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召唤之秦临诸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花心移,如山动

召唤之秦临诸天 鬼仙谋主 2019 2020.09.24 21:56

  “你们秦朝难道没有男人了吗,为何都是女子出战?”冰煌看着花飞雪满脸都是鄙夷之色。

  “呵呵。”

  花飞雪轻笑一声,道:“对付你们这帮蛮夷,何须我们秦朝男人出马,败你,本姑娘一人足矣!”

  “果然,秦朝人都是那么猖狂自大。”冰煌一脸无奈,显然并未将花飞雪放在心上。

  裁判站在武台中央,高举三角旗,一声令下:“比武开始!”

  “姑娘,你还是下去吧,要是再把你伤了,我担心你们秦朝的男人会恨死我的。”冰煌看着花飞雪揶揄道。

  花飞雪说道:“你是不是太过自信了,还没打就怎么知道是本姑娘必输呢。”

  “唉......”

  冰煌摇头故作叹息一声,道:“既然姑娘不识时务,那么也只好亲自把你送下去了。”

  “破冰飞刃!”

  接连三道冰冷光刃扫向花飞雪。

  “还是这招,真没新意。”

  花飞雪轻轻歪头,脚尖轻点,身形骤然一轻,仿佛柳絮一般轻飘起来,在破冰飞刃劲风相随之下,花飞雪如蝴蝶一般,穿梭于三道光刃之间。

  “这.....”

  冰煌见状,瞳孔牟然一缩。

  “冰霜之境。”

  只一瞬间,花飞雪犹如置身冰寒绝地,天空飘荡着雪花,周身的世界映照着冰蓝之色,仿佛置身领域一般,原本如蝴蝶般的身形也顿时受阻。

  “不可能,你才地煞境修为,怎么可能会施展炼虚境的领域之力?”花飞雪牟然一惊,仔细观察着四周,半晌后恍然大悟。

  微微点着头,道:“原来如此,这只不过你以自身冰系罡气强行冻结这片区域,致使这片空间看起来犹如领域一般。”

  “若是你真的能够释放领域,那这一战本姑娘自愿认输,可显然不是。”

  “姑娘好眼力,这的确不是领域,但就算如此,你也休想轻而易举地脱离此地。”

  冰煌额前一缕发丝垂下,挡住左眼,冰蓝色的发丝看起来有些非主流风范。

  “你在里面带的时间越长,境内的温度越低。直至将你冻成冰雕为止,所以,姑娘若是坚持不住,可要早早出声哦,嘿嘿嘿......”

  看着冰煌一脸贱笑的样子,花飞雪内心没来由的一阵厌恶。

  “哼,一个小小冰镜就想困住本姑娘,你太高估你自己了。”

  “可是姑娘,我可不知这些手段哦。”

  “冰蛇狂舞!”

  只见冰煌身后浮现两道硕大的冰蓝光蛇,约莫有小山那么高,口中喷吐着蓝色寒流。

  “哼,算你有几分本事。”

  花飞雪冷哼一声,看着两头冰蛇,眼中充满了不屑之色。

  “但是......这次比武,到此为止了。”

  只见花飞雪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折扇,体内红蓝二色罡气从体内狂涌而出,折扇啪的打开,右脚踏前一步,轻吟一声:“”花心移,如...山动!

  红蓝二色罡气与花飞雪手中宝扇蕴含的金色罡气凝为一体,结成一道三色灵山,向着冰境、冰煌狂轰而去。

  这座灵山极大,几乎覆盖了整个武台,让冰煌避无可避,只能硬抗,无法躲避。

  因为一闪躲,就直接闪出了武台,被逼下台,与认输无疑。

  更惊人的是三色灵山之中,那红蓝二色罡气所散发出来的惊人波动,让看台上的秦皇、王侯等人都挺直了腰板。

  看台上,座靠在皇后身边的嬴翊看着武台上的花飞雪眉头微皱,随即不动声色地撇了一眼嬴昊。

  在场众人谁都可以感应到,若是那三色灵山一旦被引爆,红蓝二色所代表的的水火罡气碰撞产生的威力,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告知甘茂紧盯武台,莫要出现意外。”秦皇对着台下的太监吩咐一声。

  “遵旨!”太监躬身行礼。

  看台上,冰蓝巨蛇将冰煌周身护的严严实实,只探出头部,看着悬浮头顶的三色灵山,脸色变得难堪无比。

  “哼~”

  “败吧!”

  一声清叱,三色灵山急速压下,若是冰煌不喊认输,其威势足以将冰煌压成肉泥。

  危机时刻,冰煌跳脱出冰蛇的保护范围,一双眸子瞬间变成冰蓝状,仰头看着落下的三色灵山,口中怒吼一声。

  “想要本座认输,痴人说梦!”

  “冰皇降世!”

  “冰煌,算了,认输吧!”

  就在这时,看台上的墨九重突然发话道,声音传到冰煌耳中,正在凌空凝印的双手骤然一顿,下方刚刚隐现出来的偌大法阵顿时消散。

  “侯主,为何?”

  “此战,我还没输。”

  冰煌有些不甘、不服、不忿的看着墨九重。

  “这不是生死之战,没必要你死我活。”

  “此战,我星云王朝认输。”

  冰煌低着头,强忍着内心的不甘斜视了一眼花飞雪,面对墨九重的决定,他不敢表露出丝毫不满,反对之色。

  转身跳下擂台,阴沉着脸走回自己的座位。

  “此战比武,花飞雪获胜!”裁判高声喊道。

  花飞雪一挥手,三色灵山顿时消散,面色略显苍白,显然刚才那一招的罡气消耗不少。

  “下来吧。”嬴昊喊道。

  “遵命!”

  花飞雪抱拳执礼,直接跃下擂台。

  “桥芮,下一场你上吧。”

  “遵命。”桥芮抱拳执礼。

  而墨九重则是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男子——墨无常。

  “无常,这一战你去吧。”

  墨无常略微呆愣半晌,问道:“父亲,若是孩儿没看错的话,这桥芮应该是天元初期修者,而孩儿以中期修为对付初期,是不是有些欺负人了。”

  墨九重摇了摇头,道:“此人的修为和你一样,只不过有修炼隐匿修为的功法而已。”

  “哦?”

  墨无常看向武台中的桥芮,神色略微有些意外,言道:“那孩儿领命。”

  ...

  ...

  场中,墨无常、桥芮二人隔空相望。

  “桥芮危险了。”

  几乎从不说话的舞绝尘,破天荒的吐出一言,双手环抱胸前,淡然的看着屹立在武台上的二人。

  敖行天看了一眼舞绝尘,并未发话,而是将目光继续看向武台上的二人。

  空气骤然凝固,阵阵狂风呼啸。

  *****(分割线)

  那个,今晚有可能一更。因为下一更要酝酿一下,桥芮和墨无常打,这个打斗场景的描绘,我得看看别的小说咋写,然后借鉴一下。

  所以,更新的会比较慢一点下一章。

  说实话,我最怕写打斗场面了,第一次写玄幻啊,呜呜呜……

  最后——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