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沈梅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情为何物?

沈梅棠 付艺琳 3050 2021.05.31 13:49

  夜海深邃,繁星点点。

  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六一起身披上一件衣裳,走出门外。

  仰望着天空中那一条永不熄灭、璀璨夺目的星河,波澜壮阔,每一个光点都是一个世界,一一对应着地面上的山川与河流。

  他痴痴的望着,遐想着,与头顶悠长的岁月、亿万光年的星河相较,人类的生命瞬息即溢,只成微不足道的一个瞬间。

  一阵风吹来,他轻咳了两声,紧了紧衣领口,遁着一处石阶向上走去。

  银色的月光如箭雨,嗖嗖不停歇射在灰白色的花岗岩石阶上,弹起一片银白色的光芒,宛若清风吹皱的水面,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忽而东,忽而西,一个个细小得难以察觉的璀璨光点,似天空中的繁星隐在云端之后,风在背后吹动了云,云又被风撼动,时明时暗,时隐时现......

  咳咳,他又咳了两声,他知道,他此时应当回去躺身在榻上歇息,夜里的山风很是冰凉。

  但他却毫无睡意,自己对自己一点儿的办法都没有,这一刻,他深深的感触到,在情感洪流面前思想的无能,不堪一击。

  “六一,你这是怎么了?若是错过了她,你是否会为她惆怅一生!”他仰头望着夜空,听见内心最深处的自己发出的呐喊,那声音震彻云霄。

  夜空寂寥,无有一丝声响,更没有答案。

  一阵清风捎走了他的话,传给了云朵,云朵化成一枝笔,将他的话写在天空之上,又被清风悄悄吹散,天空依然是原样,除了在他的心间刻下痕迹。

  他遁着石阶,继续的向上走,凉风吹得身子微微的有些打颤。

  在这个清朗的夜晚,许多的思绪一股脑的涌出来,在他在脑海之中穿梭往返,翻腾得他难以入睡。他很疲惫,又冷身子又发着抖,可他却没有立刻回去倒身睡下的一丝想法。

  闭上眼睛、睁开眼睛,都是她的明眸善睐、一颦一笑,他开始仔细的去想每一年,每一天,每一分钟......

  忽而,他嘴角翘起,他笑了,笑得很甜,取代了脸上的苦涩,深远端庄的目光之中散发着灿灿的光芒,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感觉到很欣慰。

  有时候,有些事情或者是一个人,并不是一丝一毫的破绽都没有,而是压根儿就没有往那个方向去想过,大脑之中被所知的信息占得满满,并且在半盲半明之中对自己坚信不移。

  这算不算是一种知识上的匮乏,或者说成是愚蠢,他也不知道。人的一生所学的知识本来就很有限,稍一不加温习,便又如紧攥在手中的一把沙一般,从指缝间流走。

  他再一次的笑了。

  或许是对自己从前认知的一种推翻,而这一种从新的认知,令其眼前豁然开朗,并且感觉到极大的愉悦,那一种暖流由心而发。

  他转身往回走,脚步变得轻快,清瘦的身影移动在石阶上。

  他决定明日里一定亲口去问问她,啊,不,就在今日里,月影西沉,天色几乎快亮了。

  他劝说着自己不要如此焦急,不要飘飘然自不量力,莫在惊吓到她,而他却无法做到不焦急,对自己束手无策,他感觉到他已然是为她着了魔、发了疯、发了狂!

  问世间情为何物?总叫人失魂掉魄的又冲动不已!

  ......

  巳时过半,金灿灿的阳光垂照在窗前,林中传来鸟儿的一阵阵脆啼,清幽悦耳。

  几扇高大的木格窗敞开着,初夏的熏风一阵阵吹来,裹掖着花香直灌而入,香沁心骨。

  先生稍做歇息,六一在前,引领着众人读书。

  与以往不同,六一手中拿着书,从前面走到最后面,暗里打量着沈汐的背影,时不时嘴角翘起,面颊微微有些发烫,引领大家的读书声,稍有一些发颤。

  ‘啪’

  一声响,若一只无骨的青蛙一般趴在桌面上睡着的肖二朗,将挡在面前的书碰掉在地面上而浑然不知,继续睡着。

  六一恰站在肖二朗的身旁,低头看一眼他后脑勺上浓密、又极其倔强、百折不挠生长着的一头黑发,根根都竖起来多老高,直接连到后脖颈之下,简直跟个毛毛虫差不多!不难想象,用不了一年半载,其必得生出一脸的络腮胡子不可!

  这一眼看得六一心里‘咯噔’一声,一百八十度的大翻个,瞬间一股冷气直贯入脚底,心彻底凉了大半截。

  “咳咳......”

  六一以书敲了一下肖二朗的后脑勺道:“起来读!”

