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网王不是我的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黎明前的黑暗

网王不是我的错 幻默默.QD 3154 2012.03.11 21:42

    29黎明前的黑暗

  宫本雅心情郁闷的回到了家中,屋子里黑漆漆的,没有了往日熟悉的饭香和脚步声。难道舒兰妈妈还没回来吗?宫本雅在心里这样想着,可是随即又觉得不可能啊,如果竹下舒兰晚归的话,通常都会给她打电话啊。可是她今天一整天都没给她打电话啊。这不禁让宫本雅感到奇怪,正打算打开大厅灯一探究竟的时候,她明显感到了屋子了传来“嘶嘶”摩擦声。这下让宫本雅的寒毛都竖起了,她觉得屋子里好像有人,而且那人显然不是竹下舒兰。陌生恐惧向她袭来,可是依旧没有令她转身逃跑。因为她觉得或许那是自己的错觉也不一定。

  宫本雅一步一步的靠近声源处,那是厨房的位置。她屏住呼吸,悄悄的走进。当她接近厨房的时候,借着月光她看到了令她吃惊的一幕。竹下舒兰被人五花大绑的放置在地上,嘴里还塞着一块布。正当宫本雅吃惊的想要上前去解救竹下舒兰时,她的背后伸出了一双手,捂着了宫本雅的嘴。

  “唔唔——唔——”宫本雅睁大了双眼,眼中满是恐惧,她的双腿不断的挣扎着。但是很快,很快她就陷入了黑暗当中。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刻,她看到了,看到了一双在黑暗中发出冷冽寒意的双眼。

  翌日

  经过昨天的不二事件,幸村决定要好好的跟某雅交流交流,他要让她知道,他并不是那种会对所有的人温柔的人,他也不是一个乱和人家搞暧昧的人。于是他早早的就来到的学校。可是他左等右等,他心仪的人儿却始终没有出现。

  在网球部晨训的时候,宫本雅没有来。幸村无奈的勾起嘴角,他觉得他的小雅是真的真的很生气了,这个想法把心中那一丝不安抹去了。

  在第一节课的时候,宫本雅还是没来。幸村开始有些坐不住了,看着那空荡荡的位置,心里的那丝不安开始抬头。但是依旧被他抹去,他觉得她只是昨天气着了睡不着,所以迟到了。

  在第二节课时候,宫本雅依旧没来。幸村开始不淡定了,他频频的望向教室外,他多希望,多希望下一秒。他心心念念的人儿就会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可是依旧没有。

  到了第三节课,幸村已经忍不住了。他要知道她到底怎么了,是出事?生病了?还是只是当纯的不想见他。于是他打了一通又一通的电话,可是依旧没有人接。所有的电话都进了语音信箱。

  她怎么了?

  她出什么事了吗?

  她当真不想见我吗?

  幸村现在满脑子的问题,可是没有人解答他,直到柳给他送来了消息。

  站在宫本雅家的门口,想到了他想了一整天的人就在里面,幸村微微的勾起了嘴角。他走上前去,按了门铃。

  可是,门铃响了好久,好久,就是没有人来开门。幸村奇怪了,她不是请假了吗?难道她请假出去了吗?

  于是幸村又打宫本雅的电话,这已经不知道是今天他打的第几通了。从宫本雅没来学校的那一刻开始,幸村几乎是每隔几分钟就打一通。可是结果依旧是一样的,只是这次,幸村听到了一阵手机铃声。

  “这铃声?”幸村不禁睁大双眼,“是雅的。”幸村不敢置信的拿着手机,走近宫本雅的家。没错铃声是从里面传出来的,幸村在心里肯定道。

  这下幸村觉得更奇怪了,如果是出门了,为什么没带手机呢。幸村心里的不安加剧了,直觉告诉他,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正当他打算要不要翻墙的时候,他的脚踩到了一样东西。那是雅的银脚链,手冢送的。

  看到这个幸村的心更不安了,他记得当时丸井问宫本雅:为什么带着那个脚链时。

  宫本雅说:那是手冢送她的,她要戴一辈子,死也不会拿下来的。

  幸村清晰的记得宫本雅当时说的话,他慢慢的蹲下拿起那个脚链。拳头不禁握紧,眉头深深的皱在一起,他知道宫本雅出事了。

  宫本雅觉得她的眼皮好重,好重,她的意识很模糊,身体好沉好沉。她不知道自己在哪,她只知道她全身乏力,好像陷入了一个大海绵当中,她被紧紧吸住了。良久,良久,她才撑开了她的眼皮,映入她眼帘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水晶吊灯,甚是奢华。

  “唔——”宫本雅嘤咛出声,“好痛啊。”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显然还未意识到自己此刻的处境。

  拍了拍脑袋,宫本雅混沌的意识开始复苏,她想起了昏迷前的一刻。猛地她睁大了双眼,看着这陌生的环境。宫本雅一惊,心想我是被绑架了?还是又穿了?其实宫本雅一点也不想再穿了,因为她还没跟幸村好好的算账呢?怎么可以在穿到别的世界呢?

