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召唤之秦临诸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六大王侯

召唤之秦临诸天 鬼仙谋主 2017 2020.08.16 23:58

  六人漂浮在灵云宗上空,看着下方云雾缭绕的宗派。

  “啧啧,归无咎这小儿还真会挑地方,如此仙境,看的老夫心里都痒痒的。”老酒鬼看着下方的青云宗啧啧称奇。

  然而,一直未曾发话的炎刑可就没那么好的脾气了,直接对着山门大吼一声:“归无咎,速速出来迎接!”

  “大胆,何人在我灵云宗地界大声喧哗,还不速速跪下受缚。”

  听到喊声,一位中年男子骂骂咧咧地走出来,显然是嚣张惯了,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不知道花为什么那么红。

  随后,当他看见上空悬浮的几人,一扫之前的嚣张劲儿,面色煞白,双腿打颤。

  能够御空而行者,最低也要有着凝丹境修为,要知道在他们灵云宗内都没几个凝丹镜,如今一下子来了六个,而且都悬浮在空中,这让他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为何不先看看来人是谁就开口大骂,真是流年不利!

  炎刑在听到喊声之后也是微微一愣,就连正要举起酒壶往嘴里倒酒的老酒鬼也止住了动作,诧异的看着下方的中年。

  “老子还以为出来的是什么厉害角色,没想到是你这么个垃圾东西,区区天元境中期修者也敢再本侯面前耀武扬威,找死!”

  显然炎刑也被中年男子的嚣张劲儿给激的不轻,直接一巴掌拍了下去。

  眼看就要拍落而下,一记长虹飘来,当下了这一击。

  “一介下人不懂事,战武王侯何必如此,”

  炎刑寻声看去,只见来人一袭淡蓝色云翎长袍,鹤发童颜,脚踩天虹,背负着双手由远及近。

  “哼,归无咎你好大的架子,别说是杀你的一介区区下人,就算是你,也只不过是本侯一巴掌的事。”炎刑冷声道。

  “哦!”归无咎眼神微冷,看着炎刑道:“若是如此的话,那本宗主到想要领教一下战武王侯的实力。”

  “咳咳,老炎先消消气,正事要紧。”北木宸连忙上前打着圆场,生怕他在误了正事,对于炎刑的爆脾气也是有些无奈。

  炎刑眯着双眼,周遭元气涌动,若不是青月郡主还在对方手上,真想一巴掌拍死这混蛋。

  平常之时,也就老酒头、盖天洪、兰归尘几人可以和他开开玩笑,至于其他人,哪一个见了自己不是恭恭敬敬地。

  “归无咎,我们的来意想必你也清楚,是你自己主动将青月郡主放出,还是要我等进去走一趟?”

  老酒头腰间挂着酒葫芦,摇头晃脑地走到炎刑身旁,望着面前鹤发童颜的归无咎。

  “你是…逍遥王侯左无涯?”紧接着,归无咎又看向右方的盖天洪、萧雄、兰归尘、北沐宸四人。

  “烈天王侯盖天洪,

  狂刀王侯萧雄,

  紫衣王侯兰归尘,

  逸仙王侯北沐宸。

  没想到秦国九大王侯一下子来了六个,可真看的起归某人!”

  “不过,逍遥王侯说话可要讲证据,我宗几时有过青月郡主?本宗为何不知道。”

  归无咎有些疑惑的看着老酒头。

  “归宗主,此乃秦皇亲口下令,若不然怎会派我六人前来?”

  紫衣王侯兰归尘踏前一步,和老酒头、盖天洪二人并肩而立,冷冷注视着归无咎,周身元气涌动。

  同时,另外三人亦是踏前一步,六人并肩而立,紧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见状,归无咎立马傻了眼,这是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节奏啊,自己再怎么自负,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对上六大结婴境,而且还是成名已久的结婴境强者。

  若单单只是炎刑一人,自衬还能够抗衡一二,可眼前这一幕……

  归无咎道:“六位王侯,这里面可能有着些许误会,待老朽查清,若青月郡主真在我宗门当中,定会将其放回。”

  “误会?”

  炎刑说道:“你切前去问问你那少宗主,若本侯记错的话,你们所谓的少宗主应该是你的孙儿吧。”

  “归无咎,这次是秦皇亲口下令,若青月郡主真要在你们宗门有个三长两短,本侯可不敢保证你这灵云宗是否还能够继续呆在这世上。”

  “同时,也包括你归无咎!”

  “秦皇亲口下令?”直到这时,归无咎才抓住要点,对着炎刑急忙问道:“敢问王侯,这青月郡主和陛下是何关系,居然能够劳驾你六位同时来此?”

  “哼。”

  炎刑说道:“那青月郡主是萍妃的侄女,而萍妃又是陛下最喜欢的贵妃之一,所以,这其中关系就不用本侯多言了吧。”

  “归无咎,有这点时间还不快快将青月郡主交出来,若真的在你们灵云宗有个三长两短,就算是我们有心饶过你,可陛下那里可就未必了。”

  “所以,你还是赶快返回宗门看看,我等在此等上片刻,若青月郡主一直没出来,可就别怪我等直接杀进去了。”兰归尘一字一顿地说道。

  闻言,归无咎这才回过神来,急忙说道:“六位王侯,请稍等片刻,我这就返回宗门,若青月郡主在我宗门,定会亲自将其带出。”

  “告辞!”

  说罢,归无咎急忙回身返回宗门!

  “来人,将少宗主归不悔给本座带上来!”

  归无咎向着宗门大殿边走边喊道,吓得当代宗主归长青打了个寒颤。

  “父亲,为何如此愤怒?可是小悔犯了何错?还有上空的那六人又是何人?”青云宗主归长青问道。

  归无咎冷冷撇了一眼自己这个儿子,心中的愤懑难平。

  “为何愤怒?”

  “还不是你生的好儿子惹出的祸,混蛋东西,惹谁不好,非要好死不死的去惹什么青月郡主。”

  “这次若是能躲过此劫,老子非要废了他。”

  “省的他尽给老子惹是生非!”

  “目前也只期望那个小兔崽子没有对青月郡主怎么样,要不然这次不光是灵云宗,就连老夫都可能在劫难逃。”

  谈话间,只见两位执事架着一位青年男子,面色暗淡无光,眼角凹陷,身形枯瘦如柴,显然是酒色过度所导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