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沈梅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沈梅棠

付艺琳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1.05.23上架
  • 45.64

    连载(字)

7604位书友共同开启《沈梅棠》的古代言情之旅

堂主小河马弟弟 舵主华山月光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雪夜回府

沈梅棠 付艺琳 3001 2021.05.23 12:53

  胜京城,胜觞都城。

  时值仲冬天气,正是冷时。

  凛凛朔风,团团冷雾,不觉间彤云四起,飘飘荡荡的大雪漫漫铺地下。

  城头看雪,放眼远眺。

  大雪砌漫了四野,须臾间白茫茫一片,千峰堆玉,万壑铺银,仿佛是一幅泼墨的山水画,水墨相逢,丹青流年。

  忽然间,见两名护卫骑着快马在前奔来,翻身而下站立一侧,似是这天色渐晚,寒威凛冽,恐这城门早早关闭。

  不一时,见一辆四轮的马车奔此处而来,至城门口处,车速放缓,两名护卫上马在前,马车稍稍有些摇晃着驶入城中。

  大街上寥寥行人行走如飞,一路小跑儿,店铺提早关门歇业,自是因这大雪纷纷,寒气逼人,冷浸心骨。

  马车顺着大街向前行驶,转过几条街道,停在东街一处巍峨坚实的府门前。

  正红漆大门顶端高高悬挂着一块黑色金丝楠木匾额,端端正正金漆书写‘沈府’二字。

  两名护卫快速翻身下马,上前打开车门,凛冽的寒风直接将毡帘卷起多老高,呼啦啦地作响。

  “哧呀!”

  闻得粗声粗气一声闷吼,好似那闷雷轰隆隆地滚过头顶,紧跟着一蹦多老高,直接蹦下来一个十三、四岁,头上包裹着青巾帕子,身着绿色长衫圆滚滚地少年。

  见其生得是一张大圆脸如盆,一双铜铃般地大眼睛叽里咕噜地乱转,鼻头如甜蒜,鼻孔向上翻,下雨天看着好像是要漏雨?大张着的嘴巴呈圆形,呲着一口小白牙,说不出来的古灵精怪!

  身材虽是个短粗胖,动作却极其地麻利,丝毫不拖泥带水。

  一个回转身,快速抬起大腿一般粗细的左手臂擎在半空中,不一时,一只白皙的手搭在其上,紧跟着飘飘而下一位身着月白色长衫,外罩黑色大氅,帽沿遮没大半张脸,唇红齿白,皎洁玉颜胜白雪的少年郎。

  “当当当”,护卫上前敲着门。

  两扇朱红漆包裹着铜角的大门紧紧地关闭着,门前积了厚厚的一层雪,两人好半晌没能进去。

  或许是这天色晚了又嗖嗖刮着寒风下着大雪极其地寒冷,守门的家将入得室内取暖,这一会儿,没有守门的人。

  “咚咚咚”

  绿衣少年安压不住心中的火气,上前用力地敲,扯开粗粗地嗓门子,大喊着守门人......,那动静顶风能传出二里地去,就跟敲响了破锣一般,震耳发聩,嗡嗡作响。

  不一时,闻得一声铁条在内被拉开的声响,很快门被打开一条缝,看门人探出个脑袋来。

  “呔!上哪儿去了你?”

  绿衣少年闷吼一声,就跟突然间冒出来个打劫的强盗、夜叉活太岁一般无二!

  闻得其声,守门人被唬得一哆嗦,差一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急忙点头又哈腰道:

  “哎呦,哎呦喂!梅棠二小姐、珍珠姑娘,不知道,不知道你们回来,我这开门来迟了,该死,真该死!”

  “哼!你还知道是二小姐,大冷的天,就被你拦在门外,这么样地冻着?”

  绿袍子少年上前斥道:“冻坏了二小姐,你吃罪得起吗?”

  “梅棠二小姐,珍珠姑娘,我该死,真该死!”看门人躬着身子继续赔不是道。

  “这会儿,我祖母、父亲可歇息了?”

  被唤作梅棠二小姐的身着月白色长衫少年郎问道,声音若晚风穿林般清幽悦耳。

  “今儿逢着老太太的寿诞,老爷吩咐关好门,外客不准入,办个家宴。亲眷聚得整齐,大家特别的高兴,这会儿,都还在说着话呢!”看门者连忙道,“我这不知天高地厚,多喝了两杯喜酒,刚刚打了个盹儿,耽误了给二小姐开门,求二小姐莫怪,莫怪!”

  “嗯。关门吧!”梅棠二小姐点头罢,快步走入府中。

  那位被唤作珍珠姑娘的绿袍子少年,‘腾腾腾’地迈着健硕地大步子紧随在后往里走。

  无论如何,无论怎样,又无论寻出哪一个角度,楞是看不出来这是一位叫做珍珠的姑娘!

  沿着回廊向前走,不多时,便见着一侧殿窗口透出烛光,人影晃动,时不时的传出一阵阵说笑声。

  不待行至门口处,两个眼尖的小丫鬟直接迎上前,一左一右笑逐颜开喜道:

  “二小姐,珍珠姑娘,老太太正念叨你们俩个呢!可巧了,这话音儿还没落下,你们就回来了!”

