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沈梅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措手不及

沈梅棠 付艺琳 3011 2021.06.02 09:07

  且说闻得齐安平之言,肖二郎转动着一双铜铃一般的大眼睛,回怼道:“我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不想说破!”

  “嗯?”齐安平锁眉道,“你还有矜持的时候?你看出来了什么?”

  “你,齐大公子是个势力鬼,巴不得我跟沈汐都能选上太子妃,给你搭好了梯子,你登梯而上,仕途顺利,平步青云!”肖二郎瞪着眼睛围着齐安平直转圈道,“你说实话,是也不是?”

  齐安平顿时气得个脸色唰白,抬起手巴掌欲煽肖二郎一个嘴巴,看了看门外,强强压住心中怒火斥道:

  “肖二郎,有本事,你就选上!然后,然后把我当成反角往死里踩!

  莫弄得个连入门的资格都没有,就被轰出太子宫,肖家的颜面被你丢得个干干净净!

  有朝一日,落到我手里,你等着,我若不把你发配到边塞充军,在配对一个粗鲁的扎髯汗子,我就不是你大哥齐安平!哼!”

  “吓唬谁呢你?”肖二郎回怼道,“我到要看看,哪一个粗鲁的扎髯汗子有胆量娶我飞天夜叉?”

  “你等着,等着就是了!”

  齐安平气得直喘粗气、直跳脚,少刻,一个转身看着一言不发的沈汐催促道:“二妹妹,参选前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准备。快,快去说与先生,我们这就得回去了,莫让舅父等得急了。”

  “表兄,这事,这事让我想想。”眉头拧成一个大疙瘩的沈汐道。

  “二妹妹,这事哪容得你想啊?”齐安平急道,“当今皇上下的圣旨,胜觞朝中百官之女,但凡年纪在十三至十九岁者皆得来参选。百官自是监督者,若是有个一星半点儿的抗旨不遵,轻者被罢免官职,重者会株连到九族的。”

  “嘿,齐大公子,我眼睛特毒,自小就没看错你。”肖二郎接话茬道,“还百官自是监督者,还有个一星半点儿的抗旨不遵,分明你是个势力鬼!”

  “我势力鬼,你不势力鬼!”齐安平愤怒道,“有本事,你肖二郎赌上你们肖氏九族数百口老老少少之性命,大声说一句:你不去了!我就承认我是你嘴中的那个势力鬼!敢还是不敢?”

  “罢了!”沈汐起身道,“肖二郎,随我一道去先生那里告假。”

  “哼!齐安平,我们告多长时间的假啊?”肖二郎撅嘴问道。

  “脑子笨得跟猪一般,说你点啥好呢?”齐安平没好声地斥肖二郎道,“即便是侥幸入了宫,当上了太子第二五八七号妃子,也不过是个块头极大的炮灰妃子而矣,深宫之中,能不能活得过一年半载,真替你捏把汗呐!”

  “你什么意思?”肖二郎恼火怼道,“我问你告多长时间的假,你就这么多废话!”

  “可得了吧,你都是要当上太子妃的人了,还问我告多长时间的假?这胜觞朝大好的江山,半壁都归了你,随你便了!”齐安平一耸肩膀道。

  “这可是你说的,多长时间随便......”肖二郎道。

  一个转身,两人从室内出来,直奔先生歇息处而来。

  天色黑下来,空中有一大块、一大块铅灰的云从遥远的天边飘荡而来。

  似妖魔一般成群又结队,只消片刻,便将刚刚冒出头来的月亮雾得个不知所踪,伸出一只只看不见的魔爪,将天空弄得跟黑锅底一般无二。

  突来之事,令人猝不及防,沈汐一时间没了主义。

  “快走两步,这天空阴得黑沉沉的,闷下来的雨定是小不了!”肖二郎一边说着话,一边扯着沈汐的胳膊快步行至御清先生处,门外轻轻扣门。

  闻得先生之声,两人一前一后入得室内,先生正盘膝坐在书案前。

  沈汐知这一走,未必在有机会回到这御尚书院先生处,一日为师终生父,师恩似海深。忙快步上前跪地一叩首道:

  “先生在上,受沈汐一拜。感恩先生三载教诲,沈汐铭记在心,终生不忘!因家里有些急事,父亲已命家人前来唤我等速回,还请先生准许。”

  御清先生是非常器重跟赏识他的这个学生,沈汐、肖二郎,女伴男装来此修习学业,自是女儿中的佼佼者,胜过男儿,御清先生心中早就有数。

  稍沉思,忙起身扶起沈汐道:“去吧!日后,若有为难事,前来此处或者捎信,说与为师便可。”

  “谢谢先生!”沈汐与肖二郎应声罢,再次与先生三叩首,转身退出。

  起风了。

  一大块、一大块的灰云被呼啦啦地大风推动着从天边铺叠过来,一个眨眼间,层层叠叠跟大棉被一般,黑得是伸手不见五指。

  林木被吹得呜呜作响,仿佛无数的妖魔鬼怪从天而降,以漆黑的夜色为遮挡,干见不得光的勾当。伸出来又细又长的魔爪,抱住山峰、抓住大树,连地面上的蒿草都不放过,发了疯、玩了命地使劲摇晃着,直到摇晃得其筋疲力尽为止!

