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眀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山中来客

眀玥 逐一2019 3488 2019.11.07 00:29

  张玥回到书院的时候,太阳早已落山了。她把美食送到厨房,挑了几样,嘱咐魏大娘热一下给师傅送去。之后就回了丽泽轩。一进院子,发现元默正在院子里踱步,张口问道,“元默,你晚饭吃多了撑的?跑我院子里消食吗?”

  元默看到张玥时严肃的表情瞬间放松下来,随即换上一副颇凶的面孔,大声地说,“你怎么回来这么晚?买几个菜这么慢?”

  “我不是遇到了事耽误了嘛,你急什么?我还没问你,跑到我院子干什么?还这么嚣张?”张玥张口回呛道。这个元默真是莫名其妙!

  元默被噎了一下,顿了顿,清了清嗓子,声音低了些,轻咳一下,“嗯——吃晚饭了吗?

  “还没吃呗!”张玥没好气地说道。

  元默朝旁边的小通努努嘴,小通赶紧从屋内端出几盘菜和饭放在院内凉亭的石桌上,“我也没吃,一起吃吧。”。

  “诶?!你三餐向来规律,今天怎么也这么晚吃?!”

  “哪那么多废话,赶紧吃饭。”元默不耐烦地说道。

  张玥白了他一眼,不客气的坐下大吃起来,是真的饿了,折腾一大下午,又赶山路,中午吃的东西早就消化了。

  “你今天在山下遇到了什么事耽搁了?”元默边吃边问。

  张玥就把今天中午在酒楼遇到老头和小女孩的事,和下午去舅舅县衙说的案子跟他说了一遍。

  元默听了之后沉默不语。

  张玥心想这厮平日聪明非凡,没准能看出些端倪,便问道,“诶,你对这个案子怎么看?”

  “你舅舅是河间名捕都没头绪,我能看出什么?”元默阴阳怪气地答道。

  张玥没有理会他,自语道,“这个案子最让我疑惑的是尚未结案,县衙为何就让被害人的尸体下葬?难道尸首有什么见不得光的秘密?看来明日得去城南看看那老头大孙女的尸首了。”她扭头看向元默,露出一副谄笑道,“元师兄,你武艺高强、睿智聪慧人又有正义感,明日可否与我同去啊?”

  “我不去,阴森森的死人,本少爷可没兴趣。这事跟你也没什么关系,你多管什么闲事?!”

  “不去就不去吧,唉,最近太忙,也没有为师傅追查那块东汉的七星砚是如何碎的?...”

  元默的脸色瞬间变色,恶狠狠地说,“行了行了,我跟你去!”

  “好的,多谢师兄!”张玥的心里乐开了花,自从元默这厮有这个把柄在她手中,求他办事越来越容易。

  二人吃的差不多,元默就离开了丽泽轩。张玥进了房间一时无睡意,锁好门,用左手抄了一遍道德经小楷,困意涌上来才上床歇息。

  隔日清晨,张玥起床洗漱后,精神不错,便在院子里打了一趟四象拳,这套拳是书院弟子平日里练来强身健体的入门拳法。还初先生提倡门下弟子文武兼修,磨练身体和意志,书院也聘有武术名师开设讲武课,书院的弟子都会些防身的武艺。其中,不乏有武艺高强的。张玥天性好动,也跟着老师学了一些拳脚功夫,不过这点功夫在元默眼里,就变成了花拳绣腿,吓唬小孩的三脚猫功夫。张玥虽然不服,但不得不佩服元默的武功,她清楚的记得,一次讲武课的比武切磋上,元默一人赤手空拳击败七八名弟子的同时进攻,连大气都不喘一下。连武师都夸元默是练武奇才。不过他的武功并不是在书院学的,也不知道是从何学来。偶尔去上讲武课也只是为了去嘲笑张玥的身手多么的笨拙。

  张玥有时觉得元默很神秘,例如:他每年会下山回家两个月再回来,每次问他家里的事,他都闭口不提,追问下去,就翻脸走人。在书院时还总有一些外人来见他,张玥撞见了几次,来人对元默都毕恭毕敬,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不过看在元默每次从家中回来都给她带一堆吃食的份上,张玥也没功夫细想这些。

  张玥练完一趟拳后,出了一身汗,感觉浑身通透。小通把早饭端了过来,她匆匆吃了早饭。正准备去找元默商量下山的事。这时,清水进了院子,

  “小师叔,我师父让我唤您去前面的会客庭见客,有贵客来访。元默师叔,还有几个年长的师兄都已经过去了,您也快移驾吧。”

  “贵客?谁啊?大师兄接待就行了呗,我也去啊?”张玥疑惑起来,平时书院来访客是稀松平常之事,大师兄一人应付地很自如。她虽然在书院辈分高,但是从来不接触院中事务,接待客人更是轮不到她。今日怎么让她也去接待。来客什么来头?

  “京城来的贵客,师祖之前有过吩咐,让我们好生招待,师傅说让你跟元默师叔也一起会客,听说好像是东阳师叔引荐的。”

  张玥心想,八成是那个姓纪的京城世家公子到了。看来师傅还是挺重视这个人啊!

