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路攀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落水

仙路攀登 玄空无 2141 2019.05.06 17:58

  “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殆。塞其兑,闭其门,终身不勤。开其兑,济其事,终身不救。见小曰明,守柔曰强。用其光,复归其明,无遗身殃;是为袭常……”

  济水县李家大宅西南角一座偏僻的小院内,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正捧着一本经书朗声诵读。

  这少年名叫李无极,乃是济水县李家家主李求仙的长子,此时正为了五天后的道考在温习功课。

  所谓道考,乃是中洲各大仙门招收门人弟子的一种考核方式。

  中洲大地上仙道兴盛,几乎人人都想求仙问道,长生逍遥。可是修仙所需要的功法、资源基本都掌握在各大仙门手中。因此想要修仙,就必须要先拜入一家仙门。而进入仙门的方式,便是通过道考。

  道考仿造人间官府选官的科举制度设置,每三年举行一次,由当地的道院主持。考试的内容以道经为主。所有十五至二十岁的青少年,不限男女出身,届时都可到户籍所在地的道院报名参加。只要考核通过,便可拜入仙门。

  只是想参加道考虽然容易,但想要考过可就难了。以李无极所在的济水县为例,几乎每届道考都有数千人去参加,但最终通过的,却从未超过三人,可谓真正的千里挑一。

  为了能够顺利通过道考,李无极连日苦读,不禁感觉有些疲惫。于是,在又读完一篇文章后,他便将手中的经卷放下,打算出去散散心,稍微休息再回来继续用功。

  李无极走出自己的小院,来到了后院的荷花池。

  连日苦读,让李无极很是疲倦,此时看着天边的云霞,以及满池盛开的荷花,不禁身心一阵舒畅,顿感满身的疲惫都一扫而空。

  沿着池塘边走了一阵,李无极感觉精神恢复了不少,正打算回屋继续苦读,突然感到一股巨力从背后推来,身体顿时不受控制的向前扑倒,正好跌入面前的池塘中。

  李无极并不通水性,骤然落水,登时心中一阵慌乱,口中连连大喊:“救命!救命!”

  他手足并用的在池塘里扑腾,可是身子还是不断的向下沉。池水顺着他的口鼻灌入,意识因为无法呼吸而逐渐模糊。

  就在他失去意识前的最后时刻,隐约听到有人喊道:“快来人!大少爷落水啦!”

  ……

  “啊!”

  李无极从睡梦中惊醒,喘着粗气,瞪大了眼睛向周围看去。只见眼前是一间异常熟悉的房间,目光所及的所有事物,都已见过千百次。

  看着这自己已经住了十多年的屋子,李无极不禁暗松口气:“原来是个梦啊!”

  他用力撑起身体,想要从床上爬起。但刚刚欠身,便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身体一软,又倒了下去。

  “我这是怎么了?”

  李无极迷迷糊糊地回忆起之前的事情:

  自己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道考,连日用功苦读。这日读书读得累了,便到后院池塘边散步。然后……然后好像有人从背后推了自己一把,自己便跌入了池塘中。连呛了几口水后,便失去了意识。

  再然后自己做了个梦。

  梦中自己因为落水受凉,不幸染上风寒,不得不放弃这次道考,直到三年后下次道考才得参加,并取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得以拜入仙门。辛苦修行二十载,终于达到人仙境界。出外游历,偶遇一个名叫宋近义的昊天派弟子,被其仁义之风吸引,与之结交。二人相交百余载,交情莫逆。结果在一同探索一座前古仙人留下的仙府时,为了仙府中的一件异宝,宋近义暴露出其伪君子的真面目,突然出手暗算。自己措手不及,被打成重伤。宋近义本就修为较高,自己又身负重伤,眼看再无生路。无奈之下,自己含恨引动异宝自爆,最终和宋近义同归于尽。

  就在李无极回想着梦中情景时,突然听到旁边有人说道:“大少爷,你醒啦?”

  李无极扭头看去,只见嫡母张氏身边的管事福临正从外面掀帘进来。

  李无极当即就要起身,但又是一阵眩晕袭来,他只好捂着头,重新躺下。

  福临连忙走上前来,道:“大少爷病还没好,就不要起来啦。”

  李无极还有些迷糊的道:“我……病了?”

  福临点头道:“是啊。大少爷在池塘边散步,不慎落水受凉,染上了风寒。请来的大夫说,至少要七天才能退烧呢。”

  落水染病?

  李无极登时心中一惊。因为这一情况,和他梦中的情景一模一样。

  “应该只是巧合吧?”

  李无极心中忐忑地想道。

  “对了,道考!”

  李无极回忆起梦中的情景,心中又是一惊。急忙向福临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福临答道:“今天是七月二十五。”

  “七月二十五。那我就是昏迷了整整一天。距离道考就只隔三天了。”李无极在心中默算着日子。

  似乎是看出了李无极心中所想,福临又道:“大少爷是担心道考吧。距离道考就只隔三天时间了,以大少爷的病情,只怕是无法参加了。”说罢,小心的查看起李无极神色。

  李无极的脸色登时一阵阴晴不定。

  过了好一会儿,李无极才摇了摇头道:“道考三年才一次,而且还有年龄限制。若是错过这次,我就只有三年后的一次机会了。所以这次道考,我无论如何都不能缺席。”

  “但是大少爷的病……”

  “我的病无非就是有些伤风发热罢了,并无什么大碍。去参加道考,应该没什么问题。”

  “大少爷既然这样说,那我就不再多言了。不过我还是要劝大少爷一句,这身体是自己的,最好不能逞强。照大夫说,大少爷最好七天内不要下地。至于听不听,就靠大少爷自己斟酌了。”

  随后,福临从怀里掏出块碎银子,放在李无极床头道:“这是这个月的例钱,大少爷收好。”

  李无极点头致谢道:“麻烦福伯了。”

  福临笑了笑道:“夫人那边甚是关心大少爷的病情,还等我回话呢。大少爷要是无事,我就先走了。”

  李无极摇头道:“我无事。福伯慢走。顺便代我谢母亲关心。”

  福临点头道:“嗯。那就祝大少爷早日痊愈了。”说完,拱了拱手,便转身掀帘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