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腹黑主角的反派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当年之谜

腹黑主角的反派之路 寒蝉之毅 2347 2019.11.28 15:07

  山峰之上,人影纷乱,灵气浑浊,招芒爆散。

  黑衣杀手被繁剑斋弟子杀得节节败退,堵在死角之中。三百精锐奋战半个时辰,被慢慢消磨到不足五十人,疲惫到极点,绝望到极点。

  易不凡低头看向战圈,这批人马已经成了弃子,他可惜对方没有备有后手,决定收网,落入下方。

  方小鞠躲在人群之中,心急如焚,四周被剑阵阻挡,想不到方法脱身。

  “炎风。”

  易不凡张开右手,掌心喷出狂风,携着流焰吹向前方。杀手们聚到一起释放灵罩抵挡,刚开始还能撑住,过了十息后纷纷吐血,倒地身亡。

  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方小鞠面如死灰,知道自己今夜在劫难逃,“撕拉~”面具被劲风震裂,露出绝美容颜。

  易不凡见之冷笑道:“哼~,你这女贼果然在这,今日就偿还之前欠下的债吧。”

  说完,掌中炎风大涨,一击被震死其他黑衣人。

  方小鞠境界最高,也撑得最久,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没放弃,依旧释放灵力在生死间挣扎。

  剑阵后方落下一名面具人,抬起双掌朝毫无防备的繁剑斋弟子轰去,浑厚掌劲崩裂剑阵光圈,将里边的人推入中心处的炎风中。

  易不凡大惊之下急忙收势,炎风瞬间消散。

  来人瞬身来到方小鞠身前,释放积蓄已久的刀芒,层叠密麻的刀气激射四方,将方圆几里覆盖。

  四周剑阵绽放光芒,将剑气放出环绕剑圈,抵御刀海攻击。

  易不凡感知到对方境界比自己还要高,召出青影剑插在身前,打出法决。赤焰从中涌出,化成火墙挡在身前。

  “嘭...。”

  战圈中心灵气暴虐,气息混乱。山头被刀气碎裂大片,剑阵中的弟子掉入深不见底的山缝之中,包围圈被硬生生开出条道来。

  “斩。”

  易不凡持剑一斩,剑气破开烟尘,方小鞠和那名神秘高手已经失去踪影,皱眉自语道:“奇怪,这个人对本宗的剑阵很熟悉,知道轰开地面瓦解围攻,究竟是谁呢?”

  向一心背着方小鞠逃到百里外的一处山间破洞之中,他将方小鞠轻轻放下,检查伤势。

  “炎毒攻心,不是大事。能抵抗易不凡功体释放的炎火这么久,你也和你师傅一样倔。”

  他想起往事,感叹起来。

  方小鞠脖间突然滑出一角玉佩,向一心看着眼熟,将其拉出一瞧。

  “这是我送给烟云的...,不可能。”

  他转眼看向方小鞠,对方的面容确实与紫烟云有几分相似之处,心中怀疑越加深厚,心绪复杂起来。

  夜里,山洞。

  方小鞠睁开双目,见到坐在一旁的向一心,起身问道:“是你救了我?”

  向一心从坐定中回神,回道:“嗯。”

  “为什么救我?”

  “因为你还值得救。”向一心张开手掌说道:“这块玉佩是你师傅送给你的?”

  方小鞠顿时像受了惊的猫一样,“还给我。”她不顾伤势沉重,扑过去将玉佩抢回手里。

  向一心得到答案,再次问道:“你师傅将玉佩送给你时,和你说过什么没有?”

  方小鞠将玉佩紧紧握在手中,低声道:“没有。”

  向一心知道她还在防备自己,叹道:“唉~,我知道你还不信任我,这块玉佩是我送给你师傅的。”

  “什么?”方小鞠瞪大眼睛,随后怒道:“原来你就是那个害的师傅背离宗门的负心汉。”

  “嗯?这是怎么一回事?”

  “哼~,你自己做过什么事还不清楚么?”

  向一心皱眉道:“这其中必有误会,我当年因为紧急之事回返宗门,之后就再没你师傅的消息了。”

  方小鞠嗤笑道:“哈哈..,真是完美的推脱之词。你可知你离开师傅后,她的下场有多凄惨么?”

  “这...,当年的事是我错了,不该与你师傅不告而别。”

  向一心心中愧疚,当年他正在外界游历,与紫烟云相恋。后来泣血刀宗与逐日山庄发生大战,他接到宗门紧急密令只能连夜归去。

  之后在大战中受了重伤,导致自己修为进境缓慢,过了一年才去寻紫烟云的行踪,可对方已经不在两人相聚的地方了。

  方小鞠视师傅如生母,双目仇视地看着她,冷道:“你可知你离开后,师傅便怀上了你的骨肉。”

  “什么?”

  向一心大惊失色,心跳急促跳动起来。

  “师傅因为怀了你的孩子才被羽昆宗逐出宗门,之后才流落到九重幽阁中。”

  “那孩子。”

  “死了。”

  向一心垮了下来,面色呆滞,喃喃道:“死了?”

  他心如死灰,原先以为方小鞠便是他与紫烟云的孩子,没想到还有这桩事。

  方小鞠见他如此痛苦,心中怨气少了些许,“死了,听师傅说是患上恶疾死的。”

  两人停下交谈,洞内气氛伤悲。

  许久后,向一心才缓过神来,闭目痛苦道:“是我负了你的师傅。”

  方小鞠质问道:“为什么,当年你为什么抛弃师傅?因为你,师傅变得喜怒无常,贪酒嗜杀,最后自己毁灭自己。”

  向一心将当年泣血刀宗与逐日山庄大战之事道出,两人沉默下来。

  几日后,抱木山。

  别院大厅内,易不凡接见天擎盟来人,东飞羽走入厅中,双方行礼落座。

  易不凡笑道:“没想到这次是东兄代表天擎盟。”

  东飞羽:“我待在盟内都快待出毛病来了,这次有机会便来看易兄了,你最近过的如何?”

  “唉~,宗内最近很不安定,九重幽阁一直针对我们分部,死伤了许多弟子。”

  “那帮见不得人的东西确实惹人心烦。”东飞羽以前与九重幽阁的杀手厮杀过,对那些人十分厌恶,“易兄今后放心,由我带着两万盟众与你配合,分部无忧已。”

  “哈哈...好,有东兄在,易某便可高枕无忧了。”

  两人性格相近,都是直来直去的人,一来二去感情便深了许多。

  飞云渡,云飞鹰也在接见雨轻尘。两人都是熟人,雨轻尘一来便被他带去喝酒了。

  “哈哈,我近些日一直在盯着边界分部,实在无趣极了。好在雨兄你来了,有人陪我喝酒了。”

  雨轻尘摇头笑道:“云兄,你最近过得可好。”

  “唉~,不好。三哥刚死,九重幽阁那伙人又在绿柳林道内搞事,搞的我也不安生了。”

  “大哥这次派我来,就是为了配合你们。”

  “嗯,这次多亏雨盟主援手,补上我们缺少人手的弱点。不说这些了,我们饮酒。”

  两人举杯痛饮,笑声传出院外。

  天擎界某处,弄潮客正与幽姬交谈着什么。

  “先生是让我去对付雨念生?”

  “不错,还得生擒他。”

  “我们已经得罪了两家势力,这时再去碰天擎盟,恐怕...。”

  “呵呵,仙子以为天擎盟会坐视不管?雨念生不过武宗之境,是最好的突破口。”

  “还请先生示下。”

  “仙子且附耳来。”

  幽姬娇笑着靠到他身侧,听完弄潮客的计划后,双眼媚意更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