  张玥让清水先走一步,她自己回屋束好头发扎好网巾,换上了一身颇为正式的浅紫色交领长衣。匆匆赶往前面会客厅。到了会客厅,她悄悄地从偏门绕了进去,厅内已有不少人,她远远瞟了一眼,大师兄卢胆镜正陪着一个男子说话,男子的长相没看清楚。她目光在人群中一扫,看见元默坐在大师兄旁边喝茶,这厮竟如此早到,于是赶紧走进来,对大师兄深施了一礼,口中尊称,“见过掌院师兄。”

  “嗯,五师弟来了,入座吧!”

  “是,”

  张玥答应着低着头坐在元默旁边,刚坐下,张玥就感觉一缕视线落到自己身上。

  一个温和又好听地声音响起,“卢掌院,这位公子是?”

  “哦,忘记介绍了,这是家师晚年收的小徒弟,排行第五,姓张,师傅赐名张小五。小师弟,这位是纪如墨纪公子,乃是京城人氏,是三师弟的至交好友。你快过来,与纪公子见礼。”

  张玥椅子还没坐热,赶紧站起来,朝那个男子方向作揖,口中说道,“见过纪公子。”

  “张公子不必客气。”张玥直起腰,顺势抬头打量眼前之人。不禁愣住了,此人竟是昨日在山下多福楼遇见的那位白衣男子,再看他身后,站着的是昨日与他同行的黑衣男子,看样子他们应是主仆关系。想不到他就是东阳师兄的信中提到的朋友,竟如此之巧。

  这纪公子见张玥有些发愣,眸光一闪,轻轻地笑着唤道,“张公子?”

  “啊?”张玥下意识回答道。那纪公子但笑不语。

  “小五,还不回座。”卢师兄见状呵斥一声。“纪公子,我这小师弟,常年在书院读书,很少见外客人,有些失礼,请不要见怪。”

  “无妨。”纪公子温和地答道。

  张玥诺诺答应着赶紧回了座位,元默在旁边幸灾乐祸地看着她。

  “卢掌院,在下久闻还初先生大名,此次路过雾灵山,特地来拜访还初先生,不知可否代为引荐。”

  卢胆镜淡然一笑,“纪公子有所不知,家师已经多年不见外客,就是本院弟子平日里也难得一见。不过日前,家师收到三师弟的来信后,已吩咐过卢某,愿意与公子见上一面。纪公子请随我前来吧。”卢师兄站起身来,说了一声请,便率先走出了前厅。

  “有劳卢掌院领路。”那纪公子道了声谢,也随着走了出去。张玥正打算趁乱溜掉,元默拉了她一把,她也只好跟着一起不情愿地去了后院。一帮人浩浩荡荡地来到还初先生居住的心鉴斋外。卢师兄让门口的侍奉的弟子进去通报了一声,一会通报的人出来,说先生只让纪公子和他们三个师兄弟进去。

  那纪公子吩咐了身后黑衣男子几句,就随他们三人进了院子,其他人都纷纷在院外等候。

  张玥进屋后,看见还初先生今天穿的很是正式,头戴方巾,身上穿着宝蓝色交领大袖长袍。端坐于屋内上座右首尊位,众人进来时,正在闭目养神,一派仙人入定之相。

  “老师,弟子已将纪如墨公子带到。”卢胆镜恭敬地说道。

  “晚辈纪如墨拜见先生。”纪如墨向还初先生深深地施了一礼。

  那纪如墨施完礼,仍弯着腰等待师傅回音,可是师傅没搭理他,仍在闭目养神。卢师兄在边上颇为尴尬,想提醒师傅又不敢出声。元默则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张玥在一边只能瞧见纪公子的侧脸,只见他神色如常,无一丝不满之状,弯腰低头,纹丝不动。张玥不禁暗自叫了一声好,这个年纪竟有这份定力。大概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张玥猜想师傅是不是睡着了的时候。还初先生终于开口了,

  “嗯.....”

  只见还初先生蓦然张开双眼,眸中精光一闪。打量了纪如墨一番后,指着他左首的空椅子,说道,“坐吧。”

  张玥惊讶极了,还初先生旁边那个位置,这些年就没人敢坐,谁敢坐在仅次于师傅的左首位呢?这个纪如墨什么来历,竟然这么大的面子。卢师兄和元默似乎也是大感意外。元默的表情复杂许多,双眼不停地打量纪公子。

  “多谢先生!”纪如墨应了一声,从容地坐在了师傅旁边。

  先生向卢胆镜几人挥了挥手,卢胆镜三人会意也坐在了下首的座位上。大家坐定后,先生又开口道,“你与你祖父的相貌倒是有着几分相似。”

  张玥听此话才恍然大悟,师傅跟这姓纪的祖上还是故人啊,难怪对他如此不一般。

  “晚辈自幼也曾听祖母说过,在下的相貌与祖父确是有几分相似。”纪如墨谦逊地回道。

  “嗯,你祖父的性情,倒还说的过去,虽然也干了几件荒唐事,但勉强还算是个血性汉子,你父亲我就不太喜欢,他年幼时,你祖父曾领着他,跟我见了一面,长的柔柔弱弱的,像个女孩子般扭捏,说不到半句话就哭鼻子,直往他身边的那个侍女身后躲。当时我就想啊,这个孩子以后是要管一大家子的,藏在一个侍女身后怎么能行呢?哦,听说那贴身侍女后来嫁给他做媳妇了。也不是省心的孩子啊!”师傅说着,捋了捋胡子,话锋突转,

  “不过,今日一见,你给我的感觉倒是跟你父亲和祖父都不一样啊,哈哈!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