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腹黑主角的反派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方小鞠的恐惧

腹黑主角的反派之路 寒蝉之毅 2309 2019.11.18 13:55

  天空落下火雪,震天声响传播到百里之外,百花坊内的人都能感觉到大地在震动,持续十几息才退去。不少人朝着声源的方向寻去,好奇为何会传出如此恐怖的波动。

  树林早已被洪水推到,水面上漂浮着冰块和火团,当事人已经离去。雨轻尘和弄潮客的极招,将百里之地尽数摧毁,武极境修士全力出手便是如此恐怖如斯。

  边缘地带,雨轻尘睁开双目,擦掉嘴角的血迹。经过短暂运功,将伤势暂时压制下去。他心中又升起疑问,为什么与弄潮客交手时,自己的剑意和灵力都被压制下来,发挥不出全力。

  “唿~。”

  破空声响起,一道人影落到乱石中。

  云飞鹰环顾四周,啧啧说道:“哇~,雨兄,你弄出地动静也太夸张了吧。”

  雨轻尘看到对方肩上的倪儿(也就是方小鞠),对方被绳索捆住身子,嘴巴也被破布堵住,正愤怒地瞪着眼睛,“云兄,原来你是去截她了。”

  “不错,当你追出去的时候,我便绕到这伙人前头了。现在,该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了吧。”

  “在下天擎盟雨轻尘。”

  “与我猜想的一样,在天擎界能有这般修为又姓雨,也只能是天擎盟的雨家了。你方才与谁交手?将百里之地打成这样。”

  “那人自称弄潮客,不仅掌法高绝,还会潮生宫的沧海诀。”

  “潮生宫?镇海界的势力怎么也来凑热闹。”

  两人正交谈间,“唔...”方小鞠抗议地扭动身体。

  云飞鹰笑道:“不叫都忘了你这美人了。”

  雨轻尘:“云兄,你打算怎么处置她?”

  “嗯...,此地距离绿柳林道太远,不如带到天擎盟,再相邀各宗人马过来商议。”

  “甚好。”

  “那我们走吧。”

  入夜,依旧是那处山谷。

  弄潮客摇扇看着明月,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黑袍从林中飞出,围绕着他的身体转动起来。“呼啦~”袍子掀开,幽姬靠在他身上,鼻尖轻轻嗅了嗅,“你受伤了。”

  “天岭孤鹰终究是惊仙阁高徒。”

  “哼~,我最讨厌地便是那些剑木头,不仅毫无乐趣,做事也十分古板。相比之下,你就有趣多了。”

  幽姬眼瞳变成粉色,身子散发出异香,将功体运转到极致。

  对方见他受伤便趁机施展媚术,可弄潮客心如磐石,根本不为所动,“九幽天魔舞典果然奇异,让仙子的身躯如此之香。”

  “咯咯。”幽姬见媚功影响不到他,便收了起来,“阁下的心更让奴家讶异,世上竟有你这般绝情的人。”

  她所不知的是,弄潮客经历过铸心,外物几乎不可能动摇他的本心。

  “好了,说说正事吧,仙子不是想知道阎罗殿余孽的消息么?”

  阎罗殿原是南山界大势力之一,因内乱而导致灭门,那带头叛乱之人成了如今九重幽阁的领导者。

  幽姬转过身来,目光锐利,笑道:“阁下若是肯说于我听,奴家今夜便是你的了。”

  “哈~,鄙人没有这份福气。其实消息说于仙子听也无妨,那阎罗殿余孽便是繁剑斋首徒,幽府判官岳轩。”

  “如何证明?”

  弄潮客从怀中取出密信,递了过去,“里边有关于岳轩的所有资料,记录着他当年是怎么来到天擎界,又怎么拜入繁剑斋。”

  幽姬接信细观,“我需要时间调查真伪。”

  “我可以等仙子调查完再商议之后的事。”

  “你布下如此大的局,究竟为了什么?”

  “趣味的事应该留到最后,不是么?”

  “你真是让我越来越着迷了。”

  “哈哈...,证明仙子看男人的眼光不差。不过,眼下还有件事需要仙子帮忙。”

  “哦~?何事?”

  弄潮客俯身在她耳中说道,内容是关于方小鞠被抓之事。

  幽姬不禁好奇道:“那丫头虽是我们九重幽阁的人,可并不在我这次任务的人选里,你在她身上费这些心思是为何?”

  弄潮客:“这女人背后隐藏着一个秘密,可以让天擎界大乱的秘密。”

  “既如此,这个忙我帮了。”

  十日后,天擎盟。

  雨念生归来便直接去向议事殿,向大哥说明落龙山之事。他进入殿中时,发现里边多了一副新面孔。

  雨行舟介绍道:“三弟,这是逐日山庄五庄主,云飞鹰。”

  雨念生:“原来是玉公子,念生有礼了。”

  云飞鹰打量起他来,笑道:“哈哈,雨三公子的事迹我最近也有所耳闻,雨家后辈果然都是人杰。”

  “前辈缪赞了。”

  雨行舟:“三弟,落龙山之事如何了?”

  雨念生将遇到的事全盘说出,众人听到老者道出卧龙庄之时,目光都投向云飞鹰,后者面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雨轻尘:“或许此事是其他卧龙桩弟子所为。”

  云飞鹰:“嗯,我那三哥平日里虽然浑了些,但还是知晓轻重的。”

  雨念生问道:“二哥,你这趟有什么收获?”

  雨轻尘将事情说于他听,雨念生又问:“那女子还是什么都没说么?”

  赵舒语:“没有,就差用酷刑了。”

  “那让我来试试吧。”

  雨行舟:“好吧,死马当作活马医,或许以三弟的口才能说动她。”

  雨念生接过大哥的信物,拜别众人后往地牢方向走去。这块区域平日里不许闲杂人等靠近,他在路上将地形记下来,以及暗桩和机关。

  牢中最底层,见到秋星玲站在铁栏外,正审问那名女子。

  雨念生上前礼道:“秋前辈。”

  秋星玲笑道:“雨三公子,这趟收获如何?”

  “详情繁长,前辈可有收获?”

  “这女子被送回来就没说过一句话。”

  “让晚辈来试试吧。”

  “好吧。”

  方小鞠依旧被绳子绑着,见到雨念生进来,眼里尽是嘲讽。

  雨念生:“我已经从云前辈那得知你的事情,从伏杀钟香主到伪装成酒楼小厮,同时又是登仙阁头牌,你的能力十分出众。”

  方小鞠楞了一下,惊觉这人不好对付,连忙转过头去。

  “回避我是害怕我继续说下去么?”雨念生在牢间来回渡了几步,“寻常杀手不可能具备多种才艺,还如此出众。你从小便开始接受这些训练,对不对?”

  方小鞠依旧不为所动,雨念生续道:“从小便接受训练的杀手,又具备武宗境界,若是寻常势力,你便是其中高层了,也不用做那些肮脏事。我如果没有猜错,你身上纹有特殊印记,是也不是?”

  牢外的秋星玲看向雨念生,心中对其评价又高了许多。

  方小鞠瞪大眼睛看着他,心中十分恐惧,自己一句话未说便被他猜透身份,实在太过可怕。

  雨念生转身向秋星玲说道:“秋前辈,还请你解开她的衣衫查证。”

  秋星玲:“好。”

  雨念生走出牢间,背对里边。

  过后,秋星玲看着方小鞠身上的印记,惊道:“九重幽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