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路攀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轮战

仙路攀登 玄空无 2171 2019.05.28 23:34

   众人扭头向发声之人看去,只见说话的乃是排在第五名的赵驹。

  “你要挑战谁?”那白袍老道向赵驹问道。

  赵驹的目光在台上众人脸上依次扫过,最后停在了一个人的脸上,口中缓缓吐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李无极!”

  没错,赵驹要挑战的人,就是李无极。

  确认了赵驹要挑战的目标后,那白袍老道带着其他八人退到论道台边上,只留赵驹和李无极二人在论道台中央相对而立。

  李无极看着对面的赵驹道:“真没想到,你竟会挑战我。”

  赵驹目光炯炯地盯着李无极,语气深沉地道:“不要以为我还跟三年前一样。这一天,我已经等得好久了。今日,我定要洗刷三年前的耻辱。”

  “哦?看来你这三年来长进不少。那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少进步吧?”

  说着,李无极抽出手中长剑,一剑向赵驹刺去。

  赵驹见李无极攻来,也急忙拔出一柄直刃长刀。他并没有理睬刺来的长剑,而是双手持刀,对着李无极当头劈下,竟是使了个两败俱伤的打法。如此下去,他固然会被李无极一剑穿胸,但李无极也会被他一刀枭首。

  被一剑穿胸不一定会死,但被砍了脑袋却一定会死。

  李无极自然不肯和赵驹做这种交换。

  于是,他当即收剑撤步,躲过赵驹劈来的长刀。待赵驹一刀挥空,招式用老之后,他才再次进步出剑。

  但他刚刚出剑,就见一道寒光向自己的胯下袭来。竟是赵驹再次对刺来的长剑不管不顾,举刀上撩,欲要将李无极开膛破腹。

  “咦?”

  李无极再次收剑撤步,用惊讶的目光看着赵驹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看来是我小看你了。”

  如果说一次是偶然,那赵驹连续两次用两败俱伤的方式对战,就不禁让李无极有些惊讶。

  面对危险,不但不想着躲避,反而用搏命的方式来应对,赵驹现在的表现,简直和三年前判若两人。

  不过,李无极仔细一想,觉得这样才合理。若是赵驹的表现还和三年前一样,也不可能入选十大弟子之列。

  赵驹好似对李无极的惊讶很得意,摆好架势,语气坚定地道:“我说过,这次一定会打败你。”

  李无极举起长剑,道:“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说罢,他便再次进步出剑,一剑刺向赵驹的咽喉。

  面对刺来的长剑,赵驹既不躲闪,也不防御,而是一刀砍向李无极头颅,再次使出两败俱伤的打法。

  但他刚刚出招,李无极就收剑回撤,举步绕到他侧面,再次举剑刺出。

  赵驹手中长刀刚刚劈下,就见李无极绕到了自己侧面出剑,不禁心中一惊,急忙想要变招应对。但他之前一刀用力过猛,想要回刀变招已是不能,只能勉强拧身,化下劈为横扫,一刀向李无极腰间砍去。

  但他刚刚变招,李无极便再次收剑回撤,等他一刀落空,才再次上前出剑。

  就这样,李无极一剑又一剑的向赵驹刺去,但每一次都是赵驹刚一反击便即退走。

  如此十多招过去。李无极因每次都是一沾即走,耗力不多,依然神采奕奕。而赵驹因为每次都是全力出手,已是累的汗流浃背。

  看着赵驹气喘吁吁的模样,李无极心道:“差不多是时候了。”再次举剑刺了过去。

  因已经过了十多招,赵驹对于李无极的出招已经习惯。面对刺来的长剑,赵驹习惯性的横刀一砍。满拟李无极会像之前一样收剑回撤,岂料在他出招后,李无极突然手腕一转,手中长剑突然变向加速,以疾若闪电之势向他持刀的双手刺来。

  赵驹没想到李无极会突然改变套路,待意识到情况不对时已是不及。只见眼前寒光一闪,两只手腕已被李无极刺中,当即双手一麻,长刀脱手而出。

  接着,不待赵驹再作何反应,李无极的长剑便已经抵住他的喉咙。

  “你输了。”

  听到这句似曾相识的话,赵驹心中一片茫然。

  没想到自己这三年来日夜苦修,辛苦练刀,最后竟还是输给了李无极,难道自己就真的不是李无极的对手吗?

  直到那白袍老道宣布挑战失败,赵驹才回过神来。他纵然心有不甘,但结果已定,也是无可奈何。

  在赵驹和李无极回到人群中站好后,那白袍老道再次向众人问道:“还有其他人要挑战吗?”

  “我来挑战。”

  这次说话的,乃是公孙平。

  公孙平现如今在十大弟子中排名第二,他想要挑战,只可能是挑战一个人。于是,李无极再次从队伍中走出,和公孙平一起来到论道台中央。

  “你之前和赵驹一场大战,想必魂力消耗不小。我也不占你便宜,你可先休息一阵,等魂力恢复了,我俩再战。”站在论道台中央,公孙平貌似公允的提议道。

  面对公孙平的提议,李无极摇摇头道:“不必了。我的魂力尚还够用,在支撑一场战斗当不成问题。”

  公孙平闻言,目光一厉,道:“李兄果然不愧是本届弟子中修为最深厚的人,竟然还有余力再战。既然李兄这样说,那我就不客气了。若是待会儿李兄因魂力不足而输了,可不要怨我。”

  说罢,他抬手便拿出一张金刚符贴在自己身上。

  李无极见公孙平金刚符上身,也拿出一张锋锐符贴在手中长剑上。正要提剑上前,却看见对手从怀中掏出一面白玉牌,指向自己。

  看见那块白玉牌,李无极登时瞳孔一缩,急忙又掏出一张护身符激发出去。

  只见护身符刚刚生效,就有一团烈焰从公孙平手中的白玉牌中飞出,向着李无极席卷过来。那白玉牌竟是一件能够释放烈火的法器。

  那团烈焰甚是宽广,将李无极上下左右的全部空间都笼罩在内,根本无法躲避。李无极除了硬挡之外,别无它法。若非李无极已被护身符所化的护罩护住,只怕已被烧成焦炭。

  李无极仗着护身符护身,提剑向前猛冲。不过片刻,便冲过烈焰,来到公孙平面前。正要举剑向他刺去,公孙平却突然拿出一张符箓扔在李无极脚底。

  那张符箓刚一落地,便化作一丛荆棘,向李无极身上缠来。

  虽因护罩保护,那荆棘没有缠到李无极身上。但它却将护罩团团围住,使得李无极的寸步难行。

  公孙平趁机后退,拉开和李无极的距离,一扬手中玉牌,又是一团烈焰飞出,向李无极席卷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