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痴人灵鬼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情愫

痴人灵鬼 烟雨不见伊 2556 2019.02.12 01:48

    李晨风轻揉着拧成‘川’字的眉心,满面愁容,心燥不已:“老祖宗啊,我才十九,却要给你们三百年前的破事擦屁股!水清墨是鬼,却是你们曾经的敌人,不死不休的敌人!现在又亳无怨煞之气,但又有百年前的记忆!还骗了我两个多时辰。让我如何对她?这么美的女孩子……咳,禽兽不如的玩意——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有的没的!决定全村兴哀的要紧时候,想啥呢?”想着那张英俊的脸突然红了!又立马黯淡下来:老祖都收拾不了的前玄墨鬼尊都让那天地煞气给治了,而今让我去治它……这不是不讲理嘛不是……

  一念至此,愁容更浓了!从此至书房不过二十来步的路,他一步一踱,活像跛脚老人,生生用了小半天功夫‘挪’了过去。行至门口!他突然举起双手,使劲搓脸。似乎想把愁容搓掉。少倾,恢复了已往神情,目光眼神也回复的与之前无二无别了,又心笑道“都说戏子无义,可我却是天生的戏子。不去唱戏真是可惜了”。真是没心没肺。

  便轻轻推门进去了。里面李晨云已经针灸完毕,坐在一旁同水清墨兴致勃勃的讲李晨风小时如何淘气“……你是不知道呀,他偷了李婶子鸡之后转身就宰了吃了……如何如何……”浑然不觉‘偷鸡贼’就在一旁听着,安静地听着!水清墨先前笑得前扑后仰,又紧捂了肚子,是笑得回不过气来!学看见李晨风进来后又紧绷着已然娇艳欲滴的俏脸!不时发出‘噗嗤’的笑声!不大的屋里只有李晨云一人肆无忌惮的大笑!回过神来,晚了……心里暗道:不妙,啥时候来的!

  沉默了几息,某长舌觉尴尬不已!找了个托辞:“想来你们还没有吃晚饭吧!我去给你们做去!稍等!稍等!”说着便如脱兔一般似的跑了!只剩下了这两人!空荡的屋子里更显得清净了。气氛也更尴尬了!沉闷,使人窒息的沉闷!几盏灯火摇摇曳曳,一缕熏香缓缓上升,又漫漫散去。屋子里连半只蚊子都没有。

  不知是哪一霎那,李晨风望着她的影子忽然晃了神。影子淡极了,随着火光摇曳不定。噬了他的心神,夺了他的魂魄,囚了他的身体。

  一刹却像好久。

  “咳,水姑娘……”“直接叫我清墨吧!”“好,清墨姑娘……”“是清墨,不要再叫我姑娘了!”“咳,咳!好吧清墨!”他红着脸顿了顿!“舍弟年幼,言辞不当,还请不要见怪!”她低头轻嗯一声。也不知何意!气氛再度尴尬起来!心头却是将晨云骂翻了“说话不经脑子,非亲非故却是什么都敢往外说。娘怎么就没有来得及好好教训他。”。

  也不知多久,似半盏茶时间,又似一年。很短,又很长。莫名的难言!有她在的时候仿佛时间过得好慢,一种淡淡的思绪萦绕在那白袍蓝襟的之间。很怅惘,又难割舍。他十九年都没有过这种情绪!不过他却知道——这莫名情绪的源头来自面前藤条椅上的白衣素女,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时辰的清纯羞怯的“落难少女”!更是三百余年前的玄墨鬼尊!一个苦命之‘人’!

  “嗯,我帮你拔了腿上的银针吧!时候差不多了!”他抛开了那些莫名的思绪,再次打破了这沉闷的气氛!“好!”她清脆应声!

  继而李晨风开始轻柔地拔针!扎针是要真火候的!而拔针小心一些也就够了!左手虚托着那宛若白玉的小腿!丝丝凉意传入手心。李晨风知道,这凉而不寒的温度是纯正的‘鬼气’。无邪的鬼气!心中不由地一痛: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以一颗婴孩的心去承受三百年的仇恨!

