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古今传奇 京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岂有此理

京兆 木一书生 2156 2019.12.07 23:52

  马车载着杨景行顺着城墙一路向北,车上的两人已经不再言语。

  这道路虽然平直,可马车毕竟没有轮胎减震之类,让坐惯了汽车的杨景行,颠得头皮发麻。

  舌头都不小心咬破了,哪还有功夫说话。

  而那将作少府阳成延,堂堂两千石的官员,竟然在一旁吹胡子瞪眼,生着闷气。

  估计是因为原本设计的一手好棋,却被一个棋子儿弹到了眼睛里。

  本来,碰见不尊礼数的杨景行,可以直接当场鞭笞,甚至劓刑,也就是割鼻。

  要是那个方脸来行刑,肯定还要加点花椒跟茱萸,这正是麻辣割鼻的由来。

  但阳成延并没有吩咐人这么做,因为他从杨景行的身上,嗅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只是这种熟悉并不是单纯的欣赏,更多的,其实是讨厌,是出于对晚辈的不悦。

  基于这种态度,同时也料到皇帝今日出宫巡视,肯定会督促工期,虽然不会受到责罚,但难免会因别的事迁怒于他。

  正愁该如何转圜,老天爷就给他送来了背锅侠,索性让杨景行入其门下,在皇帝面前顺水推舟,权当考验,且看他会如何应对。

  果然,同行才是冤家。

  这边甩锅,那边就砸锅,简直是要阳成延老命,这城墙是说改就改的么?

  幸好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杨景行对于南越的了解,不失为一件政治资本,未来或许有用。

  不然阳成延还真不介意来个砸锅者诛。

  不多时,马车向右拐了个弯,停在未央宫西北方向的一道宫门前。这道门乃是作室门,平常百官在未央宫内的官署办公,便由此出入。

  而北阙正门,则为朝会等正式觐见皇帝的入口。此时朝会并不是天天都开,皇帝和官员也不像之后那么辛苦。

  平常的事务都是由丞相总揽,此时天下初定,奉行黄老学说,正处于休养生息阶段,经济水平也不高,况且诸侯国高度自治,所以朝中官员也比较清闲。

  杨景行跟着阳成延下车,就见那方脸从怀里掏出一块木牌,走向作室门前的一众守卫。

  “那人是谁?”守卫问。

  方脸自然知道守卫说的是谁,头也不回道:“陛下命其随将作少府商讨修城之法。”

  守卫仔细看了看站在马车旁的杨景行,有点想笑,但毕竟是专业的,憋着气,将木牌还给方脸,点头放行。

  阳成延带着杨景行步行进入,方脸对马车旁的其他护卫拱拱手,跟在两人身后。

  三人一路走,经过石渠阁时,杨景行图片听见两声系统提示。

  【叮!检测到小篆字体可进行添加。】

  【叮!已为您添加完成并自动切换成功。】

  哟!

  终于能认字了!

  跨过了语言文字的阻碍,让杨景行终于有了点踏实的感觉,毕竟如今还要在这个时代生活一段时间,要是不认字,办起事来必定困难重重。

  杨景行内心有点小激动,指着石渠阁,转头问阳成延:“这是干什么的?”

  “天下藏书之所。”阳成延看了一眼,竟露出了一副肃穆的表情。

  “怪不得。”

  这石渠阁让杨景行猛然想起,他在地下刷爆数据的那间银行。

  或许里面还有好东西?

  不行不行!

  不能再霍霍了。

  “疾行!”方脸突然在身后催促道。

  这方脸,

  看来还是缺乏板砖的栽培。

  那就让你脸更方一点?

  想到此处,杨景行嘴角微微一笑,一个侧身,将方脸礼让到前面,他跟在身后,看着方脸龙行虎步向前走。

  “防火墙!”

  “哎哟!”

  “啪!”

  “啊!”

  一连几声动静,惊得往来官员和巡逻士兵纷纷止步,看了过来。

  原来,杨景行故技重施,给那方脸脚下垫了块砖,摔倒之时,又在地上铺了一块,方脸躲闪不及,重重砸在砖上。

  整张脸,像是更方了。

  “哈哈哈!此人面目,倒是规整。”

  “哈哈!步伐失衡,想必是昨夜客宿章台,力有不逮啊!”

  “言之有理,不如今晚同去?”

  “幸甚至哉!”

  杨景行听着旁边人说笑的内容,完全不知道章台是什么意思,看来他还有很多需要学习。

  那方脸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拽着杨景行迅速逃离,边跑还边念叨“奇了怪了”、“撞邪了”之类,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羞愤,脸红得跟红砖一模一样。

  跟着神情恍惚的方脸,走进一座规模不算大的院子里,院中整齐摆放着一些不知名的工具器械,两侧带有厢房,此刻里面人声鼎沸。

  “此乃长安城之图。”

  阳成延在中间主建筑内,冲着进来的杨景行说道。

  “给我看这个干嘛?”杨景行看着立眼前的一面屏风,上面绷着一张用牛皮绘成的建筑图,问道。

  这也不是他明知故问,只是顺嘴一说,毕竟最终版的图纸,他有。

  “哼!如何改之?”

  阳成延也只是例行公事,毕竟皇帝已经发话了,至少两人得有个交流的过程。

  若是实在商量不出有用的方法,那也好再次甩锅给杨景行,反正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只有零和无数次。

  心里负担?不存在的。

  而杨景行,说完话后就盯着面前的牛皮图出神。

  牛皮……果然吹大了!

  怎么办?

  这老头到时候不会又要甩锅吧?

  该怎么改,他当然知道,只是这牵扯太大,耗费人力不说,还无法保证工期。

  还有一点,不能总被这老头牵着鼻子走,不然指不定哪天喜中黑锅,哭都没地方。

  “不知道您老有何高见?”杨景行索性打打太极。

  “无。”阳成延甩了一下袖子,背过身去。

  “那如果我能将城墙在今年内修成,可有好处?”杨景行仰起头,慢慢说道。

  “荒谬!”

  “你不信?那咱俩打个赌。”

  “哼!怎讲?”

  哟!上钩了!就怕你不接茬。

  杨景行心里一笑说:“先说这城墙,我若是修改好了,你做不到怎么办?”

  “吾乃将作少府,营造之事,皆出自吾手!虽须上呈陛下及丞相过目,但想来并无异意。”

  “好!拿笔来!”

  杨景行冲着洗完脸回来的方脸说道,方脸一愣,看了看阳成延的脸色,无奈走到案几旁,拿起笔递给了他。

  只见杨景行在那牛皮图上刷刷刷,一顿乱画,以至于整个图面目全非。

  “大功告成!”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描完了细节部分的杨景行,看着自己的大作,满意之极。

  “这!这……”

  “岂有此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