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古今传奇 京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讨价还价

京兆 木一书生 2089 2019.12.03 23:38

  几名看管奴隶的官差见杨景行脱离队伍,立马紧握剑柄,快步上前想要制止,可已经为时晚矣。

  只见那少府马车徐徐停下,从随行护卫中走出两人,拔剑后迅速向他靠近。

  “大胆奴隶,安敢直呼少府名讳!”两人中一个方脸护卫冲杨景行吼道。

  没等他说话,对方直接挥起大剑,作势要砍。

  “慢!”

  那马车内传出一声苍老之音,却中气十足,颇具威严。

  可护卫收招不及,已经砍出,眼看就要落在杨景行颈肩,这要挨一下,就算不能直接人头落地,那也得被卸掉一条胳膊。

  “防火墙!”

  杨景行急忙祭出保命神技,可若是凭空出现一堵红砖高墙,未免太过于惊世骇俗,以后指不定被围杀,或是被禁锢。

  想凭此扶摇直上?恐怕未必。

  平民或许会纳头便拜,直呼神灵,但这要是传到朝廷,以他此时的身份,是不明来路的蛮夷,以致于被充作官奴,未经教化,动机不明,潜在威胁实在太大。

  其实这也是杨景行谨小慎微,毕竟他知道,这个时候,人命薄如纸,何况区区一个奴隶。

  但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敢号称自己是奇人异士的多如牛毛,纷纷编造故事,谋求举荐,只有货卖帝王家,才能兴自家。

  在没有科举的年代,平民若想要改变身份,得“孝弟力田”才行,但想入朝,只有被官员举荐一途,这实在太累太慢。

  此时还没有大力推行举孝廉,就算可以,也和杨景行一点关系也没有。所以更多跟他差不多情况的人,走的都是术士的路子,既省钱,又高效。

  初来乍到,不懂规则的杨景行,没有敢施出全部防火墙,而只是变出了……一块板砖。

  当然不是拿在手上直接拍,毕竟他没在技校学过什么三十六路砖技,七十二煞身法。

  “哎呀!”

  那护卫眼看就要砍中他脖间,却不料脚下一个不稳,摔倒在地。

  原来杨景行只是将板砖塞到了护卫脚下,又赶紧让其消失,这才堪堪躲过一击。那护卫起身,在地上四处打量,纳闷不已。

  “寻某何事?”将作少府阳成延坐在马车里问道。

  两名护卫站在杨景行面前,一左一右,那方脸似乎因刚才出丑,不由面露凶相道:“少府问话,还不行礼答来。”

  行礼?

  不是下跪吧?

  作个揖应付一下算了。

  反正在车里又看不到。

  他鞠躬作揖完毕后,立马说道:“少府,我就是想知道这城墙为什么不修成正方形?长方形也可以啊!”

  其实有很多问题想问,但现今这身份,问了也平添麻烦。

  只是问出这一句,纯粹是强迫症作祟,这长安城墙修得曲里拐弯,西墙中间一个折角,北墙虽还未完整修建,但从横门到西墙,直接连了个斜线。

  跟未央长乐两宫,哪个都不居中,实在有损大汉天威。

  “大胆!不知礼数!胡言乱语!”这方脸像是还在气头上,脸色更加难看,冲杨景行吼道。

  “哈哈哈!无妨。汝所言,似是论城之方正,可知这建城之法,上应勾陈北斗,下和水势山形,岂能儿戏?”

  少府边说边从车厢里出来,老头看样子心情还不错,还耐心的解释了一大堆。可即便修城墙的说法很多,但还是让杨景行难受不已。

  作为一个房地产从业者,和可以称得上“祖师爷”级别的人物对话,自然是既敬仰又亲近的。

  只是看惯了四四方方,又依照中轴线的建筑,实在接受不了迷宫一般的城墙。

  什么天象之类,都是牵强附会,房地产文案到处都是。

  但杨景行不知道的是,长乐未央两宫之间的大街,才是长安城的中轴线,这条线直接延伸到长陵。

  高祖居中,时刻看着他打下的江山,他的皇城。巧合的是,这条中轴线跟现在的国家大地原点,东西相差仅两度。

  还有一条中轴线,是横门到未央宫,住在长陵邑的官员,基本都从横门进入,直达未央宫,朝觐天子。

  “请问少府,是不是主要因为河水,才顺势而为?”杨景行直言道。

  “哈哈哈!这娃,有趣!汝语不雅,衣不类,发不髻,何方人士?何家为奴?”少府下了马车,看了看已经走远的奴隶们,转头向杨景行问道。

  “我是本地人啊,喔,内什么,离家太久,刚回来就被那游徼抓了,成了官奴。”杨景行真真假假掺和着答道。

  “从何处来?”少府一听,让他十分诧异,原来不是蛮夷,但也疑惑这人是依照哪里的习俗,竟会给人剃发,毕竟这是犯了法,或德行有失的一种罪刑。

  杨景行实在想给回一个“从来处来”,但此时不是装高深的时候,他想了想,

  西域?

  不行,说不定对方比他更了解,容易穿帮。

  匈奴?

  更不行了,不太了解,还得解释怎么活命回来。

  有了!

  “从暹罗。”杨景行挑眉答道。

  这是他相对比较了解的地方,而且还能说两句当地方言,此时暹罗还不存在,这少府阳成延当然不知道了。

  “暹罗?”少府一脸惊愕,接着问道:“这是何地?”

  这老头求知欲还挺强。

  杨景行只好继续说:“在南越西南。”

  “南越?”少府抬手摸了下胡子,继续问:“可曾路过?”

  这还没完没了?

  杨景行无奈,答道:“路过了,要是没事我先去修城了啊!”

  他也就故意这么一说,本来他的举动,就是想吸引阳成延的注意,好制造有利条件,获取用来找人的资本。

  少府果然大急,站在杨景行身旁的两名护卫,时刻关注着自家主人的脸色,见此立马拦住了他,“请”到少府面前。

  “可愿入我门下?”少府笑着问道。

  他看着这老头笑容里略显奸诈,不由打了个冷颤,问:“有什么好处?”

  “放肆!”跟前的护卫纷纷面露怒容,瞪向杨景行,有的甚至作势要打,却都被少府笑着拦了下来。

  少府说:“好处嘛……可以放免为庶人,如何?”

  这么和颜悦色?

  肯定有诈!

  这老头墓穴修得那么复杂,想必生前没少算计。

  杨景行忍不住腹诽,但形势比人强,不如暂时先稳住对方,说:“好,那能不去修城墙吗?”

  “不能。”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