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道破逆乾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 中毒

道破逆乾坤 世子曰 2749 2019.04.06 07:00

  “孤明白,如果秦王死在了东宫,天下人都知道是我杀的,孤必然失去民心,弄不好秦王在军中的心腹会来刺杀孤,甚至兵变。父皇虽然宠爱孤,但是并不希望我们兄弟之间出事,他若知道孤杀了秦王,必然震怒,虽然不会处死孤,但是肯定会废去孤的太子之位。四个嫡子,已经死了一个,秦王再死,孤被废,只剩下他齐王了,他必然被立为太子。

  齐王这是一箭双雕之计啊,这毒药就是箭,孤跟秦王就是那两头雕。这样阴毒的人将来若是做了皇帝,天下的百姓恐怕要遭殃了。”林羽琼微微一笑。

  “太子殿下仁慈,时刻心怀百姓,实乃社稷之福啊。”魏先生深深的一拜。

  “报,太子殿下,平阳公主请您过府一叙。”一个侍卫来报。

  “公主殿下一直身体不好,这次请殿下过府,必然有重要的事情。”魏先生说道。

  “魏先生,去东宫的库房里多取一些药品,跟孤一起去平阳公主府吧。”林羽琼道。

  “是!”

  ……

  平阳公主府内,公主躺在床上,不停的咳嗽,一个英武的年轻人正在喂她喝药。

  一个满身甲胄的女将军迅速跑来,行礼道:“启禀公主、驸马,太子殿下到了。“

  “咳咳咳,快快有请!”平阳公主有气无力的说道。

  不一会儿,林羽琼和魏先生迈步进来。驸马赶紧起身行礼道:“见过太子殿下。“

  “免礼吧。”林羽琼看向平阳公主,一张凄美的脸映入眼帘:“现在公主的病怎么样了?”

  “咳咳咳,大哥。”平阳公主有气无力的说道:“我还是老样子,这病不见好。宫中的御医也没办法,什么样的灵丹妙药都用了,都不管用。咳咳咳,本应该我去东宫拜见大哥的,但是这身子骨实在不行,只好差人将大哥请来。”

  “你我兄妹之间,就不要说这些客气话了,你好好养病,会好起来的。”

  平阳公主摆了摆手:“我这病好不了,我估计大限也就在这些日子了。我找你来,主要是因为听说今天二弟被册封为天策上将了。”

  “是有这个事,这个江山大部分都是他打下来的,册封个天策上将也是情理之中的。”林羽琼微笑道。

  “大哥,咳咳咳,你这个人就是太宅心仁厚。我放心不下你,我的,咳咳咳,我的娘子军有八千将士驻扎在京师不远处,这是我娘子军的令牌。”平阳公主从枕头底下颤颤巍巍的拿出一块令牌:“如果遇到紧急情况,你可调这支娘子军进入京师。她们久随于我,能征善战,可抵数万精兵。咳咳咳。”

  “平阳,你多虑了,我和二弟还没到这一步。”林羽琼还是接过了令牌。

  “大哥,亲兄弟之间,也抵不过权力的诱惑。你是太子,他是天策上将,这就决定了你们俩只能活一个。”平阳公主道。

  “放心吧,平阳,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好好照顾自己。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林羽琼看了一眼平阳,疼惜的替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驸马,还请好好照顾我妹妹。”林羽琼道。

  “是,请太子殿下放心。”驸马说道。

  ……

  回到东宫之中,林羽琼与魏先生独立相处。

  “魏先生,孤请教一个问题。如果你我不是君臣关系,你客观的来讲,孤和秦王究竟谁更适合做皇帝。”林羽琼目视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都适合。”魏先生回答道。

  “孤不想听你这敷衍之话。”林羽琼微微一笑。

  “太子殿下,臣这不是敷衍之话。如今天下初定,需要休养生息,殿下和秦王都是心怀天下,心系百姓之人。不管是谁将来做了皇帝,都必然是百姓之福,社稷之福。

  按理来说,殿下比秦王更加宅心仁厚,更适合在天下大乱初定以后做皇帝。但是这个天下,并不是只有我们一个国家,我们周边大大小小数十个国家,一个个都是虎视眈眈,这天下并不太平。

