来越大的沙沙声,诡异的动静,让本来就如同惊弓之鸟的两人,顿时吓得惊慌失措。

  声音,越来越响!

  危险,越来越近!

  两人脚下的沙子像涨潮一样越积越多,转瞬间已经埋到了小腿中间。杨景行仔细一看,发现沙子竟然是从石门周围的砖缝大量向外涌出。

  又是活埋?

  怎么办?

  往前跑?

  虽然他不知道墓道深处还潜伏着什么危险,可总不能在这等死!

  杨景行想通这些,不过一两秒钟的事,不料沙子更快,顷刻间已经盖过了膝盖。

  再赌一把!

  他赶紧拔起一脚,回头一看,哪还有徐宁的影子。

  这货居然已经俯身趴下,见杨景行低头,立马喊道:“发什么呆!快走!”

  说完脚一蹬,手一挖,像自由泳一般,呲溜一声向前滑去。

  杨景行立马有样学样,一个纵身跳起,飞扑向前,拼命狗刨了起来。

  “嗖!嗖!嗖!啊!”

  还没等杨景行移动半个身位,就听见前方传来三发利器破空之声,和一声惨叫。

  “怎么了?”杨景行急忙问道。

  手脚瞬间提高了幅度和频率,猛然间也终于找到了方法,一个侧身双手抠住砖缝,双脚一蹬,贴着墙壁向前划去。

  “嘶,小心头顶,我手指被箭射断了两根。”徐宁忍着剧痛提醒道。

  说完赶紧抓住只剩皮肤连接的右手食指和中指,鲜血顺着指缝不断滴下,融进了还在迅速上涨的沙子里。

  “先忍着!继续往前,沙子要灌满了!”杨景行过来一把拉住徐宁的肩膀,一手抠着砖缝,用力一扽。

  居然纹丝不动,回头一看,顿时大惊。

  只见徐宁手上的伤口血流如注,逃命似的钻进沙子里,沙堆像是被血激活一般,飞出几股如蛇一般的沙线,一层一层向上包裹着,似乎血流得越多,沙子包裹得越快。

  “快!快跑啊!”杨景行拉着徐宁来回摇晃,急忙喊道。

  一个呼吸间,沙子已经完全覆盖了徐宁,整个人身形大了一圈。

  徐宁一挥手,挣开了杨景行的拉扯,可整只手臂却直接掉落下来,瞬间被蚂蚁般的沙粒蚕食,消失不见。

  “你快走!……出去……报仇!”

  徐宁嘴里也充斥着沙子,不断向外冒着,双眼来回闪动,感受着未知的恐惧。

  杨景行颤抖着摸向徐宁,刚触碰到肩膀,竟然抓落了一把已经被血液染红的沙子。

  再看徐宁,肩膀也已经缺失一大块,向外冒着鲜血。

  “不!”

  杨景行呼喊着,却无能为力。恨不得眼泪再多一点,好把沙子冲走。

  徐宁耗尽最后一丝力气,用头抵住杨景行,向前一推,看着他滑进墓道深处。

  此时,沙子迅速淹没了那盏徐宁点亮的油灯,整个墓道重新陷入黑暗。他似融化一般,从头到手,全部散落成一颗颗沙粒。

  “兄弟……来生……再见!”

  “徐宁!!!”

  ……

  地面之上,已是发生工地塌方事故的第三天夜晚,现场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在紧张有序的忙碌着,媒体也进行了跟踪报道。

  “2019年10月21日晚11时许,位于我市北郊秦汉区一处建筑工地,在施工过程中发生地面塌陷,目前造成两人失踪,多辆工程车倾覆。相关部门正在积极组织救援,最新进展请关注本台后续报道。”

  与喧嚣的地上相比,数米之下的墓室却是异常静谧,一切像是从未发生。

  “啊!”

  杨景行再一次从沉睡中苏醒,全身大汗淋漓,却动弹不得,但这熟悉的感觉,让他明白,自己还在那副棺材里。

  “棺材,还是棺材!这已经是第1024次了,我这到底是死是活啊?”

  【叮!恭喜您!您已被京兆管理中心选中,成为第1024名临时工,请立即来我处报道。】

  【叮!系统安装中,请勿关机或切断电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