  “嗯。紧赶慢赶,总算是赶回来了,虽然晚了些。”梅棠二小姐道。

  入得二道门内,小丫鬟急忙将沈梅棠身上大氅退下,略整理其头顶落在宽润额角的一缕发丝。见其白皙若玉的脸颊被冻得通红,很是心疼,下意识地以手背轻轻地为其捂了一下。

  沈梅棠莞尔一笑,那一双灵动的大眼睛若宝石一般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虽身着一件男儿宽袍,却掩饰不住窈窕纤巧、亭亭玉立的身姿。一颦一笑,浑身上下洋溢着超人的妩媚跟强烈的青春蓬勃生机。

  她笑着,转回身看向身后的珍珠。

  见其一张大圆脸,两腮冻得红喷喷地,特别是在绿袍子的映衬之下,更为明显,形同一盆‘嗤嗤’燃烧着的火炭,隔着十几步远,都觉得烤得慌!

  忽闪忽闪着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透出一股说不出来的机灵又彪悍又有些滑稽的劲头儿,莫名其妙的让人想笑喷,到是个喜气!

  小丫鬟在前挑开内室之门帘,暖意洋洋,香风冉冉迎面扑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道高雅气势的立式屏风,以红木为框,碧玉嵌角,上裱降锦,画着山水花鸟、梅枝、海棠、兰草。

  梅枝,老枝古干,干墨渲染、皴擦枝干,苍劲挺秀;

  梅花,绽放枝头,浓而不艳,冷而不淡,倍觉清幽;

  海棠,花团锦簇,重葩叠萼,嫩紫枝头,令人陶醉;

  兰草,馨香微度,清艳含娇,幽姿舒态,媚体蕤风。

  转过屏风,宽敞的室内寿香高烧,约有四、五十口人说着话,好不热闹。

  见中间一耄耋老者身态微胖,面容慈爱,白发盘在脑后,横插着金发簪,两耳坠着翠色玉环,手把金炉,雍容富态,贵气迎眸。这就是沈府的老太太,今儿大寿。

  沈府自是大户人家,家境殷实,三代为官,老太太生有二女四子。

  长女沈云芝,次女沈云灵。长子沈长清、次子沈长海、三子沈长江,四子沈长河皆为官。

  儿女各自婚嫁,开枝散叶,这一大家子聚集一处,热闹十足,足足有四、五十口人。

  长子沈长清官拜工部侍郎,沈梅棠为其次女,其上有一姐沈梅娇,下有一弟沈志烨。

  而这珍珠姑娘,她是沈云灵当成儿子养活着的第五个宝贝疙瘩女儿。

  这会儿,沈梅棠与珍珠上前恭恭敬敬跪地拜倒,齐声道:“祖母、外祖母,孙儿给您祝寿,愿你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呦呦!棠儿、珍珠,我的一双好孙儿,快过来,过来让我好好看看!”老太太欢喜至极,欲从椅上起身道。

  “老太太,您可慢着点儿,慢着点儿......”一位身着华服的美妇人,上前扶着老太太道。

  见这位美妇人身量不高亦不矮,略施粉黛,眉眼精致如画,标准的美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沈梅棠的母亲。

  “祖母,娘。”沈梅棠上前喜道。

  “棠儿。”忽见一身形瘦高,比他人高出一头,长相俊朗,目光深邃,颌下留有长髯的男子上前道。

  “爹。”沈梅棠躬身一礼。

  “今儿冷啊,可是冻着了,可是饿着了,快,快些端吃的来......”老太太一边抓着沈梅棠的手,将金炉塞入其手中,一边急忙吩咐道。

  “姑父、姑母,叔父、婶母,哥哥、嫂嫂,姐姐......”沈梅棠与珍珠不停地与众人躬身礼道。

  众人还礼的还礼,说话的说话。

  不一时,围上前来一帮人,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二位的一身男儿装,咂巴着嘴,摇着头,很是纳闷,好生生的女儿家,怎还弄成男儿装匆匆而回?兄妹二十几人围上前,七嘴八舌的品头论足,一时间,也听不出来个头绪。

  忽见一人大步从外而入,带进来一股凉风。人未到声先到,大声喊着:

  “二妹妹,二妹妹!我的好妹妹,我派人到城门口处接你,好半晌没见着你人,急急回到府上,听闻你回来了!”

  见其圆方的脸膛皮肤略黑,五官端正,生得俊朗,身量不高不矮,略显魁梧。

  身着宝蓝色锦缎的袍子大步迈上前,又说道:

  “二妹妹,你可回来了!这两天吃不好睡不好的,我这心里边,光惦记着你了......”

  “咳呦!我说齐安平大公子啊,你这话,听着就耳熟。”珍珠上前大声道,“梅棠上一次回府,你也如此说的一字不差,可是?”

  “肖珍珠,就你耳朵长,就你记性好,就你话最多!”齐安平翻着白眼怼道,“不说话,你能憋坏吗?”

  “能。”珍珠肯定道,“保准能憋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