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沈梅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二章 甜蜜的错误

沈梅棠 付艺琳 3042 2021.06.21 11:03

  且说珍珠将腹中憋闷之言道出,沈梅棠几人分析商议罢,暂做不知,以静制动,着手准备三日后的选太子妃之事。

  逢着酉时渐至的光景,天空中一轮巨大的金乌无精打彩地西坠,似也疲惫。

  薄薄的云铺在天边,淡淡地一层,似轻纱清透,似淡烟氤氲,呈透明状,将强烈的阳光慢慢地过滤一遍又一遍......

  园子当中的花花草草,齐齐地蔫头耷拉脑,低头不言不语,被晒得形若耄耋老者,弯着腰,就要弯得快成了一个句号,脱水脱得几乎就成了一把干柴禾,被一阵偶来的风吹散!

  花花草草离不开阳光雨露,相辅相成,但哪一样若是过了头,却也是致命的。这一会儿,可把这当头的烈日给盼下去了,在阴影中得以喘息,在夜色起时,就又通通地活了过来。

  沈梅棠、珍珠收拾打扮妥当,灰兰、玳瑁身后伺候着,四人沿着回廊往老太太这边儿走来。

  四叔父沈长河晚上过来吃饭,那可是老太太心尖上的宝贝儿子,心疼着呢。

  有娘在,就有家在。

  这人呐,不论长到多大的岁数,那怕七老八十了呢,在娘面前,那也是个孩子,可以无忧无虑地跟娘撒娇,换来一顿美食,大快朵颐,也就心满意足了!

  ......

  沿着回廊往前走,时辰尚早。

  行至那一处圆圆的荷花池旁,池中的红色大鱼,时不时地跃出水面,叼食花瓣。

  肥大的身子自是分量不轻,弄出来的动静也不小。

  ‘扑棱棱’水面上荡起一圈圈的涟漪,特别是夕阳的万道金光打在水面上之时,光映照着水,水反射着光,金水相逢,水面上跟洒金了一般,一片灿烂。

  池中,亭亭玉立的荷花傲立枝头,开得妩媚灿烂,倍显娇艳。

  看得人莫名地有一种冲动,安耐不住,就好像立刻想化成一条鱼,跃出水面吞食那花瓣,吃到肚中,永永远远地占为己有。别人,休想看上一眼,知道都不让你知道。

  ‘扑棱棱’又是接连的几声响,水花翻滚,波光粼粼......

  眼见着数条稍小的鱼儿,快速游动在池中那一朵开得正艳的花朵之下,接二连三的蹿出水面,就想叼食那花瓣,却怎么也够不着!

  急得乱蹦,恰恰是形容此时的几条鱼,恰当不过。

  随着水面的晃动,巨大的花头摇动,洒落下一片金色的花粉铺开的水面上,一个刹那,景色美得醉人,恍若是仙境。

  花若美人,美人执酒杯,微微酒醉,美得让人沉醉!

  “嘿,那几条鱼儿有多傻呀,傻得透腔了!”珍珠鄙视着池中那几条急得乱蹦的鱼儿道,“别看它们的脑袋很大,约占身体的四分之一。”

  “珍珠姑娘,何出此言啊?”小丫鬟玳瑁问道。

  “够不着,使多大地劲儿也白费,瞎耽误工夫!”珍珠胸有成竹道,“换成我是那一条鱼儿,你们猜怎招?”

  “啊,怎招啊?”丫鬟灰兰接道。

  “哼!还蹦个什么呀?我大口一张,‘咔嚓’一声,一口咬断那花茎便是,直接拖下水,吃得个干干净净,保准连茎都不带剩下一块地!”

  “佩服,甘拜下风!”玳瑁一拱手道,“珍珠姑娘,智商可是比这池中的鱼儿高多了!若即刻化成一条鱼儿的话,那准能当上这鱼界的头子,稳坐头一把金交椅!”

  “呃,什么概念?”珍珠狐疑道,“我听着怎么怪怪的。”

  “咯咯咯......”

  三人站在池边大笑着......

  一旁边的沈梅棠,自是被几人的话逗笑,但笑容就像是晴空之中的闪电,只一刹,照亮她绝美的脸庞便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丝的忧虑,悄然而生。

  不知为何,她的心里总是乱乱的,六一大师兄的身影在她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自打闻得六一大师兄,说出儿时那一段往事,一同与奶娘落入荷花池中,醒来时奶娘便末了。

  每每路过这一方荷花池,她总会特意的停下脚步,耳边回荡着六一的声音,仿佛六一就站在她的身边,低声与她倾诉......

  荷花风中摇曳着婀娜的身姿,清香扑鼻,而这一副美景却因六一的往事,让她有了另一种感触。

  她知道,她爱上了六一大师兄!

  要不然,他的身影、他的声音,不会无时不刻地在她的脑海之中穿梭往返,以至于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爱是甜蜜的,爱是苦涩的,爱让人欣喜若狂,爱让人忧虑忧伤......

