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古今传奇 京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在想屁吃

京兆 木一书生 2265 2019.11.19 23:18

  随着提示音响起,外面的景象渐渐消失,杨景行眼前一黑,密闭的电梯里,突然闪烁了几下亮光。

  低头一看,按键下方向外翻出一块屏幕。

  “初次使用需1000分每人,共计共计共计……”

  “警告!电梯故障,请离开!”

  看来外面已经彻底瘫痪,甚至波及到了这里!

  电梯用不了了?

  出不去了?

  杨景行用力拍打了几下屏幕,齐彬见状,也上前试探着掰电梯门。

  “没反应!”两人异口同声地说。

  『现在播报最后通知!京兆站即将彻底关闭,请各位旅客……啊!』

  “嘭!”

  通知还没说完,一声巨大的爆炸,震得两人连同电梯左摇右晃,上下翻滚。

  本来已经静止的电梯急速上升,那块屏幕也闪着火花,冒着一股白烟,经久不散。

  白色,耀眼的白色,爆炸形成的光晕,猛烈地刺进杨景行的双眼。

  最后关头,杨景行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一句标语:电梯内禁止乱动。

  “醒了!病人醒了!”一位白衣天使惊叫着跑了出去。

  “奇迹啊!竟然挺过来了!”

  “是啊,听说他刚从墓里救出来时,已经没气了!”

  “何止!你刚来不知道,双腿全都断了,饿的皮包骨头,胳膊上还有一个大窟窿。那家伙,太惨了!”

  “这家医院的专家还真厉害,以后生病都在这治!呸呸呸!健健康康不生病!”

  杨景行从一阵耳鸣后被说话声拉回现实,听着旁边人你一句他一句的感叹,让他有点恍惚。

  死了,又醒,反反复复。

  第几次了?

  有必要这样吗?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听过伍子胥鞭尸,没听过墓主人出来鞭魂的。

  不就是喝了点你那老坛年份酒么?大不了我买些洋酒浇给你,让你也尝尝鲜。

  杨景行眨了眨双眼,却甩不掉脑子里的胡思乱想。

  因为他脸上扣着氧气面罩,全身缠着绷带,两只腿还打着石膏,被吊在半空。

  这个姿势让他想起当初在墓穴里,与徐宁钻洞的那一刻,讨论的那部电影。

  蜈蚣翻过来之后估计会伸着两排脚挣扎,而他只能眨巴着眼睛。

  看着乌泱泱赶来的医生护士围在床前,对他指指点点,还不时翻弄着他唯一能动的眼帘。

  “恢复的不错,一会儿推去再做个检查,家属呢?”中年医生说完看向周围。

  旁边的病友接茬道:“楼下送人去了,就是这娃的老板,给钱不说,还天天来,好人啊!”

  医生们听完前半句,就一阵风似的走出了病房,患者只好把后半句冲着隔壁床的病友接着说完。

  “唐总,您工作繁忙,还经常过来看望,景行知道有这么多人关心他,一定会醒的!”

  “嗯,一定会醒。行了,快回去吧,有什么需要直接给我说。”

  住院部楼下,一对夫妇挥手目送着,一身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乘车离开。

  “杨景行家属,您儿子醒了,快去看看,然后推去检查。”一名护士小跑着过来,对夫妇说道。

  “啥?好好好!走!”杨父攥着双拳,在身前用力向下一挥,说道:“你听到没有?儿子醒了!你哭什么?”

  杨母拍了一下丈夫,破涕为笑,双手抓着丈夫的胳膊,无比激动的两人急匆匆上楼。

  杨景行此刻闭着眼睛,思考着在他身上发生的种种。

  塌方、墓穴、宕机、系统,

  本来以为可以大难不死,谁知道迷迷糊糊就凉了。

  窑洞、血海、铁桥,圆环,

  本来以为可以一展拳脚,谁知道跌跌撞撞又活了。

  造物弄人啊!

  可是那通知又是什么鬼?

  全都来追杀我?

  我也是受害者啊!

  不知道那些人还会不会穿越重生?要是没带光环岂不是已经灰飞烟灭?可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想办法慢慢补救吧!

  杨景行在心里为那些无辜的人默哀了一番,随即又想起齐彬,这个他刚认识的朋友,看样子人还不错。

  徐宁还没找到,齐彬又不知情况如何,老天爷,我以后还能好好交朋友吗?

  整个一友谊黑洞。

  杨景行郁闷地睁开了眼,扫到隔壁病友被子上,印的几个红色字体。

  嗯,友谊医院。

  “儿啊!你可吓死妈了!”杨母刚一进门,看到杨景行,立马小跑几步,张开双臂就要抱。

  可走到床前,想起儿子的伤势,又缓缓收了双手,坐在旁边,右手颤抖着从杨景行额头滑下。

  “好了别哭了,这不没事儿了么?”杨父红着眼眶,盯着儿子的双眼看了许久,随即轻拍着妻子的肩膀,出声安慰道。

  “病人家属,现在把病人推去检查。”

  ……

  天爵地产总部。

  “唐长安!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董事长办公室里,传出一声大吼。之前从医院离开的唐总,安静地坐在办公桌后,双手把玩着钢笔。

  “长宁,你也几十岁的人了,不要这么激动。”唐长安看着对面之人,语重心长地说。

  “我激动?我是不想你一错再错!哥,收手吧!”唐长宁在办公桌前来回走动,急切说道。

  “我心里有数,你先走吧,我还有个会。”

  “你!你好自为之!”

  “嘭!”

  看着摔门而出的弟弟,唐长安摇头叹气,靠住背椅,显得既颓然又无奈。

  过了一会儿,他起身点了根烟,慢慢走向窗边,侧身靠着窗框。

  午后的阳光透着些许柔软,浓厚的雾霾也被风吹得渐渐稀薄。

  唐长安打开窗,目送着办公室里悬在天花板上的烟雾向外逃离,四散飞走。

  一个月后,医院门口小饭馆。

  “嘿!您这看样子恢复的不错嘛!”齐彬开启捧哏模式,坐在杨景行对面说道。

  “别捧,你还没说你这什么情况呢?”杨景行挪开双拐,活动了一下双臂问道。

  “不得有个时差嘛,毕竟比你早死半个月,醒来后也一直在医院,最近才迷迷糊糊多了一些记忆。”

  齐彬说完叫来服务员,点了几个菜,倒了杯茶水涮着餐具。

  看着对面一身呢子西装,散发着香味的大背头,杨景行忍不住逗趣道:“托尼老师,你当初怎么死的?”

  “别提了,那天听完相声出来,喝了个酒,掉进护城河,醒来就被老郭骗走了。还有,你才托尼老师,叫我Bingo,彬哥懂吗?”

  “彬哥威武,彬哥吃饭。”

  “唉!可惜了,没有蜡烛炒金丹,没有洗髓香炉汤,做人,索然无味啊!”齐彬摇头感慨了一句。

  “小鬼,你在想屁吃!”杨景行笑着说完,想起系统里存着海量的灵药配方,心中一动。

  对啊,我还拄哪门子拐!

  聪明的智商早该占领高地了!

  “对了!”齐彬像是猛然间想起了什么,一把将筷子拍在桌上,

  接着说道:“你说,老郭他们,会不会也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