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万法之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传谣

万法之根 蜿蜒的大道 3097 2020.06.19 20:00

  傍晚

  南城的小河旁

  一个身穿粗布麻衣中年女人端着满满一盆洗好的衣服。

  她刚爬上河边有点陡峭的小道,准备回家晾晒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身穿长衫,面目清秀的书生。

  “这不是花婶吗,你洗衣服呢”。

  中年女人定睛细看,认出了来人,顿时眉开眼笑,“呦,方大才子啊,怎么了,今天没出摊啊”。

  说话的正是方离,他在这一片也算是人尽皆知,毕竟南城这里识字的人不多,过年过节的谁家还不需要写的春联啥的,方离字写的漂亮,再加上收费也便宜,一般都会找他。

  “刚回来,刚回来”,方离随意敷衍了一句,之后神秘兮兮的看了看左右,凑到中年女人身旁,小声的说道,“花婶,最近南城发生了一件事,听说了吗”

  方离的神态与语气顿时让花婶来了兴趣,赶紧问道,“没听说什么啊,什么事啊,快说,快点说”。

  方离脸上故意露出一丝诧异,“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啊,不应该啊,在这一带,谁不知道你是出名的万事通啊,消息应该最灵通才对。”

  花婶是有名的碎嘴婆,平常最大的爱好就是跟人议论西家长,东家短,一听说有什么新鲜事,还是不知道的,顿时来了兴趣,连连催促道,“我这两天家里比较忙,你快点说说,到底什么事”

  “咳,咳”,方离故意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之后低声说道,“黄老板知道吗,就是米铺的黄老板”。

  “黄扒皮那个老不死的谁不知道,怎么,他出事了,不会死了吧,要是死了的话,我可得回去放点鞭炮,你是不知道,我被他坑了多少回啊”,一听米铺的黄老板,花婶顿时咬牙启齿的诅咒起来。

  “没死,现在还没死,估计也快了”,这话让花婶眼睛一亮,精神都有点亢奋起来。

  “怎么说,快点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方离顿了顿,装作有点为难的样子,又左右四顾了下,才言不由衷的开口道,“也就是花婶你厚道,换个人我都会跟他说这事,不过我要是告诉你,你可得跟我保证,决不能再传出去啊”

  “保证,我决定能保证,我的嘴巴又多严,你还不知道吗”,花婶被方离弄的抓耳挠腮,恨不得掰开他的嘴,让他赶紧说。

  “你嘴巴要是严的话我就不找你了”,方离心中嗤笑了一声,在南城这一带,谁都知道,只要花婶听说了一件事,第二天肯定能传遍大街小巷。

  胃口已经吊足了。

  “是这样的,最近啊,我听说,只是听说,黄老板的老宅闹鬼了”。

  “闹鬼?不会吧”,花婶眼中露出一丝怀疑,她家离黄家宅子不太远,这事她怎么一点耳闻没有。

  “谁知道真假呢,据说有人看到一个长发披肩的红衣女鬼,在宅子里来回晃荡,还有看到一个滴着血的无头尸体,据经过的道士所说,这是因为缺德事做的多了,让他家祖宅染了晦气,因此才招来阴鬼”。

  “还有这事?”,花婶被方离的话吓得打了个寒颤,“我家离他家宅子可不远啊,那个鬼会不会跑到我家啊”。

  一想到这里,花婶眼眸中更是露出一丝惊惧,在这个世界,没几个人相信有仙人,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阴鬼是存在的,特别是像花婶这样的妇人,更是坚信不疑。

  因为相信,才更加害怕。

  方离她是了解的,在南城,虽然穷的叮当想,但好歹也算是个读书人,脸面人,为人‘忠实厚道’,不会无缘无故撒谎,但越是这样,越让她感到害怕。

  “不会的,不会的,那个道士说了,那些阴鬼之所以找上门来,就是被黄老板家宅子中的晦气所吸引,不会出那个宅子的,放心吧”,方离出言道,之后接着说,“这事我可是亲耳听那个游历经过的老道士所说,只告诉你一人,可不能传出去啊”。

  “明白,明白,你还不信你花婶,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听说鬼不会跑出来,花婶刚刚提起的心稍微放松了点。

  “花婶的话,我肯定放心”,方离微笑着说道。

  ........

  种子已经种下,能开出什么样的果就看天意了。

  把话给花婶带到后,方离就悠悠然的回了家。

  练练书法,锻炼一下筋骨,让元力尽快吸收,一天时间很快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

  方离起了个大早,先去街边的混沌摊点了份大碗混沌,不得不说,有钱就是好,以前这里个把月能来一次就不错了,可现在此地已经被方离当成食堂了。

  刚坐下凳子,方离就听到旁边桌上的两个中年人的议论声。

  “听说黄扒皮家宅子的事了吗?”