  “呃......,读到哪儿了?”睡得迷迷登登、蒙蒙乍乍的肖二朗一边咕哝着一边找着书,忽然一把夺过来何夕手中书,大声读起来。

  粗声粗气的声音嗡嗡嗡地回荡在室内,听着比一个壮男还壮上几分。

  听得六一的心都碎了,剑眉紧锁,一脸的苦涩!

  实在是听不下去,非是肖二郎的声音有多么的难听、多么的刺耳,三载多下来,其还不知道肖二郎哪一种声音吗?只是此一时的心境与从前不同,肖二郎的声音好像一把尖利的锥子,将他的憧憬的美好给戳破!

  “坐下,何夕你来读!”六一言罢走向前,心中虽波涛翻滚,声音却很平静。

  肖二郎的声音戛然而止,何夕一把夺回来肖二郎手中的书,大声的朗读起来。

  六一坐下之时,回头看着沈汐,四目相对的一刹,沈汐脸色一红,微微一笑,迅速躲闪开六一的目光,六一的心却又突然间暖了过来,转过头去,看着手中的书本暗自发呆,嘴角上挂着笑。

  虽是初夏,有微风顺窗口而入,却也越发变得闷热起来。

  逢着未时过半,饱食思睡的宋厚城直挺挺地坐在书桌前。见他两只胳膊肘倚着桌面,以一种特有的固定姿势保持平衡打着瞌睡。

  若是不仔细观瞧,还真就看不出来他在呼呼大睡。就好像是一件出自天才高手笔下的石雕泥塑艺术品一般,嘴巴半张开,微笑着恳求谁也别将其五光十色、肥皂泡一般的美梦瞌睡给戳穿。

  额头前齐齐一排刘海打着绺,似门帘一般将其紧闭着的双眼遮挡,那样子滑稽又可笑......,哎,还真是难为他想出这么一条荒废流金岁月的妙记,不知道绞尽了多少的脑汁,又费了多少的脑细胞。

  城墙一般厚重的身子将肖二郎遮挡个严严实实,人影都看不见。

  到是一旁边的何夕板板正正的坐在那里,很认真的在一边看书一边记得笔记,桌前边的关翠,好像受了宋厚城的传染,两只耷拉下来的眼皮,恐怕用小木棒也撑不起来,以一书挡在前,昏昏欲睡。

  下课之时,宋厚城依然是没有睡醒,保持着这个特有的姿势。睡过了站,实属家常便饭,更有时候,睁开眼睛之时,四处漆黑一团,就跟直接睡进了车库里一般无二。

  稍刻,同学三三两两的走出,逢着下课便精神抖擞,跟瞬间打了鸡血一般的关翠,眼睛瞪得多老大,冲着宋厚城召唤道:“大娘?”

  “嘘”

  肖二郎将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发出嘘声,欲其等莫吵醒他,何夕、关翠坐在一旁边,便一声不吭。

  六一与沈汐相视而笑,“走了。”他说,“食过晚饭,我们出去走走,昨天有话我忘记了跟你说。”

  “嗯。”沈汐应声,两人说着话,脚步声渐行渐远。

  室内变得安静,没有声响。

  忽见肖二郎扯着何夕、关翠快速奔至先生书案前,动作极其迅速,开始研墨。

  一个眨眼之工,抄起毛笔,蘸满了墨汁,拿起一旁边的一块铜镜,将自己涂个大黑脸,眼白跟牙齿白得直冒光。

  回身一把蒿过来愣在原地看着他的何夕,三下两下也涂了个满脸漆黑一团,黑得就跟锅底灰一般。紧跟着把毛笔一丢,猫着个腰在先生的书案里翻箱倒柜,不知道在找什么?

  “飞天夜叉,你在找什么啊?”关翠一脸的蒙圈问道。

  “有没有啥玩意儿,能将你的脸染白啊?”肖二郎一边翻腾着一边问道。

  “咳哟,这上哪找去?等着,我去一趟厨房,马上就回来。”不等说完话,关翠撒腿如飞奔出。

  “快点过来,我给你弄个帽子。”

  肖二郎一边说着一边弄两张大白纸卷成高帽,操起毛笔,七扭八歪写下‘一见生财、天下太平’八个大字,扣在何夕的头顶上。

  眨眼之工,关翠快速奔回,见其就跟钻了面袋子一般,浑身挂着一层白霜,跑时身边好像起了雾一般,就跟那小鬼一般无二,都不会化妆了。

  肖二郎强憋着笑,将高帽给他戴在头顶之上,命令其二人站在桌前,其落坐在桌案之后。

  寻出来先生的戒尺,全当是惊堂木,‘啪嚓’敲在书案上传来一声脆响,震得室内嗡嗡作响,紧跟着又拍几下手巴掌,当成是云板响起来,闻得其粗声粗气闷吼一声:“升堂!”

  何夕、关翠两人一本正经,分开左右,跟木头棒子一般往前一戳,口中发出:“恶无----,无恶----”

  声音交叉起伏,听起来就像是:“威----,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