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万法之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吴六的‘幸福生活’

万法之根 蜿蜒的大道 4295 2020.06.15 08:30

  方离是幸运的,在大牢中呆了三个月,适逢大齐皇氏嫡子降世,大赦天下,他也就此被放了出来。

  三个月的牢狱之灾,让他彻底认清了现况。

  跟在地球上一样,自己依然只是普通人,还是普通人中最底层的那一类。

  脑海中的那支牛逼哄哄,上面刻着‘造化’两字的毛笔,是一点都指望不上啊。

  每当深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时候,方离都在呼唤着‘造化笔’能给自己带来点奇迹,可是一次次期待,却又一次次的失望。

  呼唤既然行不通,方离也试过其它方式。

  有一次,他心中一狠,决定用一种特别极端的形式,来刺激那个一直‘装睡’的笔。

  “上吊”。

  “没错,就是上吊”,方离心中恨恨不平,既然把我带到这个世界,又寄宿在我身体里,好歹发挥点作用啊。

  “我就不相信,你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去死”,方离心想,“我要是死了,你应该也好不了吧”。

  就这样,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36号普通牢房的一个犯人毅然决然的悬梁自尽了。

  “扑通”一声,当捧放双脚的矮凳被踢倒后,方离只感觉脖颈间一紧,脑海中一阵窒息。

  很快,他双眼逐渐泛白,咯噔一声,两腿一蹬,就此昏厥。

  最后一丝意识消失前,方离满心悲愤,‘造化笔’还是没动,自己就这样死了吗,太憋屈了,还有比他更凄惨的穿越者吗。

  一柱香后,牢房中一个起床撒尿的犯人发现了直挺挺挂在梁上的方离。

  .......

  “一炷香时间都没死,奇迹,真是个奇迹”,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看着地上脸色铁青的方离,口中啧啧称叹,“嗯,没大事,修养几天就好了”。

  方离悠悠醒转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老者在他耳边的这些嘀咕。

  “哎,你说这小子抽什么疯,他总共也就一年的刑期而已,很快就过去了”,牢头摇了摇头,完了好像想到什么似的,接着问道,“方老,这个小子的伤势不会影响以后干活吧,没办法,上面安排的事多,我这里人手又不足”

  “不会的,没伤着根基,干活不影响”,方老回答道。

  方老的话让刚刚醒过来的方离双眼一翻,咯噔一下又昏过去了。

  监牢中的免费劳力怎么可能让他们干吃饭,特别像方离这种刑期不长的,更是每天都得往死里干,在地球上的时候,这些活方离都没做过,再加上郑承业那从小就娇生惯养的身板,这些都让方离苦不堪言。

  被逼的上吊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为他确实有点撑不住了。

  从这以后,方离明白是彻底指望不上那支所谓的‘造化笔’了,他也终于慢慢接受了现实。

  .......