  急急忙忙跑回到室内,齐安平迎出门口外,肖二郎快言快语道:“先生允假了。”

  “好啊!”齐安平白了一眼肖二郎道,刚刚忘了跟你说件美事,“听闻太子眼光独特,选的就是你肖二郎这种壮妃!繁育子嗣,壮我胜觞,保证他国不敢犯我边境一根手指头。”

  “齐安平,你在说一句?”肖二郎双手一掐水桶腰扯脖子吼道。

  “得得得,我闭嘴。赶紧收拾东西,这天来雨了。”齐安平转身进屋。

  简单收拾着物品,沈汐这脸色始终是跟室外的天空一般阴沉沉的,没有半分的喜悦。似有心事一般,收拾收拾着,忽闻其小声问道:“表兄,我不是自小聘订了婚事吗?”

  “二妹妹,莫忧虑。此事,早有先例,与太子选妃相较,自小聘定的婚事便不做数,若是参选不成,可按原聘定而行,也可不按其行。”齐安平道。

  “哦哈哈,我看挺好!趁着此事,跟他胡三公子还有个屁婚约,让他滚一边凉快去!”肖二郎粗声道。

  “肖二郎,把你那个嘴巴给我闭严实了,此话若传至那胡府,莫在生出不必要的麻烦来?”齐安平看了看房门外斥道。

  “表兄,此次选妃欲多长的时间?”沈汐边收拾着边问道。

  “从初选开始,经过复选,再到决选下来,至少两个月之久。”齐安平道。

  “嘿,可有了热闹看了!全胜觞国的美人云集一处,眼花缭乱,秀色可餐。有人欢喜有人愁,大大小小的酒楼饭馆得齐齐闭门发愁,得了,没人吃饭了!”肖二郎眼中直冒贼光道,“我肖二郎可得大饱眼福,挨着个扒拉扒拉,咂摸咂摸,究竟有几个能入我的法眼的大美人。”

  “什么?......”齐安平道,“我没听错吧,你挨个扒拉扒拉、咂摸咂摸?”

  “你以为只有男人喜欢美人吗?无知啊!”肖二郎咕哝道。

  “......,你真出息了,这学没白上。”齐安平道。

  正收拾着东西之时,沈汐一个抬头间,忽见六一在前,何夕在后,站在室内地当间。

  好似被其等匆忙收拾着东西的样子感到惊讶,四目相对,沈汐不知道六一是否听到了几人刚刚说的话,一时之间语塞,竟不知如何与六一开口。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半天说不出来话。

  “肖二郎,沈汐,你们这是去哪呀?”何夕上前一步问道。

  “呃,回家,回家有点急事,我正寻思着跟你们打声招呼呢?”肖二郎应声道。

  “回家?”何夕疑惑道,“沈汐,肖二郎,你们啥时候回来呀?”

  忽然又见门口处探进来两个大圆脑壳,宋厚城眯缝着一双睡眼,关翠忽闪着铜铃般的大眼睛,跟两个小鬼一般贼头贼脑地往里看着。

  稍沉寂,只片刻。

  沈汐忽然冲着六一笑了一下,然后轻声道:“大师兄,我去去就回,莫牵挂。记得,保养好身子,楂梨饮按时送到。”

  “沈汐,你过来!”六一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突然一把扯住沈汐的衣袖往外走道,“刚刚我的话还没有跟你说呢?”

  “咳咳,肖二郎,完事没有你?这就来雨了,还不快走!”

  齐安平言罢,提起桌上沈汐收拾好的东西,很不是个心思的拉起沈汐就走道:“我们还回来呢?回来说不迟,莫耽误事!”

  很明显,齐安平言外之意:“你是谁呀?闪一边去,别挡道。”

  齐安平与六一是毫不客气,更没把他放在眼里,这就砸翻了醋缸,酸气薰天,开始争风吃醋!

  且说六一对沈汐的爱意自是从眼睛中流露而出,藏是藏不住的,齐安平本就敏感,心里边无时不刻的惦着他的二妹妹,此事,又怎么能瞒得过他的眼睛?

  刚刚来之时,书院门口处,见沈汐与六一走在一处,顿时,他见到二妹妹的喜悦与兴冲冲的表情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一把给抹光,取而代之的便是一脸的冷冰冰、硬邦邦,一脸的不是个心思。

  六一上前与其拱手,其没言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