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沈梅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强取豪夺?

沈梅棠 付艺琳 3018 2021.06.03 11:14

  且说齐安平异常的敏感,六一看沈汐不一样的目光,又怎能逃过他那双眼睛?

  齐安平心中暗自恼火:“不管二妹妹愿意还是不愿意,总之,她就是我的人!谁敢碰一下,试试看!若过不了我齐安平这恶魔灾星之关,就闪远着点儿。”

  可到好,这齐安平肚子里的想法是又强又横,竟想上演一出强取豪夺之大戏!

  大风横扫院落,吹得门窗直摇晃。气氛尴尬到极点,剑拔弩张,谁也不让谁!

  “表兄,沈汐在此修习学业,幸得大师兄不吝赐教,沈汐自是感激,怎还急得连说句话的工夫都没有了?”沈汐与齐安平问道,语调虽轻柔,却莫名的一种压迫感,令齐安平不得不退让。总之,他不能直接怼回去二妹妹的话,把他自己弄得没戏了!

  “你看,阴沉沉的天,这雨势来头不能小了,我们还得赶路。”齐安平退了一步,抹搭一眼六一道,“有话说,那就边走边说,快点说,别怕别人听见!”

  已然是觉出气氛不太对头,何夕很是纳闷,心中暗疑:“怎地了这是?这两个人刚一见面,没有什么交集,如此剑拔弩张,为何呢?”

  思罢,一头的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急忙道:“走,我们送你下山。关翠、大娘,快去给大师兄取件衣裳来,顺道拿着雨具。”

  “好嘞!”

  未待何夕话音落,关翠与大娘应了一声,一个转身跑去,不一时取来一件灰色的大氅披在六一大师兄的身上,手中提着雨具。

  一行人,出得书院之门,沈汐回眸深情注视,三载多在这御尚书院里修习学业,往事一幕幕,历历在目,这一走,心中自是恋恋不舍。

  眼见着天空黑云密布,山风刮得密林呜呜作响,齐安平一边催促着一边提着东西快步在前,几人随后奔山下而来。

  离别的滋味儿自然是不好受,特别是互生爱慕之情的六一与沈汐。

  想说的话挂在嘴边,却见齐安平时不时的回过头来,瞪视两人一眼,那一股子酸得没法再酸的劲头儿,简直酸倒了牙!

  实在是从他那还算俊朗的面目、健硕的身子以及向前迈着的大步子当中,看不出来这一门子的小心思,吃醋吃到骨子里,全身上下那一股子酸溜溜,跟个醋精一般无二,不用说了,保准全胜觞国能排上第一名!

  假若你问,这吃醋都吃到这个份儿上,准是爱得死心塌地、死去活来、天长地久、海枯石烂心不变,直到老得动弹不了,又聋又瞎又说不出来话之时,也能凭着感觉依然如此爱下去呗?

  实则不然,爱情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回事,不信你且仔细往下瞧!

  非是杜撰,非是提前剧透,有时候,当事者迷,自己被自己给懵了十几年或者更长时间,傻傻分不清,辨识不出来到底什么是感情、亲情、爱情?

  或许,有朝一日,当生命的天平一端摆放着的是爱情,另一端摆放着的是利益。

  利益不断的添加砝码,爱情变得轻飘飘之时,你会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个真正的自己最本能的选择,长叹一声,放弃了最应当珍视的东西!

  或许,这个世间的恩恩怨怨皆因感情与利益而起争端,以古观今,不过是那句老话,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于害,害生于恩。

  俗世洪流,正如这满天的狂风骤雨一般,轰隆隆地滚过天空,滚过头顶,凡夫俗子随波逐流连个水花都溅不起罢了,还珍视个什么,到头来谁来珍视我呢?事情不完全是绝对,总有真情在,要不然哪能留传下千古的佳话。

  往下看便是了,形形色色的人物登场,不同的使命,书写不同的人生故事,定是有你想不到的......,咳咳,说着说着又跑题了,言归正传。

  一路奔向山下,六一与沈汐谁也没言语,都沉默着。

  齐安平跟个醋缸一般,酸味薰天,随风蔓延,呼啦啦地逆风而来,吹在六一的脸上,吹进了他的心间......,然而,心思缜密的六一却不会将心事表情在脸上,虽然他的心中有着一阵的狂喜,紧跟着又是无尽的失落!

  六一是何等的冰雪聪明,齐安平的一个眼神,一个吃醋的模样,已经充分证明了沈汐确是个女儿身,而四不像的肖二郎虽无有半分女儿家之模样,确也无需再有半分的怀疑;失落的是沈汐为何要走得如此匆忙,可还会回得到御尚书院来?下一次的相见在何时?又是何种的场景?

  虽然不难看出来,沈汐仅是将这位表兄视为兄长,别无他情,但是六一的心中很不是个滋味儿,也在泛着酸,他也吃醋啊!