  幸好这种地狱般的日子三个月就结束了。

  大赦后,方离从监牢中出来,回归了普通生活。

  仗剑飞行,纵横天地的那种幻想只能暂时先埋在心底了,当下要考虑的是怎么活下去。

  投机取巧,一夜暴富那就别想了,还是要先脚踏实地的赚点钱,之后再考虑其它的。

  自己别的本事没有,唯有一手字写的还不错,这也从此成为了他在这个世界的生存之本。

  就这样。

  三年一晃而过。

  现在的方离早已经完全融入了当地的生活。

  一身洗的发白的长衫,羸弱的身躯,清秀的脸庞,再加上背上的一个盛放字帖的书箱,活脱脱一个落魄书生模样。

  这三年来,他每天就在一个固定摊位售卖一些字帖,逢年过节的时候写点对联,帮人写些家书,靠着这些勉勉强强生存下去。

  只是这样的小本买卖也只能让他糊口而已,早先那个赚够足够的盘缠出发去‘屹州城’寻找仙缘的想法就很难实现了。

  “唉,又是一天没生意啊,这个月已经过去三天了,现在可还没开张过呢”,方离无奈的低头叹息。

  感慨了一会,天色渐晚,这个时代可没有电灯那些东西,只要太阳落山,基本就是漆黑一片了,方离也只能跟别人一样收摊回家。

  临到家门口,在家对门一个五十来岁的庄稼汉子正一口接一口啪嗒啪嗒的抽旱烟,看到方离,顿时眼睛一亮。

  “方离回来了,今天生意咋样啊”。

  “唉,别提了,生意越来越难做了”,方离无奈道,“对了,王叔,你上次让我帮你写的家信已经好了,我等会给你拿过来”。

  “好嘞,好嘞,今天你王婶包了饺子,等会你来的时候拿只碗,自己来盛一碗回去”。

  “饺子呀,我最喜欢吃王婶包的饺子了”,方离笑着说道。

  在这里生活了三年,街坊邻居也都熟悉了,住在他对门的王叔一家更是三天两头拉他去家吃饭,当然方离也经常帮他们写些家书,寄给远方军中的儿子狗儿。

  跟王叔说着话,方离已经走到自己家门口,正当他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讥讽声。

  “呦,这不是方大才子嘛,怎么,收摊了,今天收获不错吧”。

  方离转身,看到了一个身穿锦衣,身后还跟着两个随从的贵公子模样的年轻人。

  “吴六,你该干嘛干嘛去,没事别在我家门口晃悠”,方离不耐烦的说道。

  这个年轻人以前跟他也是邻居,家中兄弟众多,他排行第六,他爹图省事,直接给起了个名‘吴六’。

  吴六跟方离一样,读过几年书,识文断字,平时也靠给人写写书信度日,同行就是冤家,这话一点没错,两人这几年来是彼此呼吸看着不顺眼。

  要不是他们还念着点读书人的斯文,需要在其他人面前装个样子,估计早就干起来了。

  要说以前,两人不对付也就不对付了,但两个月前发生的一件事,让方离跟吴六则是彻底结了仇。

  租住在南城这块三年了,周围人对方离也算熟悉了。

  一个年纪轻轻,面相斯文,而又单身的书生,自然会吸引一些待字闺中的小姐们的目光。

  方离就是有幸被南城有名的大户人家刘家大小姐给看中了。

  为此,媒婆谢氏专门跑了方离家好几趟,大肆鼓吹他是何等幸运,被刘家大小姐给看中,只要‘一过门’,将来那是吃香的喝辣的,大富大贵啊。

  起先,方离还有些扭扭捏捏,在地球上自己活了二十多年,来到这个世界也有三年,总共加起来近三十年了,自己可还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碰过呢,修仙那种事他已经不想了,既然要像普通人一样在这里生活,也确实该成个家了。

  可是,一想到那个体重接近300斤,走路脸上都一颤一颤的刘家大小姐,方离又有些不甘,自己虽然落魄,但好歹也算是眉清目秀,跟那个刘家大小姐在一起,觉得憋屈啊。但要不同意吧,日子确实难混,卖字为生的生意越来越不景气,他都半年没吃上一顿肉了。

  是否要为了金钱出卖自己灵魂,方离陷入两难之中。

  谢媒婆的一句话,却瞬间就让方离下了决心。

  “刘家的大小姐成亲的时候,她的贴身丫鬟彩霞会作为陪嫁。”

  方离眼睛顿时亮了,“行,那就麻烦谢婶转告刘家,就说我同意了”。

  谢媒婆则是咧嘴一笑,“这么好的亲事打着灯笼都难找啊,我就说你怎么可能拒绝呢,哈哈,你有什么要求尽快提,刘家有的是钱,你只要开口,我保证他们会同意”。

  方离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拿起笔,写下了满满一张纸的‘聘礼’。

  彩霞,那个长相水灵,皮肤白皙的女孩,方离见过一次就难以忘怀,听说她是家庭困难,从小就被卖到了刘府。

  为了那个楚楚可怜的小姑娘,方离决定忍痛娶了刘家大小姐。

  本来这事已成定局,只要一个月后刘家就会把方离迎娶过门了,可谁也想不到就在临近成亲的日子,吴六突然插了一脚,他不知道施了什么手段,居然让刘家大小姐转变了态度,逼着家中把跟方离的婚书给退了,转而向吴家下了聘礼。

  这让方离恨的是咬牙启齿,就差那么几天啊,自己就能进入豪门,也能拯救那个可怜的小丫鬟彩霞了,可一切都被吴六给搅合了。

  现在每次看到身穿锦衣华服的吴六,方离都会在心底暗骂一声,‘一点脸都不要’。

  ........

