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古今传奇 京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我是打钱

京兆 木一书生 2660 2019.11.15 17:08

  “这回真的死了么?”

  杨景行从昏迷中苏醒,睁开双眼,继续说道:“可惜,依然逃不过,命数啊!”

  “坐好!瞎感慨啥?”

  一个老头突然推门而入,打破了杨景行刚酝酿起来的情绪。

  他抬头一看,发现自己竟然坐在一间教室里,四周摆满了课桌。

  叫醒他的老头已经秃顶,肤色黝黑,但精神矍铄,脸上不见一丝皱纹。

  不过此刻老头的表情显得有些不耐烦,杨景行忍不住猜想,这人是不是卖西瓜的?

  要是穿个跨栏背心,再拿柄蒲扇,冲这造型,西瓜至少得买两个,挑大个儿的。

  老头像是刚晨练完,满头大汗,脱下运动外套,在头上胡乱擦了擦,又捋了捋稀疏的头发,然后重新穿上外套,看了杨景行一眼。

  “赶紧答题!”老头转身向讲台上走去,边走边嘀咕:“现在的年轻人,体质真差!面试考核还能晕过去。”

  正在擦拭满脸口水的杨景行听到这句,直接呆坐当场,惊得他双手停在半空,眼睛盯着讲台之上。

  面试考核?

  怎么会这样?

  难道之前的一切,

  都是梦?

  杨景行这次倒是没有通过咬舌头来试探自己,他甚至觉得自己进了盗梦空间的世界,一层又一层的,让他脑子有点乱。

  唯一能证明这一切的,恐怕只有系统了,他赶紧默念“复制”。

  【噔!正在适配系统运行环境。】

  【叮!系统正在开机,请稍后!】

  他盯着弹出的两层对话框,微微皱眉,既然系统有动静,说明之前经历的一切确实已经发生过。

  可是想到此处,又有些失落,看来徐宁那段也是真的,这让他无比愧疚,这愧疚让他心里像压了块巨石,呼吸困难。

  从棺材里醒来的一千多次,每每如此,他都会转移到徐宁最后说的那句“报仇”,来稳定自己的心神,仿佛那句话有着莫大的力量,支撑着他一步步向前。

  暗自调整了一下,他默默地看着开机进度条,敢情这关机也无伤大雅?居然还总是弹出提示,搞得人紧张兮兮的。

  可适配运行环境是什么鬼?他按了按太阳穴,抬头看着教室窗外,天空灰蒙蒙的,感受不到大概时间,只能隐约捕捉到,一缕悬在空中的紫红色光线。

  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毕竟已经习惯了冬天的雾霾,就像习惯于鹅毛大雪一样。只是他没有查觉的是,那光线似乎带有某种频率,不停的闪烁着。

  【叮!开机成功!您的开机速度已被全宇宙98%的系统击败,请再接再厉!】

  杨景行刚从放空中清醒过来,就看到被系统嘲讽的话,忍不住暗道:“就你还好意思跟全宇宙比?赶紧给我复制!”

  此刻他双眼失焦,并没有选定什么目标,好在右手一直放在课桌上,之间还夹了一张纸。

  【叮!成功复制京兆管理中心临时工面试考题.txt,是否粘贴至压缩包?】

  【是】【否】

  京兆管理中心?

  临时工?

  考题?

  他赶紧低头抓起面前的纸张,许久,连复制提示已经自动消失,他才猛然想起来,系统安装前,似乎是提到过什么京兆管理中心选他当临时工。

  可问题是,他房地产干得好好的,一点都不想换工作啊!

  突然,杨景行像是想到了什么,放下考题,猛地站起身来,攥紧双拳,凝视着讲桌后的老头,怒道:“这都是你搞得鬼?”