  可是,很快宫本雅就知道她还是在网王的世界里的。在宫本雅醒来不久,那个抓走宫本雅的男人就出现了。

  宫本雅看着这个男的,眼神中冷冽的寒意,让宫本雅难以忘怀。宫本雅知道她还是在网王的。但是这个豹一样的男人,似乎并不打算跟宫本雅解释她为什么在这里。好吧敌不动,我动。秉着这个原则,宫本雅开口道:“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话一说出口,宫本雅就后悔了。其实她是想说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可是看着他的双眼,宫本雅就忍不住改口了。说实话,这个男的还是挺有魅力的。好吧,宫本雅坦诚,她其实是挺想知道他的名字的。

  “……”沉默

  “恩!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啊?”

  “……”还是沉默。宫本雅有些抓狂了,心想难道他是哑巴吗?

  “喂?你是哑巴吗?“

  “……”依旧沉默

  宫本雅额头上的青筋忍不住的冒出来,宫本雅在心里诽腹道:丫丫的,我让你拽,让你拽,你以为你是我们家龙马啊,最好不要有把柄落我手上,不然我要你好看。

  宫本雅无奈的往床上一趟,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被怎么样。其实她很清楚,她会在这里估计跟宫本家脱不了关系,不然她一不跟人结仇,二无仇家。谁要找她麻烦。如果说是学校的女生,那就更不可能了。因为她们肯定不会给她这么好的待遇,顶多找个废弃的仓库,就很对得起她了。用上这么高级的别墅,而且好派来了一个一看就是高手中的高手来看着她。这事肯定不是小女生的嫉妒那么简单啊。不过既然人家还不愿意露面,那她就等着,反正抓她的那个人迟早会来见她的。

  这边宫本雅以来伸手,饭来张口。那边,幸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为了找宫本雅他甚至不惜动用家族势力,联合真田家还有迹部家的财力,进行搜寻。

  真田爷爷听说宫本雅出事后,二话不说的打电话给神奈川的警视厅,让他们加派人手进行搜救。还有就是迹部,在接到幸村的电话后,也二话不说的让自家的秘密组织进行搜寻。而手冢家其实比幸村更早的知道这件事情,甚至是这件事情的内幕。但是为了宫本雅还有她的母亲,他们不能轻举妄动。但是他们没想到的是,幸村居然会这么快的发现这件事,这也是宫本雄宏没预料到的。

  宫本雄弘让黎川耀抓走宫本雅和竹下舒兰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还让人打电话给宫本雅的老师,帮宫本雅请假。可是他没想到幸村会去找宫本雅,而且还惊动了神奈川的警视厅,连真田那老头也出面了。于是他马上打电话,让黎川到小别墅去看住宫本雅,既不能让她跑掉,也要保证她的安全。因为现在这件事牵动的已经不止一个家族了。真田,幸村,手冢,甚至迹部家。稍有不慎宫本家将会损失惨重,他不能冒这个险。为了一个不孝子毁了整个家族。

  “父亲,你找我。”幸村恭敬的跪坐在地上。

  看着有些憔悴的儿子,幸村羲铭有些不忍。想起两天前,他这个从没有求过他任何事的儿子,突然跑进书房,请他帮忙找一个人。儿子焦急的摸样,让他不忍拒绝。于是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可是这件事却不是表面的那么简单。那个宫本家的女孩,可不是简单的失踪,她应该是被绑架了,而且绑她的人,还有可能是她的爷爷。说实话,这其实关系到了宫本雅家的家族事务,他们这些外人是不该插手的。

  “精市,你别在插手这件事了。”幸村曦铭说,虽然不忍,但是他也不想让而卷入无谓的争斗当中。

  “为什么?父亲是不是得到了什么消息?”幸村不解的问着父亲。

  “总之你不要插手就是了,这是宫本家的家事,我们外人不适合插手。”幸村爸爸说道。

  “不,除非我看到了雅是安全的。”幸村强势的说道。

  “你——”幸村爸爸看着这样的儿子,又很是无奈:“你知道这其中牵扯到多少人吗?又是谁绑走了那个女孩吗?”

  “父亲知道了什么?”幸村有些激动的问道。

  “唉——”幸村爸爸叹了一口气说,“这是宫本家上一代的恩怨,那个女孩是被她爷爷的人带走的。”

  “什么?”幸村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开始聆听起宫本家上一代的纷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