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眀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宫宴之后

眀玥 逐一2019 2036 2019.11.26 06:54

  张玥向前探着头,问身旁的萧敬,“好多人都出来了,是不是宫宴散了啊?”

  “应该是,诶!你别往前凑啊,我们往后回避一些。”萧敬一边在人群中快速扫视,一边拉着张玥向旁边偏僻一点的地方后退了不少。

  出来的王公贵族并没有人注意到萧敬二人,纷纷上了马车或者轿子走了,一阵功夫,呼呼啦啦人群都散的差不多了,门口停留的马车也没剩几辆了。

  萧敬和张玥正焦急的张望,又从宫内缓步走出了二人,为首的男子头戴翼善冠,穿着窄袖圆领袍,腰扎玉带,外面披着黑色的披风,胸前衣裳上隐约露出四爪蟠龙的图案。面上一派镇定自若的神情,正是太子朱佑樘,他后面的紧跟着的是身着浅绿色朝服的李东阳。

  萧敬见二人走出宫门后,快步走到朱佑樘跟前,跪倒在地,激动的说道,“殿下,您可出来了,奴才担心坏了,里...里面都...还好吧!”

  朱佑樘朝萧敬微微点了点头,刚想要说什么,忽而看见萧敬后面跟过来的张玥,脸上微微一顿,明亮眼眸几不可见地先掠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后面的李东阳看到张玥,眼中疑惑之色更胜,只是碍于太子在旁,无法发问。太子平静地跟萧敬说道,“回东宫!”

  萧敬低头道,“是!”他赶紧跟停在不远的东宫马车车夫招了招手,车夫驱使马车过来了,后面的东宫卫兵紧随马车过来,朱佑樘向身后的李东阳说道,

  “东阳,夜深露寒,你坐我的马车回府吧!”

  李东阳正惊疑未定的看着张玥,闻言赶紧答道,“是,多谢殿下体恤!”

  朱佑樘从张玥身边擦身而过,上了马车。擦身而过时,张玥清楚的听到朱佑樘轻声说道,“你也上来!”

  张玥转头看着已上了马车的朱佑樘的背影,颇为迟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李东阳满腹狐疑地看了张玥一眼,也随着上了车,萧敬在旁边拍了张玥肩膀一下,“你发什么呆,赶紧上车。”

  张玥方醒悟,赶紧踩着脚蹬,上了马车,钻进车厢。萧敬也随着入了车厢,马车随即驶离皇宫,

  马车一离开皇宫,车厢内的萧敬就迫不及待的问道,“殿下、李大人,宫宴结果如何?那幅字画过关了吗?”

  李东阳问萧敬道,“萧内侍,我正想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老师题字的古画不是丢失了吗?怎么又出了一副真迹?难道他老人家来京城了?”

  萧敬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看着李东阳,“啥!李大人,你...你们以为那是真迹?”

  李东阳疑道,“不错,那就是老师的真迹,绝不会错!世上不可能会有人把老师的字临摹的如此形似又神似。”

  萧敬慢慢把头偏向张玥,不可置信地指着她道,“她——”

  张玥的脸微微有些红,举起了右手,结结巴巴地说,“那...那个,是我...我临的……”

  车厢内所有人的眼睛齐刷刷地看向张玥,朱佑樘此时倒未表现出太多的惊奇,只是漆黑的眼眸闪过一道光芒,随即沉寂下去,变得比以往更加乌沉深邃。

  李东阳则大吃一惊道,“小五,你不要说笑,你那点书法底子,我还不知道?况且那落款分明是师傅的私章自诚章,那章是老师亲手用阴阳同章的古法篆刻,无人能仿。”

  张玥陪着笑,“师兄,那个,师傅的自诚章我实在是太喜欢了,不久前从师傅那里讨了过来,诺,在这呢?”

  说着从怀中掏出了自诚章递给李东阳。李东阳将信将疑接过印章,仔细端详后,仍是无法相信地盯着张玥,似乎有无数的问题要问,可是他到底顾忌朱佑樘在,没再说什么,只是眼睛瞪了张玥好几下。

  张玥脸上也充满了无奈,虽说是奉了师命,但到底瞒了师兄好多年,此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车厢内颇有些尴尬,这时朱佑樘平静的声音响起,“阿敬。”

  萧敬颔首,“殿下,”

  “除了车厢内四人,还有谁知道此事?”

  “殿下放心,奴才深知此事利害,张玥是在极其隐秘的情况下伪造的真迹!除了咱们四人,只有我师傅怀恩知晓。师傅他一向对殿下您维护至极,绝不会泄漏。”

  朱佑樘眼中寒光外射,冷冷地说道,“此事事关重大,绝不可外传!”

  “是!”车厢中几人纷纷应允。

  张玥第一次见到如此严肃的朱佑樘,偷偷瞅了他好几眼,朱佑樘似乎察觉到张玥的视线,回视张玥一眼,二人视线正好对上,朱佑樘的瞳孔幽深,亮如漆玉,让人无法直视,张玥赶紧垂下头。

  马车上安静起来,只有车轮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张玥身上的内伤本来就没全好,晚上又在皇宫外吹了半天的冷风,此时在车上放松下来,觉得浑身发冷,之前胸口被踹的地方又隐隐闷痛,一股痒麻从肺里沿着嗓子涌了上来,

  “咳!!!”

  张玥捂着嘴咳嗽起来,咳了几声,刚刚感觉胸口和嗓子舒服了一些,身上突然被一股温暖包围起来,张玥低头一看,身上不知何时披上了一件黑色披风,这是太子的......。张玥抬起头,视线映入一对关切的眸子中,散发着柔软的温暖,那么暖,一直暖进人心。

  “谢...谢谢如...殿下。”张玥结结巴巴说道。

  朱佑樘轻声说道,“今日,辛苦你了。”

  这是太子今天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张玥尴尬的笑了笑,没说什么。李东阳暗暗观察着二人的神情,双眼微微眯了眯,嘴角隐隐上扬。

  马车终于到了东宫,朱佑樘和萧敬便下了车。

  马车上载着李东阳和张玥继续向前行驶着,朱佑樘没有立即进宫,望着远去的马车背影,若有所思起来。这时牟斌从宫内匆匆走出,走到朱佑樘跟前行礼后,附到耳边低声说道,“殿下,怀恩大人已经到了,现在书房等您。”

  朱佑樘眼眸微转,沉声说道,“进去吧!”二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东宫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