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召唤之秦临诸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召唤之秦临诸天

鬼仙谋主

  • 玄幻

    类型
  • 2020.08.07上架
  • 9.15

    完本(字)

601位书友共同开启《召唤之秦临诸天》的玄幻之旅

学徒夢舞九霄 学徒蓬莱道祖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暗夜杀机

召唤之秦临诸天 鬼仙谋主 3513 2020.08.07 15:18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打破这寂静的夜晚。

  在这漆黑不见五指的夜晚,一颗颗高大耸拔的树木或是连腰折断,或是连根拔起,掀起无数碎石,在这一刻,烟尘滚滚,遮蔽了四周。

  烟尘中,一声长啸,一道人影破空而出,犹如闪电划过夜空,飞驰而去。因为速度之快,导致身后拉出数米长的烟雾长龙。

  随即,在其身后又有数道人影破空而出,紧随其后,一时间惊的四处的飞鸟冲天而起。

  最前方的身影突然止住了身形,转身看向后方的几道人影猖狂大笑,额前一缕长发飘落,遮住了半张脸,同时右手三尺长剑倒插于地,止住摇摇晃晃的身形。

  “哈哈哈,嬴翊他还真是看得起本王,一位凝丹境,四位天元境,三十六位地元境,三千四百里路的追杀!哈哈哈......真是好大的手笔啊。”

  “三殿下少年英才,年方不过十二便已经拥有地元境圆满修为,只差半步便可突破天元境修为,如此成就,就算放在整个东嵊灵州也算是少有的天纵奇才。”

  “然而,为了我大秦江山,只有委屈了三殿下,须知一山不容二虎。如今我大秦已经有了大皇子如此惊艳的人物,就不必再有第二个与他比肩的人物出现了。”一位黑衣人从人群中走出,看着面前的年轻人,眼中闪过一丝敬佩和一丝惋惜之色。

  “呵呵!”青年轻笑两声,缓缓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和失望,言道:“果然最是无情帝王家,他就这么担心本王夺走他的皇位吗。”

  “他就这么担心会输给本王吗?要是如此,他没有任何资格和本王相提并论。何况,本王无心皇位世人皆知,他为何还要如此呢。难道对他自己如此没有信心吗?”

  “说到底,还是他怯弱了,害怕不如本王,所以才会如此心急的想要除掉本王。”

  领头地黑衣人看着青年摇了摇头,道:“三殿下,事已至此,我等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活着回去,若是没有别的遗言可说,那我等可要送三殿下上路了。”

  青年目光灼灼地盯着领头的黑衣人,问道:“在这之前,本王想要知道你们是哪个世家之人,是萧家?还是拓跋家?又或者是...韩家?”

  “我们是谁就不劳三殿下操心了,若是没有其他遗言可讲,那还请三殿下上路吧。”

  说罢,领头的黑衣人周身真元涌动,右手闪烁着青紫色光芒。青年见状,双眼微眯,心中微微一叹。

  “唉...,没想到本王最后竟然是死在自己的兄弟手里,真是可悲可叹。不过.....想要本王死,尔等也要做好陪葬的准备。”

  青年眼中闪过一抹决然,牙冠紧咬,同时周身罡元涌动,双手结印,三尺长剑倒立于虚空。随着印法越来越快,天地也随之大变,风雷涌动,飞沙走石,吹得人睁不开双眼。

  领头的黑衣人见状,亦是眯起了双眼,对于眼前的青年人,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虽说自身实力要比青年强了一大截,但对方可是大秦王朝的三皇子,谁也不知道秦皇有没有给他一些保命地底牌,所以这让他慎之又慎。

  “这是...天地轮转?”黑衣人眯着双眼,看着青年的印法,嘴中喃喃地说道:“没想到这秦王朝数百年来无人学会的轮回剑典竟然被你学会,果然是天纵奇才,若是不死,这天地间比然有你一席之地。”

  “不过......”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狠戾之色,喃喃道:“你越是惊艳,就越加坚定了本君杀你的决心。大秦王朝只需一位帝王就足够了,只能怨你生不逢时了。”

  正当这时,青年的蓄势也已完成。

  青年看着领头的黑衣人,眼中决绝之色毫不掩饰,身体漂浮于半空中。

  “天地轮转!”青年爆喝一声。

  只见一柄金晃晃的大剑撕裂苍穹,从天而降,在其周遭伴随着金色雷霆,噼里啪啦地劈落而下,周遭地黑衣人连惨叫声都没能来得及喊出,便被劈的尸骨无存。

  只一瞬间,黑衣人只感觉天旋地转,一股天地大势向他挤压而来,几乎让他喘不过气。同时,一股强烈地危机感涌上心头!

  “这就是轮回剑典的威力吗?既如此,那本君就好好领教领教,看看三殿下领悟了几成威力。”

  “大碑开天手!”

  “喝啊。”

  黑衣人丝毫不惧,仰天长啸一声,双手闪烁着耀眼的青紫光芒,右脚猛然用力向后一蹬,直接跃向高空迎了上去。

  眨眼间,青紫色大手和金色巨剑轰然相撞。其产生的威势以摧古拉朽之能席卷苍茫四野,方圆万里之外的飞鸟走兽更是惊的四散而逃。

  “好家伙,虽说轮回剑典威力绝伦,但是三皇子以地元境修为就能施展到如此地步,千百年来也算的上独一份,若不是担心两虎相争,本君说什么也要护其周全,可如今...”

