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召唤之秦临诸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苏天香

召唤之秦临诸天 鬼仙谋主 2018 2020.08.23 23:58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老鸨走下楼梯,笑眯眯嘻嘻的看向嬴昊言道。

  “这位公子,苏姑娘已经同意和您见上一面,但是需要您一人移步到阁楼与苏姑娘相见,至于其他人不可进去,只能堂内等候。”

  “大胆,我们.....”

  一旁的小团子太监正要呵斥老鸨,却被嬴昊突然打断。

  “无妨,既然是苏姑娘的要求,那本公子自当遵从。”嬴昊对着身后的三人吩咐一声。

  “千殇、团子,你们二人留下,在堂内等候。”

  “至于曹总管,你跟随本公子上楼,留在门外等候。”

  随后,看向老鸨说道:“请带路吧!”

  “公子这边请。”

  老鸨扭着腰肢走在前面,轻摇着手中团扇。

  不一会儿,几人停在一座阁楼前,老鸨轻敲了敲门。

  “苏姑娘,公子已经带到。”

  “进来吧!”

  随着房间内传来一道魅惑之音,房门也随之打开。

  “公子,请!”老鸨侧身虚引。

  嬴昊微微点了点头,昂首挺胸向着房内走去,而后方的曹正淳也要跟着进去之时,却被老鸨直接拦在门外。

  “抱歉,苏姑娘早已言明,只得公子一人进去,其他人不得入内。”

  嬴昊侧身看向曹正淳吩咐道:“正淳,你就留在门外,我一人进去即可。”

  “可是,您的安危.....”曹正淳有些担忧的说着。

  嬴昊摆了摆手道:“无妨,一个小小的醉花楼,应该不至于将本公子咋样。而且,本公子也只是与苏姑娘交谈一二,不至于不会怎么样。”

  “你切留在此地等候。”

  说罢,嬴昊转身走进房内,而房门则被老鸨关上。

  房门外,曹正淳看着老鸨阴恻恻的道。

  “你最好确保我家公子无恙,否则的话...这秦王朝内将再也没有你们醉花楼的容身之地。”

  “这话是何意?”老鸨不满的询问道。

  “何意?”

  “哼!”曹正淳冷哼一声,便转过身去不再理会老鸨。见状,老鸨也自然不会自讨没趣。

  ...

  ...

  嬴昊立在正厅打量着房间内的一切,桌案上摆放着一只三足的雕金玄鹤香炉,散发着袅袅香气,墙壁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山水壁画,窗台上依稀摆放着几株珍稀花卉。

  正待嬴昊打量入神之际,背后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奴家见过公子!”

  嬴昊转过身去,仔细打量着来人。

  一袭红衣罩体,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露着,就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发出诱人的邀请。

  这女子的装束无疑是极其艳冶的,但这艳冶与她的神态相比,似乎逊色了许多。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好一个妖精,不愧是京城一绝。”嬴昊心中暗道,饶是自己两世为人,也被这女子的妖媚外貌给惊艳了一瞬间。

  “你就是苏天香?”回过神来,嬴昊看着女子问道。

  女子微微点了点头,直起身行看向嬴昊轻言道:“奴家正是苏天香,未知公子找奴家有何事?”

  当她抬起头来的那一刻,嬴昊这才注意到,在其眉心处有着一朵莲花印记,而最引人注目的则是她的那双眼睛,区别于常人的黑瞳,红色的眼眸,更为其平添了一抹妩媚。

  只是,观其面貌,似乎才十七八岁左右,极为年轻。

  “听闻你是京城一绝,本公子甚是好奇,所以特地前来一观。”

  嬴昊单手背负,看着苏天香道:只是没想到,你比传闻中的更为妖艳。”

  “公子说笑了,那些只不过虚名而已,再怎么妖艳,还不是一普通的红尘女子。”苏天香言道。

  嬴昊轻笑脸声,自顾自地找个凳子坐了下去,而后看向苏天香。

  “冒昧的问一句,姑娘今年芳龄几何?”

  “公子第一次前来醉花楼与我相见就要问起芳龄,不知这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吗?”苏天香为嬴昊斟了一杯茶,目光灼灼地注视着嬴昊。

  随后言道:“不过,看在公子出手阔绰的份儿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告知公子。”

  “奴家今年十七!”

  “不过十七,便已经名动京城,如此成就,足见姑娘的能耐。”嬴昊品茗着香茶,称赞了一声。

  “公子花费五十万两白银,该不会只是为了说这些恭维我的话吧?”苏天香道:“若有什么话,公子尽可直言。”

  “本姑娘不喜欢弯弯绕。”

  嬴昊抬头凝视了一眼苏天香,放下手中茶杯,言道:“姑娘快人快语,那本公子也就不墨迹了。”

  “本公子想要你成为我的人,换句话说,就是要你的醉花楼成为本公子的。”

  苏天香紧紧注视着嬴昊,半晌后,言道:“公子可真会开玩笑,这醉花楼虽然是烟花垂柳之地,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收购的。”

  “何况,若要商谈收购醉花楼,你应该去找鸨妈,奴家只是一舞姬,做不得这醉花楼的主。”

  “所以,公子您找错人了。”

  “呵呵。”嬴昊摇头轻笑,道:“这老鸨只不过是醉花楼推在明面上的主人,而真正掌管醉花楼的却是你这个十七岁的姑娘。”

  “公子您说笑了,我一个十七岁的姑娘哪有什么能力开这座醉花楼。”

  “您若没别的事,奴家先暂且告退了。”

  说罢,苏天香便要转身退下。

  只是,随着嬴昊的声音响起,苏天香的身形戛然而止。

  “你三岁那年家破人亡,后为紫槐侯陈昇所救,并收起为义女。而这座醉花楼本是为了庆祝你十五岁的生日所建,想要给你个惊喜。”

  “可谁知好景不长,紫槐侯突然暴毙,这座醉花楼也便成为废弃之地,而你也因紫槐侯的死被赶出了陈家。”

  “你到底是什么人?”

  没等嬴昊说完,原本背对着她的苏天香豁然转身,目光死死盯着嬴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