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腹黑主角的反派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杀局的背后

腹黑主角的反派之路 寒蝉之毅 2247 2019.11.26 20:00

  寒气逼人,流光回转。

  忘沧海功体有所精进,周身寒气更加绝寒。慕容城雨心神戒备,心知以自己武极二相境的修为,对上前方之人只能堪堪保命。

  “小辈,看剑。”

  忘沧海出招前不忘提醒一声,身影疾行而来,断锋之剑裹携寒气封住四方退路。

  慕容城雨面对强敌不敢大意,出手便是绝式,“暗芒。”手中出尘剑一抖,一道气息隐晦的剑气激射而出,让对手诧异。

  “小道。”

  忘沧海剑锋一转,冰寒剑气挥洒而出,在身前化成剑网。“嘭~”暗芒剑气撞在剑网上,双双炸碎开来。他身影不停,直取慕容城雨。

  “哈~”慕容城雨轻喊一声,灵气乍出,化作漫天萤火,喝道:“流萤。”萤火之焰受她操纵,扑向忘沧海,后者停下脚步,左手剑指轻弹剑身,“叮~”水纹剑气从中涌出,覆灭万千萤火。

  招过,慕容城雨眉头渐深,对手的实力强乎她想象。

  忘沧海:“两招将我拦下,不差。”

  “前辈再看这招如何。”

  慕容城雨气灌长剑,剑身回转,霞光自剑内散发。

  忘沧海见到此招,想起自己在雪山上败给暮日千秋,“飞霞。”

  “不错,正是飞霞一剑。”

  慕容城雨驱指一点,出尘化作霞光冲天而起。

  “哼~,若是暮日千秋使这招还行,你的火候还差太远。”忘沧海释放剑势,风雪骤然出现在别院内,冰寒之力快速汇聚在残月剑上,“暮雪沉霜。”

  寒冰剑芒射入上空,与霞光撞在一起,“嘭~”霞光泯灭,溃散地寒冰剑气却再起变化,化成一根根冰刺落下。

  出尘剑落到慕容城雨身前,她来不及再出剑招,只能用家传绝学对敌,“穿云裂石。”双臂甩出金缕长袖,在半空来回抽打,“叮...”将冰刺尽数击落下来。

  忘沧海见到这招,眯眼说道:“乾坤袖。”

  慕容城雨将双袖抽回,卷住佩剑带到手中,“前辈认得?”

  “当然认得,你姑姑当年便是使这乾坤袖与我相斗,最后被我所伤。”

  “哼~,原来打伤姑姑的人是你。”

  “你现在还是担心自己的处境吧。”忘沧海再起剑势,周身风雪变暴雪,更疾更寒,“风雪开途。”

  剑出,暴雪化成遮天雪龙扑来。

  慕容城雨在雪龙快临身时退去,将双袖再次舞动起来,“月映烟波。”层层叠叠的金袖层层抵挡雪龙进攻,冻气被袖劲阻挡,一寸未进。

  可惜,两人修为还是相差一些。

  只支撑得一会,慕容城雨便灵力不继,喊道:“不好。”雪龙强行挤入金缕袖层中,随即爆散开来。“嘭~”气劲碾过别院,轰平整个山头。

  慕容城雨口吐鲜血,倒退几丈,捂住伤口惊道:“冻气入体。”

  忘沧海横剑说道:“接下来你每用一分灵力,冻气就多走一分经脉,你的时间不多了。”

  慕容城雨强压伤势,准备放手一搏。剑意蔓延,长袖纷飞,带着血迹的绝色容颜变得十分坚毅。

  “这种眼神。”忘沧海想起那霸绝镇海界的人影,叹道:“值得我出这招。”寒气滚滚涌向山头,一切事物都化成冰雕,天空暴雪快速汇聚,八道绝寒剑光刹时显现。

  “雪夜回空。”

  绝寒剑气激射而出,面对强敌绝式,慕容城雨全力施展能为。她右手翻出繁剑斋镇宗三器之一的海涡镜,圆镜浮于头顶,喷出七彩霞光压制剑气,使其速度大大降低。

  “云海盖烟塘。”

  出尘剑升空化作遮天云海,金缕袖伏于地上化作烟柳池塘。待绝寒剑气进入三式之中,云海向下压来,烟塘往上升起,混合七彩霞光合击剑气。

  “轰~。”

  山头崩裂,乱石纷飞,整个大地碎裂开来,露出深不见底的黒渊。

  慕容城雨被招式反噬,口吐鲜血,将三件法器收回后,转身遁走。忘沧海被山崩之势阻挡瞬间,已经失去她的踪迹。

  地堡,方小鞠进入里间卧室,见幽姬卧躺而眠,上前轻道:“楼主。”

  “方小鞠,本座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办。”

  “请楼主吩咐。”

  “繁剑斋境内的仙霞山,将那里的据点拔掉。”

  方小鞠心中不解,问道:“楼主,我们刚灭掉繁剑斋和逐日山庄两个据点,此时又出手,容易被对方伏击。”

  幽姬转身瞪目看来,“你只需要照我的吩咐去办,多余的事莫问。”

  方小鞠连忙低头回道:“属下明白。”

  “五日后的子时会有人与你配合,不必担心被伏击。”

  “是。”

  方小鞠退出房间,幽姬闭目笑道:“咯咯,且看你这丫头能搅起多大风雨,就让我拭目以待吧。”

  不悔峰千里外,一道流光自天下落下,在林中酿跄奔跑,十分狼狈。慕容城雨此时满身香汗,衣衫脏黑,面色极其苍白,肤上已经起了寒霜。

  她最后一招用掉大半灵力,再加上逃遁时的消耗,已经让冻气流遍全身。

  “我...我不能死在这。”

  眼中事物渐渐模糊,任凭她意志再坚强,也阻止不了意识开始涣散。

  “噗通~。”

  慕容城雨终于倒下,鼻尖气息若有若无,身躯渐渐封冻起来。

  前方,弄潮客踏步而来,右手摇动羽扇,神态从容。

  “巡海使竟下此重手,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

  他将对方身躯翻转,见到那张不亚于玉生香的容颜,赞道:“果然长得国色天香,死之可惜了。”

  弄潮客从怀中拿出一叠银针,用右手指缝夹住三根针,灵气流转于针上,“回天六式,驱邪化元。”将针插入慕容城雨的额头、咽喉、心脏三处,又将一粒回天丹塞入对方嘴中。

  他又取出五针插进手腕、脚腕、肚脐,一掌按在胸膛上,灌入灵力。

  慕容城雨面色狰狞起来,肤上雪霜开始溶解,体内经脉里的冻气被绿色灵力逐渐消融,身躯慢慢恢复血色。

  半个时辰后,弄潮客撤回右手,“巡海使的冻气果然厉害,我以回天六式配合丹药依旧需要半个时辰才能完全祛除。”他拿起对方手镯,灵力一催,崩裂其中阵法,出尘剑和海涡镜掉落出来。

  弄潮客将海涡镜拿起把玩,笑道:“哈~,用一颗回天丹换海涡镜,还是值得的。”他又看向身下美人,为她包扎伤口。

  入夜,经过灵丹滋养的慕容城雨醒来,发现自己身处山洞之中,“是谁救了我?”她身上的伤依旧很严重,看到衣内包扎伤口的白布,面色红了起来。

  “不对。”

  慕容城雨看向右手手镯,上边已经出现裂痕,而她的佩剑则躺在身旁,喃喃自语起来,“你究竟是谁?救了我又带走海涡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