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召唤之秦临诸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奄奄一息(求推荐票)

召唤之秦临诸天 鬼仙谋主 2640 2020.08.08 00:34

  大秦皇城,咸阳,回中宫。

  “末将见过陛下。”一位身穿金色麒麟甲胄的中年男子半跪于地,对着高台上恭声喊道。

  “说吧,昊儿的伤势怎么样了?”秦皇一袭黑衣,头戴十二旒冕冠,背负着双手,身上的气息如渊如狱。

  金甲将领回道:“罡元枯竭,根基受损,灵魂重创,尚在昏迷当中,目前吴御医等人正在救治当中。”

  秦皇背负着双手,脚步轻移,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双眼微眯,囔囔道。

  “看来皇室沉寂了太久,导致一些人忘记了皇室的威严,忘记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似乎也忘记了他们原有的身份,以至于他们管的太宽了。”

  “南统领。”

  “末将在!”

  秦皇背对着金甲男子吩咐道:“紫衣君侯以下犯上,胆大妄为,公然杀害三皇子。按律...就诛九族吧!”

  “此事,就交由你去办了,也顺便以萧家的鲜血警醒世人,让他们明白自己的身份。”

  “好了,若无他事,你即刻去办吧。”

  “诺。”金甲男子应诺一声,转身离开了回中宫。

  ...

  ...

  紫阳宫内人头攒动,男男女女矗立一旁,大气不敢出一下,显得格外沉闷。而此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面色肃容,端坐在床头,一只手着这脉搏,同时仔细端详着床榻上的青年。

  只见青年双目紧闭,面色苍白如纸,躺在床榻上,若不是时有时无的呼吸,还真以为是个死人。

  过了半晌,白发老者才有了些许动静。

  “吴御医,昊儿的伤势怎么样了?可否能治?”这时一个身穿青绿色鎏衫群的宫装女子走来,对着白发老者急声问道,脸上充满急切之色。

  白发老者看了眼宫装女子,叹息一声,道:“罡元耗尽,根基受损,灵魂受创,已是奄奄一息。若非南统领及时赶到,并且以真元护住心脉,再加上现在以乙木精气滋养全身,恐怕早已......”

  “可就算如此,形势也不容乐观。”

  听闻其言,宫装女子面色瞬间煞白,颤声问道:“那以现在的情况,昊儿他是否还有希望?”

  白发老者摇了摇头道:“老朽不敢期满,这种情况已非人力所能救治,只能说是尽全力而为之,至于能否救活,这就看三殿下的造化了。”

  “这.....”

  宫装女子踉跄后退两步,后面的侍女急忙上前搀扶,这才止住后退的身形,只见宫装女子面色惨白,神色悲戚。

  “吴御医,不管怎样,请你一定要救活昊儿,若是能够将其救活,只要本宫能做到的,无论要何赏赐,本宫都尽量满足于你。”

  闻言,白发老者连忙摆手道:“娘娘不必如此,救死扶伤,本事老朽分内之事。”

  “而且,就算娘娘不说,臣也会竭尽全力。三殿下天纵之资,乃我秦王朝少有的天纵奇才,老朽亦是不愿三殿下就此夭折。”

  “如此,那就有劳吴御医了。”宫装女子看着床榻上的青年,神情悲痛,泪水顺着面颊滑落而下。

  “若无事,还请娘娘先行回去休息吧,这里有微臣在,定会竭尽全力以救治三殿下。而且三殿下的伤势也已耽搁不得”白发老者对着宫装女子作揖一礼。

  宫装女子点了点头,道:“好,一切就拜托吴御医了。”

  说罢,宫装女子和侍女一道离开了紫阳宫。见宫装女子离去,白发老者转身看向床榻上的青年,悠悠叹息一声。

  ...

  ...

  三日后,破晓。

  “咳...咳咳...咳咳咳”

  一声轻咳,打破了宁静的清晨。

  “这是哪里?”

  “难道我没死?”

  “这里...又是哪里?怎么那么像古装剧拍摄现场一样?”