  吴六可不怕方离,以前不怕,现在就更不怕了,在家被刘大小姐欺负欺负也就算了,出门在外还能被他人奚落吗。

  “我爱在哪晃悠就在哪晃悠,你管不着,怎么的,还想跟我动手不成”,吴六的表情充满了挑衅。

  方离看了看吴六身后的两个随从,控制住了心中的怒火,狠狠的朝地上吞了口吐沫,“动手乃是粗人所为,我方离乃是读书人,不屑为之”。

  吴六轻蔑的瞅了一眼方离,心里暗骂了一句‘厚颜无耻’,还读书人,不屑为之,你什么德行我不知道吗,要不是打不过我,再加上我今天带了护卫,估计你早就拿块板砖冲上来了。

  吴六进入刘家之后,每次遇到方离,都能感觉他的目光都充满了‘仇恨’,这也能理解,毕竟是豪门嘛,以后再也不用为生活犯愁不说,还有刘大小姐许诺的‘陪嫁’彩霞,这到手的富贵一夜之间就成为别人的了,换谁心中都会有气,起初吴六还觉得自己确实有点对不住那个‘倒霉蛋’方离,在大街上碰巧遇到都会故意躲着点他。

  可随之时间的推移,吴六对方离的那一点愧疚却完全变成了愤恨,比方离对他心中的‘恨’还要浓烈。

  这一切还是刘大小姐有关,本以为进入刘家之后,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美酒佳肴,美人作伴,神仙般的生活啊。

  为了这种日子,吴六是没少下工夫,幸运的是最后他成功了。

  可是这种‘幸运’的时光也仅仅维持了几天,就烟消云散。

  刘大小姐,她的性格跟她的身材一样火爆,过门之后,吴六是完全被捏的死死的,在家连一丝地位都没有,稍有不如意,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至于她成亲前许诺的陪嫁彩霞,那是门也没有,别说彩霞了,就是长相普通的丫鬟,只要吴六敢多看一眼,直接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扇过去。

  什么荣华富贵,锦绣前程,自己费尽心血得到的竟然是一个火坑,这让吴六悔的真想狠狠抽自己一顿。

  以前的日子苦是苦了点,但也比现在这种生不如死强啊,他不是没想过一纸休书,结束了现在这种地狱般日子,可吴六不敢,刘家势力庞大,刘家大小姐,更不是善茬,如果自己这么做了,不用别人,刘家大小姐就能活活把他打死。

  当然,这种事只能埋在心底,吴六是不会让别人知道的,他丢不起那人。

  既然拿刘家大小姐没办法,吴六就把这种心底的怨恨转移到了方离身上,这种日子本来应该他来承受的,现在自己可是为了他受的罪。

  “我呸,什么读书人,你也就字写的还行,肚子里有多少墨水,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吴六眼神愤恨,在家受的气他都迁怒到了方离身上,“你不是看我不顺眼吗,我也一样,有能耐我们俩单挑,我保证其他人不会插手,怎么样,你敢吗?”

  吴六挑衅的勾了勾手指。

  方离则是气的浑身发抖,“欺负人,太欺负人了”。

  抢了自己的‘美好生活’不算,现在又直接跑到自己家门口打人,方离看着吴六的脸庞恨得牙痒痒。

  “单挑是吧,我还怕你不成”,方离也早想跟吴六干一架,发泄发泄自己心中憋屈与怒火,现在正是个机会,刚刚他不是把话撂了不会让后面的两个随从出手吗,这样的话自己还怕什么。

  至于书生身份,斯文啥的去他M的,被欺负成这样了,还不动手,算男人吗。

  正当方离不顾一切准备冲上去的时候,蹲在墙边的抽烟的王叔突然开口劝道。

  “行了,行了,都是街坊邻居,又都是读书人,打什么架”

  “方离,你不是要给我拿书信的吗,快点去”,王叔怕方离会吃亏,故意说道,他和吴六要真打起来肯定得吃亏,那两个随从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哪怕有吴六的话语在前,他们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主子被打。

  吴六身后的一个随从,也上前两步劝慰道,“姑爷,还是算了吧,别跟这个穷酸浪费时间了,我们这次出来的时间已经够长了,回去晚了大小姐可能会不高兴”。

  一听‘大小姐’三个字,吴六直接打了个哆嗦。

  “这次我就放过你,以后最后多注意点”,临走之前吴六又放了句狠话。

  “哼”,方离冷哼一声。

  双方各自找了个台阶,一场恶斗就此终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