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沈梅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目瞪口呆

沈梅棠 付艺琳 3063 2021.05.27 11:03

  且说宋厚城见先生拿着一把戎尺走过来,唬得直哆嗦,额角见汗,清晰可见单衣下的肥肉膘突突打颤,形同水面上翻花的小波浪一般。

  “伸出手来!”先生厉斥。

  但凡先生手中持着这一把红色戒尺之时,一尺下来就是一道火线,虽不至当场见血,但大血泡在所难免,而且是一双手。

  宋厚城哪能不怕?却也不敢躲半步。其自是知道书院里的规矩,躲一步,加一尺!

  哆哆嗦嗦地伸出一双大手,汗珠啪答啪答往下落!

  却见他这一双大手生得实是怪异与旁人不同。

  见其宽度大于长度又很厚,十根圆粗粗地手指一般长,没有高低错落,排在一块,就好像十根齐刷刷地粗黄蜡烛一般,看得人直发晕!

  不难想象,若被这么一双大手煽上一巴掌,火燎燎地疼都得算轻的,重的还不得直接被其煽个人仰马翻!

  看来先生自是熟识了解每一个学生,可能宋厚城城墙砖一般宽厚的脚掌生得何样,十根脚趾是否一般齐?先生都一清二楚!

  说来也是,这么样一双粗糙、肥厚之手,轻来轻去跟挠痒痒一般,那也不行啊?

  “啪、啪”

  两声清脆的响声过后,宋厚城抖落着两只大手,吡牙咧嘴,眼泪在眼圈中打转……

  “坐下!”先生斥罢转身。

  宋厚城弯腰往下坐时,右手一撑地,火燎燎地疼,自是有些吃不住劲,眼珠一斜歪看了肖二郎一眼,又似有意又似无意,将肥胖的身子一屁股坐在肖二郎的身上。

  坐得肖二郎呲牙咧嘴,面红而赤!

  你想想,其虽生得跟个男子一般无二,但她肖二郎却实打实是个女儿身!

  坐一下是小,羞辱却是大,飞天夜叉何时受得这等气,立时火冒三丈,脑羞成怒!强压住怒火暗骂一声:“去你娘的!”

  趁宋厚城往起爬之时,抬脚从侧面猛地往前一蹬,直接将宋厚城蹬个大马趴,力道猛、准、狠,够强够横!

  宋厚城头都没回,伸出蒲扇一般地大手一个回抓,蒿住其脚腕往前一扯,闻听'扑通'一声,回头一看,一把将何夕扯翻在地,又砸到一旁边的关翠身上。

  何夕也不是吃素的,身强体健,哪吃得这亏?说时迟,那时快,一个欠身起,猛抓住宋厚城的领口,上来就是一拳,眨眼之工,两人扭做一团。

  稀里哗啦、噼里啪啦。

  众人迅速起身,闪得闪,躲得躲,有腿脚慢的,直接被壮如牛一般的大娘砸倒在地碾压,失声尖叫,乱成一团!

  忽见六一飞身上前,双臂一较力,瞬间将满地打滚的两人蒿起,大气都没呵一口,就好像拾起两团揉皱的纸一般轻飘飘得不费吹灰之力,众人皆被其惊得目瞪口呆!

  少刻,传来低声惊叹之声:“真人不露相,大师兄厉害呀!”

  “要不怎是大师兄呢?”

  只一瞬间,忽见六一脸色刷白,猛烈的一阵巨咳,咳得身子都站在住,形同秋风中的一片落叶般不停地颤抖......,何夕上前一把手扶住六一,见他咳得失声。

  沈汐快步至六一跟前,扶住六一手臂,以另一手捋着其背,稍刻,扶其至前边慢慢坐下。

  “大师兄若没有这一身的病,必是个文武全才,何人能及啊?”一学生道。

  “是啊,大师兄被这顽疾给害得不浅呐!可是苦了!”一学生道。

  忽见先生快步而来,指着宋厚城、何夕斥道:“出去,门外边站着去!立刻!”

  一个转身,宋厚城在前,何夕在后,耷拉着脑袋出得门外,众学生又都坐好,继续听从先生的教习。

  室内变得安静起来,没有一丝的动静。

  不一时,忽闻得门外窸窸窣窣的传来响声,好像是两人在门外默不作声地打成一团发出的响声。

  肖二郎这火还没有消,脸红脖子粗地喘着粗气。

  其心气自是很高,也有着相当贞烈的性子。

  怎可被这粗鲁的大娘坐在身上,吃亏可吃得大了,好比失了贞一般。虽然在这个学院里除了沈汐在无别人知道其为女子,那也不行啊?她过不了自己这一关,非得踢死大娘不可!

  两只耳朵竖起来,仔细聆听,确认没有听错之后,冲着一旁边的关翠暗使眼色,趁着先生闭目帮助大师兄慢慢调息之时,两人悄悄的往门口处移动着......