  “啊,你也知道了,这事我看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吓死人了,据说他们家那座宅子里面藏着几十个阴鬼,每晚都会出来晃荡,房间都快挤不下了,光是想想都够恐怖的”,其中一个中年汉子眼睛望向黄老板家的方向,缩了缩头,眼中满是恐惧。

  “什么,几十个啊,我怎么得到的消息是七八个呢,算了,算了,不管几个,这次可够那个黑心的老家伙受的了”

  “这能怪谁,如果他不是缺德事做多了,能有这种报应吗,我说呢,怎么他家的宅子要出售,原来是因为被那些阴鬼缠住的缘故啊,不过这个黄扒皮也够狠的,都这种情况了,他家的宅子还报了300两银子,是想把人往死里坑啊”

  “管他这么多呢,反正不管300两,还是30两,我们都买不起”

  “说的也是,吃饭,吃饭”

  两个中年人或许觉得在吃饭时讨论那些鬼怪太过晦气,继而把话题转到其它方面。

  方离在旁边听的目瞪口呆,花婶的效率确实高啊,自己是昨天中午才跟她说的,仅仅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时间,大街小巷居然全知道了,而且这还不算,自己只说有两个阴鬼而已,怎么现在都传到几十个了。

  不过这也挺好,谣言越是离谱,对自己就越有好处。

  他的计划就是让闹鬼的事把宅子的价格压下来,只有这么做,才能有机会买下那座让自己中意的宅子。

  至于这样会不会让他心中产生些许愧疚,方离可以肯定的说一句,不会,绝对不会。

  如果是别人,还有点可能,但那个黄老板吗,他倒霉估计全南城的人都会开心。

  ......

  黄宅内

  一个须发花白,瘦骨嶙峋的老者躺在床上唉声叹气。

  床边此刻站了一个白发妇人和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

  “老爷,赶紧搬出去吧,这里真的不能再呆下去了”,白发妇人小心劝道。

  “不错,娘说的对,我们都商量过了,这个鬼地方不能再住了”,中年男子也出声道。

  躺在床上的老者一听到鬼字,身躯顿时抖了一下,白发妇人也是狠狠的瞪了中年男子一眼。

  这个须发花白的老者正是远近闻名的黄老板‘黄扒皮’了,他是开米铺的,自己却饿的瘦骨嶙峋,不知道是否那扒皮的手段狠到连自己都不放过。

  这些年做的缺德事确实够多,黄扒皮自己心中也明白,听到外面传言自己宅内有鬼,他第一反应不是愤怒又人传谣,而是心中莫名的惊惧,他害怕真的有鬼找上门来,毕竟亏心事做的太多了。

  整整一晚上,都是疑神疑鬼,越是害怕,越是看什么都不对,总感觉自己窗前有些阴影在晃悠,这更让黄扒皮惊悚。

  就这样,仅仅一晚上时间,黄老板就病倒在塌,再也起不来了。

  “有没有人来买宅子”,躺在床上,黄老板没有理会妇人和儿子的话,而是先开口问起了买主。

  中年男人,也就是黄扒皮的儿子,脸上露出一丝无奈,苦笑道,“这个时候,谁还敢来买啊,我说爹,不行,我们就降价吧”。

  “降价,降多少?”,一听说钱的事,黄老板眼睛都瞪得凸了一下。

  中年男人立即自己父亲的性格,犹豫了一下,还是接着说道,“外面又传音我们宅子中有很多的,呃,那种东西,还有人说他们已经盯上此处宅邸了,若我们还在此居住的话,不出一周,全家都会惨死,先不说以前那个价格会不会有人买,即使有人买,现在也不敢了,所以我的建议如果想要赶紧把宅子出手,必须把价格降的多一点”。

  旁边的老妇人和中年妇女也是面色难看的在旁边劝慰,“老爷,不能再犹豫了,我昨天一整晚都没睡好,总感觉身边有人,据说这些话是从一个游历老道士口中传出来的,还是赶紧把宅子抛出去吧,钱没了我们可以再赚啊”

  “对,对,娘说的有道理,这里,真的不干净啊”,中年妇女越想越害怕,情不自禁抽泣起来,不过中年男人瞪了一眼,赶紧又憋了回去。

  黄扒皮躺在床上,咬了咬牙,似乎下了很大的狠心,“好,这次就按照你们所说的,把宅子的价格调到,嗯,调到250两吧”。

  “一下子去掉50两银子,50两啊”,黄扒皮口中喃喃,面上痛苦的挣扎着,好像有人活生生在割他肉一样。

  床边几人相互望了望,一时间都有些无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