  比军事才能,您不输给秦王。可是帝王毕竟不是将帅,毕竟不能每次都率军亲征。秦王比您做事果断,杀伐坚毅。似乎在这个时候,他更适合做皇帝一些。”

  说到最后一句话,魏先生的声音有些微弱,双手作揖弯腰向林羽琼行拜见之礼。魏先生偷偷抬头看了看林羽琼,见他目视前方,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林羽琼仿佛才回过神来,看了看魏先生:“魏先生,替孤摆宴吧,孤要宴请秦王、齐王。”

  “是。”魏先生退了下去。

  ……

  听到太子宴请自己和秦王,齐王带着众多侍卫,兴冲冲的跑来。

  见到林羽琼,齐王兴奋的说道:“大哥,你下定决心啦?”

  林羽琼微微一笑:“四弟请坐,我们兄弟三人好久都没有一起聚聚了,今天聚一聚,聊聊家常。”

  齐王眨了眨眼睛:“哦……小弟明白,小弟明白,今天是兄弟聚聚,聊聊家常。”

  见宴席之上,正中一个位子,左右两边各有一个位子。齐王坐到左边的位子上,一个美宫娥立刻为他倒了一杯酒。

  齐王伸手摸了摸宫娥的手,露出得意的笑容。

  不一会儿,有侍卫来报:“天策上将到。”

  话音一落,只见有三人从外面走来,中间的正是刚被册封为天策上将的秦王,左右各一个威武的将军。

  “呦,果然是升官了,这排场就不一样了。太子请客,还带两个人进来,二哥,你这做的有点不给大哥面子啊。”齐王阴阳怪气的说道。

  “尉迟将军和程将军久随于我,他们已经习惯了我到哪儿,他们就到哪儿。”秦王微笑着说道。

  “哦,是吗?这您要是宠幸哪个王妃,他们也跟着?”齐王笑道。

  “好了,四弟。我们好不容易跟二弟见个面,不要说不开心的事情了。”林羽琼右手一摆:“二弟,请坐吧。”

  秦王在右边的位子就坐,那两名将军则是面无表情的立在两旁。一旁的宫娥立刻将秦王面前的酒杯倒满。

  “我们这场家宴就正式开始,来,让我们先干了这杯酒。从今以后,兄弟齐心,共同辅佐父皇。”林羽琼端起酒杯说道。

  话音一落,几名年轻的貌美女子,来到宴会厅中间,翩翩起舞。

  这时,一个侍卫跑了进来,对站在林羽琼一旁的魏先生嘀咕了几句,便迅速离开。

  “太子殿下,天策府的秦将军已经率大量的侍卫在东宫外埋伏了,看情形应该是怕秦王在这里遭遇不测,好接应。”魏先生在林羽琼耳边低声说道。

  还没等林羽琼说话,就听见剧烈的咳嗽之声传来。

  “咳咳咳。”秦王咳嗽着,掏出手绢捂住嘴,再看手绢时,一滩血迹,秦王的嘴角也流着血。

  “这酒,这酒里有毒。”秦王道。

  那两名将军立刻上前,掏出兵刃,护住了秦王。

  “我们走。”一个将军蛮横的说道。

  齐王一摔杯子,大量侍卫冲了出来。齐王抽出腰间佩剑道:“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老四,来孤的宫中喝酒,带这么多侍卫干嘛?”林羽琼一招手,更多的侍卫冲了出来。

  “大哥。”齐王讪讪一笑:“我这都是为了帮你呀!”

  “那孤真应该好好谢你,老二病了,让他回去治病吧,你带着你的侍卫撤了吧。”

  “大哥,放他走,就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齐王着急的喊道。

  “孤意已决,你不要再劝了。”话锋一转,林羽琼严厉的说道:“所有人都不许为难秦王,否则斩立决。”

  看着秦王离去的背景,齐王气愤的将剑插回剑鞘:“大哥,那小弟也告辞了。”

  林羽琼摆了摆手,没有说话。

  “太子殿下,既然已经下毒了,为何还要放走秦王啊。今晚应该将齐王、秦王一网打尽。就算皇上再生气,您的储君位子也不会有失。”看着齐王带着众侍卫离开,魏先生不解的问道。

  林羽琼惨淡一笑,从袖中拿出一个小瓶,正是齐王送给他的毒药。

  “怎么,殿下没有下毒,那,那秦王怎么会中毒的?”魏先生有些语无伦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