  听着外面的动静渐来渐远,似是两人已经轱辘到外面去了,肖二郎干脆直接跪在地上如蛆虫一般,扭动着圆滚滚的身子,悄悄地爬了出来,关翠亦是如此跟出。

  果然见两个人打到门外去了,肖二郎、关翠站起身来,一个高蹦了出来。

  院落里见何夕在下,身大力不亏的宋厚城直接将他压在身子底下,左右开攻,抡着小蒲扇一般的大巴掌正在开煽!

  何夕只有招架之功而无有还手之力,正在嘶声喊叫......

  “哧呀!”

  肖二郎闷吼一声窜上前,双臂一较力,直接将宋厚城蒿了起来,而其却不上肯松手,死死钳住何夕,大脑袋用力往肖二郎身上一撞,三个人扭做一团,关翠又窜上前,四个人倒在地上,满院子开始轱辘,打得个难解难分!

  肖二郎这个气呀,狠狠地连蹬带踹,恨不得把大娘一拳锤在地底下,直接埋了!

  大娘身大力不亏,一人战三人,倒在地上的身子跟推土机一般,横扫一片!

  直到轱辘得筋疲力尽,半斤八两,谁也弄不过谁之时,四人方松开手,倒在地面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肖二郎看着大娘被其打得个在乌眼青,本来就厚眼皮,成一线的小三角眼,这一回,肿得看不清,这火总算是消了不少。

  四处看着,正奇怪着先生怎么没拿着戒尺出来惩戒其等之时,忽见门一开,先生由内而出。四人急忙从地面上爬将起来,闻得先生道:“跟我来!”

  四人鼻青脸肿、大眼瞪小眼,知道准是被关禁闭了,遂耷拉着脑袋跟着先生走进一处侧殿之内,见五大三粗两人随后而来。

  “进去,好好反省!”先生厉声斥道。

  ‘咣当’

  大铁门被关上之时,四人眼前一黑,伸手不见五指,皆跟霜打的茄子一般无二,瞬间蔫了!

  黑咕隆咚,一蔫就是三天!

  每天一顿饭,由不得你能吃还是不能吃,饿了饿得你老老实实,规规矩矩!

  腹内宽大的大娘最怕这招,没吃的可是要了他的命啊!一天下来,脸都绿了,透过铁门上的小窗口,跟看门人苦苦哀求着要吃的,那样子就像一条饿得走不动路了的老狗!

  任你哀求,就是没人理。

  每餐后抱着盘子舔,他宁肯被人狠狠揍上一顿,也不愿意挨饿啊!

  终于熬到第四日,出得禁闭之门外,四人见到先生跟耗子见到猫一般,溜至一旁边上,规规矩矩,不敢做声。

  可是没老实上半个月,记吃不记打,老毛病又犯了,四个人就好像满地轱辘得上了瘾头一般,被先生发现又接着关。

  ……

  日子似流水,转瞬即过。

  刚刚见得桃花、李花、杏花开遍了满山满谷,眨眼之工,又见各色的菊花,绽开在篱墙边,成群成队的蜜蜂飞舞在其上,又有各色的大翅蝴蝶流连其间。

  一晃一年多过去了,六一、何汐收获文才武略、先生器重嘉奖不断之时,肖二郎、何夕、宋厚城、关翠这四位文化没学得多少,满地连滚带轱辘,无形之中却也练得个皮糙肉厚,一副结实魁梧的好身体,也不枉来这御尚书院伴读一回。

  日月如梭,又一个冬天过,不知不觉间,时节行进到仲春。

  这日里,辰时初刻,山间晨雾袅袅散去,阵阵鸟语花香,让人心情大好。

  竹林碧色若海,随着微风荡起阵阵细浪,绿波浮动,宛若仙境。

  倚着竹林边上,一处空地前,先生在前讲述抚琴之要理,众人细听。

  稍后,沈汐捻指抹、挑、勾、剔,为众人演琴。闻得琴声悠扬出,宛若山泉湍湍流淌,如坐山巅,静听流水之音,涤荡肺腑,超然出尘。

  众人正陶醉其中,细听之时,忽闻得又是一阵嘈杂琴音起,众人回头看时,见闷葫芦方一世,手中抱琴,嘴中叨咕着先生刚刚教习之法,拨弄着手中之琴。

  看似无意,却实是有意捣乱。

  稍刻,琴声停,先生赞沈汐琴音之美,琴理之精通,非是教习之所能也!

  众人皆赞沈汐,却见方一世将嘴撇向一旁边,叨叨咕咕不知道说着什么?陈洛九跟苏昊狠狠瞪其一眼。

  先生继续教习学生如何以手指,捻、抹、挑、勾、剔、敌、打、吟,揉之法,众学生细听。

  忽见肖二郎手中抱琴坐于一处,眉头拧成一个大疙瘩,将自己的一双粗胖之手,摊开在眼前,看看左手又看看右手,随后将手掌之长度与琴之宽度相较,刚刚好。

  难得地安静,难得地认真,一本正经地抬头向前看着先生的指法,抬起手指想挑起一根琴弦,粗粗的手指却根圆轱辘木棒一般,压根就没有手指尖,往下一戳,直接卡在两根琴弦之间,自己被自己惊得目瞪口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