  谁知那老头并未理会,只是自顾自的坐在讲桌后的椅子上,随手拿起面前的几页纸翻了一遍后,淡然地撇了他一眼:

  “杨景行,建筑系大四学生,参与设计的作品曾获‘最美公测创意奖’,目前在天爵地产实习。除了最后与好友徐宁因被人陷害,不慎跌入梧侯墓,你的人生似乎很平淡,完全不符合我们的标准。”

  老头说完叹了口气,摇摇头,随即拿起破旧的搪瓷杯子喝了一口茶,然后又往里吐了口茶叶,看杨景行依然一脸愤懑,还多了些疑惑,老头抬手向下按了按,接着说:

  “本来呢,那徐宁倒是很合适,开挖掘机跑工程,挖过不少墓,很多事估计怕吓到你,没跟你说过。可惜了……”

  杨景行闻言,一股寒意上涌,这感觉比他在墓室更加让人恐惧。

  对方能掌握他的资料并不稀奇,他实习之前,投递了大量简历,面试的几家公司,都对他所谓的奖项嗤之以鼻。

  他开始还耐心解释,说这奖是真的,还很权威,可面试官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让他心灰意冷,最终还是托徐宁找的关系,进了现在的公司。

  让他惊恐的是,对方竟然知道他跟徐宁是被陷害,还知道那墓主是梧侯。

  更为奇怪的是,徐宁一开挖掘机的,有什么经历能吓到自己,莫非,他之前就见过许多类似的事情?

  想到这里,杨景行手心有些冒汗,不自觉的将拳头松开,双手相互擦了擦。

  这一擦,他才猛然发现,身上的伤居然全都消失不见,甚至像是刚洗完澡出来,还做了个SPA,浑身不知有多轻松。

  这年头,果然变化快,奇奇怪怪的事接踵而至,令人防不胜防。

  要不……

  动手逼问一下?

  他开始检查系统各项功能,压缩包里的巨弩依然还在,现在形势不明,说不定关键时刻还得靠它来保命。

  顺便看了一下超频,这个能直接爆发的神技,

  竟然显示“无法使用”?

  他不信邪得又看了一眼电量,这个与超频最为关联的数据,可是却显示“0%”?

  懵了!

  他彻底懵了!

  因为不仅是超频和电量的问题,而是他想拿出巨弩时,系统居然提示“运行环境无法使用”。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看那老头虽然穿着运动衣,但从那高耸的斜方肌,一看就是练家子。

  算了!

  无谓的冲动与怒火并不能得到答案,反而会让事情偏离轨道,在没有分清敌我之前,他索性坐回原位,想了一会,抬头问道:

  “你知道是谁陷害我?”

  “你现在还有一刻钟时间答题,在未完成考题并及格之前,我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

  那老头说完,右手中指和拇指来回摩挲,面无表情地看着杨景行。

  得!

  问又问不出来,走又不甘心,在没得到答案之前,他只能顺其自然,逐一审了一遍桌上的考题。

  摔!

  这都是人出的题吗?

  第一题:你好,我是秦始皇,我吃了长生不老药没死,现在有亿万兵力被封印在了皇陵,几万吨黄金埋在地下无法挖掘,现在需要你帮助我,援助5000块,等我成功赐你黄金万两、兵马大元帅,下面是我QQ。

  问:秦始皇的口音你能听懂吗?

  第二题:哥哥,你猜我在哪里?对的呢,这是我外公的茶园,今天帮外公在炒茶,觉得超级有意义,哥哥想喝茶吗?要不要给你寄一些?

  问:文中姑娘是否已掌握铁砂掌?

  第三题更为残暴,直接就写:帅哥,妹妹的照片不小心删了,你能帮我恢复一下吗?

  问:你猜文中妹妹是什么类型的照片?

  呸!

  简直……

  不要脸!

  后面的题一道不如一道,最后的大题竟然是阐述一遍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雇佣兵。

  还有王法吗?

  杨景行本来经过墓室的多次磨炼,控制心态和养气的功夫已经算足够高,如今却被这一张试卷打得措手不及。

  他也不是没有应对,反正这题出得中二,正好符合他的性格,只不过他与出题者之间……

  差着境界呢!

  这也更加锻炼了他一番,要知道中二的世界,山外青山楼外青楼,能人背后有能人能。

  拿起笔刷刷刷一通乱写,甚至给那位茶花女作了首小诗,约莫十五分钟,全部答完,耳边也响起了一阵铃声。

  叮铃铃铃!

  “好了!交卷吧!”

  讲台上正在打盹的老头,被外面的铃声吵醒,顺了下发型说道。

  杨景行起身,把试卷放在讲桌上说:“然后呢?”

  “急什么,等我看完!”

  老头不耐烦地撇了他一眼,端起搪瓷茶杯,边喝边斜着眼阅卷。

  “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