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沈梅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飞天夜叉

沈梅棠 付艺琳 1518 2021.05.26 11:24

  这一边,肖二郎坐桌前,两眼望着窗外,先生的话若穿堂风,是左耳听、右耳冒,又若是吟唱着的催眠曲,催得其迷迷登登,昏昏欲睡。

  那一边,前坐的宋厚城亦是如此,早餐对于他来说,从来都是正餐外加大餐。

  吃得个肚皮圆滚滚,跟抱着一个大西瓜,或者更像个既将临盆的孕妇一般,虽然这个形容有点夸张,但真就那样。忽见其睡得好像不太舒服,猛然地将凳子向后一靠,桌子一摇晃,吓了肖二郎一跳。

  瞪眼看着宋厚城如城墙一般的后背,圆圆的大脑袋直接坐在肩膀头上,压根就看不着脖子,眨眼之工,桌子都被其靠得个歪歪斜斜、摇摇晃晃,肖二郎这个气!

  飞天夜叉这个绰号,可不是徒有虚名,何时受过半分的气呐?就算其内心想忍,但这毛躁的性子也不容他忍呐!

  见其举起个拳头在宋厚城脑袋后边比划着,半天没落下去,自是害怕被先生惩戒。

  稍刻,见其寻思半天,随手搓一个大纸团,狠劲地砸在宋厚城的脑袋上,趴桌上佯装睡觉,速度快得看不清。

  “嗯?”

  宋厚城一个转回头,刚举起的拳头欲砸肖二郎,却发现他在睡大觉,拳头悬在半空中,四处萨摩着,一对黄焦焦地眼珠,透着一股极不好惹的厉光,看着还挺唬人的!

  “呃.....,大娘,怎么了?”肖二郎坐起来,佯装揉着捏忪的睡眼问道,一脸的无辜。

  ‘大娘’是宋厚城的绰号。

  因为他长得既成熟又富态,或许是因为胖皮肤看起来还很细腻,与其实际年龄相较,好像大出十七、八岁一般,气质跟一个中年妇人差不多。也不知道是谁给起的绰号,反正有那么点意思。

  眼见着宋厚城转回头来,寻思了又寻思,没做声,随后抹搭一眼肖二郎跟一旁边的何夕等几人,转过头去。

  肖二郎探身向前道:“大娘,我这桌子都被你靠得歪了,人都被人挤扁扁了,你往前挪一挪啊?”

  宋厚城自然是不喜欢听他这个绰号,大家都叫他又无可奈何,没有个办法。人多实在挂不住面儿时,就自嘲一句:你们愿意当晚辈,我这当长辈的听着便是了,反正占便宜就是了。

  这一时,听见肖二郎的话,也没吭声,一个转头,使劲往背后一靠之后,快速将椅子拉向前。

  一连贯的动作下来,听得身后‘哗啦’一声,肖二郎的桌子差点儿翻了,书本全落到地上,还没来得及拾起之时,见先生起身,手中拿着戒尺奔肖二郎而来。

  “站起来,读到哪儿了?”先生斥道。

  “呃,先生,不是我的错,大娘使劲往后边靠,桌子都靠翻了。”肖二郎实话实说。

  “伸出手来。”先生训斥道。

  ‘啪’一声响,肖二郎的手上出现一道戒尺红痕,虽然记不得被先生打了多少次,肖二郎也疼得呲牙咧嘴的直尿叽,但天生没有眼泪的她,从来没哭过。

  ......

  下午课,习武。

  众学生来到一间宽敞的大殿内,皆着单衣,赤着双脚,席地而坐。先生在前,引领着众人吐气纳气,调理气息。

  宋厚城食量惊人,午餐又是没少了吃,饥中饱,饱中饥,每餐都一样,满桌的饭菜愣是把他吃个饥肠辘辘。

  这一会儿,室内暖意洋洋,又穿着单衣席地而坐,形同摊在榻上一般无二。饱食思睡,上下眼皮开始打架,昏昏欲倒。

  肖二郎这手巴掌火燎燎地疼,午饭都没吃好,可是没有睡觉的心思,不困!

  见其圆圆的大眼睛叽里咕噜地来回转动,自是寻思着怎么报这一戒尺之仇才能更痛快些!

  忽见先生在前双目紧闭,举起双臂口中念着闭气的口诀,众学生在下模仿着先生念着口诀。

  肖二郎灵机一动,瞅准了睡得正香的宋厚城,身子往前一探,至其耳朵边闷吼一声:“大娘,叫你呢!”

  宋厚城睡得黏黏糊糊、蒙蒙乍乍,猛地站起身来,也不知道背到哪了?即兴发挥,磕磕巴巴、粗声粗气地背起来,先生被其吓了一跳,猛睁开眼睛与其对视,面面相觑。

  不一时传来嘻笑、窃窃私语之声:“嘘,大娘梦游呢吧!这是游到哪儿了?嘻嘻.....”

  眼见着先生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手中拿着戒尺走过来。

  此一时,宋厚城困劲儿也醒过来了,脸色被唬得唰白,细汗顺着额角而下......,别看他五大三粗,胆子却极其的小,又极怕疼,真是一种讽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