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沈梅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千峰雪

沈梅棠 付艺琳 3004 2021.05.29 12:46

  瞬息光阴,捻指便过,不知不觉,时节行至春末。

  这日里,逢着酉时过半,落日的余晖将西面的天空染成一片火红色,很是壮美。

  沈汐正在室内看书,肖二郞栽歪在床榻上,双手擎着一本打开的书看着,不一时,见其直接将书盖在脸上,似乎是晚餐吃得过饱,饱食思睡,这困劲上来了,呼呼大睡。

  忽闻得一阵敲门声,侍者前去打开房门,沈汐起身,见六一大师兄站在门外道:“沈汐,我们去‘香雪谷’走走。”

  “嗯。”

  沈汐应声,吩咐侍者看好呼呼大睡着的肖二郎,转身而出。

  不一时,又快步折返回来,取下肖二郎脸上盖着的书,在其身上搭一条薄毯子,又从衣架上取了一件大氅拿在手中转身出。

  不冷不热的天气正好,夕阳将归巢的倦鸟之身渡上一层红光,青山由初春的嫩绿转成翠绿若翡翠一般,在晚霞余晖的映射之下泛起一层新的神韵。

  一处石壁前,顺着石缝而生出,一丛丛不知名的野花顺藤蔓攀爬向上,长得约有两丈来高。

  远看宛若拉起一条花朵的瀑布一般,硕大的花头跟碗口大小点缀其上,五颜六色、绚丽多彩。

  特别是在夕阳的映照渲染之下,冒着金光,红色红光、白色白光、紫色紫光、金色金光,看得人眼花缭乱,耀眼生辉。

  拥拥簇簇、挤挤挨挨,若一只赶集的大军一般,无论你摘下多少朵都不会觉得稀疏,竟相开放,蔚为壮观。

  “师兄,可识得此花?”沈汐问道。

  “光知道这花好看,花头又大,看那花瓣密聚一处,层层叠叠有十几层。不管是那一种颜色之花,嫩黄色的花蕊绽开,花粉竟落得花瓣、叶片、地面上皆是,如铺一层金粉,甚是好看。”六一仔细看着道,“愚兄虽喜这花,却也不知其名,愿听师弟道出详尽。”

  “师兄过谦。”沈汐道,“此花之花头虽与牡丹、芍药不相上下,却为藤本之木,生得数丈之高,如一面花瀑,自是与这牡丹、芍药不为亲。”

  “师弟,花中也有这远亲近眷吗?”六一问道。

  “有。”沈汐点头道,“以牡丹、芍药为例,牡丹木本虽属牡丹科,却另有一名‘木芍药’。芍药草本,也另有一名‘婪尾春’,迟了牡丹一个月而开花。

  两者相辅相成,牡丹花中王,万紫千红、艳冠群芳;芍药单生枝梢,花光浓艳。二者其形、其色、其风姿、其情致皆无有太大的差别,可将其视为近亲姊妹花。”

  “好一部《花经》《花镜》《植物谱》《本草便读》《本草纲目》,确是种在了沈汐师弟腹中!”六一嗟赞道。

  “师兄见笑。”沈汐道,“此花一面瀑布,色多而润,花头虽大却闻不到香气。说来也不为奇,花中艳丽者多不香,而香者多不打眼,自古这香与这色不可两兼。”

  “嗯,却是无有香味。”六一弯腰拾起掉落在地面上的一片花瓣,将其在手中碾碎,放在鼻下细细嗅道。

  “师兄,你看。”沈汐指着枝头最顶上,那几朵花头硕大,在夕阳的红光映射之下,红喷喷得形同燃烧着的火炭一般的大花道,“鲜艳夺目,烧红半边天。这花定是曼陀罗的变种,或是远亲。”

  “师弟,听你说到曼陀罗,我忽然想起来书中有记载:曼陀罗枝干交错,老枝拔地数丈之高,玛瑙、琉璃成花碗口大,叶碧尖角若翡翠。”六一道。

  “正是。”沈汐微笑道,“有一种少见的大翅水晶蛱蝶,通体为白色两翅透明,翅膀之尾生有一根黑色长翎,约有体长五、七倍之多。此大翅水晶蛱蝶最喜这花,不离其左右,随其生而生,随其谢而末。”

  “到是头一次听沈汐师弟说出此蝶。”六一道。

  “师兄,可近前仔细观瞧。若花头之上有两根垂下略打着卷,又微微摆动着的黑丝便是了。”沈汐道,“只是观花者以为是那花中垂下之丝,随微风而摆,未加仔细观看便是了。”

  不待沈汐话音落,六一走上近前,仰头向上观瞧。果见花头之上有细细的黑丝垂下,若那黑色的细线一般,仔细观察方觉线上包裹着一层细小得难以察觉的绒毛,非是其随风在摆动,而是有规律的来回跳动。

  “师弟。”六一惊道,“果然如此。”