  躺在床榻上的青年悠悠醒转,挣扎着起身,斜靠在床头,看着房屋内的景象目露疑惑之色。

  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殿下,您醒了。”

  “你是?”青年呢喃一声。

  看着站在面前的妙龄女子,目测年纪大概十五六岁左右,心中的疑惑更甚了,因为这位女子的打扮和那些古装剧中的几乎一样,只不过...好像侍女打扮的样子。

  “殿下,您稍等,奴婢这就将丽妃娘娘唤来。”说罢,不待青年答话,一个转身,便一溜烟的没影了。

  看着女子离开的背影,青年略微错愕了一下,随后便打量着屋内的一切,一如古装剧中的样式,全木质构造,书架上更是琳琅满目,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字画。

  “这里到底是哪?”

  看着屋内的一切,青年眼中的疑惑之色更重了。

  突然,屋外响起一阵公鸭子嗓声,那种声音就像宫中的太监一样。

  “丽妃娘娘到~”

  只见,一位身穿凤彩鎏衫裙的宫装女子走来,年纪大概三十来岁左右,体态婀娜,头戴凤皿冠,高贵又不是威仪。

  “昊儿,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女子走到窗前,一脸的急切关怀之色,以及一丝丝疲惫之色。

  青年一脸懵逼,这刚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目前对周身的一切没有一点了解,仍然处于懵逼状态,这突然来了一个女子,一口一个昊儿的叫着自己,这尼玛......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如果是拍戏,对了,导演呢,给我剧本啊......

  看着青年的神色,宫装女子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眉头微皱,口中再次轻呼道。

  “昊儿,你怎么了?为何如此表情,难道你不记得我是你母亲了吗?”

  “我......”

  “啊!”

  青年刚要答话,突然抱住脑袋,卷曲着身子,因为此时不光是身体上,就连大脑都传来一种针扎的感觉,就像被上万支蚂蚁撕咬一般的感受,让他痛不欲生。

  “头好痛!我的头好痛!啊......”

  宫装女子见状,有些慌了神,急忙对着身边的侍女喊道:“快!速传吴御医,快点!”

  侍女不敢耽搁,急忙转身去办。

  不一会儿,白发苍苍的吴御医提着药箱便来了。

  “快!你快看看昊儿怎么样了,为何如此?”宫装女子对着老者急声问道。

  老者一边宽慰着宫装女子,一边打开药箱拿出药物,灌入青年体内为其化开,待青年稳定下来之后,左手搭向脉搏,双目微闭。

  半晌后,老者睁开了双目。

  “吴御医,昊儿怎么样了?”宫装女子急声问道。

  老者答道:“三殿下因为灵魂受创严重,以致于遗忘了些许事情,方才娘娘询问于他,所以才会有此症状出现。”

  宫装女子闻言,悠悠叹息一声,只听老者继续说道。

  “娘娘,这段时间还是莫要打扰三殿下,尽量让他多多休息,身体上的伤势,微臣有办法可以令其康复,但是灵魂上的伤势,必须服以特殊药物方可痊愈。”

  “所以,在三殿下灵魂尚未痊愈之时,还是莫要询问太多事情,以免加重伤势。”

  “这....本宫记下了。”

  随后,宫装女子看着吴御医又问道:“治疗灵魂的药物,要是本宫没记错的话,王朝当中应该就有,吴御医为何不去取来?”

  吴御医说道:“治疗灵魂药物大多存于国库当中,若想取用必须陛下首肯之后才能动用,若是未经允许而擅自挪用,那后果不是微臣担当的起得。”

  宫装女子叹息一声,道:“本宫知道了,这次多谢吴御医了。待本宫询问玩陛下之后,还请吴御医再次出手救治。”

  “娘娘客气了,这本就是微臣分内之事。若是能够取得医治灵魂药物,臣定当施以援手。”

  “娘娘若无他事,微臣暂且告退。”

  老者对其躬身一礼,提着药箱离开了紫阳宫。

  宫装女子看着床榻上的青年,又是叹息一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