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香港大老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赌拳

香港大老板 烦人哥 2236 2019.04.16 07:58

  唐烦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马二代会带他来九龙城寨里面来看黑拳赛。

  这是最后一场了,刚才看了两场,他才知道,这黑拳赛有多么的血醒……

  他以前也是听说过城寨里,经常性的有斗狗,打黑拳的赛事。

  但是怎么也没有在现场直观,对心灵带来那么强烈的震憾与冲击……

  第一场是一个越南人对战两条什么斗牛梗,也就是两条恶狗,以唐烦的眼力劲认不出是什么品种!

  在那个中年男人说了一通开场白之后。

  一人两狗就在拳台上的铁笼子里,展开了激烈的扑杀与撕咬,那血淋淋的场面,唐烦仿佛现在还是历历在目,最后是那个越南人让两条狗给活活的咬死收场。

  但变态的是,在越南人让两条狗,越是撕咬的惨烈痛叫的时候,大厅中的观众,越是兴奋……

  最后拳场里的工作人员把惨不忍睹的尸体拖走稍稍的清理了一下拳台……

  没有想到这只是一场开味菜而已……

  第二场又继续,一个黑种女人VS一个泰国女人,这他妈的竟然还是裸拳……

  两个女人的战斗更加的吸引人的眼球,两个光着身体的女人对战,光想想就有多精彩了。

  摔打撕咬无所不用其极,后来那个黑种高大女人竟然敌不过矮小的泰国妹,想要逃出那个铁笼子,却又无能为力,唐烦眼睁睁的看着她让泰国女人拖回去,活活的打个半死……

  唐烦转过头看了看,房间里的几个相拥在一起摸来摸去的几个男女,除了马公子以外,还有着两个跟他们一起来的富二代,一个刘少和一个郑少。

  具体叫什么名字,唐烦也不知道,马公子没有给他多做介绍,在一起来的时候,人家两位公子爷,也只是对着唐烦略点了一下头,想必这应该也是看在马二代的面子上了……

  唐烦也没有怎么在意,必竟他们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唐烦也没有心思眼巴巴的凑上去,讨好巴结人家……

  但这两货奇葩的是,刚才台上第二场,两个女人打拳到了激烈高潮的时候。

  两人竟然就在这个房间里,各自拉着怀里的女人,就来了一发,一点也没有管这房间里其它人的目光,更别说唐烦这个小处男了,好在这二货的动作都是特别的快,就像是一只张开翅膀发情的公鸡,撅着屁股压在母鸡背上一样,“咯咯咯……”的三两下,然后!然后就没了……

  “阿烦!怎么样!有没有看准,下一注!”

  “我看一下先,你也知道,我可不像你们一个个富的流油!”

  唐烦偏过头看了一下这个马公子,苦笑着说道。

  这个马公子名叫马成昆,是东方日报的少东家,唐烦也是一次在去东方日报送稿子的时候两个人认识的。

  马公子有事没事,也经常的打一个电话给他聊聊天,口中说非常的佩服唐烦,唐烦这货当然不会信以为真了,鬼知道这位马公子说的话里面,到底有着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以前还约过唐烦好几次,说要请唐烦去夜店里好好玩一下,唐烦那肯去那种地方,他宁愿把自己的第一血送给五姑娘,也不想便宜了在那种地方的女人身上。

  再说唐烦现在的年龄,还没有完全成年呢!以后肯定是有机会睡大美女的,这一点他到是不着急……

  这所谓的黑拳赛无非就是这些有钱人打发时间,寻求刺激、娱乐的一个项目而已。

  当然他们这一个群体也是这拳赛老板口中的大水猴了,这个房间里专门的安排了一个人,来给这几个少爷接单的,那几个女人估计也是白送给这几个少爷公子哥玩的了……

  就是刚才那两场,这三个富二代,一共就下注了两百多万,当然也是有输有赢……

  “下面有请我们这一场的挑战者,丧彪!三十一岁、身高一米八五,体重八十五公斤,他是一个新人……”

  唐烦眼睛死死的看着下面的拳台上,刚走上去的一个同样穿着一条裤叉的中年男人,都没有再听台上那个拿着大喇叭的家伙介绍说着什么了……

  因为这个刚上台的丧彪,唐烦认识,就是他除夕那天晚上在天台上见过的刘彪,从那晚之后,他们也还见过不少面。

  特别是这段时间,刘彪还经常的带着他女儿刘晓兰,去“唐记老桂林”吃米粉,他女儿还跟大妹在一所幼稚园里上学……

  唐烦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他,这个在港口船厂的电焊工,跑到这里来跟鬼佬搞电焊来了。

  唐烦的手伸进公文包里,摸了摸!那扎下午刚从银行取出来的大金牛一下。

  咬了咬牙,转过头看向那个,专门在这间房里接单的青年,问道。

  “兄弟!下面那个丧彪的赔率是多少?”

  只见接单的青年听了唐烦的问话,不加思索的开口就回答道。

  “丧彪的倍率是一赔十,维奇的倍率是五赔一,兄弟你要买谁,要抓紧时间了,很快就要停止下注了。”

  唐烦狠了狠心,从公文包里拿出了那扎大金牛,递了过去。

  “这是十万,我买丧彪赢。”

  唐烦的话刚说完,房间里的所有人都看向了他,看样子这里的每个人都有点好奇,唐烦可是在前两场一毛钱都没有买的,特别是看唐烦身上的西装,明显是廉价货……

  “阿烦!这个丧彪可是个新人,要不你还是买维奇吧!他的赔率虽然低了点,但是好在稳靠!”

  唐烦听了马公子对他说的话,笑了笑回道。

  “多谢马少提醒了,我就买丧彪好了,他的赔率大,要是买维奇的话,就算是赢了,也没有多少赚头!”

  马公子听了唐烦的话,微微一笑,手中紧搂了一下怀中的女人,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唐烦看着下面大厅里,荷尔蒙过剩尖叫着的人群,又看向了台上在做着热身运动的刘彪。

  这货当然不是无故放矢,他是相信自己的眼光的,刘彪在这拳台上可能是个新人,但他在此之前,对于杀人,绝对不是一个新人……

  再加上刘彪还是一个父亲,在这举目无亲的香港,如果刘彪真的出了什么事,他的那个六七岁的女儿,在这里将何去何从,如何生存下去!

  唐烦在赌刘彪一定会赢,如果刘彪赢了,那么他就可以连开好几家的分店了……

  唐烦的心绪在飘忽间,拳台上一阵叮当声传来。

  他知道这是要开打了,果然那位拿着喇叭的中年人在又说了几句以后,就走下了拳台,在台上的铁门“咣”的一声关上以后,刘彪跟维奇两人都互相紧盯着对方,缓缓的抬脚向着对方靠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