  脸上却是毫无表情的。右手也拔完了所有银针!

  余光一瞟,针眼下连一丝血色也没有!心却是更痛了!“你现在气血虚弱,我让舍弟给你补一补!”“多谢,麻烦了!”……

  又过了一柱香时间,李晨云便在小院里摆上了‘洗尘宴’!晨风搀扶着清墨一起坐下了。饭菜是匆匆准备的,说不上珍馐!但三人边吃边聊。从是深夜,一直吃到东方即白!还意犹未尽!

  这时,一个约摸有八九岁的小孩子气喘吁吁的进来!“风哥,云哥……咳咳……累死我了!”“怎么了?虎子,怎么这么急?”两人一脸疑惑。

  “先喝口水!顺顺气!”然后那个叫虎子的孩子当即喝下两盏水!这才平息!

  “族长,大巫即他们回来了。族长让你们去一下祠堂!现在就去!看起来很急!”

  “好!”

  又转头“清墨,等下我们。去去就回!”“好!”她乖巧应道!

  清墨却向先前李晨风供奉祖先牌位的房间去了!“李老头,出来吧,别装了。我知道你想见我……”

  另一边,祠堂旁的一间房内有五个神情憔悴的老者!一边还站着黑布遮面的高大青尸!也不知是何用意!“老爷子,怎么了?叫我们来干什么?”晨风关切问道一个和他有五分相似的耄耋老人。老人神色疲惫,眉心夹着丝丝痛苦神色:“掀开那黑布!”“哦!”说着也照做了。掀开黑布的一瞬,兄弟二人便瞪大了眼睛。随即便同时嘶吼“爹!”撕心裂肺!

  不错,这青尸正是兄弟二人失踪五年的亲爹!兄弟二人一直幻想着爹能早日归来!纵使心中有些预料,但谁也不敢相信那心中的直觉!直到幻想一朝撕灭!

  李老爷子无力说道“磕两个头吧……”

  “立个衣冠冢,尸体……烧了吧!”老爷子仰天说着这个最安全也最伤心的办法!

  “大巫即……哎!”另一位老者欲言又止!最后也只得悲叹一声!

  “这缕阴阳气是你爹弥留时最后一股生气与体内的尸气相交而成!与你修行有大用,今天给你处置吧!风儿,不要辜负了!这是你爹,也是我的儿子最后气息。云儿,你天资聪慧却又无心修行,你爹的青玉扳指和辟邪小金刀便留给你护身!不要辜负了他!哎……”又是一声长叹!

  “我们这次去‘万人冢’打算一举平乱。生屠了他们三王,加上前辈杀的两个。只有最后三个了。交给你们了!我们邪气入体怕是没有两年活了!你爹也是在万人冢找到的,当年你娘用自己的命换了晨云的命,长兄如父,晨风,你是兄长,要好好照顾弟弟。晨云,你也大了,要好好帮助哥哥。你们要相互依靠一辈子了。”说着,老爷子仰头闭眼,一滴浑浊的眼泪从眼角溢出。旁边的几个老人也来相劝。

  李晨风两二大悲之下发誓,此生必然一举靖平鬼乱!毫无想到玄祖的话!他现在是孤立无援了!除了水清墨可能是个帮手,可……力量根本不对等!

  二人失魂落魄的回去了!李晨风把自己锁在屋里。红着脸,闭着眼。不哭不闹。

  一阵白雾闪过,凝现在李晨风面前。露出那张倾城容颜!正是水清墨!她竟然将自己的身份曝露了!仍是那宛若银铃般的声音:“你若不怕,便哭一会吧!”“呜呜……啊……”

  良久……

  “不怕我对你出手吗?玄墨鬼尊?”狡黠一笑“我听见了你祖宗的话,正如他所说,我相信你是个心软的人。”

  烛火下,两人坐在一起!她拍着他的背,她抚了他的肩。两人或许都没意识到这短短几个时辰。肩负巨大责任的他竟和她产生了剪不断,理更乱的情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