  “抱歉了三皇子,为了大秦王朝的安稳,只能选择牺牲你了。”看着远处的青年人,黑衣人心中叹息一声,事到如今,已经不是他能够左右的了。

  青年丝毫没工夫理会黑衣人心中所想,双方之间本就差了一大境界,何况罡元本就比不上真元,若是用真元催动,黑衣人也不见的能够轻松的接下此招。

  但饶是如此,那位黑衣人首领也并不好受,双目凝重,浑身真元澎湃,不断地汇聚在双手之上抵挡着金色巨剑。

  而下方的黑衣人不断躲避着金色雷霆,但凡擦到一点不死即伤。

  青年人看着面前的场景,眼中闪过一丝不甘之色,以自己地天纵之资,若是再给予自己一点时间,哪怕是半个月也行,一旦自己踏足天元境,届时虽说仍是不敌,但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如今只能说是时也!命也!运也!

  “唉...天道不公啊。”

  青年仰头望天,一股落幕之感油然而生,当再看向黑衣人之时,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的恨意。

  “既然决意要本王死,那尔等统统给本王陪葬吧!”

  “以吾之魂,归与天地意志;以吾之心,献于天地之势;以吾之意,祭与天地之剑。”

  “乾坤倒转,万物寂灭——逆·天地归祭!”

  青年厉喝一声,束发紫金冠轰然炸裂,黑发狂舞,罡元逆转。当再次看向黑衣首领之时,青年双目赤红,几欲择人而噬。

  “那是......”

  好似察觉到异常,当扭头看向青年时,尤其是对上那一双赤红的双目,黑衣人浑身一颤,汗毛炸立,一股惊悚感直冲天灵盖。

  “你疯了,这样下去你会魂飞魄散的。”黑衣人急的冲着青年大吼道。而此时青年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对黑衣人的吼叫充其耳不闻,只见他纵身一跃,与金色巨剑合二为一。

  “疯子!都特么疯了!”

  黑衣人急的连连大吼,浑身真元涌动,疯狂关注于双手中,艰难抵挡着金色巨剑,同时脸上的黑色面罩也因为澎湃的真元而炸裂开来,露出了本来的面容。

  ...

  ...

  这时,五千里之外,一道闪烁着金色光芒的人影飞驰而来,当看见远方的金色巨剑,身形微微一顿,随后面色大变。

  “那是...天地归祭。不好,三殿下有危险!”

  一念及此,金色人影陡然加速,因为速度过快,所过之处留下一条数米深的沟壑。

  ...

  ...

  此时的黑衣人早已死的死,伤的伤,可以说没有一个是囫囵的。至于黑衣人的首领,更是嘴角沁血,如今无非是勉力支撑罢了。

  “没想我堂堂紫衣君侯,今天竟然会栽倒一个小辈手里。”随后,黑衣人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罢了,罢了!为了大秦王朝,我萧天逸也算尽心尽力。”

  紧接着,黑衣人首领抬头看向金色巨剑里的那一道人影,囔囔道:“今天有我紫衣君侯与你陪葬,也算对得起你三皇子的身份了。”

  随后,只见他双手迅速变换,青紫色光芒再次大盛,口中厉喝一声:“大碑断天印。”

  一座青紫色巨碑挡向金色拒剑,二者轰然相撞,余波再次席卷八方,下方的黑衣人因为处于交战最中心,只一瞬间便四分五裂,死的不能再死。

  “结束吧。天地归祭——湮灭!”

  青年雷霆咆哮一声,双目殷红,浑身罡元如泉涌一般灌入到金色巨剑当中,周遭金色雷霆顿时变得犹如水缸般粗细,对着青紫石碑一顿猛劈。

  片刻后,石碑终于支撑不住,一道道裂纹从上而下开始蔓延,黑衣首领见此一幕,脸上浮现一抹苦色。

  只听‘轰’的一声,石碑炸裂,金色巨剑携带着余威直逼黑衣首领。

  一瞬间,整个天地都陷入金白色光芒中,余威以摧古拉朽之势横卷八方,方圆万里之内的树林山石瞬间化为齑粉,一些来不及逃跑的生灵也被笼罩其内,死的不能再死。

  不知道过了多久,待金色光芒散去,只见方圆数万里内,再无一片完好之地,满目怆然,入眼所及,除了废墟还是废墟。

  在最中心,青年躺在地上双目紧闭,生死不知,显得很是安详。原本的黑衣首领,衣衫褴褛,犹如乞丐一样踉踉跄跄的站在青年面前,面色苍白无血。

  “你...很......好!”

  刚说完,黑衣人犹如卸了气一样,噗通一声瘫到在地,与青年一臂之隔,双目微闭,没有了呼吸。

  微风拂过,吹得二人衣衫舞动,黑发飘飘。突然间,天空雷电交加,狂风呼啸,一道紫金雷霆对着青年的尸体俯冲而下,闪烁着紫金光芒。

  ...

  ...

  “这...”

  天空中,一位身穿金色麒麟甲胄的中年男子看着眼前的一幕,双目略微呆滞,显得有些吃惊。当看见远处躺着的两具尸体时,浑身一震,猛然加速,直接冲到青年面前仔细端详。

  “唉...没想到本将还是晚来一步。”

  “希望三殿下还能有的救,若不然......”

  “嗯?这是...紫衣君侯,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说......”中年男子看着黑衣首领的尸体喃喃自语,神色惊疑不定。

  “看来大秦王朝的天要变了。”

  说罢,中年男子将二人的尸体挎在左右两肋,真元涌动,离开了此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