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沈梅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七章 智斗

沈梅棠 付艺琳 3007 2021.06.16 10:54

  且说闻得室内之言,躲在窗外窃听的珍珠气得鼓鼓。

  已然是听明白了这位矮冬瓜是胡府的管家,携礼前来催婚、逼婚!恨不得立刻破窗而入,抡起铁拳头砸扁了这个矮冬瓜!

  转念一想,那两个恶棍的家将来此作甚?跟这个矮冬瓜又是个什么关系?遂继续蹲在窗外,竖起耳朵仔细地听。

  稍沉寂,只片刻。

  闻得矮冬瓜不怀好意道:“沈大人,我看出来你的为难了!实在不行,直接告诉二小姐,她若不按婚约而行,执意妄为,那就直接将她许配给一个傻子,她一听准就同意了!”

  “哈哈,这招准奏效,准能行!我有一个兄弟,就是个傻子,傻得透透的,用不用介绍一下?”一旁边的一个家将搭腔道,邪恶之笑跟个恶棍一般无二,“哈哈哈......嘎......”

  “咳咳......”

  沈长清稍转过头去,以手掩住口鼻,略清了清嗓子......,好像是闻得矮冬瓜跟两个恶奴家将臭气熏天满口喷大粪,掩住口鼻都被熏得直作呕一般!

  有些人就是这样,狗仗人势,口无遮拦,什么话寻思都不寻思,顺嘴就往外喷,还觉不出来个味儿......,反到是很得意,摇头晃脑,耀武扬威......

  但凡是这一般的岁数还这么一副嘴脸的人,是难以挽救的。

  “胡管家真会开玩笑,这就把三公子跟傻子而且是傻得透透的傻子划上等号,这话若传至胡大人或者是三公子的耳朵当中,不知道会怎么想胡管家?”沈长清手中拿着茶碗,轻轻晃了一下道。

  矮冬瓜回头狠狠地瞪了两个站在哪儿形若黑铁塔一般的家将,自知言语有失自嘲道:

  “沈大人想多了,我这是站在沈大人的角度上想问题,不过是打个比方,或者说这个比方没经过大脑、不咋地,还至于大做文章吗?”

  “胡管家也想多了,好话歹话谁还听不出来吗?”沈长清怼道。

  “沈大人聪明。”矮冬瓜道,“尽管我这招儿听起来不咋地,但准能奏效,不信你就试一试!”

  “胡管家没有婚配过,膝下也无有个一儿半女的,自然是难以体会到这当父母的心......,儿女都是心尖肉,三公子生来身子弱,胡尚书何尝不是请遍天下名医,操碎了心呢?”沈长清不卑不亢道,“选太子妃之事,早有先例,非是我一人顺嘴胡诌。自小聘定的婚事可做数也可不做数,只看双方的意思,胡管家可以打听打听。”

  “好!就知道沈大人会这么说,我家老爷早已经料到。”矮冬瓜‘腾’地一声站起身来,拍着手巴掌,似是早有预见道,“此话先搁这儿,一会捡起来接茬唠。先说说另一件事,今儿来,两件大事。一件是婚事,另一件大事,很严重,沈大人听说了吧,用我重复吗?”

  “胡管家有话直说,何谈重复?”沈长清镇定自若、面不改色道,“我定是不知道!”

  “好,那你现在听好了。”矮冬瓜转身冲着两个恶棍的家将道,“把话说清楚,怎么一回事?是谁把大少爷打残了,卧床不起?”

  两个恶棍的家将可逮到说话的机会了,争先恐后,你一言,我一语,滔滔不绝地将昨晚上马路上撕打成一团之事说出。

  添油加醋、添枝接叶,唯恐天下不乱。嘴一歪,眼一斜,是有地也说,没有地凭空就给你捏造,专捡着他们有理地话说,他没理的地方半字不提!

  若是个不明真相的人,单单听了他们这话儿,那真真是替其不平!冤屈直上九层天,天神听了都得被当场气翻,不顾一切的下凡为其鸣冤!

  一副小人丑恶的嘴脸,丑恶至极,简直无有语言形容了!

  最后闻得一人说道:“我们家大少爷一忍再忍的,最后还是被打得鼻青脸肿、口吐白沫,若没有一身肥肉膘挡着,准是被当场给打死了!打人者目无法纪,口出狂言,这是欲造反呐,简直太猖狂了!”

  “对了,那个打大少爷的人一边打着还一边叫嚣着:他就是这胜京城的道理,他就是这胜京城的法,他就是这胜京城的天!哎呦,可把大少爷给吓傻了,这难道是触怒了天子不成?哪敢反抗,只有抱头鼠窜,回到府中,便残在了榻上起不来!呜呜......”另一人接道。

  人生是一台戏,没有彩排,直接上演。

  这一双恶棍家将,真是天生的好演员,十足的戏精。

  那是不放过任何一个说台词的机会,一边表演一边干打雷不下雨,也真不知道这是跟谁学的?总之,从奴才的身上就一眼看出来主子的德行了!