  '噼噼啪啪'的大雨点兜头盖脸的砸落下来,齐安平在前小跑着催促道:“快点走,快点!”

  肖二郎故意上前紧随在齐安平的身后,边快着往前赶边支开他,反催促道:“我说饭桶、草包,你先去看看马车呀?别在人到了,大风把车刮跑了,还回个什么家?”

  “闭嘴!从你肖二郎嘴里冒不出一句好嗑,真气死人了!”齐安平边说着边往山脚下快步奔去。

  可算是见着这位表兄跑远了,六一看着沈汐,刚想说话,忽见关翠与大娘一左一右站在其跟前,手中擎着雨伞,直勾勾地看着两个人……,那一本正经又令人琢磨不定的眼神儿,好像在说:“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哪儿不对吗?我们俩个打伞为你们俩个避雨,这,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吗?怎么觉得有点尬!”

  “......”

  六一想说的话,只能‘咕咚’一口咽了回去,总不能当着众人的面表白沈汐,说出一句:我爱你,沈汐!六一到是什么也不怕,但众目睽睽之下,沈汐若日后还回来呢?一向心思缜密的六一,又怎么能不多思!

  一股强劲的风吹来,六一咳了两声,沈汐站住为其捋了一下背,六一趁势一把攥住沈汐的手,将手中的三颗玉石子塞入其手中。

  沈汐白皙的手冰冰凉,感触着玉石子的温度,抬头与六一道:“大师兄,记得到东街沈府,我等你。”

  “嗯。”六一应声,脸上突现的笑容,像是晴空中的一道闪电,照亮了他俊朗的面容,紧跟着又鼻子一酸,接连的咳了数声。

  “咳咳咳......”

  “沈汐,雨越来越大了,磨蹭什么?你们俩个说什么了?哪来的话?”齐安平从不远处快步而来。

  “上车吧!”六一看着渐下渐大的雨道。

  “师兄,保重身子,后会有期!”沈汐与六一及何夕等几人拱手道。

  这话还没等说完,见齐安平上前扯着沈汐的衣袖奔马车而去……

  “沈汐,后会有期!”何夕几人挥着手,大声喊道。

  “嘿嘿,我说,大师兄,何夕还有关翠、大娘,别忘了来看我肖二郎啊!”从马车里钻出个大脑袋来,肖二郎冲着几人大吼道。

  “喂----,你个飞天夜叉,我们去看沈汐师弟之时,你最好找个地缝藏起来,莫让我们看见你!”何夕等几人吼道。

  “啊呸!”肖二郎来回甩着脑袋上的雨水道,“回去吧,静候着我肖二郎飞黄腾达的好消息,等着沾光吧,你们!”

  “呸呸呸!跟你肖二郎还能沾上光?不跟着倒霉就行了!”何夕吼道,声音有些哽噎。

  看着沈汐上车,马车在雨夜里疾驰而去,雨越下越大,车道上溅起阵阵雨烟,迷蒙模糊了视线......

  “咳咳咳......”又是一阵咳声......

  “快,大师兄,沈汐走远了,我们这就回去!”关翠、大娘催促着站在雨中的六一,衣裳早已经淋得湿透。

  滂沱大雨,势头又急又猛,雨具几乎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水流顺着山坡而下,裹着泥沙,冲出一道道沟壑。

  六一等几人狂奔而回,回到室内顺着身上往下淌水,关翠跟大娘穿了一身灰黑色的衣裳,此一时,就跟那刚从水缸里捞出来的耗子一般无二。

  “快回去,换衣裳去!”何夕道。

  “好嘞。”两人一个转身奔回自己的住处。

  何夕扶着咳个不停的六一,闻得他咳得嗓子里发出阵阵的空声,就跟空拉的风匣一般,脸色白得形同一张纸。何夕急帮着他换下湿透的衣裳,侍者端来茶盘跟药,又取来手帕,不待六一将脸上的雨水擦干,侍者道:“少爷,吃药了,凉了药效就不好了。”

  仿佛是一个设定好按时熬药、送药又负责监督吃药的机械木偶,面无表情,冷冷冰冰。到了时辰系统就会自动启动,一系列的操作之后,给少爷端上来药,说上这么一句话......,总之,怪怪的,说不出来的感觉,感觉情况远超想象。

  “下去吧,我伺候着少爷吃药。”何夕道,“把这些换下来的湿衣裳拿下去。”

  何夕说完话倒了一杯茶,放在嘴角边吹了吹,端给六一道:“先喝一口润润嗓子,再把药喝了。”

  “咳咳咳......”六一咳着接过茶水,何夕直接端起药碗吹了吹,侍者收回斜到眼角边上的眼珠,这才收拾起换下来的湿衣裳默不作声地退了下去。

  大雨哗哗而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