  沈汐微笑着点头,两人继续向前走去。

  不一时,见前方山路转弯之处,山体凸出一块巨大的岩石,成一石台,呈半圆形,又很平坦。

  恰若一观景台一般横出眼前,又似山神垂爱众人欲托举着人们来此处观美景,特意伸出巨大的舌头在此处,真是超乎想象。

  “师弟,此处观风景最好不过。但还需要胆量,无有栏杆遮挡,下方便是‘香雪谷’,可将其全景纳入眼底,垂直距离约有数千尺之深。”

  六一言罢,迈步上石台,见沈汐略有犹豫,回头伸出手来。

  沈汐脸色微微发烫,牵住六一之手,登上石台,两人向前走出五、七步,距石台边沿处三尺之多而止步。

  恰逢落日最后一抹余晖将将沉没在西面的天空,远处的群山只在头顶之上留下小半块的金辉,仿佛戴着一顶金色的小礼帽,俏皮又可爱!

  近处的峡谷慢慢变得漆黑一片,而那逢着两处山峰缝隙间射进来的一道红光,却如一柄红光的利剑,将漆黑劈开。那一种粗犷、威严、震撼的美,笔墨难以形容,更能激起无限的遐想。

  站在此处,你能感觉到时间在一分钟、一分钟的流逝,红光越来越短,黑影渐渐地拖长。

  不一时,漆黑如墨染的东方升起一轮圆月如金币,四周围安静至极。

  多么美丽的景色,多么的让人心旷神怡。

  如水的月光泼洒在连绵起伏的青山上,腾起一层银辉,夜用一种奇妙的方式将群山罩住。脚下幽长的峡谷,从下而上吹来阵阵的风裹掖着浓烈的花香,沁人心脾。

  沈汐向前迈了一步,六一紧紧攥着他的手道:“师弟,不可在往前。”

  “师兄,你看。”沈汐指着脚下之峡谷道,“远远看去,好似谷中积满了厚厚的一层雪,又有阵阵花香扑鼻,‘香雪谷’名不虚传。”

  “嗯。”六一道,“站在此处可观整条山谷若长蛇蜿蜒之形。

  逢着此时谷底桃、李、杏、梨之花花瓣皆落地,层层叠叠铺贴山谷中,有窜堂风过之时,舞雪纷纭,吹出谷口成千峰雪状;又似天空中飘落此处的一条银带,蔚为壮观。不待行至谷中,站在此处,便可嗅到香风冉冉,扑鼻而来。”

  “香风冉冉,香沁心骨。”沈汐道。

  “嗯。”六一点头道,“香风冉冉,香沁心骨。此‘香雪谷’前一段,又称‘香雪海。’”

  “师兄,我知梅花落时,香气破鼻,满地压银、又有冷气、若剪碎的玉屑纷纷落下,可称得上香、雪汇聚成海,这‘香雪谷’前一段可是与这梅花有关呐?”沈汐问道。

  “正是。”六一以手指道,“你看,就是前边谷口那一片,逢着此时,梅花皆落了,唯赏这中段。”

  “嗯。”

  银色的月光下,清晰可见山谷之底。

  两丈多宽的路与峡谷之悠长相较成一条细带,恰似一条长蛇蜿蜒着优美的曲线延伸向远方,绕过山脚。谷底之碎石砂砾皆看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厚厚一层的花瓣,就连两侧山坡上密密的杂草、荆棘丛皆被花瓣罩住。

  顺着谷底贯入的一阵穿堂风,将花瓣吹起似鹅毛轻、似柳絮飘,一团一团,一簇一簇砌漫谷底,忽而打着旋涡飞出谷口,稠密处,尽是一片白,一个眨眼之工,仿若风雪严冬,六花尽出,千山竟是雪。

  “师兄,你快看!”沈汐吃惊道,“此处,香风吹来,舞雪纷纭,美得竟如幻境。”

  “正是。”六一道,“怪为兄身子弱,梅花自开至落,心里边一直惦着这事儿。山谷中皆为凉风,虽心里喜爱至极,却不敢来得此处赏那梅花。也只是逢着身子好时,站得远远的瞧上几眼,便得立刻回”

  一阵山风顺山谷之下卷上来,微微有些凉,六一轻咳了一声。

  沈汐忙转过头来,将手中拿着的大氅抖落开披在六一的身上道:“大师兄,似是这天变暖,你的病渐好,咳的少了。”

  “嗯,大半的功劳来自你的楂梨饮。”

  六一说着话,看着沈汐,目光深邃,嘴角卷起一丝笑,笑得很甜,沈汐急忙转过头去,不敢碰触那一束火热,让她心中狂跳的目光。

  两个人屏声敛息、出神的看着眼前的美景。

  少刻,闻得沈汐道:“师兄,日后做何打算?”

  “家父有些小生意,跟着打理便是。”六一道,手中捻动着几颗玉石之子,“我这一副身子骨,每日里药不离口,心有余而力不足,自是不能远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