  “沈大人,用不着兜圈子,直接告诉你,打人者就是你那个大外甥齐安平,还有外甥女肖珍珠!

  啊,对了,二小姐当场还驾着马车冲出来,欲碾死、踩死我家大少爷啊,真够了狠的!怪不得你说她生得个男儿的性格,你是不是也惧怕她几分?”矮冬瓜没好动静道。

  “我蠢!”沈长清顺势道,“我蠢,连这事儿都被胡管家看出来了,真是火眼金睛啊!你都说,这婚事儿,我如何做得了主?”

  “呃......,”矮冬瓜自知失言,没接沈长清的话茬继续道,“说吧,如何惩治,将我家大少爷打得个卧床不起之人,这事儿公办还是私了?实话跟你说,也就是倚仗着咱俩家这门亲事在中间,换做是别人家,压根儿就没有这说话的机会,我家大公子是随便就被人打得吗?”

  ......

  “半夜三更的,黑漆漆一团,又都喝醉了酒,你们俩个可是看清了?若是只凭猜测,或者是没看清就顺嘴胡诌八咧,小心你等向上的脑袋!”

  沈长清厉声质问两个恶棍家将,语气当中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震慑感,两个恶棍家将本来是个大嗓门子,咧开嘴刚要吼,遇见沈长清眼中的那一抹厉光,禁不住一抖,语调立时变得软了下来道:

  “这,这,当时确是饮了酒,大少爷醉了,可我们没醉啊!

  就算是当时不知是谁,但回头一查不就知道是谁了吗?在这胜京城里还有我家大少爷查不出来的人吗?你也太小瞧我家大少爷了吧!”一个家将撇嘴道。

  “该死!”沈长清厉声怒斥,“该死!你们俩个真该死!”

  “呃,怎么个该死法?”两个家将面面相觑、一脸的懵圈问道。

  一旁边的矮冬瓜也是一怔,转身看着怒气冲天的沈长清,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寻思了寻思没言语。

  “会说者莫不如会听者,大少爷醉酒状态,自是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然而,当时你们俩个人是清醒的状态,还有一个车夫,总共是三个清醒的壮汉,就算暂时按照你们所说的,对方是我外甥跟外甥女,他们可是两个十几岁的孩子啊!

  三个壮汉竟然被两个小孩子打得个鼻青脸肿、抱头鼠窜,这话谁信啊?你们俩好意思瞎编出口、栽赃陷害吗?

  话又说回来,你们俩的职责是什么?连你家大少爷都保护不了,不该死吗?难道不该死吗?就算死上十遍、百遍不足以顶罪!”沈长清怒斥,声音嘁哩喀喳,雷霆震耳。

  “这,这......”两个恶棍家将被沈长清戳到痛点之上,自是知道无能失职,支支吾吾起来。

  “胡管家,这样的一双无能鼠辈,不用也罢。我随便给你家大少爷介绍个家将都保准比这一对废物不知道强上多少倍!”沈长清怒道。

  “呃......,胡管家,胡管家,我俩还得干下去呢!”两个家将乞求道。

  “出去,先上外面等着去。”矮冬瓜脸色很难看斥责道,“沈大人,管好自家的事就行了。说吧,如何给我们家大少爷一个满意的交代?”

  “暂不论原因,既然你家大公子伤着了,我这当叔父辈分的,即便是公务繁忙抽不出功夫前去探看,也得送上一份礼品,全当是给大公子补补身子,早日恢复!”沈长清招手站在门口处的一个侍者道,“立刻,备双份厚礼,加四样珍贵补品。”

  “是。”侍者应声而出。

  “沈大人,这补品就不用了。”矮冬瓜眼珠斜到眼角,一边寻思着一边慢悠悠地说道,“不瞒沈大人,我家三公子身子确实是不太好,一直病着......

  如果,如果二小姐是因为三公子的病弱身子而有顾虑,那么,那么也可以嫁给我家大公子啊!

  我家大公子身体好,虽已经成婚,但保证二小姐进门就是正室不就得了嘛,赶巧大公子看上了二小姐,非娶不可,谁也劝不住......,昨晚上这事儿,咱就一笔勾销,你觉得呢?”

  ......

  一阵沉默。

  空气凝滞。

  气氛压抑尴尬。

  室内安静得出奇,外面接近午时的阳光穿透树影,在窗子上投下一些斑斑驳驳、随风晃动着的影......,就像是青天白日,妖魔鬼怪伸出干枯的魔爪,齐齐搅动,播弄是非,搅和得人心神不宁,坐立不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