  而另一种感觉,来得是那么直接的一种感觉,让她觉得六一落入荷花池中这件事儿,没有那么简单!

  ......

  六一大师兄,会不会就是那位胡三公子胡百闲呢?她不停地问着自己。

  特别是今日里恬不知耻,丝毫不顾廉耻礼仪的胡大公子,公开挑衅胡三公子胡百闲欲抢亲这件上,显而易见,这位胡三公子胡百闲境况非是单单的病体孱弱,而是有多么的糟糕!

  她忽然生出一种想法,他想见见这位胡三公子胡百闲。

  或者说有一个心腹之人,去见上胡三公子一面,哪怕只是远远地看上一眼他的容貌,回头来告诉她一声,他究竟生得何样?可就真的是六一大师兄!因为在这胜京城里面,病病秧秧的公子能有几人?

  她打定了注意,即刻着手,无论用上何种方法,必是要打听出来这胡三公子之模样,最好带回来一幅画相。

  若要真是六一大师兄,他不会在府中,而是在御尚书院之中,根本就不知道胡大公子的所做所为,她不会放过那可恶无耻之人!

  若不是,任其窝里斗去,隔岸观火便是......

  “嘿嘿,梅棠,我说你看够了没有啊?这花又不能当饭吃?”坐在回廊长椅上的珍珠,伸出小蒲扇一般的胖手,来回摇动着风催促道。

  “快看,二小姐的背影在夕阳金光的映衬之下,美得醉人。”灰兰道。

  “你们说,选太子妃的那一天,就让二小姐穿着一套灿若荷花一般的衣裙。

  头上戴着珠翠,就这样,就跟此时一模一样,站在红光下,妩媚灿烂,婀娜多姿,仿若仙子下凡,还不得晃瞎宫里人的眼睛,是也不是?”

  “说来这荷花娇艳多姿,恰逢此时盛开,自是个美啊!

  然而,在这京城中的官家,哪一家园子当中都得有这么一方荷花池子,有此想法者必不在少数。

  而式样差不多少,同一款颜色的衣裙穿出来,便可一眼较出个高中低下。

  二小姐倾城绝色,自不会被比下去。

  但若与那些胭脂俗粉穿得一模一样,无形之中便拉低了二小姐的姿色,还得需要仔细分辨才能看得出......,莫不如,莫不如,依着二小姐的名字而来,让人记忆深刻。

  就从梅棠二字,着手思量。

  梅花之烟姿玉骨、清雅宜人,海棠之枝头艳影,花开独颜,二者聚于一人之身,必是个万里挑一,我胜觞无人能极。你们说是不是?”玳瑁一边琢磨着一边说道。

  “好啊!来来来,坐到这儿来。”

  珍珠一把将玳瑁扯到长椅上坐下,摇动着小蒲扇之手为其扇着风。

  又把身上的裙子向上撩起,露出形若面包一般的双脚跟半截粗壮的小腿来说道,“说得太好了,光是想想就让人终生难忘了!然后,然后我呢?我怎招个打扮,力争一举成名,一炮而红!”

  “呦呦,珍珠姑娘,你怎穿都行啊,反正就算你不去,初试也顺利地通过了,这难道不是事实吗?咯咯咯......”玳瑁大笑道。

  “是啊,你不说我到忘了。”珍珠一拍脑门子,两眼直放光道,“一会儿,提醒着我点儿,这事要再问齐安平一遍,心里就有底儿了。对了,梅棠是不是也应当初试过了?”

  “二小姐按正常程序走就行,你看,往那儿一站,艳压群芳,媚骨天成,莫说初试了,就算是最后一试,也不可能不过呀?”灰兰道,“若是梅棠没过,那这一帮子考官,选官,全都是睁眼瞎!脑袋得搬家!”

  “按正理儿来说,事情本当如此。但此一时,却不同了,横生枝节之事不得不考虑,跟安平公子说上一句,到也更稳妥些。”玳瑁道。自是因这突然冒出来的胡大公子,事情不得不多考虑一步。

  “嗯。我来说。”

  珍珠道,“齐安平对梅棠用情至深,恐怕他也不太希望梅棠入宫......,若一时想不开,办出这世上最甜蜜的错误之事来,对梅棠来说......,这事儿,最好,最好是我想多了!”

  “哟呵,可不是,怎把安平公子对二小姐一腔深情之事给甩到脑后去了?”灰兰警觉道,“珍珠姑娘说得对极了,防来防去,光顾了防那恶人,最后安平公子办出这甜蜜的错误之事来,可就不好办了!”

  “唉!本来一路顺畅,毫无悬念之事,这下还真悬了!”玳瑁急道。

  “得了,莫让梅棠听见,心里面有了负担,心情不好,冷下脸来,更悬之又悬了。”灰兰道。

  “是啊,姑姑早有话说在前,莫做个冰美人,那就不美了!”珍珠道。

  “稍后,咱们得把这话想方设法地跟安平公子点透了,相信他一点就透,这强扭的瓜可是不甜呐!”灰兰道。

  “嗯嗯......”三人齐齐点头,想法达成一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